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荒古禁忌 > 第三十七章 你出名了
    轰..!

    终于在一声惊天般巨响之后,以山脉为中心爆发出一股惊天地般气浪,瞬间整片被气浪横扫而过的虚空为之剧烈一颤。

    而覃明月与小和尚二人所在的石山瞬间卷起了巨大的沙尘,顿时无数块数十斤重大小的石块被卷入虚空最后又落入血海。

    覃明月与小和尚二人则在气浪扫过的瞬间,两人死死的紧抓于地面的巨石,不过最后两人还被扫飞了起来,如同两只风筝般。

    同时伴随的还有双耳流出的鲜血,一时之间两人耳膜轰轰作响。

    “快起来小着,乘着血水被像四周推开赶紧冲到段山脉上去...!”

    “不然最后还是死!”

    气浪瞬间扫过,而后耳边听勉强能听清小和尚大声的喊叫声的覃明月,二话没说的覃明月一把将身下的少女背于背上。

    心中一恨,一个弹跳而出,接着地面的反冲之力飞奔般朝向段山脉奔去;二人两聂之处青筋爆出,整个人全身上下如同水洗一般。

    望着距离自己数百米开外但却高达千丈的血浪,两人这完全是在赌命啊!

    成则生,败则灭!

    也许人在面临伤亡之上才会爆发出自己体内的潜能还是什么,只见此时的覃明月与小和尚二人,健步如飞、他踏留痕。

    如同两只饥饿数月的的苍狼,突然看到新鲜的血肉般直奔而去!

    轰...

    千丈巨浪终于开始倒泄而下,瞬间千万吨的血水冲击着地面,霎时之间整个地底如同发生了十多级地震一般摇晃不定,甚至崩裂。

    刚奔逃至断山脉之底部的覃明月与小和尚瞬间被震飞 出去;也许是出于对求生的渴望,二人完全没有丝毫估计到自己身上的伤情。

    跌倒再度迅速爬起,而后再度沿着“所谓”的路向着断山脉最高之处奔去!

    在两人向上艰难攀登的同时,血水也开始了迅速的涌灌之上,紧随二人脚后,瞬间两人开始了一场不一样的生死时速。

    ...

    终于在只差百米便能到达山顶之处,倒灌之上的血方才罢休!停止了上涌的步伐,但却同时也在不断的撞击着整座断山脉,溅起数十米巨浪。

    虽说血浪是停止了,但两人却没有丝毫停顿下来的意思,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停下后,还能不能再爬起来。

    “啊...!”

    终于在快接近顶峰的不远处,覃明月背着少女像是再也没有力气了般,二人重重砸在一块宽大的石板之上。

    突然不知何处传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将,停下来的覃明月及还在打算向前攀爬的小和尚瞬间拉回到了世界的感官之中。

    “你鬼叫什么,你不知道人吓佛是会吓死佛嘛!...!”被吓了一大跳的小和尚忍不住大骂道。

    “哪里是我,我还以为是你呢!”

    “似乎是在着传出来的..!”覃明月用手轻轻的指了指脚下的石头道。

    “你下次忽悠的时候能不能,着边际点!”小和尚满脸不信任的回答道。

    “你不会是说真的吧!那道这块石头成精了?”刚一脸不信任的小和尚再度开口说道。

    说完便屁颠屁颠的向着覃明月的方向跑来过去,看着向着自己跑来的小和尚的表情,自己知道这家伙爱财的嗜好又上来了!

    这次这家不会打算把整块石头抗搬走吧!

    “嗯...和尚你手怎么了?”像是发现了小和尚什么不对劲般,覃明月突然叫道。

    “没啊!好着呢...!”

    “我说的事另一只”

    “我靠...咋变形成着鬼样了!”

    这才发现自己手完全变形的小和尚尖叫道。

    “你,你怎么好像也是一边高,一边低啊!”发现自己不对劲后,看向覃明月的小和尚突然开口道。

    “啊?...我去!”

    “我...”听了小和尚的话后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覃明月,瞬间有种说不出话的感觉!

    其实是在两人当时在断山脉底部被震飞出去后,手脚才出了问题的,只是当时两人都忙于逃命都没注意到这一点而已。

    “我去,真晦气!亏我还以为发现了宝贝!”

    “你小子杀人了!..”

    小和尚走进了,一看覃明月所站的巨石,这才发现原来这下面压着一个人,这才瞬间大叫道。

    “什么?...”

    “你别吓我,我刚才也就跳上这块石板啊!”

    瞬间覃明月只感觉自己的头瞬间一大,自己长那么大可是连一只蚂蚁都没有踩死过啊!这回也就跳上一块石板而已,就踩死了人。

    “吓你干嘛,我自己现在都手痛的不行了,鬼才又那精神去吓你!”

    “一定是这人当时在这断山脉上,而后突然山脉崩塌,不幸被这块石板砸中,而当时还没死!被你两个这么一蹦上去,给踩死咯!”

    小和尚看着石板下的那道身影说道。

    “嗯,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我,我...去!这是天启宗的吴云!”

    “完了,圣州要大乱了!”小和尚一时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惊讶的叫道。

    “好像我也感觉听谁说过?”覃明月思索着说道。

    “当然听说过了,就是雷疯子说的那个少宗主!你忘我可记得那家伙当初踹我的那脚!”小和尚解释道。

    “我怎么知道,这下面有谁...你手都成了那翻模样了你还不是也忘了疼痛嘛..!”

    事已至此,覃明月也只能这样的说道;难不成自己去后悔啊,估计后悔死也没半点用。

    “你小子,你出名了!”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的小和尚微微笑道。

    “出什么名?”覃明月一时间纳闷道。

    “你小子当初骂天启宗的宗主为种猪,而这次又一脚踩死天启宗的少宗主,试问天下之大王侯将相又有几人能与你相并论”

    “老一辈的绝对找不出,要是能做到的估计也早就是的不能再死了;年轻一辈与ID相比那简直是弱爆了!”

    小和尚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道。

    “这样啊,那你也来试一试!咱们有福同享,这么光荣的事我可不能忘了你!”瞬间覃明月也只能抱着死马的心情去面对这一切了。

    “恶,咱们兄弟一场,这就免了吧!我还是不要打扰地藏王菩萨的成佛!”

    听完覃明月的话小和尚一头冷汗般的回道;瞬间小和尚有种恨不得多出几只脚来的冲动,好来帮自己拉开与覃明月之间的距离。

    忽然一道虚影自覃明月所在的石板下投射而出,而后只见一道头顶凤冠霞帔、身着火红长裙的美妇身影,正直直的望着石板下吴云的尸首。

    “我的云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撕心裂肺般的哭喊道。

    “怎么会这样,是谁?是谁害死了你!为娘定灭其九族!”语气中带着不可违背的气势冷声道。

    头顶之上的凤冠霞帔瞬间炸裂,垂落而下须长般的青丝,双眼同红斑紧盯着在场的覃明月与小和尚突然叱问道。

    “这,这,那个、那个...他是从上面摔下来不小心摔死的!”两个人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都用手指了指上空说道。

    “他死了,你们也怎么还活着!”脸色阴冷的美妇再度叱问道。

    “我去,你个疯婆子!佛爷我是在是吞不下这口气了...!”

    “你儿子死了,关我们什么事,你儿子死了我们就要一定死啊!”

    “实话告诉你,你儿子就是我这兄弟踩死的,不是我们一起踩死的行了吧!”听着虚空中那道身影的唠叨,顿时小和尚不爽道。

    “我...!”刚准备要开口的美妇,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般,霎时间双眼一阵变色,而后连带着整道身影消失不见。

    在天圣州内一处玉石雕琢而成的琼楼此时在柔和的阳光之下正散发升腾着淡淡的烟雾。

    “来人,将着而然的画像给我拓印十万份,悬赏十万魂晶,马上给我找到这两人!”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没找到这人之前可以不用来见我了!”突然整个琼楼一阵剧烈的晃动,而后只听到其内传出几道大叫声。

    而后只见一道,火红般云雾自琼楼内闪出,随后瞬间消失不见!

    “她人呢...?”刚骂完,瞬间内心又无比后悔的小和尚这才刚一抬头,这才发现头顶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而后看向覃明月的方向忍不住问道。

    “跑了,被你给骂跑了!还是你厉害...”

    “小和尚恭喜你啊,这次你也出名了啊...”覃明月竖起拇指对着小和尚点了点头后激动的说道。

    “完了,这下完了!”

    “我的佛生啊...就毁在这张嘴上了!”小和尚追悔莫及般的开始呢喃道。

    “她那不是跑来,是发放洲际封杀令去...”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和尚再度开口说道。

    话还没说完,话锋再度一转指着小和尚的背后战战兢兢的开始叫道:“她、她,看来是真的跑了!....但我们没地方跑了啊!”。

    听到小和尚的大叫后,覃明月这才转头一看,泥马!那道巨浪还是来了,看者形势脚下这座山脉也不够安全了。

    于此同时,在天圣州一处好不起眼的巷道中,一名身着黑袍的身影正坐于一下酒楼之中,远远望去,那件黑袍仿佛带着魔力般,让人感觉就算再近也看不清袍子里面的那人般。

    只见那人刚用黑袍的袖子卷起桌上的筷子,似乎刚准备开始进食之时,突然不知道为什么又将其筷子放了下来。

    如果让人看到一定惊讶道:眼前这人为什么吃饭都要用袖子抱着筷子,却没见其手伸出来!

    “真不让人省心,吃个饭都吃不成功...”而后只听到其轻声的呢喃几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