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灵探档案 > 第六十一章 天狗族出手
    “你们两个在M城万事小心,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个给你,也许用得上。”程子一将一瓶药剂递给米司司。

    “这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米司司问,她拿过来放到阳光下,液体清澈见底,看不出有这么特别。

    程子一笑了笑,略带得意的神情说:“这是予乐新熬制出来的,你别看它平平无奇,厉害的很呢,你将它滴到人衣服上,然后将剩余的药剂倒出到容器里,之后的三天内,这个人的行踪都可以在液体里看到。不过她还没完全做好,只能看到大致地点,具体做什么看不到。”

    “哇,”米司司心想这真是天降神兵:“程子一,你真太好了,不对,予乐也好。诶,你们俩现在关系不错啊,她新做的药你都有,女巫族向来不喜欢与人交际,看样子……在你这破了戒呢!”

    程子一被她说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没有没有,就是互相帮助。”

    “噗,哈哈哈哈,互相帮助?程子一,你这个木鱼脑袋什么时候能开开窍啊!”米司司恨铁不成钢的敲了敲程子一的头,又调侃了几句之后,便起身告辞,后面还有硬仗要扛呢。

    米司司将药剂滴在了档案上,这样即使出了事也能知道它在哪,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由这本档案再引起什么祸端。

    顾小凡紧赶慢赶的在天黑之前到了云鉴阁,结果连侯文萱的人影都没见着,他郁闷的双手插兜,蹲在大门门口,心想这女的果然不靠谱,有求于人的滋味真不好受,档案里对天狗族和朱雀族记载的也是虚无缥缈,而且对他们的弱点几乎只字未提,难不成真像书中所写,天狗族乃混沌族之首,可这邪中之邪又是怎么个邪法呢。

    “哎呦,年纪大了,能早走一会儿就早走一会儿吧。”云鉴阁的看门大爷拿着钥匙慢悠悠的走出来,嘴里不住念叨着转身锁上大门。

    他余光瞟到蹲在一边的顾小凡,眼皮也不抬的说:“又来看书啊,这书有什么好看的,书都是人写的,他心中所想和你心中所想又有何区别。”

    顾小凡疑惑的看着老人侧身:“那书里所记载的都是真的吗?”

    “嘿,这世间的事本就没有真假,你看到了那就是真的,没看到就是假的喽,书也一样,写出来想让你看到的为真,不想让你看到的为假,就像现在,你信我的话就是真的喽。”老人乐呵呵的说。

    顾小凡眨了眨眼睛,显然没怎么听懂,只当他是胡言乱语。

    “走吧,云鉴阁想让你拿的东西你早就拿走了,不想让你拿的,你守在这也没用……”老人的话语随着他走远逐渐变小,只留下一脸懵的顾小凡。

    “这老头话里有话啊,绕来绕去也不知说什么,哼,小爷我想拿的早就拿走了。”顾小凡嘀嘀咕咕。

    “哎,你,蹲那干嘛呢!”期待已久的侯文萱终于来了,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顾小凡差点感动落泪。

    “我的姑奶奶,您终于来了,可想死我了。”顾小凡赶紧起身迎上去。

    “切,我早就来了,那老头在这磨磨蹭蹭的,还不是为了等他。”侯文萱气鼓鼓的说。

    顾小凡回头指了指老头走掉的方向:“你还怕他?”

    “我……”侯文萱一时语塞:“我怕的人多了,灵族我可都惹不起,还不走?等着过夜啊你!”

    侯文萱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约定地点,顾小凡骂骂咧咧的跟在她身后,这女人脸变的比书还快。

    侯文萱双手捧着那本梦寐以求的档案,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她随意翻开几页,更确定了这就是她想要的那本。

    “你是怎么知道这本档案的,它一直在云鉴阁锁着,我也是刚才发现的。”顾小凡心中困惑。

    侯文萱眼睛舍不得离开档案,嘴里回答:“我也没见过,听祖辈提起过,想不到这本档案真的存在。”

    顾小凡虽早她很多拿到,却对这本档案的秘密一概不知,这些日子也没琢磨什么端倪:“他们怎么说,它对你来说有何特别之处吗?我看也就是一本破笔记而已。”

    侯文萱知道顾小凡是要套自己的话,她将档案小心装好,微笑着回答:“他们说啊……说这本档案本来就是我的!”

    顾小凡瞪大眼睛,知道大事不妙:“你……你……你可不能不守承诺!两天之后你得还给我!”

    “哈哈哈,你也没守承诺啊!我的第一个条件是什么来着?”侯文萱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问。

    “不能告诉米……”顾小凡暗地吐了吐舌头。

    “哼,没有米司司,你怎么可能拿的出来!我懒得理你就是了!”

    “喂!你早就知道,干嘛还要提这种条件啊,我也是没办法啊!”顾小凡心虚的强辩。

    侯文萱用力的点了点顾小凡肩膀:“废话少说!我可不是你,我说出的话一言九鼎,说两天还就两天还!到时候一页不差的给你拿回来!至于那个东已阑,请好吧您,我先走啦!”

    侯文萱蹦跶着走远,只留下一串笑声,顾小凡站在那不想动,一个混沌族倒比自己还讲信用,说出去也是丢人,不过按照以前的规律这本书一离开米司司过不了一会儿就会自动回到云鉴阁,想到这顾小凡甚至有些过意不去,这事儿可不在约定范围里,大不了到时候再偷出来给她看一眼。

    拿了人家的东西就要替人消灾,侯文萱来不及研究档案,出了灵珩城先去找了东已阑。

    这个时候已是午夜时分,四周一片寂静,万家灯火已经逐一熄灭,东已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今天不知为何总是心神不宁,M城的那个小警探可是没闲着,他具体了解了多少东已阑不清楚,只打算明天回了M城随机应变,大不了鱼死网破。

    快要入睡之时,窗外传来一声细微的猫叫,听起来柔弱可人却可透过墙壁直入他耳,东已阑不耐烦的皱了下眉头,翻了个身准备继续入睡,不知哪来的该死的野猫。

    谁成想这叫声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愈加刺耳起来,东已阑只觉得声音直击脑髓,突然头痛欲裂,他愤怒的坐起身,定睛看向窗外。

    窗檐上赫然趴着一只浑身白色绒毛的小猫,粉嫩的耳朵不时抖动两下,琥珀蓝色的眼睛半眯着,慵懒的伸了个懒腰。

    本是温馨可爱的一副景象,东已阑却是看到汗毛都立起来了,他如临大敌似的一切而起,冷汗瞬间流下来:“又是你!你为何总是跟着我!”

    东已阑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天狗族了,只是每次她都不动手,只是这样静静看着自己,只看得他心跳加速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你……你要干什么?有完没完?”东已阑壮着胆子颤颤巍巍的问,传说中的天狗族谁不怕,饶是他也怵头。

    侯文萱叹了口气:“出来聊聊吧,这里你恐怕不方便。”

    朱雀族一现形浑身火焰四起,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东已阑一想起那个小警探就烦躁,在散打馆不得已灭口了一群人还是被查到,他点了点头,跟着侯文萱的身影走出城外。

    侯文萱步伐轻盈,故意放慢脚步等东已阑,这边地形她早已熟知,这个时间没人会来,不然被人看到她这样一只软萌萌的小猫抱回家去就不好了。

    行至郊外深处,东已阑确定四下无人,便迫不及待的现出原形,一时间火光冲天,直照的周围有如白昼,侯文萱远离他几步,还是一副慵懒模样,随意趴在地上,皱了皱眉头,这该死的温度烤的她实在不舒服。

    “说吧,一路跟着我是为何,朱雀族向来与你们天狗井水不犯河水,又何必苦苦相逼,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呢!”东已阑怒气冲顶,火焰又燃起几分,他想先以士气震慑一番,这天狗族谁也没真的交过手,看起来却有几分邪魅,不过瘦瘦小小只怕也不见得就一定会输,堂堂朱雀也不是浪得虚名。

    侯文萱轻笑一声,声音不似开始那般柔弱,却多了几分娇媚,又引得东已阑一阵头痛。

    “天狗族不插手世事已经上千年了,这次我出来你就该知道不止看看你这么简单,这天啊,可能就要变啦呢。”侯文萱抬头看了看,夜空清澈,繁星点点,一片宁和。

    东已阑一听她说话就觉得慎得慌,实在不想有太多纠葛:“你想怎样,直接说吧,我没那么多时间!”

    侯文萱两眼突冒蓝光,直视东已阑,似幻化出万千身影,只看得人眼花缭乱,东已阑只对视一眼便失了魂般难受,两脚发软想跑却已移不动步子,心里大叫不好,祖辈说天狗族喜欢摄人魂魄,却不知她竟真有这般能耐。

    “咱们两族这么久不见一次面,实属难得,我天狗族现在想要成事,旁人怎配得上搭手,只有你朱雀最有资格,也显得出我的诚意,东兄,多谢啦!”

    话音一落,东已阑只觉得浑身剧痛,皮肤冒出浓烟,耳边滋滋作响,却是被自己的火焰反噬,而此时东已阑似是行尸走肉一般不受控,只发出阵阵嚎叫,动弹不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