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诸天从港综开始 > 第二十七章:“斯是陋室,惟馨。”
    事实证明,在打架这方面,不是靠嘴皮子利索就可以的。

    “金刚”状态下的静圆大师,可以说是充气娃娃工厂的老员工,装逼能力一流,而且嘲讽功力拉满。

    但他打架时真的不行。

    太拉了。

    比吃坏肚子的猪八戒都还能拉。

    这也是正常事,静圆大师虽然会一些武艺,但更多学的是降妖伏魔的手段。加上他的“金刚法相”开的太久了,对法力、体力都消耗严重。

    而他的对手,也就是那位邪法师,则是一位可以用手接子弹的高手。此前又是养精蓄锐,处于巅峰状态。

    此消彼长之下,静圆大师能够顶到现在现在,已经算是很能抗了。

    “阿杰,救我!”

    静圆和尚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而身后的金刚虚影已经变得黯然起来,而且出现裂缝皱褶,仿佛被风一吹,就要消散一般。

    “呵,死秃驴,现在没有人能够救你。”

    丑冷丑冷的邪法师冷笑着,手臂向前一推,五指张开。

    就有无形的阴气汇聚起来,形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向静圆大师拍了过去,厉鬼咆哮,阴风阵阵,更带着一股腥臭的感觉,令人闻之欲吐。

    “阿弥陀佛。”

    静圆和尚眉头紧皱,他手持降魔杵,身后的金刚虚影再次绽放出金色光芒,形成一堵仿若实质的金墙,抵挡住大手的轰击。

    轰隆!!

    金光墙壁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摇摇欲坠,显然是支撑不了多久。

    常云杰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刀光狂涌,想要突破“大傻”的防御,去帮助静圆和尚。

    “你的对手是我。”

    “大傻”憨笑一声,黑色长剑施展的滴水不漏,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拖住常云杰,让邪法师解决静圆和尚,再形成两面夹击之势,大业可成。

    常云杰眸光一闪,心中已有决断。

    只听“唰”的一声,血刀在空中划出一条诡异的弧线,朝“大傻”劈来,这一刀势大力沉,若是被劈中,不死也要重伤。

    “大傻”手腕一抖,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身形向前探出两步,同样刺出一剑。

    常云杰的力量实在太大了,“大傻”自然不会和对方硬碰硬,但也不能闪避后退,让其有机可乘,去救那秃驴。

    所以,他现在这一剑就十分巧妙。

    使的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常云杰要么后退,要么两败俱伤。

    他料定常云杰必然会退,因为受伤的常云杰纵然能够突破他的防御,但面对只是消耗了少许阴气的邪法师,也只是送菜。

    对面不是傻子,知道该怎么选。

    然而。

    噗!

    这是血刀入肉的声音。

    常云杰没有后退,一刀结结实实的劈在“大傻”身上。

    “大傻”感觉到了久违的痛楚。

    这一刀直接将他劈飞出三米之外,又在地上连滚几圈,鲜血染红一地。同时一股佛力从伤口侵入,将鬼魂重创。

    “他怎么敢……”

    “大傻”很是懵逼,对方竟然真的会以伤换伤?

    难不成真是傻子?

    不对!

    刚刚一剑虽然刺中对方,但手感完全不一样。

    他朝常云杰看去。

    就看到对方衣服肩膀处破了个洞,依稀有鲜血流出,但明显是皮外伤,没有伤及筋骨。

    “傻了吧,爷会金刚不坏神功。”常云杰嘿嘿一笑,疾步走向大傻,顺便从怀里摸出一张符贴在他的头上,将这个厉鬼暂时封印。

    厉鬼也渐渐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露出恍然的神色。

    “可惜,只进去了一点,要是再深入一点点就好了……”

    这就是厉鬼陷入封印后的最后一个念头。

    另一边,邪法师也注意到了同伴的落败,眉头皱了下。

    他伸出手臂,一只干枯的手掌遥遥朝着常云杰拍出。阴气凝聚巨掌,携裹无匹巨力,向常云杰轰来。

    掌还未至,常云杰就已经感到一股阴风扑面而来,带着令人腥臭的味道,吹的他头发衣服飞扬。

    常云杰大喝一声,肌肤上的金光前所未有的明亮,让他仿佛佛门金刚一般,威严而神圣,不可侵犯。

    而他掌中血刀擎天,猛地一劈,搅动罡风作响,霸道刚猛,仿佛是连天也要劈开。

    轰隆!!

    那几乎将静圆大师完美克制的阴气巨掌,被这一刀正面劈中撕裂,轰然溃散,残余的阴气四泄。

    “好家伙。”

    邪法师脸色微变,显然没有预料到常云杰会如此威猛。

    “看刀!”

    常云杰足下一顿,坚硬的地板立时碎裂开来。

    而他身形陡然拔升,并以闪电般的速度向邪法师射了而来,血红的刀光铺就一道巨大的刀幕,呈现出一种碾压式的气魄,轰然斩下邪法师。以上击下,其威势不容小觑。

    这次邪法师不敢大意,双手猛然推出,无形的阴气宛如潮汐一般席卷而出,在空气中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轰!!

    常云杰这一刀劈出,就仿佛是劈在巨浪之中。

    血刀与阴气巨量在片刻的凝滞后,常云杰将浑身功力极限,身上的金光更甚,手臂一条条经脉如龙,肌肉虬结鼓涨。

    他再次发出一声大喝,轰然将这阴气巨浪击溃,而血刀顺势劈向邪法师的头顶。

    虽然破了阴气巨浪,只是这原本无可披靡一刀,已经威力大减。

    邪法师冷笑一声,一双干枯的手掌屈指成爪,向前抓摄,只听叮、叮两响,他竟然将血刀抓在掌心,让其无法再进一寸。

    “小子,你若就只有这点本……”

    砰!

    话还未闭,一声枪响。

    邪法师的胸口绽开一个血孔,鲜血汩汩流出。

    另一边,常云杰一手拿着血刀,另一只手却是握着枪。

    虽然他的枪法准头不行,但在一两米的范围中,他本人还算是堪比神枪手的存在,一打一个准。

    “你……”

    砰砰砰!!

    那邪法师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常云杰又连连开出好几枪。

    不过这一次邪法师已经有了准备,他本身就是能够用手抓子弹的存在,修为高深,就地一滚躲了过去,只是脸色难看的异常。

    常云杰吹了吹枪口冒出的烟,表情平淡。

    “斯是陋室,惟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