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来自荷兰的坏消息
    “对不起,西里古先生,您不能进入车间。”坐在罗洽港码头酒馆内的餐桌边,来自热那亚的纺织业达人西里古盯着酒杯里的法国白兰地,心中犹自忿忿不平。

    他今天早上又一次在试图进入正在兴建的纺织工厂(位于罗洽港兵团堡郊外)时失败了,守卫工厂大门的东岸内务部警察很直白地告诉他,如果他再在附近转悠并企图进入厂区的话,他们就要对尊贵的热那亚客人采取强制措施了。这句话一出,顿时吓得西里古断了窥视这座新纺织工厂的念头。

    而这座被命名为罗洽联合纺织厂的东岸国内第三家纺织企业,却恰恰就是有来自热那亚的多利亚家族四分之一投资的工厂。这座工厂主要面向热那亚人的传统客户,如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南德意志、西属美洲等等,重点生产针对不同客户群体的各种花式的纺织品,同时也将在热那亚人的技术援助下(热那亚人提供工艺、东岸人设计机器)生产一些丝织品、丝棉丝麻混纺品,利润率总得来说将大大超过国内另外两家纺织工厂:平安织造厂、大鱼河机器纺织厂。

    目前该厂厂址已经选定,就位于罗洽县兵团堡郊外。兵团堡附近有很大一片棉田,面积大概有两万多亩,而邻近的东方县棉农乡的棉花种植面积更是广阔,达到了四万多亩。这两处早在十年前就建立的棉花种植基地如今的棉花产量已经比较稳定了,只可惜质量差了一些,不如西印度群岛、巴西、佛罗里达、佐治亚等地的棉花,只能用来凑合织一些低档的白棉布。若要生产染色布、印花布等高档品,则仍需从加勒比进口,最次也得从巴西进口,不然质量无法保证。

    厂址选定、土地平整完毕后,本月(11月)初,一些大型机器便已经先于厂房建设开始安装了——因为厂房盖好后很多机器不便进出或安装——这里便包括很多锅炉、蒸汽机及复杂的传动系统。这些机器全部都由第一机械厂(负责生产设备)和第二机械厂(负责动力及传动设备)共同设计、生产,工人也都是从纺织工业总局全资的平安制造厂及国家参股的大鱼河机器纺织厂抽调,同时一些兵团堡毕业的相关专业的学生也进入了工厂担任中低层管理人员,以确保工厂的稳定。

    如今东岸的纺织工业确实是越来越发达了,相关的技术人才也是越来越多。自然科学研究院机械所辖下就有一个技术科专门研究、改进各种纺织机械,该科有一名半路出家的穿越众担任研发主管,拥有包括五名高中生、八名兵团堡相关专业毕业生的雄厚技术力量,常年跟踪两家纺织企业,对生产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随时进行研究、分析,以不断改进生产设备和生产工艺。

    该技术科近些年来最重要的改进当属在1645年发明的“集棉器”了。这种发明使得人们在从梳毛机上取下松弛的毛线时更加简便快捷,节省了大量的手工接头工,降低了成本、提高了生产效率,是纺织机械化快速生产中一个极其重要的改进。

    此外,第一机械厂在这些年中也没有停步不前。他们通过不断的设计、实践与改进,设计出了拥有更多纱锭的纺纱机;而纺纱机进步了,与其配套的织布机也进行了大量的技术改良,通过更好的传动效率、更高的机器润滑技术等,第一机械厂成功地使得织布机的生产效率也获得了大幅度的提高。

    而新近成立的罗洽联合纺织厂,使用的都是最新设备,几乎是东岸纺织行业如今最尖端的技术集合,也是此时世界上最有效率、成本最低的纺织生产线。这样一座先进到极致的工厂,怎么可能允许热那亚人入内观看呢,即便他们拥有该厂四分之一的股权也不可能。因此,只是名义上担任该厂技术顾问的西里古被拒之门外也就不是不可以理解了。

    “该死的东岸人,他们早晚会因为对我展现出的粗鲁态度而后悔的。”西里古狠狠地喝了一口白兰地,正准备继续诅咒几句时,只听“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木盆被重重顿在了西里古的面前。

    “你要的鲸肉!”一名嘴里嚼着什么的黑人服务员懒懒地说道,说完,拿油乎乎的手在脏兮兮的围裙上擦了一把,便施施然地转身离开了。

    被吓了一跳的西里古暴怒不已,正想站起来说什么时,只见大门再度被人推开,一名满头红发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一件满是污渍的船长服,肩膀上也有些破损,但被很好地缝补了起来。嗯,看得出来,这位船长的经济状况似乎不是很好。

    “库艾特船长,很久没看到你了。”之前正坐在吧台后打盹的酒馆老板此时也醒了过来,只见他挥了挥手,刚才还懒懒散散的黑人服务员立刻恭恭敬敬地给库艾特船长拉开了椅子,并端来了一杯马黛茶。

    “是啊,我刚从圣奥古斯丁过来,拉来了一船棉花。”库艾特船长将同样褪色地很严重的帽子扔在了桌上,然后一打响指,朝黑人服务员说道:“老谢,把我存的那半瓶河中大曲拿过来,另外再给我来一份烤羊排、一条腌滑柔鱼,最后再给我上一份蛋炒饭——蛋炒饭可以晚点上。”

    “没有鸡蛋了,先生。”姓谢的黑人服务员忠实地回答道,“半个月前我们这里就停供鸡蛋了。如今要想找到鸡蛋,除了农民们的鸡窝以外,就只有陆军部的后勤仓库里才有了。他们最近研究出了一种新军用罐头品种,其中一种重要配料就是鸡蛋,如今市面上的鸡蛋几乎都被他们搜刮光了。”

    “那就来个羊肉抓饭吧。”库艾特船长无力地挥了挥手,然后继续和酒馆老板聊着天:“圣奥古斯丁的棉花价格暴跌,我在那里只要花九十五比索就购买到一吨上好的长绒棉,真是令人惊讶。听说是西班牙人的那个疯子国王最新下的命令,他禁止所有西属美洲殖民地的商人们向东岸出口任何物资,其中棉花就是一种被三令五申下令禁止的商品。托了西班牙佬的福,这船棉花总算能让我大赚一票了。”

    “西班牙人禁止出口棉花到东岸,而无论是英格兰人、荷兰人、瑞典人还是法兰西人,都没有足够的胃口来消化佛罗里达、佐治亚等地的巨量棉花产能,这必然会导致当地棉花大量积压,从而引起价格暴跌。”酒馆老板叹了口气,说道:“损失的是西班牙商人们自己的利益,不过这可能也会让已被逼到绝境中的各国棉纺织业喘一口气。毕竟之前的棉花价格实在是太过疯狂了,技术落后的他们根本无法承担这么高的原料成本。不过既然圣奥古斯丁口岸出口的棉花价格已跌至九十五比索,那么他们现在大量进口然后回去纺纱织布的应该会有一定的赚头的,尤其是那个法兰西的马扎然,连我在东岸都知道这个家伙志在振兴法国纺织业,呵呵,这下让他逮着机会了。”

    话说前几年因为东岸人为拔高、操纵棉花价格,使得旧大陆上效仿东岸大力发展纺织业的四个国家(英格兰、瑞典、法国、荷兰)建立的多家纺织工厂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想要进口棉花进行生产吧,那成本又太高,铁定亏损,即便依靠贸易保护能卖出去一些棉布,但也实在没啥赚头,甚至还可能在与廉价的走私棉布进行竞争后被搞垮。不进口棉花进行生产吧,那你建立这些工厂是干嘛的?看着玩的么?大笔投资已经砸下去了,纺织厂里却门可罗雀,这实在不是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

    不过现在他们总算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前些年因为各国多多少少都在扩展自己的纺织产业,因为产生了对原材料的极大需求。然后再加上一些人为因素的影响,棉花价格像坐火箭一样直蹿上填,最高时甚至达到了175元/吨这种对东岸纺织业来说都无甚利润的天价,一些穿越众将早些时候在巴西低价购买的种植园脱手,很是赚了一笔。

    旧大陆的第一波发展纺织工业的浪潮被高企的原料价格浇灭后,这才没过两年,棉花价格就陷入了暴跌之中,想必对一些志在振兴国内产业的国家来说,这是天大的福音吧。

    “不过我在阿姆斯特丹听到过一个消息,好吧,对你们东岸人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好消息。”库艾特船长坐在了一张桌子边,喝了口马黛茶,然后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我听说有个来自泽兰省的木匠赢得了三万盾的悬赏,因为他发明了一种新的织布机械,能够使得织布的效率成倍提升,他们好像管这种织布机械叫做‘飞梭织布机’。”

    “果然是个坏消息。”还没等酒馆老板说话,坐在一旁的西里古听到这个消息后,脑海里就立刻紧张盘算起了其中的利害得失。(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