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洛阳府(五)
    “去年一年,全府六区共有38家企业申请注册。顶 点 小 说 X 23 U  OM“1696年2月26日,洛河畔的一幢五层办公楼内,府尹赵科正在听取秘书的汇报。

    此刻他们谈论的是有关洛阳府工商业发展的事情,数据来源自各区政府统计,并附了详细资料,秘书统计整理之后向赵科进行汇报。

    按照新首都发展领导小组的精神,洛阳府原则上不会大规模发展工业,因为工业耗水,同时会产生污染,更会带来巨量的人口,这与中央的精神不符。但事无绝对,神都区已经有中铁和美铁公司的修理厂进驻,南方车辆厂也在这里开设了分厂,据说梅林铁路机械加工厂也将在此开设分支机构,工业企业还是有的,而且未来投资规模肯定不会小就是了。

    南城区、北城区这种,除了部分规划好的城区外,大部分还是一片荒芜,在当地居住的也多是农民。甚至就连规划好的地方,往往只竖了块牌子,土地则因为进度或资金问题而荒在那里。赵科就曾经见过,一位农民赶着一大群臭烘烘的牛羊走进了“国家情报总局”,那场面简直了。

    因此,洛阳全府六区,基本上目前都是以农业为主,就连堂堂国家核心的北城区,现在都有大量的农田存在。也许要到了五年以后,当各种建筑物都建得七七八八以后,这些农田应该会慢慢减少吧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消失。

    而正因为有这些农田的存在,农产品深加工企业也开始在此落户。毕竟人总不能吃地里收回来的稻谷或小麦吧,机器磨面厂和碾米厂是肯定需要的。食品企业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得离粮食产区近,因此洛阳府也批准了一些此类企业的入驻,以解决本地粮食加工的问题。

    食品企业之外,去年一年新申请得最多的,大概就是各类建筑企业和商业企业了,前者是建设所需,后者是提前布局,如已经开始动工修建的纳雷什金大厦。这些企业带来了不少资金和人力,让整个洛阳府的人气大增,虽然这些人里面的大部分未来可能不会居住在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企业都是法律意义上的“有效的一般有限责任制公司”。在东岸前期,曾经都是无限责任制公司,企业主一旦经营失败,是需要变卖家产偿还债务的,而这其实也符合中国传统价值观的。但上头发现这其实不利于工商业发展,于是推出了“有限责任制公司”这个概念,即企业主一旦破产,无需承担过多的连带责任,其个人名下的资产可以保全,这大大刺激了注册企业的数量,确实也在一定程度上繁荣了东岸的工商业,以至于旧大陆的人都在讨论是否应该效仿这一点。

    当然以上只是理论上的。在实际操作中,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有限责任公司基本只是在法律层面有意义。在实际操作中,债权人一般不管这些,他们也不看企业法人是谁,只管谁是企业的实际拥有者、实际控制人,然后找他们算账(如果手段过激的话,可能会面临法律的制裁),基本上还是无限责任那一套。但不管怎样,至少法律层面支持有限责任制就够了,人的观念会慢慢改变的(现在已经在慢慢改变了),这是潮流,不可阻挡。

    “申请注册的企业多数是商业企业,工业企业不多,且大多数落户在南城区。该区表示会严格审核,不会让欺骗性质或没有资质的企业落户,影响首都形象。”秘书解释道。

    欺骗性质的企业是有限责任制兴起后的滥觞。这些企业自发起或成立时就不太正常,资质不健全、资本不雄厚或经营方向本身就很成问题,在市场上骗了一笔之后就宣布破产,让投资者或消费者们破口大骂。对这类企业的追责往往不是很得力,这进一步助涨了这种风气,以至于企业经营舞弊案丛生,让人很是头疼。

    既然存在这样一种情况,那么无限责任制公司比有限责任制公司更受投资者和合作伙伴欢迎就可以理解了。有限责任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可以逃避责任,如果它脸皮够厚,且住在大城市里的话,只要没有明显的经营舞弊的证据,那么政府还会保护他们,以至于债权人的很多激烈手段都用不上(在小城市和农村则又是另一种局面了),钱自然也就要不回来了。

    所以,目前东岸很多企业主要是商业企业和金融企业还是无限责任制公司,如著名的孙春阳南货铺,其企业法人至今未把公司变更为有限责任制公司。未来一旦公司破产,所有股东是要承担债务或其他责任的,因此该企业非常受合作伙伴欢迎,很多供货商都愿意先把货送过去,以后再结账都可以。

    总体而言,目前有限责任公司和无限责任公司的比例大概在一比三的样子。但趋势是前者的数量在快速增加,后者的增长速度相当有限,估计用不了多少年,有限责任公司就会占据主流了。毕竟是国家法律在削减他们对公司股份所负的责任,人都是趋利避害的,谁还会死抱着“过时的东西”不放呢?

    “没有资质的固然不要,但有些企业,也要好好审核一下。我听说有几路来头很大的资本,打算在南城区注册企业,开发东北方的那片盐沼。他们雇了很多人,都是原本各国营盐场的,打算大干一番,打败越来越不成器的国营盐场,垄断这个市场。这种公司,路子野,可能店大欺主,而且垄断盐业的话就可能随意加价,对首都形象不好。这个你们要注意,要有所甄别,不要看人家实力强就同意了。首都未来不会缺钱,也不是靠这些企业来赚钱的,这不是工业城市,是行政城市,明白了吗?”说这话时,赵科也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显然是对那帮人也很头疼,但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话说自从在多年前放开了盐业领域的私人资本进入限制后,现在国营盐场的经营是一天不如一天。即便他们坐拥全国资源最丰富的盐场,但居高不下的成本以及在市场营销上的短板严重限制了他们的利润。到了现在,私人盐业资本开始慢慢占据主流,他们甚至还承包了一些国营盐场拥有的盐沼,经营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在今年年初,所有盐业领域的私人投资者在青岛开会,创立了全新的盐业联合公会,并将国营盐场剔除在外。东人党的机关刊物《民生》指责其可能联合垄断盐业生产,然后不断加价,享受超额利润。这不是没有根据的指责,因为在这次会上传出风声,与会的盐业老板们打算组建联合盐业公司,将国营盐场彻底打垮,形成事实上的垄断。

    《民生》杂志指责其最终目的是私有化国家财产(大大小小的盐沼),控制工业和民用盐生产,然后向下游进军,涉足电解盐、氯制品、漂白粉等商品领域,危害国家经济安全。

    这个大帽子扣得盐业联合公会的人是晕头转向,就连国盟(国家力量同盟会)的人都表示关注,复兴俱乐部不得不出来为他们站台,但其解释也苍白无力。最终还是政府出面,让各国营盐场合并组成东岸盐业公司后加入了这个新的公会,同时政务院也出台一系列政策,重新向盐业领域投资,改善生产工艺和设备,加强东盐公司的管理,严查**和渎职现象,力求恢复国营企业的竞争力。

    这一次新兴财阀好吧,称财阀可能夸张了,但新兴资本也不能准确描述和政治家族的角力,暂时以和平收场告终。但就像百货领域所存在的那样,孙春阳南货铺与国营百货公司之间的实力差距是越来越大,日后会怎么样,谁都说不准。但这件事至少也产生了一个积极的影响,那就是让财阀们(通过各类让人眼花缭乱的投资基金、资产管理公司出面)认识到了红线在哪里,到什么地步该适可而止,要在私人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保持平衡。

    所以,你现在就可以理解了,为何洛阳府尹赵科对于盐业联合公会要在南城区注册公司非常关注了。最近这个半垄断组织的名声不太好,虽不至于到人人喊打的地步,但灰头土脸是一定的。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实在不愿意承担政治上的风险。

    事实上他在那个所谓的半垄断组织内部也没有利益,跟他们也非亲非故的,顶多和其中一些人算是认识罢了,犯不着为了他们的利益而搭上自己的政治前程。比起赚钱,他还是更喜欢做官。他家族也有一些产业,够他子女花一辈子还绰绰有余了,只要他的政治生涯不中途落幕,那么以他的级别,什么享受不到?日常生活质量并不比那些盐业公司的老总低,而且不需要他本人支付任何费用,全部走政府开支。从这一点上来说,从政的吸引力一点不比经商低,甚至还要高上许多,何必为那些野路子老板们出头呢?不值得!有那个工夫,还不如好好思考下一阶段全府六区的各项产业的培育及发展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