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灵探档案 > 第七十三章 夜探墨灵局
    江泊琛并没有表现出太高兴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别客气,这是我的职责,应该的。”

    王子璇一时有些尴尬:“你……是不是生气了?这次连累到你了,不好意思。”

    “没有,”江泊琛说:“我没这个意思,确实是不方便,好意我领了啊,你看这不还得办案子呢。”

    “好吧,那我不打扰你了。”王子璇低下头,情绪低落的说。

    躲在门口偷听的一行人顿时僵在那,最前面的苏苏冲后面挤了挤眼睛,小声说:“撤退!保持队形,撤退!”

    “你们说老大是不是有问题,人家橄榄枝都递到他面前了,王警官多好啊,人美能力强,也不知道他犟个什么劲儿。”小孟刚一回屋就大声说。

    苏苏愁眉苦脸的坐在那,江泊琛比她大了不少,一直照顾她,在苏苏心里江泊琛早已经是哥哥一样的存在了,她也希望江泊琛能早日找到幸福,这么单着一个人总是给人感觉孤苦伶仃的。

    “老大心思重,考虑的东西就多,就怕伤了王警官。”乔治也发愁。

    “那肯定啊!哪家小姑娘被人当面拒绝能舒服,我看啊老大危。”小孟摇了摇头。

    “咳咳!哎,你们刚才说那男的叫什么来着!”张凯瞟见江泊琛的身影都快到门口了赶紧大声打断。

    “我现在就去查查!”小孟说着就冲出了办公室。

    夕阳西下,义宁坊的一切都被映得发红,让人昏昏欲睡。予乐一直不大喜欢这个时候,总是有一股子忧愁在里面,小时候祖母每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都会给她一把零食,然后自己去做饭给她吃。

    蒙雅出事的消息她已经知道了,和全部女巫族一起知道的,尸体留在了墨灵局,她至今没有看过。

    两位至亲的人,都这么突然的,连声再见也没有说,相继离世。

    现在,她们的尸体都没有留下,予乐已经哭不出来了,她知道去找灵族是没用的,没有人会帮她,从来都没有。

    楼下想起了一阵敲门声,这个房子已经许久没有声音了,等她反应过来,楼下已经敲了很久了。

    予乐无动于衷的继续坐着,她们都不在了,还有谁能来,他吗?他不会的,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呢。

    楼下依然契而不舍,予乐皱了皱眉,终于叹了口气,慢悠悠的走下楼,是程子一。

    予乐开了门,就这么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也不说话,也没有想让他进屋的意思,一个屋内一个屋外,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予……予乐。”程子一先说。

    “我祖母是谁杀死的?”予乐问。

    “我……我还没查到,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

    予乐猛的关上门,这套糊弄人的话语她听的太多的,祖母早就告诉过她,灵族没有可信之人。

    程子一鼻子差点被门拍扁了,他依然拍着门大喊:“予乐,你相信我啊!予乐,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啊!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远处,树荫下,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大喊的程子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程子一,原来你真的有这个心思啊。

    程子一在楼下逗留了许久,终于离去,予乐将自己蒙在被子里,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个空荡荡的家,对她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好不容易清静了些,楼下又传来了敲门声,予乐烦躁的想:为何如此阴魂不散。而门口来人却并不着急,喊了一声予乐的名字,便不再说话,而正是这一声,让予乐为之一颤,立即疯一般的跑下楼去。

    门口站着的是谢晋宇。

    予乐迅速打开门,谢晋宇几乎同时闪进屋内,予乐一头扑进谢晋宇怀里,放声大哭,似乎是将自己这压抑了许久的委屈都释放了出来。

    谢晋宇也不说话,只是轻轻护住予乐,轻拍她肩膀,胸前衣裳被她眼泪浸湿,只觉得一股暖意在胸口。

    予乐哭够了,嗓子已沙哑,慢慢抬起头,看着谢晋宇,轻声说:“我只有我自己了。”

    谢晋宇星眉剑目,英俊的脸上却满是心疼:“你还有我,予乐,虽然我们不能时常见面,但是你别怕,我会护着你的,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

    谢晋宇一直藏在予乐心底,从未对外人说起过,他就像是她生命里的那道光一样,支撑着她,在谢晋宇面前,予乐是自卑的,一向高傲自负的她,在他那,什么都不是,他是站在光里的。

    “我也不会伤害你的,无论我以后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原谅我,好吗?”予乐仰起头,看着谢晋宇。

    谢晋宇怜爱的摸摸予乐的头:“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会犯错,你什么都不要做,想干什么告诉我就好了,我都会帮你的。”

    “不用你帮我,你站在远处看着我就好,离我远一点,越远越好。”予乐满含泪水,全是不舍,却异常坚定

    谢晋宇无奈,他知道予乐的脾气,从小就这样,她决定了的事谁都拉不回来,总是有自己的主意。

    谢晋宇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坠子,用皮绳系好,坠子呈不规则的圆形,上面刻着奇怪的图案,他小心的将坠子戴在予乐脖子上,长度刚好到予乐胸口,外面仅存的一丝阳光照进来,映在乌黑的坠子上,发出一点光亮。

    予乐低着头,拿起坠子问:“这上面画的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

    谢晋宇笑笑:“这是我从小带在身上的,懂事起就在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父亲说这是他送我的护身符,我现在把它给你,我不在的时候它就代我保护你。”

    予乐将坠子塞回衣服里,擦了擦眼泪,她不是爱哭的姑娘,也不喜欢将脆弱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看,尤其是在谢晋宇面前,她希望自己一直都是坚强的,独立的,有朝一日,能独当一面给予他帮助的。

    “好了,我没事了,你快走吧,别被别人看到了。”予乐帮谢晋宇整理整理衣服,用手摸了摸自己眼泪弄湿的衣服,不好意思的说。

    “那好吧,我先回墨灵局,这几天事情太多,你别乱跑,就在家里呆着,我一有时间就来看你,乖。”谢晋宇说完立即拉开门,迅速隐身在了夜色里。

    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予乐的脸色也越来越阴沉,她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物件,这是刚才从谢晋宇身上顺下来的,他的办案通文。

    予乐对谢晋宇的感情是真,想去报仇也是真的。

    只要有案子要办,墨灵局的成员身上就有通文,丢了也不打紧,再去另一份就是,可凭着这个,是可以进入墨灵局的大门的。

    予乐用了祖母生前做好的狐形剂,一个小时之内,她可以骗过墨灵局里掌案精灵的眼睛,只要不被程子一那样的灵族遇见就好。

    予乐乔装打扮顺利进了墨灵局的大门,再往里面她就不熟悉了,蒙雅之前进来过几次,可并没有对她说起。

    之前在程子一身上用的咒此时起了些作用,能感应到他就在墨灵局里,谢晋宇说蒙雅的尸体由程子一处置,料想应该离他不远。

    予乐离程子一越来越近,可危险也越来越大,天色已晚,墨灵局里人不多,只有程子一所在的那栋楼还亮着灯,予乐摸到了楼下,突然走道一侧走来两个掌案精灵,吓得予乐赶紧躲到树后。

    “哎,也不知子一大人要做什么,就这么放到了后院里,还得派人看守,真晦气。”其中一名掌案精灵说。

    另一个说:“查案子呗,这次和女巫族的事他没查出来,这不,还在里面加班呢,现在越闹越大,念阁主都被杀了,他不查清楚了怎么下得来台,我看啊,谢大人这两年势头太猛,早就超过了子一大人。”

    “嘘,你可小点声吧,被他听见了可坏了,你真以为他们俩关系好啊,怎么可能,暗地里说不定早就掰了,走快点我要饿死了,吃完饭还得回去呢。”

    予乐等两人走远,从树后面探出头,后院?这栋楼的后面吗?

    予乐摸索着走到一楼阳台下,她蹲下身查看周围的环境,周围有不少绿植,能遮掩一二,予乐顺着墙边向楼后摸过去。这墨灵局里面各地长得都差不多,除了像云鉴阁等几大支撑性部门设在外面,其他几大阁都在这里,她真是并不大清楚。

    好在这栋楼建的不算太复杂,一路摸过去能看到后面有亮灯的广场,他们说“后院”,那定然是个院子了吧,予乐笃定就在不远处了,不自觉加快了脚步。

    突然,身后有人轻拍了下予乐肩膀,予乐吓得差点坐到地上,她太紧张了只顾着看前面,丝毫没注意已经有人跟了上来。

    还没等她叫出声,一双手紧紧捂住予乐的嘴,将她迅速拖到墙边,原来此地有一个拐角,晚上的月光刚好在这里形成阴影,两人正好藏身在此。

    紧接着一名掌案精灵晃晃悠悠的从身边走过,原来对方是为了救她。

    等人走远了,身后的人才小声说:“是我,程子一,你来这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