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荒古禁忌 > 第四章 神魔炼药
    “这颗珠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不然...”

    “哎,也只能只能这样了...!”

    老头子右手此时正拿着一颗晶莹剔透发着绿光的木珠凝视着,同时又看了看空中的骷髅架自语道。

    接着老头子的身体慢慢的开始升空,右脚划出一道奇异弧线,瞬间来到此刻的骷髅架身后,一掌打出,连带着刚才的那颗木珠一并被打入脊柱中心。

    霎时间!悬浮于空中的骷髅架上开始由内而外,散发出一道有一道绿光;而后方开始流露出生机。

    慢慢的整个机体的开始血肉重生,骨骼闪烁出晶莹般的光芒,皮肤也变得了鲜嫩白皙。

    “血肉重生,但为何却没见经脉重塑?”

    “难道这小子的骨骼有问题?”

    “但又是哪有问题呢?...”

    “是出在哪呢..?”

    “算了反正还有最后一道过程,等下再看看”。

    看着眼见的这一切,老头子原本刚放下的紧绷的面容;却又又不知为何皱起来眉头自语道。

    只见老头子,双手再度双手结印,剩下的几口药缸霎时间变得躁动不安,最后拔地而起。

    绕着空中悬浮的骷髅架,排列组合而成一个奇怪的形状,把骷髅架包绕在中央,最后开是疯快的旋转。

    瞬间以骷髅架为中心的四周,形成了一个环形的真空带,而原本灵气雾化的庄园,眨眼之间四周的灵气被迅速的抽空,慢慢的恢复了本来的面貌。

    同一间,大缸中的药水如同活了过来的岩浆中,正在翻腾的蛟龙般,不断的在大缸中上下穿梭与翱翔着。

    “...神魔炼药”

    突然,老头子一声暴喝,不知为何仿佛老头子的身体瞬间仿佛被万山压身,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而整个人的体表开始渗出一颗颗巨大的血珠,同时双下肢早已沉入了地表之下,此时正战战兢兢。

    尽管如此,依旧可见其手中那无尽的奇异黑色铭文,如同细小的蚂蚁般,一波又一波的涌向大缸的四周,最终形成“蚁山倒海之势”将整个大缸紧紧的包裹于其中。

    轰~...!

    一道洞天中开般巨响自真空地带的中央传出!

    那原本疯狂的旋转的药缸,也开始缓缓的停了高速的旋转。

    同时,却也慢慢的开始着疯狂的摇恍着,仿佛其中有什么被镇压了万年的魔物即将要冲破封印出来了般。

    紧接着数道擎天柱般的光芒自其几口缸中喷而发出,直冲云霄而去。

    与此同时不知从何处出现的几块黑色小石头,慢慢升空最终落入药缸之中,瞬间原本直冲云霄的光芒变得更是狂暴。

    云霄直接崩裂炸开,露出无尽的宇宙星空。

    一时间,天禁星上空发生了瞬间黑暗,紧接着出现了一幅宇宙星空的奇观。

    在一处不知名的战场,一柄布满尘埃的金枪竖直的倒插于地面,而在其上面凭空站立着一道魁梧的身影。

    身披着仿佛与整个空间无法容于一体的血色战袍,上面的鲜血已经凝结成珠,吊坠于战袍的边缘,但却不知为何迟迟却不见落下。

    金枪之上的身影忽然间转身,整片天空仿佛也随其一变;如果不注意看,一定会让人误认为刚刚是天地变换,而非是那道身影的转身所致。

    同样是一具骷髅,不!

    准确的说是一边的身体还有血肉,左边一颗还在时不时搏动的心脏,牵扯着右边血液供养的经脉。

    他看了看那原本该瞬间闪过的宇宙星空,但在其眼中却仿佛,刹那变成了永恒而存在的景象一般。

    似乎有点不习惯开口说话般,呢喃到“神魔炼药,星神引接...真的.?”

    在世俗界,对于刚才的天象,没有感到丝毫的不不适!

    然而一些荒古禁族及顶级宗门内并不是像凡人那样;相反而是,一条条信息在不同的角落传达向,每一个地方。

    “...补天”

    老头子满头白发如一颗颗钢钉般炸起双手捏印再度爆吼道。

    一股庞大的生机自己老头子的头顶冲天而上御风化龙,分成五股直奔药缸而去。

    一时间,药缸变得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加速、疯狂的接引着高空中如同五道银河垂落般的星辰之力。

    五个大缸顿时晶莹剔透,流露而的一股又一股星辰之力,向四周扩发而去。

    同时,五个大缸也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缸口朝向中心的血肉重生的骷架,瞬间覃明月的骨架如同活了的深渊一般放肆的呑虚着大缸中的药力。

    慢慢的整个骨架开始若隐若般闪烁出,一根又一根行走怪异的经脉。

    此时早已失去了大量生机的老头子,皮肤早已折皱不堪,整个人如同灯枯油尽般,显得无比的苍老,仿佛随时可能道陨般。

    尽管如此,但其双手仍保持捏印的形态。

    看着那那具还在血肉重生,经脉时隐时现,悬浮于空中“覃明月”。

    老头子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突然,覃明月的骨骼内传出一声震天般的嘶吼。

    瞬间老头子再也无法保持着捏印的状态,一口鲜血夹杂着鲜肉组织自口中喷出。

    紧接着,一道道禅唱音,诵经声以及让人无法听清楚的祭祀歌曲,自覃明月的体内传出。

    心脏疯狂的开始搏动,穿出一道道打雷般的巨响,渐渐的体内的经脉及肉身也以越来越块的速度闪烁与修复。

    那原本渗出的鲜红血液,开始露出了一丝闪速着紫色的光芒,一闪即没,老头子没注意到,当然早已昏死过去的覃明月也更不可能知道。

    云霄炸开,风起云涌!

    一时间,整个天空开始变得无比的阴沉与压抑,刹那见电扇雷鸣;乌云不停地聚集着仿佛在孕育着可怕云劫。

    “天劫吗,又不是没见过..”老头子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笑骂道。

    然而空中的情节再度一转!

    “我顶你个肺,紫霄天..”

    望着头顶的上空,老头子再也忍不住了,大骂道!

    一道雷电直奔,此时还悬浮于空中的覃明月而去。

    轰~!一道奔雷办巨响自上方传出。

    伴随着的是,一道身影自高空中跌落而下,同时整个后院也瞬间下沉了下去,而老头子此时浑身是血,捏印的上手直接露出了森森白骨,正冒着被雷电烧焦的烟雾。

    腹部炸开,还在不停的涌出一股又一股鲜血,此时深陷于地面的老头子,身体再也不自主的开始着抽搐,被雷电烧焦的双手正艰难捂着,腹部被炸开的伤口。

    刚才在天劫降下正要劈到覃明月之际,老头子双脚一遁,老头子整个身体如同奔雷般射向空中的覃明月。

    双手还没来得急捏印,一道神雷直落而下,老头子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第一道天劫。

    轰,哗啦...

    在老头子的阻挡之下,天空中天劫仿佛被激怒了般,反而开始酝酿着更为恐怖的能量。

    地面的老头子,艰难的望了望还悬浮于空中的覃明月。

    “这劫真非旁人、物力而扛之,臭小子,你帮你的我只能做到这了;我也很想继续看着你长大,但是...”

    但是恐怕很难了...”

    老头子又像是突然间释怀了什么,语气变得了平静。

    而就在,在老头子呢喃的同时,空中的第二道天劫再次降下来。

    整道天雷如同脱缰的蛟龙冲出了九天之上厚重乌云,直奔而下。

    然而,这一刻!老头子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去替空中的覃明月去抵挡这道雷劫了。

    当初生机大量的消耗与毫无防备的被第一道天劫击中,已让这位老人有心无力了。

    “我这是怎么了?

    呵呵!我这是要死了吗?别的我部担心,唯一可惜的是:我再也帮不了你了!更不能看着你长大了!

    所有,孩子你要好..好长大!

    这个...这个世界需要你!

    那,那是?

    空中什么时候出现的这么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