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山东大旱(八)
    “最近清军有没有什么动作?”参加慈溪县新城落成仪式的南方开拓队队长、南方保安司令江志清中校,朝海军上尉刘伏波问道。

    刘伏波上尉最近在忙着调回国内呢,盖因在远东地区,海军真的没有什么用武之地,这建功立业的机会自然就极少了。而且,他所在这个什么黑水临时特遣舰队的定位也很模糊,因为既不属于三大舰队中的任何一支,本土的海军部也不怎么管,只负责发送工资和部分补给品,其他人员的考核、升迁工作搞得很差,以至于很多有上进心的年轻军官都不得不四处想办法,想调回本土任职,谁也不想在黑水临时特遣舰队这潭死水内混日子了,刘伏波上尉也是打得这个主意。

    毕竟,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的他,已经爬到了上尉的高位上,下面要想继续进步,必须要担当一艘主力战舰(比如“八月十日”级)的舰长之职,不然是很难出任分舰队司令乃至主力舰队司令的职务的,因此他急着回国发展。此外,他更是听说本土打算裁撤掉黑水临时特遣舰队这个编制,至于其名下的舰只(其实也没几艘了)如何归并,目前还没个明确的说法,但至少这个传言让很多人觉得这个临时舰队是个坑,想要爬出去另谋高就。

    不过,在正式调离之前,刘伏波上尉仍是该舰队的一员,而且是明文规定的专门配合南方开拓队的海军军官,因此他基本上大部分时候都活跃在东海及长江一线。这次跟随江志清来慈溪县检查新筑的城池,他也一并跟了过来,并督促海军舰船从近海运一批物资过来(因为慈溪蛋疼的交通条件,只能趁涨潮时分用小船驳运了)。

    “没什么动静,一切如常。”刘伏波上尉立刻回答道:“邻近的绍兴、杭州那边的清军也没有任何动静,勒克德浑过世后,目前杭州大营那里是勒尔锦掌军。其人麾下八万余清军仍旧日常操练不辍,除一小部分前阵子疑似西调前往江西边境外,其他都驻守在杭州大营左近,看样子是防备着我们的。”

    “西调江西边境的人马是怎么回事,有多少?谁领军?”江志清立刻敏锐地问道。

    “不知。”刘伏波摇了摇头,老老实实地说道:“宪兵郭上尉那边也没什么头绪,而且各个消息自相矛盾,目前能够确认的,大概就是西调的清军以绿营为主,数量应该不超过万人,有可能是为了策应湖北的清军主力南下用的。只不过如今清军的南征眼看着已成泡影,

    这支策应部队大概也没什么作用了吧,就是如今不知道去哪了。我们对隔壁清军的情报渗透能力,还是太弱了一些。”

    “这次清军不打,是因为境内山东、山西、河南、江南省北部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旱灾,其他地方还好说,灾害顶多是某些府县,还可以赈济,但山东是全省受灾,救都救不大起。因此,他们放弃此次筹划已久的南征行动,镇之以静,其实是明智的选择。”江志清望着正在城头放着鞭炮的众人,面色凝重地说道:“但旱灾可以持续半年、一年,它能持续两年、三年乃至更久吗?如果不能的话,那么休养生息个两年后,清军仍旧会大举南下,届时大顺、南明仍将面临重大的生死存亡的威胁,更别提他们目前还在热衷于内部厮杀、争斗了,真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让人失望!”

    顶头上司江志清这么说,刘伏波上尉也只能附和称是。事实上他也对顺军方面有些不满,因为这帮人老是打着扩充地盘、人口的主意,频频蚕食南明朝廷治下的府县,拉拢早些年投向南明的一些所谓“流贼出身”的营头,想要有一番振作的目的非常明显。这一点,自然是不会讨东岸人的欢喜的了。

    慈溪县的旧城墙早些年因为战火的缘故损毁颇多,修修补补之下仍不是很得力。这几年来东岸人趁着和平的有利时机,花大力气动员了全县丁壮改造、休整破损的城墙,数年时间后,整饬一新的城墙终于完工,城头上也安放好了二十多门重炮,使得这个地处一线的小城,自此有了一定的防护能力。

    驻防在慈溪县的是浙江新建陆军第三师孙守正部,该师共有额兵三千五百人,常年驻守在慈溪县境内,与当地维稳会士绅们训练的少许民团一起,对抗着来自对面观海卫的一支清军绿营——一年到头下来大的阵仗没有,但小规模的挑衅、偷袭、厮杀却没怎么间断,看起来似乎是双方之间玩的一种“游戏”了,不过自从实质上议和以来,这种小规模的袭杀(比如袭击你方砍柴的樵夫等等)就销声匿迹了,双方正式进入了和平年代。

    慈溪县如今只有**万人口的样子,在宁波东岸控制区内只能排在后面,其原因不外乎这里地处前线,且早期在清国与东岸之间反复易手的缘故。不过在议和前两三年开始,随着战火的逐渐平息,慈溪县的经济与人口开始了缓慢复苏,如今,其境内盐、茶、丝、棉、麻的产能都已经相当不小,为南方开拓队、台湾银行贡献了极大的利润。

    不过,在去年的那次毁桑改粮风波中,慈溪县一样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大量桑田、棉田被改种了越冬小麦,而且据说明年开春后一些茶园也要被毁掉,改种短生长期的土豆、红薯,至不济也要种些豆子之类的,以尽一切可能增加粮食储备,为山东的灾荒持续做好准备,由此也可见在远东三大藩镇最高指挥官的心目中,钱和人究竟哪个更重要。

    而这样生硬的行政指令,自然会引得地方上很多人的不满,其中不乏加入维稳会的士绅豪商们。尤其是在慈溪县这样的地方,丝茶棉业复苏的时光并不太长,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尝到多久利润的甜头,结果却被兜头一盆冷水浇了下来,这心里的滋味只能说是百味杂陈。这不,有一些性烈的士绅或许觉得如今东岸人在地方统治上有求于他们,因此联合起来拒不执行毁桑改粮的行动,因此很快被新军第三师的官兵打上门去,弄出了一些黑材料,直接给整进了大牢,然后是审判、罚款、流放一连串的司法程序,直接把那些心里还有些小九九的人给吓得不行,不得不服从上面的命令。

    当然了,毁桑改粮行动也并不是要求所有良田都得种上粮食,不过宁波府八县棉桑田产量大幅度下降(甚至有可能不足以支付规定售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份额,只能想办法从广东补齐了)却是不争的事实,毕竟山东那边有无数的灾民急需粮食赈济嘛。远东三个开拓队的最主要任务,始终就不是什么贸易、赚钱,而是搜罗人口,在这一点上,宁波府的士绅们与东岸方面,大概是有着根本性的矛盾的。而且,这种矛盾,短期内你还压根看不懂化解的任何可能性,你的诉求,人家不关心,甚至连台湾银行的股权都不让你入,让你挣了钱都没处花;但人家的意见,你却必须听取,且不得不遵从,否则就要大祸临头。而这一点,似乎也是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宁波士绅子弟移民东岸本土的原因所在吧,在宁波这个小池塘子里,做任何事情都掣肘颇大,还不如移民去南美先混个东岸国民身份再说,那样办事的阻力可就要小了许多。

    城墙外面不远处就是大片的麦田,这都是前阵子秋天时播种下的越冬小麦。东岸上下对此都极为关注,因为这些粮食很可能就是明年山东灾民们救命的口粮啊!天知道灾害还会持续多久,又天知道还会有多少西四府的灾民涌入登莱地区!

    江志清也看到了这些一望无际的麦田,作为第一代穿越者、执委会钦命的南方开拓队队长,江志清自然是时刻将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利益挂在第一位的,而大范围的毁桑改粮行动也正是他下的命令,且抓捕、审判抗命的士绅一样是他的意志。可以说,如果宁波府的士绅能画小人诅咒的话,他常某人绝对排第一位啊。

    “小刘,我听说对面的松江府这些年来的纺织业越来越衰败,民间重新改种粮食的田地面积逐年上涨,那么当地的粮食应该有些富余,我们能不能想想办法呢?其实不光松江府了,绍兴、杭州诸府也一样可以考虑嘛,这些地方都是著名的鱼米之乡,也没遭什么灾,想来是不太缺粮的。而去年这三地走私到宁波府的粮食才不过区区五六千吨,还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这潜力,还大有挖掘之处嘛。”江志清突然说道。

    其实,松江、苏州、杭州等江南地区,从明末开始就是重要的纺织业产区,大量农田被用来种植桑、麻、棉等经济作物,以至于江南地区按律需要上缴的皇粮都得从湖广地区调运。当然这不是说江南不产粮,事实上江南百姓日常食用的粮食仍然是靠自产,只不过需要缴税的部分从外界进口罢了,君不见明末苏州府某钱姓超级大地主,名下土地年入97万石各色粮谷么?不过,在满清入主并执行禁海锁国令后,江南纺织业的外销渠道被掐断,而内需市场不但没能适时填补空白,反而有所下降,这自然使得种植此类经济作物不再十分有利可图,很多人被迫又转回了种植粮食,也是无奈。

    不过,江南地区经济作物种植面积的减少、粮食种植面积的扩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盘踞在宁波府的东岸人却是极为有利的。因为这意味着宁波府周边的清国诸府境内有了一定的粮食剩余,可以通过种种隐秘的走私渠道出口到宁波府,毕竟宁波的粮价高嘛。这种粮食的走私行为在十年前可能还不太显然,因为压根不成规模,不过在最近几年来,规模却越来越大,贸易额也渐渐攀升到了数十万两银子的程度,为此清国松江、杭州、绍兴诸府不知道多少官员被拖下水。( )而东岸方面对此也持默许态度,并不征收进口关税,反而还提供种种便利,鼓励清国境内的粮食走私到宁波来。

    因此,江志清刚才这话,其实是意有所指的,即他希望清国方面更多地走私一些粮食到宁波府境内,为此哪怕给予他们一个较高的对价也在所不惜。宁波府手头目前还有一些银钱,台湾银行也能提供一大笔款子,至不济还能想办法在全府八县的士绅中进行摊派募捐,总之筹钱应该不算太困难,困难的是如何把这些银钱变成可以救命的粮食,这就需要行走在两国之间的商人们想办法了——困难肯定是不小的,因为如今清国政府肯定也在想办法从江南抽调粮食到北方赈灾,想要在去年的基础上再多走私十几万石的粮食到宁波,这难度确实很高,即便那些清国走私商们乐意,但架不住官员们不配合啊,所以一切还要看事态发展,江志清的意思,大概也就是让海军方面帮着想想办法,必要时刻哪怕出动军舰掩护走私商人也在所不惜,毕竟一切以赈灾为要嘛!

    刘伏波闻言也默默点了点头,然后斟酌着语句说道:“江队长,我明白了!这事我们海军会尽力的,只要清国那边我们的合作伙伴不掉链子,我就敢保证,今年至少从清国方面走私个15-20万石的粮食到宁波来,以全力支持山东那边的赈灾行动。”

    “这就好!这就好!”江志清闻言顿时喜笑颜开,山东那边的粮食困局,如此也能稍稍有所缓解了,虽然缓解的程度多半很有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