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天赐之地(七)
    1654年9月1日,正在贝岛龙虾港内检查工作的马万鹏收到了一封来自本土的信。

    信是新华夏岛前任主官史钦杰所写,他在去年返回本土后,成功地在人代会上被选举为九名中央执委之一,分管农林牧渔、水利建设及食品行业等几个方面的工作,可谓是位高权重。而新华夏岛的老领导升职了,作为他的老部下,马万鹏自然也能多多少少受到一些照顾了,这也是人之常情,能为大多数人所理解。

    史钦杰在信里面祝贺马万鹏头上的“代理”二字被摘掉,被执委会正式任命为了新华夏开拓队队长、新华夏保安司令(这其间史钦杰出力不少,因为本土盯上新华夏岛这个东岸最重要殖民地的人可为数不少),从此肩挑起了带领全岛五万一千名文明人走向幸福美好生活的重任——当然以上纯属官方文字,真正的说法应该是马万鹏从此成了全岛五万多名东岸人的“大统领”,面对着恶劣的自然环境、肆虐的疾病、凶悍的一百五十万土人以及心思莫测的外国殖民者,何去何从委实难知。

    史钦杰写信给马万鹏当然不是为了叙旧,事实上他信里的主要内容是告诉马万鹏他已在本土想办法帮忙搜罗了一些技术学校毕业的人才(当然不是什么优等生了),已送到新华夏岛驻东方县办事处(简称“驻京办”),不日即将搭乘东非运输公司返航的货船来到新华港,而他们的到来,必将为新华夏铁路公司的早日开建发挥极为关键的作用。除此之外,信上还洋洋洒洒写了一些回到本土后的工作感悟,最后便是希望马万鹏振作精神,将新华夏岛一步步变成东岸人独属的岛屿。

    “将新华夏岛变成东岸独属的岛屿,短期内是根本看不到结果的啊。”马万鹏将信纸收了起来,然后靠坐在太师椅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思索着:“肖白图那边和萨卡拉瓦土人的战争,到现在还没个头绪,也不知道还要再打多久、更不知道还要再消耗多少物资和金钱,真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话说征讨默纳伯王国的战争至今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了,东岸人至今已经死伤两千五百余人(其中接近两千人为岛屿八旗士兵,且最大的致死原因多为疾病),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他们除了占领了土人们乱七八糟的王廷及部分肥沃的土地外,起获的财物较为有限,因此这场战争说到底其实是亏的——当然这个亏指的是短期内亏损,若从长期来看,驱逐土人并将地分给自己人,然后建立稳固的城镇,这自然是大赚特赚。

    不过好在与萨卡拉瓦人的战争目前已经看到了结束的曙光,在东岸人、麦利那人、巴拉人的联合打击下,在东岸海军第二舰队不间断的巡逻封锁下,默纳伯王国目前越来越难以支持下去,其部民和军队主力,开始沿着大庆盆地逐渐向北方退去,似乎要进入岛屿西北部分。

    东岸人对此当然是穷追猛打了,7月10日,默纳伯王国的开创者、初代国王安德里安达希福戚在新登堡郊外死于东岸军队之手,击毙他的是流亡到新华夏岛的加尼沙里军团近千名士兵。这些战技娴熟的职业军人战斗勇敢,也急于向新主子证明自己,因此追着处于撤退中的默纳伯王国主力进行打击并获得大胜,当然他们自身也付出了死伤百余人的惨重代价,并另有三百余人被一场不期而至的流行病击倒,失去了汇合东岸大军主力并扫荡残局的能力,使得这支仍有七八千名精锐士卒的土人王国大军越过了旱季时极为温顺的新莱河,逃出生天进入了大庆盆地北端,暂时缓过了一口气。

    至于下一步的行动么,马万鹏原本是想着迅速结束战争,将精力全数转移到经济建设上面来的。只不过肖白图提出驱赶默纳伯王国的残余势力(目前由老国王的两个儿子:戚马龙加里福及戚马拉东那率领)进入岛屿西北部,让他们如同历史上那样迅速征服当地的土人及阿拉伯人势力,然后嘛,自然是我大东岸军队尾随其后,击败萨卡拉瓦土人的最后栖身地,顺带占领岛屿西北部了。

    老实说,马万鹏对这等驱虎吞狼之计还是挺感兴趣的,因此他在犹犹豫豫之中勉强同意了肖白图的意见,并把最新到来的一批加尼沙里军团数百名士兵也划拨给了他指挥,让他继续与麦利那人联合起来,对萨卡拉瓦人的势力进行长期的跟踪打击。

    当然了,征讨土人的战争连绵下去,但这可不意味着东岸人的建设也停顿了下来。虽然战争不可避免地消耗了很多物资与金钱,同时也占用了很多人力,但由马万鹏一力坚持的对大庆盆地的开发行动,却已经初见成效了。目前,东岸人在这片辽阔的沿海盆地内已经有了棉河港、潮阳乡、大胜乡、平蛮乡等六个定居点,总计二万五千余人口(几乎占了全岛人口的一半),开辟了大量的棉花、甘蔗种植园(主要以棉花为主),同时也发展了规模不小的旱作农业,以玉米、花生、高粱、小麦的种植为主,经济建设卓有成效。

    现如今,棉河两岸开辟的大量棉花种植园几乎已经成了对东岸纺织业至关重要的原料产地,无数的萨卡拉瓦人、贝齐米萨拉卡人、科摩罗人、波兰人在种植园里挥洒着辛勤的汗水,将一包包的“白色黄金”装船出口至本土。此外,大量从本土流放而来的瓜拉尼、克兰迪自耕农们也在经营着自己的小块份地,为棉花种植园提供各种食品。

    而除了他们之外,我们自然不能不提到在大庆盆地中人口占到了多数的明人移民了。他们有的同样经营着棉花种植园,有的则经营着畜牧业,有的则干着传统的农业,不过无论他们干着什么,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已在此地扎下了根来。而随着本地政府不断截留前往本土的移民(一般占起运总数的10%),本地人口的数量还在迅速增加之中——所以你看到了,即便经历了今年年初那场可怕的疫病流行(造成了大量人口死亡),新华夏岛的东岸居民总数仍然顽强攀升到了5.1万人,增长势头还是相当明显的。

    “国家诸多海外殖民地里,也只有新华夏岛是不可替代的,无与伦比的。”马万鹏睁开眼睛,自言自语道:“种类繁多的热带种植园商品,如橡胶、剑麻、咖啡、可可、蔗糖、棉花、烟草、香草、胡椒、热带巨木、伊兰伊兰等等,构成了本岛出口的主体。去年这些玩意儿,加上塔城精煤、发财酒(出口至本土防疟疾)以及少量金贵的海产品,已经使得新华夏岛的出口额攀升到了将近70万元的高峰;同时还要从本土进口豆饼、鲸骨粉、鸟粪石、酒类、金属器具、机械设备、布匹、盐、日用品,总计45万余元,这年贸易额已经超过百万了啊。既然本岛创造的价值如此巨大,那么似乎执委会那头也应该更能容忍我们的一些行为、更愿意听取一下我们的意见的吧?”

    新上任的马万鹏的性格与原先略微保守的史钦杰几乎是两个极端,此君冒险、激进,更喜欢“跨越式、超常规”发展,这从他一上任便提出这两个口号便可见出端倪。当然了,所谓的跨越式发展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得有大量的金钱、物资和人手,在这些里面,对于富饶的新华夏岛来说,金钱似乎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物资也可以大力从本土乃至邻近的葡属东非、奥斯曼帝国和波斯等地进口,但人手的问题就不是很好解决了——当然从史钦杰时代开始,新华夏岛的人手问题就始终没有彻底解决过。

    不过马万鹏心思活络,他很快便把主意打到了远东的黑水地区头上。他本人原先在本土时,曾和时任特务机关领导人的魏博秋有些交情,并还私下里组织了一个玩笑性质很浓的结社组织——行动党,寓意为他们都是行动派,和某些嘴炮党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今时过境迁,魏博秋被发配远东担任副司令(经过多年发展算是稳固住了地位),而他马万鹏也在新华夏地区成功上位,这似乎为二人的联手创造了条件。但要和魏博秋搭上线,那么就不可避免地要经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这在马万鹏看来似乎还有些障碍,毕竟荷兰东印度公司一贯眼高于顶,想要他们行个方便,必须要有相应的利益交换才行。

    但马万鹏与荷兰人自然是无任何交情可言的,因此这事情只能着落在如今已经身居高位的史钦杰头上了。而且,也只有他这种身份的人出面协调,才有可能与荷兰人就此问题展开磋商——当然这事不光对新华夏岛有好处,对国家其他部门的好处也是明摆着的——想到这里,马万鹏便坐正了身子,然后摊开纸笔,认真地给史钦杰写起了回信。(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