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四百四十二章 苦难的行军(三)
    “肖专员,地区政策转向,压力很大吧?”1692年12月15日,义成县地区行署办公室内,外交部官员朱明浩笑着问道。

    朱明浩是即将上任的东岸驻波斯大使,外交世家出身,精通多国语言,是外交部内新近崛起的优秀人才,年纪甚至还未满三十岁。这次波斯萨法维王朝与东岸共和国正式建交,互派大使,这朱某就被外交部长高文刚钦点,去伊斯法罕上任,担任驻波斯大使,算是一种重要的历练吧。

    从东方港前往波斯,自然要经过南非了。搭乘海军护卫舰的朱明浩趁着船只停靠维修的空档,上岸拜访了一下父亲的至交好友肖敬宗肖专员,并给他奉上了来自家乡的礼物,一时间让肖某人非常开心。

    今天在肖敬宗的办公室内,双方也进行了一番闲聊。肖专员想从朱明浩那里知道一些首都乃至中央的各种正规或小道消息,而朱明浩也想从老前辈这里了解一些有关印度洋贸易和波斯王国的一鳞半爪的东西。

    “谁说不是呢?政策说变就变,一点不给我们留下缓冲余地,全地区干部们都很是苦恼啊,先前的很多投资都打水漂了,或者暂时利用不上了,唉。”因为两家有通家之好,因此肖敬宗在朱明浩面前说话也比较随意了,只听他又说道:“别的不谈。就地区下大力气在西面山里修的水库、公路、驿站、哨所、农场、集市、旅馆、商店等基础设施,大概会因为缺乏足够的拓荒人口和顾客而无法有效发挥效能。”

    “不是还有许多淘金客吗?他们的消费能力难道不强?”朱明浩疑惑道。

    “你不能指望淘金客去种地。他们都野惯了,无法无天的,不是优质的拓荒者。他们基本上只有消费,其他啥也别指望。”肖敬宗点了根烟,看着朱明浩,说道:“现在大部分拓荒人口都将转向北面安置,这是政务院定下的原则,我们无法违抗。说起来真是遗憾啊,全地区努力了那么多年,终于让上头同意可以多扣留一些从远东路过的移民,正想大展拳脚呢,结果政策有变,全都得填到行军铁路沿线去。”

    朱明浩闻言默默点头。但他觉得义成地区行署倒也不会亏到哪里去,毕竟本土还投资给他们修铁路了。本土及海外殖民地的很多事例证明,铁路也许在初期人口不够密集的时候是财政的负担,但如果两侧人口增多,经济慢慢发展起来后,它的价值会被无限拔高,会给财政贡献大量收入——这不仅仅是铁路本身的盈利,同时还有地方经济获得加速发展后的税收收入——因此行军铁路从长远来说,是执委会诸公给义成地区广大百姓的一个礼物,这一点毋庸置疑,相信肖敬宗内心深处也很明了这一点。

    “而且,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财政部许诺的每年一百万的财政拨款根本就是空谈!我已经找我的财政局长问过了,财政部通过东岸农业银行分四批打过来了50多万元现金,另外让东非运输公司捎来了一批粮食、纺织品和劳动工具,总价值也不过几万块。也就是说,财政部在1692年只给我们发了60万块的钱物,比原本的许诺整整少了四成,这简直岂有此理!”肖敬宗有些不满地说道。

    其实肖敬宗之所以如此气愤,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他原本想从中挪用一部分资金用于地方建设的。现在义成铁路已经通车,义成铁厂已经开工,义成港刚刚扩建,但这三个地区最大的国有企业(义成煤矿因为煤炭质地好,现在控股权已经被煤炭部收走)却还需要持续投入资金维持运营,偏偏地区财政紧张,因此只能朝这些专款想办法了。

    肖敬宗很清楚,现在光辉城附近生活着三万多各类移民,义成、成皋两县也生活着大概两万多人,这总计五六万人一年其实是花不到150万的(含河中、义成及新华夏岛需要负担的部分)。即便算上战斗所需及赎买土地、财产的花费,一年能花个百万元就顶天了,这就给了地区行署极大的操作空间。可谁成想本土财政部的官僚们那么不要脸,居然只发了60万块钱过来!河中地区发了八万五千块钱粮,也只有规定数目的一半多点。新华夏岛比较富裕,也比较老实,但也只发了15万元现金和价值6万元的粮食、木材、建材,甚至他们还拿了一些香料、蔗糖和咖啡来抵账,这他妈能顶个屁用!印第安人和岛屿八旗奢侈到需要享用大量香料来煮食物吗?

    这样算起来的话,三方面其实一共只发了大概90万元的钱物到义成地区行署的账上,够用倒是够用了,但真的剩不下几个钱来搞别的,毕竟今年新来的那几千人身无分文,很多人身体状况也不好,还得给他们补充营养和治病,花费其实是不少的。

    唯一的好处,就是本该义成地区行署承担的那十万块的花费,看样子是可以省下来挪做他用了。义成港的城市上下水设施有些老旧,此外还要新建一个供水厂和一个污水处理厂,原本预定是今明两年进行改造的,预算是二十万元,结果上头下来了新命令,气得义成县长兼地区行署副专员林朝恩直骂娘。还好,他们运气不错,今年省下了十万块,明年预计也能省下十万块,这笔钱就出来了,真好!

    “肖叔叔,上头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我们只能慢慢想办法。而且,现在是关键时刻——”说到这里,朱明浩明智地没有继续,但他相信肖敬宗明白他的意思。

    肖敬宗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在义成地区行署专员的位置上已经干了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有机会再进一步。究其原因,最主要的还是“萝卜坑”太少了,即高官的职位太少了,不够他们这些广大的司局级干部晋升的,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肖敬宗这几年也一直在活动,一度也有机会回本土部委任职。特别是去年,新成立的公共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的职位已经在向他招手,说起来也是一个实权部级职位,但肖敬宗竟然放弃了,想要到海外殖民地担任一把手。

    对于肖敬宗的这个选择,本土许多人都为他惋惜,因为这是一个位高权重的职务,很多人都求之不得呢,他竟然主动放弃让给他人了,不得不说让人大跌眼镜。不过,也有人认为肖敬宗这个人比较有野心,想要爬到比高官高官更高的层面上。毕竟,当了公共资产管理委员会主任的话,就意味着他进入执委会的可能性大大减小了。以东岸现行的政治传统,如果没有海外殖民地的主政履历的话,是很难跻身执委会九大委员之一的,除非你是外交、司法或金融领域的专业官员,但肖敬宗显然不是。

    因此,他只能老老实实走传统路线,先到海外殖民地担任一把手,并过完至少一个五年任期,然后再看机缘和运气,看看能不能回本土高升一步,进入执委会,成为权力顶尖的那九个大佬之一,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肖敬宗现在基本已经定下了前往远东或太平洋一带任职的事情了,这花费了他们家族不少的政治资源。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即便再不愿意,也得不折不扣地执行任何来自本土的政策,不然若是惹得某位大佬不痛快的话,他的调职怕是就要泡汤了。

    “不谈这个了。”肖敬宗闻言摆了摆手,说道:“谈谈你去波斯上任的事情吧。怎么样,心里有没有谱?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波斯萨法维王朝我也小小地研究了下,感觉这个国家目前正处在一个微妙的十字路口上,有点像是我国北宋年间的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由盛转衰期。国内各种矛盾层出不穷,偏偏官僚阶级又很腐败无能,既得利益者不愿放弃自己的好处,甚至愿意不惜和王权对抗。老实说,这个国家有点危险,但还没到不可挽回的程度,总之看他们的统治阶层后面的操作了。”朱明浩说道:“当然我们国家目前并无干涉他们内政的意思。我去上任后,会严格按照部里的训令,搞好与波斯上层的关系,加大两国间的贸易力度,打击其他觊觎波斯贸易的国家或公司。另外,海军方面提出的巴林岛上头也批准了,我也会将其作为重点进行努力。”

    “巴林岛?有把握吗?如果能成功,不失为一大政绩。”肖敬宗神色一动,问道。

    “还是有可能的。”朱明浩沉声答道:“巴林岛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其实并不是波斯王国的土地。他们只不过是在早年派兵登上过岛,然后要求岛上的土人臣服罢了。所幸也没有和他们争这个岛屿,所以这么多年来才一直稀里糊涂地统治了下来,其实这个岛对他们的用处并不大,他们也不是很在意。如果我们能够开出令他们心动的条件的话,是可以通过外交或商业手段将其控制下来的,这一点不难。”

    “你有这个信心就好。波斯人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他们在中亚有大量敌对势力,在西边和奥斯曼帝国结仇,在印度方向关系也很差,甚至就连北边的卡尔梅克人、哥萨克们都会时不时去劫掠这个国家。这些都是从来新华夏岛贸易的波斯商人那里知晓的,大体上应该不会错。所以,只要好好想办法,这个问题确实不难解决。”肖敬宗微笑着说道:“而你在波斯大使任上取得成绩后,估计就能进入到一些大佬的眼帘了,这个时候再多活动活动,调去欧洲,未来的上升空间也就打开了。好好努力把,小朱,我看好你,真的。”

    “好了,你去了波斯任职,我还得为眼前的一摊子事操心。几万印第安人、梅斯蒂索人、岛屿八旗的安置、北上搞得我头都大了。另外移民短缺的事情也很头疼,唉,麻烦哪。”肖敬宗掐灭了烟头,苦恼地说道,说完,他又似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小朱,你认不认识一些专营人口贸易的商人?我这边需要,价钱只要不是太离谱,我咬咬牙还是能挤出来一些的,怎么样,有吗?”

    “肖叔叔,我还真认识几个。”朱明浩一听就笑了,说道:“王秉纪、张易澜,我在本土的时候和他们打过几次马球,他们在这个领域还是比较知名的。另外还有我的发小,经营库尔兰生意的满孝锋,他最近也开始涉足这方面,旗下有五条船,都是可以远洋航行的船只。肖叔叔你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把他们介绍给你。”

    “啊,满孝锋这小子算算时间的话,最近好像就在新华夏岛。他如果回程的话,在义成港停靠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肖叔叔你可以让港务局的人多加留意,我也会写封信留在这,到时候你就直接和他谈吧。他这个人比较爱好冒险,对于去祖辈生活过的地方(中国大陆)非常感兴趣,我感觉你们还是很有合作基础的。”最后,朱明浩补充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