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战略机遇期(一)
    而就在英荷打成一团、莫三在欧洲四处穿梭的时候,远在新大陆的东岸共和国,却抓紧着旧大陆打成一团的有利时机,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工农业建设。

    石浦水库建设工地上,最后一批千余名波兰战俘被送了过来,他们剃了短发、穿上了厚布衣服,拿着铁锹奋力开挖着沟渠。一些黑人工头不时在他们旁边晃悠着,严格监督着有没有人偷懒,毕竟他们各自负责的组的进度快慢最终也会影响到他们自己的利益(五年服役期满返回南非后分配的土地和牛羊)。

    石浦堡如今真的是人丁兴旺了,经常前往河间地区购买奴隶的田星不断将买到克兰迪河间奴送到工地上,贸易部也不断将从欧洲购来的波兰战俘送至此地,再加上移民部送过来的正规移民,小小的石浦堡辖区内人口激增,已经达到了万余人——几乎抵得上前些日子南边刚刚成立的永安县全县70%的人口了,该县一镇三乡(永安镇、三河口乡、绥远乡、绥化乡)不过才区区一万五千人而已。

    这个定居点除少许自由民在退伍老兵的组织下进行农业生产,以减少部分对外界的食物依赖外,大部分人还是聚居在面积较为广阔的石浦河、黑河交叉处,这里港汊众多、水泊星罗密布,且河道有一定的落差,正是极好的水库建设地。

    在石浦水库的建设中,除调拨了大量人员外,还应用了大量的机械设备。这些设备都是北鸭子湖地区的大丰农机厂的最新产品,这家专门生产农业机械乃至工程机械的工厂,如今已经拥有技术人员四十余人、普通工人200余人、学徒400余人,规模极为庞大,每月能出产二十余台各类机械设备。

    这些机械设备被交通部下辖的六个建设局(交建五局、六局三个月前刚刚成立)大量吃进,然后便应用到了全国各处建设工地上,石浦水库作为地区行署和政务院双重关注的重点工程,工程机械数量自然是多到爆了。

    而除了数量外,大丰农机厂还将一些新开发的设备也运到了此处,以试验其性能,以便对最终定型生产提供参考。比如,该厂最新设计生产的第二代蒸汽犁,就在原先的基础上做出了重大改进。这种蒸汽犁的犁铧是采用淬硬铸铁犁铧技术——这项技术为该厂多名技术员经多次反复试验后研制成功,大丰厂为此向他们颁发了总计三千元的巨额奖金——在实际工作中,犁铧的背面冷却得比上表面快,这样就使得其一面的硬度比另一面更大,这种犁铧便具有了自锐性。

    有自锐性的犁铧自然不是原先那种普通犁铧可比,原先那种铁制犁铧,无论生产加工时多么注重质量,其在田间或工地上使用一段时间后,犁铧表面便会钝挫,需要工人们在田间地头用锉刀对其进行整挫——要么就干脆拉到铁匠铺去重新锻打,以使之锋利。而淬硬冷铸铁犁铧横空出世后,这种能够长久保持锋利性的新产品立刻将老产品彻底比了下去,原本的普通铁制犁铧价格全线下跌,很多屯了不少货的商人欲哭无泪,只能想办法将这些东西出售到南非、新华夏甚至新库尔兰的拉脱维亚人那里,以多多少少回笼一些本钱。

    除了这种极为先进的犁铧外,大丰农机厂新出品的设备还有很多,其中能够应用在工程领域的无疑是碎土机了。这种由马匹驱动的小型机械,使用沉重的表面带锯齿的铸铁车轮,每个车轮都安装在一根轴上,可独立转动,因此可以较为轻松地碾碎、压碎大块的硬土,对于开荒种地、工程建设都有着极大的作用。

    尤其是在开荒领域,这种碎土机可以轻易地碾碎略显干燥、坚硬的西大荒的泥土,这给拓荒农场的投资者们节省了大量人力、精力和物力。他们无需再像以往那样召集大量的人手,然后用简单的工具将那些坚硬的土块敲碎、碾细,现在他们只需买一套设备,养上几匹挽马,需要的时候给机器套上马,直接一路碾压就是了,效果极佳,堪称东岸开荒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发明。

    这种产品自问世后,它和它的近亲——泥土碾压机(将坚硬的土块碾得更细,以适合耕种)就一直很受国内各拓荒农场及建筑队的欢迎,销量相当不错,已经渐渐成了国营大丰农机厂又一大拳头产品,销量仅次于各型作物收割机、蒸汽犁、条播机之后,排在第四位。

    对了,说到条播机,不得不说,这又是大丰农机厂一次极为成功的专利收购。该厂原本设计生产的条播机,仅仅只是为了播种小麦种子而设计的,该型条播机分多个型号,分别由一匹或数匹马拉动,播种的行数也不等,但最少也有三行。这种条播机由齿轮、链条、皮带来带动排种装置,理论上比后世1701年塔尔发明的条播机要先进很多(毕竟工业基础摆在那里,现在东岸的工业远不是后世1701年的英国可比的)。

    条播机的发明,对于东岸的粮食作物的种植意义重大。特别是在私人投资拓荒的大型农场内,这种条播机能够有效地降低田间劳动,减少农场对人力的需求,降低了投资者的成本——而这也正是一直饱受缺人之苦的东岸所追求的,能用机器完成的事就尽量别麻烦人——因此一出世就获得了人们的欢迎,甚至还远销新华夏岛的诸多种植园(条播机经调节后可以播种其他种子)。

    而大丰农机厂发明条播机后,镇海县有个青年农民脑洞大开,觉得可以对这种机械设备进行改装,即往上面加装一个可以泼洒粪肥的装置,同时也可以再改装一下,以使其具备可调播种速度的功能。这个青年农民说干就干,还不断向人学习、打听各种机械知识,最终惊动了大丰农机厂。

    该厂的技术员在了解了这个农民的思路后,立刻汇报上级,然后大丰厂的领导反应也很快,立刻用一千元的价格买下了这个农民的创意,并邀请他一同参与后续研发。经过将近十个月时间的研制,目前大丰农机厂终于推出了第二代条播机,并且在市场上取得了极好的反响,一些农机租赁公司、大型拓荒农场(无论是国营的还是私营的)都纷纷购买,为大丰厂赚取了不菲的利润。

    由此也可以看出,在如今的东岸,因为人力的严重匮乏,各家企业或个人不得不严重依赖机械,以降低成本。而执委会对此也持鼓励的态度,即鼓励民间或政府机构加大发明创造的力度,争取推出更多的能够节省人力的机械——毕竟穿越众也不是万能的,他们也不可能知道所有东西,因此集思广益、集众人智慧搞发明创造就成了必然。

    而为了鼓励发明创造,政务院也制定了严格的专利保护措施,几年前就颁布施行的《专利法》也得到了严格的执行。比如淬硬冷铸犁铧的发明,虽然是大丰农机厂的技术人员利用厂里的资源进行研发得出的成果,但该厂依然给了几名技术员总计三千元的奖励;而发明条播机喷粪和调速装置的镇海县农民,哪怕他仅仅有了个创意、才搞了个开头,大丰农机厂依旧以一千元的价格买断了他的创意,以鼓励这种发明创造的风气。

    执委会和政务院有理由相信,在这种风气持续引导多年后,华夏东岸共和国内的科技氛围一定会越来越浓厚。老百姓们经过仔细比较后就会发现,要想快速致富并获得荣誉和地位,除了去从军以外大概就只有搞发明创造了,而这无疑正是执委会诸公们的目的。

    “英荷大战、法国内战、西班牙也在和法国开战,三十年战争虽然结束了,但我们的战略机遇期仍在!”骑着马来到大兴港巡视的乌江地区警备司令部司令廖逍遥,朝送奴隶过来的田星说道:“而且保守估计,我们的战略机遇期至少还有十年以上,这对我们来说是极为宝贵的。有这十年时间,我们可以静静心心地发展工农业、整合凝聚人心、夯实基础,并将陆海军规模进一步扩大。等欧洲那几条疯狗叼着一嘴乱毛将目光转向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凭借强大的实力再把他们的狗头拧回去,让他们继续撕逼。”

    “加强自身实力是王道,这毫无疑问。”田星也赞同道,“真希望欧洲人再给我们三十年、五十年时间,那样我们一定更强大、基础更牢固,东岸、拉普拉塔、智利,将永远掌握在我们手里,欧洲人再也别想染指。”

    “正解。”廖逍遥说道,“正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我们这个国家折不起折腾,一折腾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可能就没了。所以我们在外御强敌的同时,内部也要保持稳定,这才是最关键的。以前不觉得,现在和欧洲一对比才发现,稳定压倒一切真是金玉良言哪!”(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