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九十六章 远航船队
    1642年12月10日,镇海港码头,西南风三级,小雨。

    身着一套深蓝色上衣的莫茗站在水泥浇筑的永固码头上,一边等待着码头工人们最后的忙碌,一边和前来送行的物资委员邵树德散着步。两人都没有打伞,任凭细碎的雨滴落在单薄的外衣上。

    “最近首都那边暗流涌动,各路牛鬼蛇神都钻了出来。没办法,过两天就是换届选举的日子了,到了年底,我们这一届政府就将解散,我们也将让位给新上来的一拨人。所以,最近那边的水有些浑,一些洗牌动作也相当剧烈,很多人被调离了岗位,呵呵,包括你。”邵树德拍了拍莫茗的后背,笑眯眯地说道。

    “我不放心那帮人,我怕他们上台后会把国家搞坏。”莫茗皱着眉头说道,“内定将担任执委会主席的刘为民我不担心,他为人比较低调,也比较务实,但我不放心其他人啊。那些人没什么全局经验,一旦骤掌大权,我怕会闹出什么乱子来,破坏国家的稳定。”

    “呵呵,你都是被一脚踢去远东的人了,还担心这担心那的干嘛。我们这帮老家伙是退下来了,但还没死呢。如果谁想胡来的话,也得看大家答应不答应是不是?”邵树德笑了笑,隐晦地说道。

    莫茗也没有再说话,只是迷茫地看着微有波澜的湖面。

    “关于你这次被调离南非开拓队的事,你也别怪老彭他们没替你压下来。他也不容易,这次这么多执委下台,老彭的面子现在也有些不好使了,一些新要上台的人并不买账。唉,都想安插自己人啊。你小子也是,那么招摇!托里拆利发明了摆钟,你就和他一起开厂,日进斗金不说,还那么高调,你是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嫉妒你!我们平时不知道帮你挡下了多少暗箭,你小子以后收敛点吧!”邵树德顿了片刻后又说道。

    “呵呵。我都想象得出来平时是哪些人在说我坏话,不就是那帮白衬衫嘛!看我的钟表厂挣钱,一个个都想来分一杯羹,想要入股!草,当老子是泥捏的菩萨么,要是在南非,我早就将他们一捆扔鳄鱼嘴里去了,什么玩意儿!”莫茗一面冷笑,一面不屑地说道。

    “你这性子该改一改了啊!”邵树德稍微加重了些声音,正色说道:“再这么嬉皮笑脸,意气用事,我和老彭他们以后怎么放心把权力交到你手上?你这性子就该有人来管管,对了,你咋还不结婚呢?上个月你不是刚满三十一岁生日吗,赶紧找个人结婚啊!前阵子弗兰克不是要把他最小的一个妹妹介绍给你吗?你怎么就不答应了?人家好歹也是法国实权男爵的女儿呢,家资巨万,你咋就这么挑剔呢。你看看你那狐朋狗友弗兰克,比你大不了几岁,孩子都一堆了,最大的大女儿都十五岁了。我擦,你不会在等弗兰克的女儿结婚吧?”

    “你说什么屁话呢。”莫茗满脸黑线,有些不满地说道:“我这不是没看上的人嘛。急什么,我才31岁,再过几年也不算大。到时候国家实力强盛了,地位提高了,以我这条件,什么样的女人讨不到?怕是那些欧洲大贵族家庭出身的小姐都得哭着喊着来嫁给我了,所以我一点也不急哈。你看看咱们中那些结婚早的,娶的都是些普通人;结婚稍晚一些的,娶的都是附近新大陆土生白人家庭的女儿,要么就是法国、意大利和我们有生意来往的商人、小贵族家庭的女儿;等到过几年我结婚的时候,怕是就连欧洲国家的公主都能娶得了。”

    “那些常年不洗澡的公主么?”邵树德难得地揶揄了一句。

    “那我也要,那些公主的嫁妆都很丰厚的,说不定还附带一块土地呢,我这么精明的人,当然得投资这种人了。相反,你们这些老男人就没这机会了。”莫茗反唇相讥道。

    几名打着雨伞的行人从两人面前慢慢走过。莫茗随便一扫,很快看到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但他又有些记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的清秀少女,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穿着一件船厂技术员标配的灰色宽松衣裤,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段包裹在里面。她走得很急,看起来很慌张的样子,不时用眼角余光瞟一下站在路边栈桥上的莫茗。

    “哦,是她!是那个人的女儿!”莫茗恍然大悟般地回忆起了这个如小鹿般惊慌逃走的少女是谁了,“只是,难道她也要去黑水港。呵呵,真是勇气可嘉呢。”

    “好了,不和你扯别的了,我得去检查补给物资了。”莫茗和邵树德最后握了握手,然后用右手比了个V的姿势,便笑着转身朝货船边走去了。他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很愉快,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南海运输公司的两艘笛型运输船一艘满载武器弹药,另外一艘则满载御寒衣物、布匹、酒类、烟丝、皮具、染料、铁锅、刀具、农具、渔网、铁皮炉子、蜂窝煤等各种杂七杂八的货物;另外被调来的一艘四百吨级的“生意人”号武装运输舰则装了满满一船粮食,大部分是小麦和稻谷,另有少量大豆和土豆。

    除了这三艘船之外,四艘多功能探险船也沿着镇海港2号石质栈桥依次排开着。这几艘船上除装载了许多备用帆布、船板、武器、舰炮、蒸汽机零件、燃煤和建筑材料(运输至须鲸港)外,总计超过650名的各色人员(陆军第102连240名官兵及大量技术人员、炮兵,以及200名输送至须鲸港的法兰西移民)也被安置在这些船的船舱内。当然,他们并不是唯一的乘客,等船队到了须鲸港后,还将装载一批军马上船,输送到南非地区。毕竟,现在东岸共和国的海上运力极为紧张,每艘船只的货舱都必须充分利用好。

    海军这次只安排了一艘“扬武”号快速巡洋舰来参与护航。这也可以理解,出发的这么多船只中,真正没有战斗力的其实也就南海运输公司的那两艘运输船罢了,此外无论是四艘多功能探险船,还是那艘曾经缴获自英国人的武装运输舰,都是装备了一定数量的火炮的,遇到敌人时不至于全无还手之力。

    一切确认无误后,莫茗和码头官员完成了交接,然后便登上了“伏波”号多功能探险船。在与旗舰——由李毅海军上尉指挥的“斩波”号探险船用旗语沟通完毕后,这支由八艘船组成的规模巨大的船队在大量码头工人的注视下依次离开了镇海港码头,转向南方,朝须鲸港而去。

    12月20日,顺着拉普拉塔海岸航行的东岸船队抵达了波涛汹涌须鲸港外海。猛烈的西风将桅杆上的旗帜吹得呼啦啦作响,面对着狭窄汹涌的水道口,大家小心翼翼地操控着船只,花了足足半天时间才一艘艘依次进完港,将不大的须鲸港码头停了个满满当当。

    在将两百名法兰西移民、一批武器弹药及所有建筑物资都卸下来后,莫茗下令所有人上岸休整。须鲸港作为东岸本土与殖民地之间往返的必经港口,修建了好几排大型旅馆,以供路过的水手与乘客们休息。

    12月22日,在休整了两天后,整支船队再次起航。这次四艘探险船的船舱内迎来了新客人,四十匹战马以及大量养殖在马岛的骆马被运进了船舱,它们的目的地将是南非河中港。由于有了几艘严重拖慢速度的运输船在船队内,因此这次他们足足花了20天的时间才艰难抵达了南非河中港。

    闻知已经去职老长官再次归来,南非的一众军政主要官员们纷纷涌来打招呼。尤其是莫茗的义子莫大忠,在得到河中堡的快马急报后,远在高达堡的他骑马疾驰了一夜,赶在莫茗离去前匆忙见了一面。

    在将军马和部分骆马交给河中堡方面后,大家又照例在本地休整了两天,水手们也趁机保养了一下船只。1643年1月13日,在八旗新军第一标一营登船完毕后,他们又装运了一些南非黄牛、绵羊之类的牲畜,然后便劈波斩浪,在1月28日清晨抵达了新华夏湾。

    新华夏湾当初的木质栈桥如今已经被换成了石头与水泥砌成的永固栈桥,而且有五座之多,足够同时停泊二十艘以上的大船,可谓是东非地区首屈一指的大港。只可惜如今的新华港内空空荡荡的,除了几艘小渔船外便再无任何其他船只。据史钦杰所言,原本应该前来的进行人口交易的葡萄牙船只今年至今才只过来了两艘,只带来了大约七百名移民,除此之外便再无新的船只过来。看起来他们似乎遇到了麻烦,也许在失去马六甲城以后,葡萄牙人在面对荷兰人的海上拦截时越来越显得力不从心,这对东岸人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