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新时代(三)
    1694年7月22日,黑水县黑水管委会某间办公室内,烟雾缭绕,气氛凝重。

    这里正在召开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参加会议的都是黑水管委会的头面人物,主要有黑水管委会主任、海军第三舰队鲸海分舰队(原鄂霍次克海分舰队)司令、东岸日本公司总经理、黑水县长、宪兵司令部副司令、库页岛地区行署专员、北海道地区行署专员,恰好就是黑水管委会的七位委员。

    此外,列席会议的还有黑水钢铁厂厂长、黑水造船厂厂长、黑水枪炮(组装)厂厂长、黑水渔业公司总经理、黑水机械厂厂长、东岸日本公司总经理、大泊植物园园长、黑水交通学院院长等人,基本上都是黑水地区的实权人物了。

    这么多的大人物济济一堂,说实话挺不容易的。因为黑水管委会辖区特殊的交通情况,这些平日里散在各处的一把手们要聚在一起,也就只能等五月中下旬港口解冻,春暖花开的时候了。因此,每年一次的全管委会干部工作会议差不多就定在七月下旬,一年中气候最适宜的时候召开。

    1694年度的全地区干部工作会议已经进行三天了。前三天讨论了下一年度财政预算、干部任免及农林牧渔的生产等工作,议程比较简单,基本上都事先沟通过了,因此陆陆续续获得了通过。

    今天(7月22日)早上则讨论了下一阶段的外交政策,期间虽偶有争论,但大体上比较平和,最后大伙都取得了一致,议题顺利通过。不过在吃过午饭之后,气氛就陡然严肃了起来,原因是管委会主任白玉堂提出的产能转移的讨论受到了与会众人的激烈质疑,一时间场面十分尴尬。

    白玉堂其实事先已经与黑水县长及库页岛地区行署专员这两位本地委员沟通过了。他提出,登莱、宁绍两地屡次提出援建包括钢铁厂在内的重工业设施,以帮助他们快速发展,为此他们甚至愿意在财政上予以补贴,且厂子由黑水地区全权控股也无所谓。

    白玉堂认为,现在黑水地区人才流失严重。很多有专业技能的工人都被南方的登莱、宁绍地区重金挖走,导致本地区许多工厂生产的产品质量下降、交货期延长,带来了许多麻烦。而且,黑水地区两大主要港口黑水、大泊一到十月底就封冻,且时间长达五个月以上,严重影响了对外贸易。在冬天的时候,登莱、宁绍等地因为缺货,不得不紧急在本地采购,白白流失了很多客户。

    长期以往,当地的基础工业不发展也会发展起来,且会随着时间的退意逐渐强大,把黑水地区曾经引以为傲的重工业打垮,造成地方经济大面积破产。与其这般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趁着现在还有诸多优势,主动到登莱、宁绍等地设厂,多数股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避免包括黑水钢铁厂、黑水造船厂在内的大型骨干企业的衰败。

    不出意外的,白玉堂此举引起了管委会其他成员的质疑,列席会议的几大国营企业的一把手们也议论纷纷,言语中颇多不服。白玉堂对此也很无奈,他事先已经和一些委员、厂长沟通过了,但并未取得他们的支持——这是可以预料的——不过他还想再会上再做最后一次努力,说服大家接受他的提议,但现在看来效果显然不佳。

    “白主任,这些厂子都是咱们黑水的命根子,转移出去的话,咱们黑水人民吃什么?是,到登莱和宁绍设厂,利润是能够保证的,可能还会比以往更多,但就业岗位呢?很遗憾,都消失了!我们的企业不能光讲利润,社会责任感也要讲。不好意思,这种去工业化的行为我不同意,本地企业有责任为本地提供有合理薪水的工作岗位,这是黑水人民能够继续维持现有生活水平的基础。”库页岛地区行署专员本来不想得罪白玉堂的,但事情涉及到了本地工业的生死存亡,他也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不然以后不定要被多少人骂呢。

    “黑水企业衰败的事情其实不必过于忧心。诚然,这些年大量优秀工人离职南下,他们或者是因为高薪诱惑,或者是因为向往温暖的气候,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最终导致企业生产出现一定的问题,但这绝不是我们放弃在本地生产产品的理由。”这个时候,黑水县长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来反对了,只听他继续说道:“以我熟悉的黑水钢铁厂为例,我可以负责人地说,登莱、宁绍地区缺乏相应的技术,短期内根本没可能建立成熟的大型钢铁生产企业。我之前去过一次登莱,听闻他们在威海县起了一个小炉子冶铁,但技术非常落后,产出的铁水问题很大,至今仍未得到有效改善。因为,我认为黑水钢铁厂的情况好得很,暂时不用担心。黑水机械厂可能有些麻烦,登莱等地近年来机械加工业兴起很快,主要是南铁公司投资的,这没有办法。但白主任,黑水机械厂员工数量多,事关成百上千个家庭,一旦企业走了,他们的生计怎么办?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觉得啊,管委会和地区行署应该增加对该厂的拨款,因为它们处于激烈竞争的行业,必须加大研发力度,推出有自己核心技术的拳头产品,不然老是生产些大路货,怕是早晚要垮掉。至于黑水造船厂和黑水枪炮厂,登莱、宁绍两地目前还只有一些船舶和武器修理机构,且局限颇大,咱们还有相当的优势。未来会怎么样,我也不敢说,或许会被他们超过,然后我们的厂子一文不名,变成一堆破铜烂铁,也许能够坚持下来,继续压制他们的相关产业。从财务角度来讲,趁着现在买下这些修船厂什么的然后进行技改可能是最优选择,但这会流失大量工作岗位,还请白主任三思啊。”

    库页岛地区行署专员和黑水县长二人的发言让白玉堂心情有些烦躁。他是从长远角度考虑,黑水地区天气寒冷,生活环境不是很友好,有本事的员工向往更温暖的地方非常正常,这势必会削弱本地企业的生产水平。另外,厂房保暖防冻成本要考虑,冬天有几个月港口封冻也是大麻烦,这些对于商机的延误都很致命,从长期来看对企业是非常消极的影响。

    最后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黑水管委会辖区人口相对较少,这出人才的几率自然也不如南方。在长期的工业竞争中,这是非常巨大的劣势,足以将黑水工厂目前所有的技术优势慢慢磨平。

    综合这些因素,白玉堂对黑水工业的未来是很悲观的。他无法坐视这些大型优质企业慢慢衰败,最后贬值得一无所有。因此,还不如趁着现在还有技术和生产两方面的优势,逐步将产能转移到南方温暖地区去。反正当地政府也答应了,企业仍由他们控股,大部分利润归他们所有,这就极大保护了黑水的利益。毕竟,和所谓的税收比起来,企业创造的利润才是大头。

    但这种产能转移或者说去工业化,固然能够保障企业拥有者(即黑水政府)的收益,甚至还能让其更上一层楼,但对本地的工人就不那么友好了。他们毫无疑问将慢慢失去工作,然后无法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平,最终导致整个地区经济的破败与衰落,这是很多本地干部所无法接受的。

    看看那些列席会议的厂长经理们,他们中很多人都是来自东岸本土,来之前甚至不知道黑水在哪里,更谈不上对这片土地的感情了。但在长期生活并娶妻生子后,他们的屁股就不由自主地歪向了这里,开始认认真真地为黑水地区的未来思考。

    与他们类似的还有登莱、宁绍的很多地方干部,他们当年都是出身本土的兵团堡学兵,严格遵循中央的意志,一丝不苟地展开工作,是本土控制这些藩镇的最有力武器。不过在时间长了以后,他们依然不可避免地被本地化了,思考问题的时候,不再是以本土利益为第一优先,更多地开始考虑起了本地及自己的利益。这是人性,没得办法的,所以白玉堂此举引来诸多人的反对,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屁股决定难道嘛,地方保护主义到什么时候都有市场。

    会议进行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有点僵住了。黑水县长、库页岛地区行署专员直接出言反对,东岸日本公司总经理和北海道地区行署专员态度模棱两可,但分管远东的宪兵副司令明确表示反对,理由是技术有扩散到清国、顺国的风险。到了最后,海军方面也表示反对,理由和宪兵一样,担心技术扩散,陆军和海军在这件事上,意见是惊人地一致。

    至此,基本上没什么悬念了,转移工业产能的议题被否决。白玉堂在感觉到自己权威受到挑战的同时,也对这些本地利益集团有了充分的警惕。这种情形肯定不止存在黑水一家,登莱、宁绍两藩的地方干部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地方意志也就形成了。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的土生白人贵族能够抵制马德里的命令,东岸海外殖民地的官员们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吗?也许再过个几十年,他们就会对来自本土的限制与枷锁越来越不满,要求本土对他们松绑更多的政策,这几乎就是必然的事情。

    真到了那时候,本土与远东之间估计还有一系列的博弈和妥协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很明白的道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