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山*東地震(八)
    郭普夏刚刚从郧阳府返回,老实说,这一路上并不太平。

    去的时候,为了防止被清军细作侦悉,他是在位处顺军控制区的武陵县下的船,然后一路跋山涉水,历时数月之久,在左营派来接应的部分精兵的护卫下,艰难前行,绕了一个大圈,才最终抵达了刘忠贵大营所在地的房县——当然,他的此番行动也是提前给长沙李来亨报备过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认为东岸私下接触其朝内统兵大将而不悦的缘故,李来亨始终没有只言片语过来,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就这么含糊着了,也是诡异。

    固然,东岸人私下里接触顺国统兵大将是不妥,但问题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如此。当年李过在位的时候,因为局势艰难、朝不保夕,再加上他又是刘芳亮、袁宗第、高一功等父一辈老将推举起来的,因此给予了各营极大的独立自主权,自己独独掌握中营和后营。

    当时是也,东岸人的援助物资很多是通过船只运抵湖北前线,直接发放到各营手中的,这在战时并无不妥,不过在渡过了生死存亡关头的这些年,东岸人的这种援助方式就显得有些扎眼了,因为这很容易被人理解为邀买人心。不过李过在位时比较厚道,没对这事说什么的,但现在李来亨即位了,有些事就显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那又如何呢?以郭普夏的骄傲性子,是不屑于考虑顺国人会怎么想的。在他看来,大顺这么一个国家,完全就是东岸人扶持起来的,不然坟头草都长老高了。东岸人想做什么,给你报备一下已经给予了充足的礼貌了,难不成还要等你长沙小朝廷批准才能成形?

    东岸人如此“无礼”,左营的刘忠贵自然不行,毕竟他名义上还是大顺的臣子,而且真的没什么反意,只不过稍微有些跋扈罢了,故还是派了一些使者前往长沙,携厚礼拜会,向新君解释一二,虽然这样做有多少效果只有天知道了。

    房县是左营的老巢,直面两方面的军事压力,左边是盘踞川中的吴三桂集团,右边是清军的襄阳大营,哪边都不是好惹的,自来守得那是异常艰苦。当然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大顺左营七万余人马占据的郧阳府、夔州府部分地区钉在清军两大集团之间,将其整体割裂了开来,这种战略上的好处也不可估量,因此大顺朝廷对左营(包括在商洛山一带活动的贺珍父子所部)的支持力度也是蛮大的,就是为了让他们能持续地在清军侧翼制造威胁。

    郭普夏抵达房县时已是1669年的春天了,这个山区小县的市面上看起来还算平静,居民们——起码有超过一半是操陕甘、湖*南、河*南口音的,显然是顺军家属——的体格、气色、穿着也还不错,这都是能直观反映一地的生活水平的指标。

    当然了,房县的生活水平不错,并不代表左营治下所有地方都如此,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实上,以顺军掌握的郧阳府、夔州府十余县数十万人口来说,供养数量多达七万的大军是相当吃力的(有时候也得接济在商洛山中屯垦的贺珍所部近二万人),不靠外部协饷单靠自身几无可能——粮食、药品、军械、布匹、生活用品等等均无法自给。

    但由于左营盘踞郧阳府、夔州府一带蛋疼的交通条件,外界物资运输过来损耗颇为不小,时间长了长沙方面也有些肉疼,故很多时候还是得靠左营挖掘自身潜力,提高生产力,减少对外界物资的依赖——至少得把最最消耗运力的粮食运输数量给减小下来。

    所以,你便看到了,在素来多山、号称贫瘠的郧阳府、夔州府一带,左营大量种植了库页岛大泊植物园培育的土豆、红薯、玉米等杂粮,将以往很多完全无法利用的土地也给利用了起来,这在多山丘陵地带极为重要。毕竟,在郧阳、夔州一带,平地想来都是比较宝贵的,必须用来种植主粮,但除开平原之外的山地,面积更是广阔,不利用殊为可惜。

    以往当地人只能种植一些豆子、蔬菜什么的,利用率较低,严重影响了粮食产量。但在李过时代便从东岸引进了适应东方气候的土豆(穿越时的土豆本就适应东方气候)、红薯等美洲作物之后,很多土地便也被利用上了,这极大提高了左营辖区的粮食产量,进而提高了控制区的人口数量,使得其能够支持一支数量较多的兵马的长期作战,虽然仍然需要从外界输入不少粮食和其他物资。

    不过,虽然引进了外来农作物,将以前很多无法利用的土地也给利用上了,但左营辖区大部分州县的百姓的日常生活仍然是不甚宽裕的,甚至可以说是艰苦的。毕竟,供养九万多大军(含贺珍父子率领的近二万人)的开销是极为惊人的,当年中唐藩镇割据时代田承嗣的魏博镇二十余县,最初不过才养兵八万,后来看百姓实在难以支撑才裁撤到了四万,由此可见养兵的艰难。

    郧阳府、夔州府被顺军控制的不过十多个州县,土地、人口都及不上地处华北平原的魏博镇,就算生产力比那时高也高得有限,故即便在大量引种了土豆、红薯、玉米之后,以当地数十万人口的规模委实难以支撑,故刘忠贵、贺珍这个武装集团还是极为仰赖长沙朝廷的支援的,或许这也是他们多年来并无丝毫反意的原因吧——当然了,从外地协饷是一回事,自己的屯垦又是另一回事,刘、贺武装集团辖下的九万多大军,倒有超过一半被划为了后备军,平日里除出操训练外,也得种地开荒,一如古时的军屯,以减轻粮食物资的消耗。

    郭普夏一路行来,经顺军控制的建始、巫山、大昌诸县,感觉当地百姓的生活确实比较艰难,面有菜色、瘦弱不堪的人那是随处可见。据随行的顺军左营老兵介绍,隔壁吴三桂的辖区内对百姓的压榨也很酷烈,大家的日子彼此彼此,撑死了顺军这边稍难一些罢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估计大差不离吧。

    因为,郭普夏也隐隐听说,北京的少年天子康熙最近频频发诏,督促吴三桂整顿兵马,力图在南方有所突破。不然的话,整日里待在川中,尽拿些“大破贼军,斩首数十”之类的捷报糊弄人,然后大肆要钱要粮要械,像个什么话?当朝廷是傻子么!

    因此,吴三桂这个老乌龟最近也有些扛不住了,打算动弹一下。而且,他年纪也大了,对虚名一类的东西追求日甚,听说康熙许诺一旦攻下云贵,将会把云贵川三省都交予其管辖,并且恢复平西王的爵位。如此厚赏,令吴三桂颇有些动容,毕竟多年来他追求的可不就是割据一方,称孤道寡么?

    至于说造反称帝,那就是个笑话,吴三桂本人其实是没什么这方面的意思的,历史上若不是康熙逼得太急,不给“老干部”面子,他吴三桂又何尝会造反呢?更何况,现在的清廷,虽然未能一统天下,但还是足够强大的,吴三桂也无把握能够击败号称拥有百万军队的满清朝廷,即便这会连年遭灾,水旱煌震频发,但屯驻在南京、襄阳、陕甘一带的诸多精锐兵马都未曾轻动,吴三桂实在没信心能与满清朝廷正面相持。所以,不如做个逍遥的平西王更为自在,前提是康熙小皇帝真的能够信守承诺,而自己也能建立说得过去的功勋。

    基于这个考虑,从去年下半年秋收后,吴三桂便在川中大肆派捐课税、征募兵员、筹集粮草、打制军器,为战争做好充足的准备,这令他的邻居们都大为紧张。据悉,吴三桂本有五万人马,其中颇多当年辽东的老底子——多来自宁远本部及吞并的山海关总兵高第的兵马,后来又借故吞并了不少南下支援川中的陕甘绿营,整体较为善战——装备不错、士气不低,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

    这次一动员起来,以川中的富庶,将军队规模扩大个一倍应该问题不大,虽然战斗力可能会有所降低,但对付下南明那帮歪瓜裂枣应该不至于太难。其中唯一的变数,大约就是南明朝廷在接纳了昔年大西军的流亡势力后,如今除了地方上的明军之外,朝廷直属的军队几乎尽为“西贼”掌握,战斗力比起几年前有了不少提升,吴三桂南征的话能不能取得预期的胜利也不好说。

    再者,据说张献忠的几个干儿子如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等人都是一时之杰,如今南明那条破船形势又很危急,大家也没什么好争的,因此勠力同心之下,携整顿完毕的六七万大军,辅以地方上数万明守军,未必就是大败亏输的结局了。而一旦吴三桂不能迅速取胜,以大明在西南深耕三百年的遗泽,当地数量多如牛毛的土司蛮酋们几乎肯定会跳到南明一方,届时吴三桂不要弄巧成拙,反被人攻入川南啊,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战争的不确定性,从来都是极大的!

    西南局势出现如此重大的变化,也是郭普夏此次前来接洽顺国上下的最主要原因。虽然这个消息目前还只是风传,但可能性很高,左营派到川中的很多习作都给出了明确的信号,即四川目前正在酝酿大战,矛头不知指向何方、规模不知如何,但攻伐云贵的可能性极大,也就是要拿南明开刀了!

    清军的这种举动,说实话让人有些疑惑。固然,凭吴三桂的能力及川中多年经营积攒下来的本钱,打南明的把握应该是不小的,即便是在没有鞑子朝廷大举援助的情况下——事实上不可能一点援助没有,屯驻在川中的三千满蒙八旗也会上前线督战,另外陕甘可能也会派个两三万绿营南下意思意思——但问题是吴老贼有这么好说话吗?这厮多年来一直玩养寇自重的把戏,从满清朝廷那里骗了不知道多少粮饷器械,实质上处于割据状态。

    这种军阀,会这么好心为满清朝廷卖命?有点让人想不通了。

    但不管想得通还是想不通,吴老贼在川中进行动员是事实,在夔州府前线与吴军对峙的左营上下倍感压力,不但一些精兵强将开始陆续西调奉节、巫山一带,就连刘忠贵本人不日也将率领本部西进奉节,遥观局势——不过驻守在巴东、兴山及郧阳府与清军交界处的部伍却不能撤,因为他们也在事实上被清国襄阳大营给牵制住了,虽然如今清国看似正忙于赈灾,无暇他顾。

    郭普夏就在这样一种背景下来到了左营辖区,与其一同过来的还有五百杆簇新的32-丙式燧发步枪及几门陆军轻型小炮(大炮因为重量的原因而无法远道运来),作为给自刘忠贵以下的左营将士们的礼物,勉励他们继续坚守前线,不要悲观、更不要泄气,要相信清军没有足够的实力打败他们云云,反正就是忽悠他们继续为东岸的中国平衡政策卖命。

    由于刘忠贵前些时日带兵前往谷城一带威慑清军,尚未回返房县,故出来接待东岸使者的是左营宿将刘国昌,也是东岸方的老熟人了。此君当年因为不忿李过的“修正主义”政策,再加上大嘴巴得罪人,在左营内人员也不咋滴,因此被一脚踢到了宁波府东岸人那边接受整训,帮东岸人守了多年的边疆,在宁绍一带与清军多次激战,后来也参与过规模宏大的淮安府之战,也算是经历丰富了。

    淮安府之战结束后,刘国昌等人率部返回大顺,由于其部人数众多(在淮安府一带招兵买马,部众由四千余迅速扩充到了两万余),装备不错,战法也还算新颖,故在回返左营体系后,也成了左营这个大山头里的一个小山头,地位相当不低,故这会能被留守诸将推举出来接待郭普夏等人。(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