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一百零四章 打草谷(一)
    1643年5月5日,就在黄台吉下令出兵东海女真虎尔哈部的第二天,东岸人的三艘船在西北风的吹拂下一路南下,越过对马海峡,抵达了济州岛外海。令人意外的是,他们在海面上发现了一艘慢悠悠的中式帆船,似乎是朝鲜人巡海的海船。不过其制式却是传统的中式硬帆船,而非朝鲜著名的龟船,令人有些意外。

    这艘船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悬挂着双剑苍鹰旗的东岸船只,面对如此强敌,肩负守卫朝鲜领海安全重任的他们果断无节操地转身开始了逃跑。不过中式硬帆船笨拙的操控性能在此刻暴露无遗,还没等他们顺利转向成功,“蹈海”号和“伏波”号探险船便在飞快旋转着的螺旋桨的驱动下,一左一右围了上去。

    朝鲜人此刻似乎也发现逃不掉了,他们用船上不多的几门小口径火炮开始了绝望的还击,一些充满勇气的弓手和鸟铳兵也站在船舷内侧朝东岸人的船只展开了射击。只不过由于距离实在太远,他们的射击大多落在了海里,让两艘东岸机帆船上的水手们大声嘲笑着。

    他们自然也不可能干看着朝鲜人朝他们射击,两艘探险船上不多的炮手们在枪炮长的命令下,扯开了覆盖在炮身上的炮衣,然后调整炮筒角度、装药、装弹。“伏波”号与“蹈海”号的火力并不强,每船不过才16门火炮而已,而且其中最大口径的也不过是两门18磅舰炮,不过这样的火力在此刻远东的海面上已经是极为强大的了。

    在军官的命令下,“伏波”号右舷的七门火炮次第开火,18磅、12磅、8磅铁球在五百多米的距离上呼啸地飞向了朝鲜人的船只。由于海上风浪不小,加之是第一轮炮击,因此准头不是很好,好几发炮弹落在了海里,但仍有三发打在了敌船船身上,造成了一定的杀伤。

    “伏波”号射击结束后,“蹈海”号也加入了射击行动。他们的运气比较好,七发炮弹有五发命中,其中一发18磅的实心铁球更是击中了朝鲜船只的侧舷,制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破洞,惹得船上的朝鲜人一阵惊呼。

    这样的战斗是没有悬念的。莫茗看了一会儿后便嘱咐左右看看能不能生俘这艘朝鲜船只,然后便走回了船长室。只不过他的命令下达得稍嫌晚了一些,此时打得性起的炮手们又已经打出了两轮齐射,其中一发18磅的炮弹再次在这艘老旧的朝鲜船只侧舷上打开了一个破洞。两侧都有破洞后,海水开始疯狂涌入这艘吨位并不大的朝鲜巡海船,水手们在封堵无效后纷纷抱着木板、木桶等漂浮物跳进了海里。

    “猴面包树”号笛型运输船上放下了许多小艇,八旗兵们划着小艇开始救助这些落水的朝鲜船员。这些朝鲜人都是经年的老水手,东岸人自然不会放过,抓起来改造一番后,让他们去开开商船是没太大问题的。救助水手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一个小时后,幸存的大约三十多名朝鲜水手便被一一救上了运输船,然后便被严加看管了起来。

    和这艘朝鲜巡海船的战斗只是今天的一个小插曲而已,东岸人的最终目标还是西北方济州岛上的朝鲜城镇——那里有着东岸人急需的人口、牲畜和粮食。此刻东岸人的船队正在济州岛东南方的海域,莫茗站在船头上便能看到岛上高耸的汉拿山。而在汉拿山的南麓,便是李朝设置于此的旌义县了。旌义县左近还有几个村镇,如西归镇等,这些城镇内均生活了一定数量的朝鲜百姓,当然,也驻扎了一定数量的军队。

    不过经过去年的一番交手后,东岸人对朝鲜军队的战斗力也有了一定的了解,那就是渣啊!因此,莫茗对他们可是极端鄙视的。于是,在他的命令下,三艘船呈品字形朝旌义县方向直扑了过去。在靠近海岸浅水区后,三艘船照例下锚停泊,然后船上大摇大摆地放下了大量的小艇。小艇上满载着士兵,朝岸上划去。

    此番充当前锋的自然是八旗军队了,他们在营管带刘忠的率领下只花了半个小时就登上了海岸。登岸后,刘忠只匆匆收拢了一个哨约两百多人,外加五十余名库页岛土著仆从军,便朝旌义县城扑了过去。

    旌义县的城墙并不高大,也没有多厚实,通体是由火山岩和粘土混合砌成。城头上站着一些朝鲜军士,间或还夹杂着一些服色杂乱的丁壮,不过看起来他们的士气都不甚高昂、武备也很差劲。这样一种临战状态,让城下的东岸军队官兵们在看得直摇头的同时也有些欣喜,也许战斗会很轻松?也许城池的陷落只在顷刻之间?

    在刘忠等人下船时,莫茗就给了他们一个很明确的信息:那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行动,一举击破朝鲜人在城外的抵抗,将城池周围各个要道的路口通通控制住,然后再等待后续部队上岸后拿下这座拥有城墙的县城。毕竟,东岸人要的不是城池,而是城池内的人口、牲畜以及粮食。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显然比战前最乐观的估计还要乐观一些,这些朝鲜人竟然完全没有勇气在城外与东岸人进行战斗!他们有些人逃跑了,有些人则龟缩进了城内,妄想依靠城池进行顽抗。出于对朝鲜军队战斗力的极端鄙视,刘忠将麾下的部队分散到几个路口,然后列成了一些单薄的阵型,死死封住了城内朝鲜人出逃的路线。至于那些逃跑的朝鲜人,则实在没有办法,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只能任他们自去了。

    五十多名库页岛土著手挽长弓,在靠近城墙后,这些生活在苦寒之地的猎人们将锋利的重箭一一射向了城头。一些躲避不及的朝鲜人惨叫着从城头上摔了下来,剩下的人也吓得一哄而散。这些猎人弓手的准头实在是太可怕了,看似信手拈来的一箭往往就能直插喉咙、面门等要害部位,让人看了心生胆寒之意。

    在看到区区数十名库页岛猎人就已经成功地压制了城头的朝鲜人后,刘忠大喜过望。正好此刻又一个哨的八旗步兵带着简单的攻城器械赶了过来,于是他干脆也不等正辛苦地拖曳着火炮往这边赶的陆军102连的弟兄们了,而是直接命令这个哨的哨官挑选一些精干之士攀云梯尝试一下夺城。

    八旗士兵们在南非演练过各式各样的战法,其中就包括夺城与守城。那时候他们训练的场景是在东岸火枪手线列阵掩护的情况下攀云梯登城,此刻虽然没有东岸火枪手的掩护,但在那些射术精湛的库页岛猎人的帮助下,他们一样压制住了城头敌人的反击火力,因此夺城的条件便具备了。

    从全哨两百多名官兵中挑选了最为精悍的五十人后,带队的军官开始向手下许诺以鼓舞士气,然后便带着五十名手下快步朝城墙冲了过去。旌义县的城墙并不高,三米多的样子,这样低矮的城墙甚至完全不用梯子也能爬上去。不过考虑到这些人身上穿着厚实的甲衣,因此徒手攀爬还是有些难度的。

    “啪嗒!”一架云梯搭在城头,五六个身着皮甲,手执军刀的八旗武士挨个爬了上去,一名手挽强弓的库页岛土著则将重箭搭在弓弦上,警惕地看着城头。

    当第一名八旗武士登上城头后,朝鲜人的抵抗终于姗姗来迟,这名倒霉的八旗武士被数杆长矛戳中胸腹,惨叫着跌下了城头。不过那几名露头对他进行攻击的朝鲜人也倒了血霉,在库页岛弓手快如流星的连珠箭伺候下,共有三名朝鲜军士惨叫着滚下了城头。看到敌人的弓手射术如此精准,再加上爬上城来的八旗武士那极为吓人的黑漆漆的面容,剩下的朝鲜人发一声喊后便一哄而散,城头便如此轻易地沦陷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八旗武士登上城头,东岸人算是彻底控制了这道城门左近的这片城墙。很快,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八旗武士下了城墙,在杀散了围在城门口的一股朝鲜军士后,他们便轻而易举地控制了城门,然后打开了这道单薄的包铁木制大门。

    城外发出了一阵震天的欢呼声,大群八旗武士在军官的带领下涌进了城,在扑灭了少数仍旧坚持抵抗的朝鲜军士组织的巷战后,整座城市便宣告易手了!从“伏波”号上的莫茗发出进攻指令到刘忠的八旗第一营攻下城池,整场战斗耗时还不到两个小时,伤亡甚至只有十余人,端地是轻松无比。

    更关键的是,这场战斗的烈度很低,无论是东岸人还是朝鲜人,伤亡都不大,而且城市也没有遭受什么破坏,基本完整地保存了下来,这对于志在夺取人口、牲畜与粮食的东岸人来说,真的是再理想不过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