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优先购买权与南非(二)
    “南非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郭子离熟练地给自己点了个烟斗,然后舒服地坐在了一张大靠背椅上,志得意满地说道。

    郭子离海军上校现在是新任的全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正二百经的全军一把手——好吧,至少是名义上的一把手——兼任海军部长,风头一时无两。嗯,他现在还是上校加少将衔,以和这个显赫的职位想对称。

    不过,你若是以为郭子离坐上的这个宝座也多大实权的话,可就想差了。事实上,他郭某人之所以会从第二舰队司令的职位升任海军部长,同时被选上全国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其实还是因为他特殊的经历和身份。

    众所周知,此人较一般海军军官激进一些,平日里与陆军军官们来往也比较密切,被海军系统戏称“海军里的陆军”。因此,在莫茗从总参谋长的职位上退下来后,人代会考虑到海陆军的平衡以及协调问题,便将郭子离给选了上去,算是一个折中之举了吧。毕竟海军里也只有他能被陆军接受,而陆军系统连续把持了十多年总参谋长的宝座,也确实有些不像话,为平衡计,下面还是换海军的人上吧,于是郭子离这厮便得了便宜,堂而皇之地成了全军总参谋长,并入了执委会,成了东岸的“九大长老”之一。

    而东岸陆军的缔造者、连改营行动的实际操作者莫茗少将,则仍然牢牢把持着陆军部长的职务,且看起来继续要连干两届直到退休的样子,让海军的很多人颇为失望,因为这意味着大家还要和这个作风强势的男人打交道,真是太不幸了。

    此刻在办公室内接受郭某人询问的,是即将调任第二舰队担任正、副司令的丁伟、莫烈鳗二人,“伏波万里”号、“东岸主义”号战列舰及部分护卫炮舰也将调任第二舰队战斗序列,“自由贸易”号战列舰划归第一舰队。至于海军元老、第三舰队司令王铁锤,已经在去年年底正式退役,与他一起的还有韩德智,这两人分别以中校和上校军衔退役,算是正式结束了戎马生涯,开始荣养晚年了,而接替第三舰队司令职务的同样是年纪不轻的陈土木少校,上头将年富力强的姜耀辉少校及“控制东方”号战列舰调任第三舰队战斗序列,算是作为陈司令的副手,帮他分担一些工作,另:原第三舰队期间“共同市场”号归入第一舰队建制,舰长由胡安海军少校担任。

    在这一系列的调动中,我们也可以悲哀地发现,老一辈的东岸建国者已经逐渐老去、凋零,真正能继续“蹦跶”的也没几个了,基本是年纪还能糊弄个一两届的就上。比如陈土木这个长期与海防炮台打交道的所谓海军军官,也当上了第三舰队司令的职务,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当然了,第三舰队船少、人少、任务少、环境单纯,本也不要求司令官有多大能力,安然过渡就行了,别想太多,更何况上级也安排了个经验丰富、年富力量的姜耀辉少校辅佐他,那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出任第二舰队司令的丁伟少校可不是陈土木那种“陆地海军”,他可是实打实的老海狗,从护卫炮舰干起,一直到战列舰舰长,还顺利完成过护航任务,炮击过葡萄牙本土,经验也算是较为丰富了。因此,由他出任今后看起来会越来越重要的第二舰队司令,为华夏东岸共和国守护好西印度洋这一片,算是比较合适的。

    此时他听到郭子离问到南非的情况如何,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后,便回答道:“我之前去国家情报总局查阅了一下多份密级资料,总体来说目前南非局势还比较平稳,当地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事,但形势紧张是必然的。据说荷兰开普敦殖民地的范里贝克总督率先下令关闭了与英属南非之间的贸易,随后蒙塔古爵士也下令中断荷兰人借道进入卡玛王国的途径,双方之间基本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了,至于会不会因此而爆发战争,我认为是可能的,因为这两家东印度公司之间的矛盾极大,依照荷兰东印度公司一贯的蛮横作风,他们很可能在各处攻击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产业。”

    话说当年荷兰东印度公司与葡萄牙人进行厮杀争夺的时候,从台湾、澳门打到莫桑比克,简直是17世纪版全球战争,让葡萄牙人简直欲哭无泪,只能一步步丢失在东印度群岛、锡兰、印度、日本等地的权益,从此再不复当年在印度洋、西太平洋一带的统治地位。

    而说起英、荷两家的东印度公司,那可真是老冤家了,当年在东印度群岛的仇杀行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双方之间的矛盾极大,以至于第一次英荷战争结束,联合省三级议会决定给予英国东印度公司在东印度群岛同等贸易地位时,巴达维亚方面可是激烈反对的,因为这极大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使得他们无法彻底垄断香料贸易、攫取超额利润。

    这次英荷战争爆发——虽然消息很可能尚未传到远东——实力占优的荷兰东印度公司若是不趁机落井下石死搞英国东印度公司,那简直是不可思议了。因此,东岸上下一致预计,巴达维亚方面一定会趁机大肆攻击英国商人,垄断香料贸易,不让任何外人插手,而南非,作为英国东印度公司贸易的重要中间节点,被攻击的可能性很高。

    “英国人前阵子在我们这订购了大批食品、军资和日用品,而且数量相当不小,看样子他们是得到了增援,至少是新来了不少移民,不然如果如此采购物资的。”郭子离也说出了国家情报总局提交的某份报告中的结论,“看样子他们一定做好了一定的准备,荷兰人如果悍然进攻,短期内未必能占到多大的优势,但长期来看扑街的一定是英国人啊,毕竟力量相差太悬殊了。你们第二舰队的任务,就是时刻要盯紧了英属南非的动静,争取在他们开战的第一时间就将情报传递回来,这对执委会下一阶段的布局至关重要。”

    丁伟闻言轻轻点头,表示已经了解。

    “郭总参谋长——”在这个时候,年轻的莫烈鳗少校突然鼓足勇气询问道:“如果南非局势发生骤变,联合参谋本部允不允许我第二舰队配合地方进行武装干涉?我的意思是,一旦英属南非的那帮人顶不住了,我们能不能找借口亲自下场,以维持形势稳定的名义介入他们之间的战争,以最大程度维护我国的利益?”

    莫烈鳗的人让两人一时间都有些沉默。其实,搁郭子离的本意,如果他还是第二舰队司令官的话,那么没准他也会在形势不对时悍然出兵,联合陆军部队介入南非局势,使其走向东岸人希望看到的方向。但他现在终究已不是那个可以任性的第二舰队司令官了,而是华夏东岸共和国军部的总参谋长,正所谓位置不同,需要考虑的东西也就不同,因此他现在是不太敢于下达这种后果不可预测的命令了,因此他只能回答道:“莫少校,一切行动听指挥,等待上级指示,不要私自行动,明白了么?”

    “明白了,总参谋长。”莫烈鳗肃容回答道。

    在新任总参谋长这里接受完指示后,丁伟、莫烈鳗这一老一少就离开了联合参谋本部,乘坐专用马车抵达了东方港军用码头,两条刚刚整饬一新的“八月十日”级战列舰正静静地停泊在这里。这两条船服役都有不短的年头了,也执行过多次跨大洋的任务,其中有护航、有示威、有战斗,战舰内外存在的安全隐患还是不小的,这次在东方港,难得有几个月的时间好好大修一下,因此这会船况大概是处于数年来最好的状态了。

    水手们也在甲板上忙来忙去,有的在操练、有的在做清洁工作、有的则在吊装货物——主要是腌肉、咸鱼、烈酒、桶装面粉、干酪、油脂、罐头、蔬菜等食品,另外还有大量弹药,毕竟这次前往南非,可不是他们单独前往,还有“著名”炮灰部队保国*军两千多名官兵呢。这支部队由曾在印度第乌港立下大功的杨亮上尉统率,前往河中地区加入南非驻屯军战斗序列,接受谢汉三少校的指挥,密切关注南非英荷殖民地之间的局势;顺便,也打击一下南非卡玛王国的势力,为东岸人在当地的扩张打好基础,反正都是炮灰部队嘛,就算损失了也不打紧,没人会心疼!

    两艘“八月十日”级战列舰、六艘“马岛”级护卫炮舰,外加四艘搭他们顺风车的移民运输船(搭载了数千名被流放的印第安人前往南非、新华夏及澳洲),就是他们这支船队的全部阵容了。而在派人联络过各船船长得知一切准备就绪后,丁伟少校点起烟斗,最后看了一眼东方港日渐繁华的城区,然后下令拔锚起航,前往南非河中港。

    横穿大西洋的行动有惊无险,1665年6月23日,整支舰队依次驶进了这个河中地区的首府城市。话说因为大圆港的逐渐兴起,河中港这座东岸人在南非的第一个落脚点渐渐已被比了下去,没办法,这里毕竟是河港,条件不如南边出色。

    而且,贝格河上游携带了巨量的泥沙,每年都有很多沉积在海口附近,形成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沙坝、沙嘴,阻碍航行。河中县不得不为此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前去清淤——该县在工作的“清塘军”系列挖泥船就有七艘之多,也是吓人——成本确实太高,不划算,故很多来往船只的停泊点已经移到了南边的大圆港一侧,那里除了缺水,港口条件是强了这边太多。

    不过河中镇方面也没有放弃,听说他们打算在贝格河入海口附近修人工防波堤,将海浪阻隔在外,减缓沙坝的形成,尽最大可能挽救河中港的未来。只不过这项工程所费不赀,县政府对河中与大圆两个港口的态度也不偏不倚,故他们注定要花好多年才有可能完成这项略显浩大的工程了。而在此之前,他们这里大概只能作为河中地区最大的渔港而存在了。

    船只停泊入港后,保国*军上下两千余官兵最先下船,其次是约八百名来自顺化地区的图皮印第安人,最后才是下岸休整的东岸海军官兵及水手。保国*军官兵自然是要归入南非驻屯军作战序列的,至于那些图皮印第安人嘛,按照出发前制定的规划以及随船的几名国家开拓总局官员的意思,将整体迁移至那些位于大、小卡鲁高原西半部的新设拓荒定居点生活,在养活自己的同时,也作为对抗科萨黑人的前沿,所谓为王前驱,不就说的这个道理嘛。

    这一两年来,随着河中方面不断派出南非骑兵营五百余官兵从驻地出发,深入大、小卡鲁高原袭杀卡玛王国的外围部落,当地的黑人势力已渐渐被驱离到了东面更远的地方。毕竟,他们也不是傻子,在这种一望无际的草原戈壁上,与拥有骑兵优势的东岸人硬扛绝对是不明智的,那不是给人送人头吗?因此,他们果断地向东大踏步撤退,将西半部乃至中部都让给了东岸人,只孤零零地僻居在东面几个零星的地区,再不复当年的嚣张态势。

    因此,这会国家开拓总局决定往这边迁移流放的图皮印第安人,也是为了将这些被卡玛王国遗弃的土地彻底占住、消化掉。至于说天雄三镇这种水草丰美之地,大约还轮不到他们来定居,这是给截留的明国淮安府移民留下的——东岸人在这些事情上面,分得还是很清楚的,正所谓内外有别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