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太昊 > 第三十一章 树妖核心
    后山之中,两柄飞剑宛如两道流光一般,在树妖四周来回闪烁,不断有分枝断裂落地,却始终无法伤及到古树根本,每当飞剑即将靠近之时便会被碧绿枝条挡下,弹开。

    见此情景,燕云风不由勃然大怒,将背在背后的剑匣拿到手中,只见他咬破指尖,一点鲜血滴落在剑匣之上,与此同时他指尖直接在剑匣之上画出一道神秘莫测的符箓。

    那原本在半空来回切割的飞剑仿佛被召唤一般,刹那间便从高空飞入剑匣,顿时剑匣一阵颤抖,仿佛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剑势直接爆发而出,便是那不断召集和拍击燕云风的树妖都不由一愣,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威胁,甚至不自觉的朝后退了几步。

    这不自觉的退后仿佛激起了树妖心中的怒火一般,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响起,在空中震荡起阵阵涟漪。此刻古树猛地朝着燕云风方向冲去,每一步都能感觉到地面的颤动,仿佛这后山都要被树妖踩塌一般。

    “看来我真的错估了这树妖的实力,只怕这真身展现的实力早已超过练气第二境了吧,便是在第三境都是顶尖的存在,看来燕师兄也不是我想象中的蕴气境修行。”躲在一旁的陆明心中不由感叹道,如今的战斗早已不是他能参与的了,便玉牌还能使用,只怕也能难将那树妖打伤。

    剑匣颤动的越来越厉害,爆发的光芒也越来越刺眼,眼见剑匣中宝剑即将出鞘,树妖也是着急万分,那宛如山岳般的巨掌想也没想便直接朝着燕云风头顶拍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刺破天地的锐利之气疯狂的从剑匣之中涌出,即便巨掌已将压下,燕云风依旧没有丝毫慌张,甚至此刻眼中还有一丝喜悦。

    “出!”燕云风大喝一声,只见一道碧蓝剑光从剑匣中一跃而出,夹着无匹的气势冲天而起,只在刹那间,那宛如山岳的巨掌直接爆炸开,无数断枝残叶四处飞撒。

    而那道碧蓝剑光依旧余势不减,直冲树妖真身而去,一路之上,那挡在巨树前方的碧绿枝条竟然如豆腐一般,瞬间被切断,剑光所过之处,无一可挡之物。

    只听“嘭”的一声,整个古树竟然被这一剑拦腰斩断,整个上半截树身轰然倒下。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从古树之中传出,那是姥姥那诡异的声音,此刻却显得异常凄厉,这一剑对她的伤害实在太大了,若非她真身特殊,只怕这一剑便要将他真身灭杀。

    原本还在移动的巨树猛然间停了下来,根须宛如一条条盘龙一般重新扎入地面,而一股股腥臭的汁液从那古树断裂的位置流出,仿佛如人的鲜血一般。

    燕云风双眼一亮,知道自己这样以秘法催动的一剑对树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可是就在此时,那原本已经沉寂的剑匣陡然间涌出一股诡异的气息,瞬间之间便传入燕云风体内,顿时他只觉五脏六腑一阵剧痛,体内宛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该死,这反噬之力来的也太大了一些吧!”一口鲜血喷出,燕云风疼的直想骂人,他吐出口中残留的血液,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甚至整个人都在开始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

    “师弟,快来!”拖着疲倦的身躯,燕云风朝着陆明躲藏的位置低声喊道,如今他全身剧痛,便是这一声轻呼都几乎耗尽了他全身力气。

    陆明见状连忙冲到燕云风身前,他自然能觉察到燕师兄似乎受伤不轻,想来刚刚使出那一剑也让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师弟,快,到那树妖真身内找到她真正的核心,只要将那核心斩碎,便能将她杀死了,如今我因为使用秘术,导致反噬,可能短时间无法再帮你,不过你放心,那树妖所受的伤只会比我更重,即便她能勉强出手,其实力也不可能超过奠基境,大胆的去吧,为兄先稳定伤势。”燕云风指着不远处重新扎入地面的半截巨树,用出最后一丝力量告知陆明。

    燕云风讲完之后,连忙拿出一枚散发着清香丹药服下,之后便开始打坐疗伤,秘术的反噬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普通的丹药根本无法压制伤势,只能依靠功法与丹药的辅助,才能压制伤势,避免伤及根本。

    听完燕云风的话语,陆明哪敢有丝毫犹豫,将古剑拔出剑鞘,双脚猛的一踏,便直接朝着巨树奔去。

    就在此时,古树旁陡然间出现上数十道身影,全都是最新长出来的分枝,而那些身影真正分枝根须缠绕的枯骨,此刻这些枯骨仿佛活过来一般,在根须的控制下朝着陆明杀去。

    这明显的树妖拖延时间的所做的应对,那些分枝乃是她分出的一部分生命精华所生长出来的,如今树妖伤势实在太重,只能分出极少的一部分生命精华来生成分枝。

    陆明见到数十道身影向他冲来,却是似乎不慌,手中长剑宛如游龙一般,几乎每一个呼吸之间便会有一具枯骨炸裂,与之想和的分枝也被古剑劈碎。

    身如鬼魅,剑如游龙。陆明只用了数十个呼吸便将挡在他身前的分枝与枯骨斩了个干净,他脚下步伐丝毫不停,几个踏步之间,便已经靠近古树跟前。

    古树哪怕是被燕云风一剑拦腰斩断,此刻站在古树下的陆明依旧觉得还是那般庞大,不说数围有多长,便是这只剩下一半高的树干此刻都还有十来丈高。

    几个纵身,陆明借助粗糙的树干为落地,极为轻易的跳上古树断裂切口处,光滑的切面,四处没有一丝褶皱的痕迹,由此可见燕师兄这一剑是何等锋利。

    古树内部中空,朝下望去,宛如一处深不见底的深渊,此刻陆明也没有犹豫,从纳物袋中拿出那一盏油灯,这还是他从老师留下的山洞的取出来的,想也没想便直接跳了进去。

    呼啸的风声在他耳边响起,而诡异的是,那盏油灯所散发的光芒竟然似乎没有受到因为下落所产生的的风的影响,依旧那般明亮,丝毫没有要熄灭的迹象。

    陆明眼前一亮,知道这盏油灯只怕也是一件宝物,只是他想不明白为何老师没有跟他讲起。

    就在快要落地之时,陆明将手中古剑猛的插入古树内壁之中,借助这股力量,稳稳的落在底部。

    透过油灯散发的光,陆明将整个古树内部看了个一清二楚。

    这内部宛如一处厅堂,最深处摆放着一张精雕座椅,其上坐着一位身穿深灰色长裙的女子,正是身负重伤的姥姥,此刻她面容扭曲,眉心之间竟然一块翠绿色的水晶,陆明只看一眼便知那翠绿水晶便是树妖核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