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序曲(一)
    1644年7月的山东德州是混乱无比的。

    先是在7月11日(六月初八),已经被德州地方乡绅推举为盟主、假称济王的前明宗室朱帅钦在与吴三桂一番书信往来后,开始解散手头大部分军队,并正式向清廷派遣使者以洽谈投降事宜。与此同时,以地方实力派生员为基础的他开始向清廷拟写“有功人士”名单,以备为这些人求取官职。

    由于与德州土豪罗国士等人不睦,朱帅钦的单子上自然不会有他罗某人的名字,说不定还满是诋毁之辞,意欲制他于死地也说不定。尤其是在听闻清廷新委派的德州知州张有芳(与朱帅钦有旧)即将到任后,担心会被清算的罗国士顿时动了杀死张有芳的念头,并让他的死党德州仓监督张国治立即派人捕杀张有芳,同时其本人开始在城内散布满洲人来了后要屠城的谣言。

    不过显然德州上下此时的主流思潮还是投降满清,因此很快便有人将罗国士派人袭杀张有芳的消息泄露了出去,朱帅钦马上派人通知张有芳,同时派人反杀了张国治,而得到消息的张有芳则躲进了清固山额真巴哈纳、石廷柱两人的军营内。在捕杀张国治后,生员谢升等人开始散布罗国士族弟罗天生在东岸海寇营中的消息,言其与罗国士暗相勾结,意欲阻挡“我大清”。至此,罗国士在德州的形势开始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

    ……

    “你是说清国已经派了正蓝旗固山额真巴哈纳、石廷柱等人率大军前来了?”坐在烟台堡指挥部内的莫茗一掌拍在库页岛鱼鳞松木打制的八仙桌上,有些惊讶地站起身问道。

    “是的,老爷已经确认过此消息千真万确。那满洲人自坐稳了京师龙椅后,便一直遣军攻打闯逆,不过却在一月前突然撤军回了京师。前阵子他们还派了新任户部侍郎的济南淄川县人氏王鳌永招抚山东、河南两地,现下差不多已经到了沧州一带。与其一起来的便有那巴哈纳、石廷柱二人率领的大军,老爷看了他们的先锋送过来的牌碟,上书二人统率大军数十万……”一名风尘仆仆的中年男子坐在靠门的一张树墩椅上,低眉顺眼地向莫茗叙述着最新的情报。

    此人便是德州乡绅罗国士的家人,奉他主人的意思来向莫茗通报德州的最新军情。对于罗国士此举,莫茗一直有些摸不透,他如此示好究竟是为了哪般?若说来投靠东岸人,莫茗至少此刻是决计不信的,毕竟东岸人没法保护他的家产。因此,莫茗思来想去,觉得罗国士此举多半还是在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可能现阶段德州错综复杂的形势让他也感觉朝不保夕,若万一清廷真听信了朱帅钦等人的一面之辞而要捕杀他,说不得他就得抛家舍业逃来烟台苟全性命了。

    至于他口中提到的巴哈纳、石廷柱二人,莫茗却没什么印象。出来前本土那边给的寥寥无几的资料中也就对石廷柱提了一笔,此人原是明将,后降了后金,如此而已。而那个固山额真巴哈纳,他就真的一无所知了,甚至连他手下有多少人都不知道。按照本土提供的资料,一个固山额真应该下辖25个牛录,算下来应该统兵7500人(三百户一牛录);但事实上每旗的牛录多少相差很大,因此这统兵数量也差异颇大。正蓝旗是下五旗,人丁也就那样,再去掉留守老家的,分兵霸州、沧州的,他巴哈纳能带四千人来就不错了。石廷柱与之同理,估计所携汉军旗兵力约为五六千人。

    这两部加起来就近万人了,再加上一些充当炮灰及后勤辎重人员的包衣、跟役,最终其总兵力应该超过了两万人,而且装备应该不错,马匹保有量也很多,机动性较强。就是不知道他们身边有没有收编投降的明军,莫茗倾向于是有的,因为他们一路平了昌平“土寇”,占领了霸州、沧州大片州县,沿途应该收编了不少明降军,估计很可能在几千至一两万人之间。这些人战斗力和装备都不咋滴,但充当炮灰是绰绰有余了。

    如此算来,那么这支部队的规模就很庞大了。东岸人如今手头所有军队数量加起来,也不过才四千多人,其中能打的、可以信任的不超过三千人。这么点兵,果然只能够采取守势啊!

    郭升那厮倒是机灵,上个月月底武器到手后立马就带着三四千名士兵,以及一支庞大的车马队向西进入了河南,现在应当快到陕西河南交界处了吧。而这厮临走时更是给了自己一个“权节制登莱青三府”的制将军头衔,并派人与李自成派来的联络员杨王休一起进入青州,要求赵应元、杨威、秦尚行、郭把牌、翟五和尚等人听莫茗节制。

    不过这也就是一句空话而已,那些土匪山贼出身的人物能听莫茗的就奇了。莫茗不是没派人联络过他们,只不过反馈回来的信息很不理想。目前已经扩充至两千多人的赵应元根本是理都不理,自立的倾向相当明显。另外那些由地方土寇转职而来的大顺县令、掌旅、守备、州牧等人倒没有学赵应元那样置之不理,可能他们还顾着莫茗这个传说中的“道上大哥”一点面子,大多选择了敷衍拖延。不过他们还算是好的,莫茗还听消息灵通的翟小山(翟五和尚族侄)汇报,那个名叫杨威的土匪还和登州城里的曾化龙勾勾搭搭,显然打的是脚踩几条船的主意。

    尼玛就凭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就想在青州挡住满清?莫茗很不看好,目前青州城里还有明军和乡绅地主武装,他们和这些名义上的大顺军并不是一路。再加上登州左近还控制在“大明”手里的地盘,以及已经被盗匪土寇占领的胶州乡野,这登莱之地也真够乱的。

    不过他们是死是活莫茗不关心,他唯一关心的就是训练士卒,以及如何养活手头的四五万人。那些土寇们聚在一起如蝗虫般劫掠乡间,将本来已经稍有起色的青州、莱州地方生产秩序彻底搞崩溃,并人为制造了无数流民队伍朝传说中有粮食的烟台而来。面对这些跨府过县的流民潮,登莱二地的地主乡绅势力普遍都选择了沉默,任由他们往烟台而去。没办法,东岸人的积威在登莱二地确实有些强,没人敢招惹这支“海寇”,都知道东岸夷人一直在搜罗人口,那就放这些泥腿子过去吧,眼不见为净。等大明或“我大清”王师过来后,再一并跟这帮海寇算总账。

    得到清军逼近山东这个重要情报后,莫茗立刻召集麾下的几位主要军官如萧曦、茅德胜、李文长、刘忠、库尔汉(任烟台治安队队长)以及海军的刘海洋等人一起研讨了军情。大家七嘴八舌商量一番后,觉得最近还是不要劳师远征了,就在登州左近活动活动,顺便征收一下粮食。今天已经7月20日(农历六月十七)了,清军留给大家的时间不会太多,茅德胜认为他们可能会在一个多月后就进展至青州一线,然后很快便会威胁到登州。而且,这个时节地里的麦子普遍都已经收了,清军就地征粮也比较方便,有支持大军长期作战的物质基础。

    既然统一了认识,莫茗干脆也从善如流。他下令刘忠的两营八旗武士全部前出到烟台堡以南已经修建完毕的两个木质寨子内,并派兵巡逻东岸人的农田周边广大区域。再有一个月多点这四千多亩红薯和玉米就能收获了,这个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大家可就欲哭无泪了。与此同时,陆军部队开始在部分侦查骑兵的配合下,往南行进至福山县、宁海州、大嵩卫、靖海卫,往东行进至文登县、威海卫、成山卫,往西行进至栖霞县、莱阳县一带,向当地地主乡绅们进行可能是东岸人的最后一次“武装征税”。

    征税行动总的来说比以前平和了许多。经过这一年多来的接触,东岸人渐渐和这些登州的地主乡绅达成了一种未宣之于口的默契,即这些地方实力派们不阻挠东岸人搜罗流民,而东岸人也不再用暴力手段劫掠他们的财产。不过不打你庄子不代表就放过你了,作为大顺委任的宁海防御使,向防区内的乡绅们征点税算个屁啊!而地主们面对这种让他们小出血、却又不伤筋动骨的征税行动,却也捏着鼻子认了。因此,大明皇帝没向他们征到税,奇葩的东岸人却在1644年成功做到了!

    已经被东岸人犁过几遍的宁海州、福山县等地自然是人丁稀少、田地荒芜,而文登县、栖霞县、莱阳县三地却相对还算富庶一些,多少也能征收到一些粮食。因此,截止1644年8月中旬,东岸人从烟台堡附近一州、四县、四卫这几处地方一共征收到了九千石(约630吨)米粮豆等各类粮食,同时还有草料三万多束、大车一百五十辆。而在这个时候,青州、莱州一带因为盗匪蜂起而产生的难民潮也终于来到了烟台附近。(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