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欧陆风云(七)
    1695年10月25日,伦敦,雨夹雪。

    虽然外面天寒地冻,在铁公馆内却温暖地好似春天。因为升任了副使的缘故,在征得本土外交部同意后,郑德祥动用了伦敦商站的部分资金,将铁公馆的取暖系统全部重新设计、改造了一遍,因此得以在冬天也保持着让人舒适的温度。

    入冬后伦敦商站(就在铁公馆隔壁)的生意清淡了许多,来往的船只已经减少到了一个月一艘的程度。不过这并不是说明伦敦商业不行了,事实上这个国家的进出口总额每年都在发生着惊人的增长,也不是说明东岸与英格兰之间的贸易热度下降了,事实上两国之间的贸易稳步增长,东岸对英贸易的顺差也在扩大。冬季贸易冷清,仅仅是因为东岸人调整了战略部署,将更多的精力和船舶吨位投入到了地中海那一侧罢了。

    在地中海,东岸人租借了哈吉港,把持了黑海贸易的最大份额,同时在休达、加的斯、熱那*亚、士麦那等地拥有特殊利益,与意大利半岛诸邦国之间的关系也打得火热,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那边,其实也无可厚非。要知道,那里可是正使蔡振国的驻扎地,人家还是郑德祥名义上的上司,有所侧重也很正常,就连郑德祥本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今天一大早,他刚刚送走了来自里加的使者。使者给他带来了多封加密文件,在让机要秘书逐一翻译后,郑德祥已经审阅完毕,并出具了自己的意见。在他看来,目前波罗的海的局势还是可控的,瑞典王国虽然招人恨,但周围并没有人有绝对的实力挑战其地位。勃兰登堡—普鲁士、波兰、丹麦这三个与他们关系很危险的国家实力都有所不足,除非他们联合起来。但这又何其难也!普鲁士人的军队目前有一部分在为荷兰人卖命,另一部分人也在随时待命,或者投入到联合省的旗下,或者跑到维也纳为皇帝效力,总之不克分身;波兰人的情况更加复杂,他们在南边与奥斯曼土耳其人进行着断断续续的战争(意图收复波多利亚省),东面虽然与俄罗斯签署了和平协议,也多年未发生战争了,但你真的不能对莫斯科掉以轻心,波兰人大概只有在新国王人选决定后才会看清楚未来吧(索别斯基已经卧床不起);丹麦人则是标准的实力孱弱,其实他们一直都想收复过去几十年被瑞典人割占的大片国土,无奈本事不济,不敢擅动刀兵,除非遇到强有力的盟友。

    当然如果真的出现一位雄才大略的奇人,可以把这几个国家团结起来,一致攻向瑞典的话,还有最后一道保险索,那就是联合省和英格兰,这两个占据了绝大部分波罗的海贸易份额的国家。郑德祥十分清楚,这两个国家非常不愿意看到波罗的海发生战争,他们希望的是永远保持现状,如果有哪个国家跳出来打破这个局面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施加压力,要求各国罢兵停战。甚至于,两国联合出动海军干涉战局,都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因此,郑德祥觉得波罗的海不太可能会发生战争,即便发生,也打不大,因为外部干涉很快就会到来。东岸人也没必要掺和到这场战争中去,他们所要确保的,就是让库尔兰公国这个东岸人的支点存活下来,为东岸的利益发挥作用——这应该不难,如果他们不主动作死的话。

    “雪越下越大了呢……”看着窗外窸窸窣窣落下的大雪,手捧茶杯的郑德祥感慨地说道:“人和国家的命运,有的时候就像这漫天的雪花,吹到哪里,落到哪里,全看风的安排。库尔兰大公的素质实在是太差了,但我们不能不保他。对了,他儿子的教师已经到位了吗?”

    “到位了,都是国家情报总局精挑细选的人才,业务素质过硬,学术知识也过关,用来教导这位公爵世子是绰绰有余了。”秘书轻手轻脚地来到了郑德祥身后,回答道。

    给弗雷德里克大公的幼子进行启蒙教育,已经是两国协商妥当的事情了。东岸人将通过全方位的、深入彻底的教育,让这位世子从小就对东岸产生好感,明白谁是库尔兰真正的朋友和保护者,确保弗雷德里克大公这种让人头疼的家伙不会再出现。

    “那场和老太太裹脚布一样的战争谈判进度如何了?”喝了一口热茶后,感觉腹中暖洋洋的郑德祥神清气爽地问道:“希望剧本能早点写完,他们打得不嫌累,我们在旁边看戏的人都嫌累了。”

    郑德祥提到的战争自然就是反法同盟与法国人之间的战争了。这场战争打打停停,已经有不少个年头了,双方现在都处于精疲力竭的状态,和平谈判一直在进行之中。只不过,这议和谈判的过程拉得也太长了一些,至今竟然已经有三年之久了,整个过程就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让人十分无奈。

    “快要达成一致了。基本上,双方大概什么也得不到,法国人在萨伏伊和西班牙人那里占了便宜,得到了一些城镇,但卢森堡公爵布特维尔因病去世后,法国陆军的士气受到了动摇,莱茵河畔的前哨基地菲利普堡正在遭受敌军的围攻,怕是不保。在南尼德兰方向,法国人最近也不是很有利,他们开始向后方撤军,放弃了大部分占领的城镇,似乎是因为补给不足。至于他们的对手,西班牙和萨伏伊怕得像鹌鹑似的,奥地利人急着掉头回去打土耳其人,荷兰政府债台高筑,也就英格兰人有意愿继续打了吧,反正战场不在他们的领土上,不过他们的意见并不是决定性的。”秘书回答道:“也许再等几个月,至多一年,战争的硝烟就会彻底散尽吧。根据我们从荷兰朋友那里得到的最新消息,现在双方的谈判代表在某个议题僵持不下时,已经开始暂时搁置,转而讨论起了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的健康状况了,虽然卡洛斯国王最近身体挺好。”

    “哦,愚蠢而无情的亲戚啊,又在密谋瓜分西班牙的遗产了。”郑德祥哈哈笑了一下,语带讽刺地说道。

    其实,事实正如他所说的,谈判的时候由于各国代表都聚在一起,因此各方的代表们都顺便讨论起了西班牙的问题。因为目前正在进行着的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各方谈判代表都对可能引爆另一场战争的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表示担忧。卡洛斯二世最主要的两个亲戚法兰西和奥地利,对于如何划分遗产有着不同的意见,路易十四野心极大,想要让他的孙子继承西班牙王位,这将让法兰西事实上吞并西班牙。而维也纳的哈布斯堡家族则想着同样的勾当,他们对西班牙富饶而广袤的国土非常觊觎,千方百计想要将其一口吞下,以增强自己的国力,好让他们可以在东西两个方向长期作战。

    应该说,欧洲大陆的其他国家是倾向于让奥地利人来继承西班牙遗产的,但问题在于路易十四肯定不会答应,那么一场战争似乎就很难避免了!可怜卡洛斯二世还没死,他的亲戚们就已经把他当成了死人,堂而皇之地讨论起了善后安排,这真是莫大的悲哀——不仅仅是他本人的悲哀,同时也是西班牙人民的悲哀,但谁又真正在乎呢?

    好吧,说没人在乎不是真的,事实上东岸人还是很在乎的!作为一个不断在南美蚕食西班牙领土的国家,华夏东岸共和国其实是真的不希望看到西班牙被周围的饿狼们吞食。从国家利益来讲,他们是唯一希望西班牙王国继续保持和平、稳定的主要大国,说起来也是挺讽刺的。无奈东岸人暂时掺和不进这场世纪会谈,他们的代表作为观察员参与了法国和反法联盟的停战谈判,但说的话并没有太多人听。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无论是法兰西还是奥地利,都不会在这件事上妥协的,解决的唯一办法也许真的只有战争!

    而对于战争,东岸人也做好预案。考虑到现在大部分西班牙贵族都对维也纳的利奥波德恨之入骨——很多人认为当年西班牙王位落入哈布斯堡家族就是一个错误,曾经的航海先驱、富饶无比的伊比利亚王国成了该家族实现自己野心的工具,西班牙在一次次残酷的战争中空耗国力,最终彻底陨落——他们更倾向于并入法国,因此东岸政府在经过多次磋商后,已经决定一旦事不可为,就立刻出兵,把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拿下,奠定自己的万世之基。

    在此之后,他们还可以从容地选择如何面对欧陆纷杂的局势,在最合适的时机介入占据,攫取最大的一份利益。东岸外交部门在经过认真研判后,信心十足的表示,如果一切都很顺利的话,那么当这场波及范围可能会非常广的王位继承战争结束后,华夏东岸共和国在欧洲的影响力又会达到一个新的台阶。届时毫无疑问会有更多的国家倒向东岸,即便是欧陆强国法兰西、奥地利、联合省及英格兰也无法阻止这个过程。东岸将以强大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及外交影响力,让包括法兰西在内的诸国生活在东岸的影响下,从此按照东岸的指挥棒跳舞——如果可能的话。

    “愚蠢的欧洲人啊,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狂欢了。在此之后,骄傲将被打碎,尊严将不复存在。而这一切,都源于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自相残杀。哈哈,每每想到此处,我都忍不住地兴奋呢。”郑德祥看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风雪,微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