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灵探档案 > 第十九章 葶苎草
    “哪里不一样啊!”顾小凡拿过来看了看:“除了比其他档案破了一点,没有封皮,没有编码,不是统一编制的以外。”

    米司司翻了他个白眼:“这还不够,反正就是透着一股子奇怪。”

    两人正说着,门口传来动静。

    “不好!老头回来了!快走!”米司司拉着顾小凡绕到架子后面藏身。

    “我们还没找到呢!”顾小凡着急的说,今天如果无功而返就来不及阻止郭云飞了。

    “随便拿一本走,六个时辰以内拿回来没事的!”米司司随手拿过那个破笔记拽着顾小凡一溜烟的溜出云鉴阁。

    “你说你拿哪个不好,非拿个破破烂烂的。”顾小凡嫌弃的翻开笔记本,心不在焉的看了几页,“这说不定是哪个不好好干活的掌案精灵偷偷画着玩的,看它有什么用,也不知云鉴阁那个老头什么时候还出去,我们……”

    顾小凡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随手翻开的一页,“蛊雕族,身体笨重,头部偏小,爆发力强,外形似鱼但胸鳍上方的肩胛骨上长出分支,形成翅膀的骨骼,收起来的时候紧贴身体两侧,羽毛与鳞片同色,喜欢湿润环境,不会离开水域太远,它们的叫声音调较高,尾音扬起,像是婴儿啼哭,在水中能吃人,人类被攻击后尸体大多不完整。”旁边的画图和郭云飞现形后一模一样。

    顾小凡无话可说,默默的冲米司司伸出大拇指:“你牛,你不会是我的吉祥物吧。”

    “那可不!”米司司美滋滋:“快看看上面写了么,他怕不怕老猫。”

    “还哪个混沌族都怕老猫啊,人家会飞,老猫在陆地还行,飞走了他只能干瞪眼,啧,这书里也没写啊!”顾小凡把那几页的字都快看的不认识了,也没找出蛊雕族被什么牵制。“要不上报墨灵局?让你爸下逮捕令。”

    米司司拒绝:“不行,你得自己办才能有机会回来,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我听予乐姐姐说过,葶苎草,可以用来毒死一切水中行动的混沌族,碾碎混到水里就行,蛊雕族不是要在有水的地方才能攻击人类嘛,用在它身上正好试试灵不灵。”米司司说。

    “长在哪?我们去摘!”顾小凡兴奋的说。

    米司司泼他冷水:“这种奇毒的药草怎么可能遍地都是,现在早已被禁了,予乐姐姐说她曾经在祖母那里见过一株,炼药用的。”

    “予乐?”顾小凡回忆:“就是那个女巫后人?她那个人性格奇怪的很,谁都不搭理。”

    米司司急忙反驳他:“人家只是不爱搭理你们,女巫族本来就行踪神秘,天天和灵族混在一起大巫要生气的,予乐姐姐很好的,我跟她说过几次话,只是不容易见到她。”

    顾小凡眼睛一亮:“晚上的宴会她会不会去?你不就能看见她了?”

    “当然会去,所有女巫族都会在,干嘛,你又让我去了?”米司司嗔怪的说。

    “去是去!不过可不能理那个程子一!”顾小凡嘱咐。

    米司司想了想:“要是去就一口气都办了,正好让程子一瞧瞧这本档案,要是不对劲你赶紧给送回去。”

    顾小凡只能把气咽回去:“哼,行吧。”

    天色渐晚,灵珩城里反而热闹了起来,顾小凡躲在米司司卧室,趴在窗口看着城里灯火阑珊,却都与他无关。从顾小凡记事起就没见过父母,他是跟着前星依阁阁主江岚长大的,江岚是他父母的好朋友,江岚说顾小凡的父母都已在抓捕混沌族的战斗中去世,是灵珩城的英雄,后来江岚也在一次行动中伤重不治,他便再无依靠。

    顾小凡给人感觉不务正业,在墨灵局一向不服管教,最初还有江岚护着他,江岚死后很多世族子弟都开始排挤他,即使顾小凡莫涵麋鹿的本体身份高贵正统,却也只能为他赢得墨灵局的一个席位仅此而已,渐渐的顾小凡越来越特立独行,不喜欢与人为伍,没什么朋友,只有米司司不顾旁人偏见一直跟他玩在一起,可两人毕竟身份悬殊,顾小凡能躲则躲。

    斯普尔节是面向所有灵族开放的,因为时常有大人物到场,很多灵族骨干都乐于去刷脸,顾小凡却从没参加过,每年这个时候米司司都陪他溜出灵珩城玩,想不到现在他被下放了,倒反而回城里过节了。

    米司司身穿浅黄色露肩礼服,跟在父亲身边难得露出乖巧一面,老远就看见程子一站在一众灵族里往这边瞧,他确实也算是一表人才了,可惜自己早已心有所属。

    米局领着米司司心里开心,女儿今天竟破天荒的答应来,还以为是铁树开了花,终于想通,应付完众人的吹捧客套,拉着她兜兜转转往程子一这边靠。

    米司司早就看出父亲打的什么算盘,不过她今天有任务在身,倒也乐意父亲牵线搭桥,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向程子一开这个口。

    程子一是个识趣的人,主动上前问好:“米局,您来了。”

    “啊,子一啊,最近表现不错,我经常听阁长提起你,年少有为好啊,诶,司司,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我还得先去见见大巫。”米局一气呵成说完抛下米司司转身就走。

    米司司心里冷笑,表面倒是笑容甜美:“子一哥,好久不见。”

    程子一很少见米司司笑,一下竟有点不知所措:“嘿嘿,司司,你今天真好看。”

    米司司觉得自己多少有点牺牲色相,将程子一引到角落:“子一哥,你最近好忙啊,听说又立了几件大功呢,父亲时常提起你,夸个不停,哎呦!我的书!”

    米司司夸张的娇声叫道,一本破破烂烂的笔记从她手里的晚宴包里不知怎么掉在地上,本就可怜的封皮更是越来越皱皱巴巴,米司司剁了剁踩着高跟鞋的脚,慢慢弯腰作势要去捡。

    程子一赶紧抢先捡起来,皱着眉头看了几眼:“司司,这本书……是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