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我的时空穿越记录 > 第一章 损友的分析
    第二天睡过头差点迟到,我灰头土脸赶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桌前,定定神,平复下刚才因为奔跑而急促的呼吸,早饭也没吃,待会儿溜个号去吃点东西吧。正想着,背后有人拍我肩膀,“吴华,又是踩着点到啊。”是唐源,同事兼多年的基友。

    “唉,昨晚没睡好,凌晨醒了一次,半天没再睡着,结果今天早上醒来发现已经晚了。”我答道

    “你啊,分就分了呗,天涯何处无芳草,每天半夜不睡觉,痴情郎也该有个限度吧,过这么久咯。”

    “你想多了,没想她。我最近老做噩梦,梦见被鬼追,半夜被吓醒,都以为和你一样,一天到晚都在想女人,亏你还有老婆。”我听着很不爽,分手好长一段时间了,怎么周围的人还认为我深陷其中,我有那么不中用吗?

    “什么噩梦,什么鬼,说来听听,我学过几手解梦。”唐源是个神叨叨的人,拿他的话来说,是灵性比较好,对什么灵异,怪梦,鬼神之类的特别有兴趣。

    “嘿嘿,我现在不想说,晚上请我吃饭,给我压压惊,我慢慢跟你摆,哈哈。”能宰就宰吧。

    “我帮你解梦,没收你钱,你还让我请你,你还没睡醒呢!”唐源不想吃这个亏。

    “那算了,本来我也不想说,想起来都瘆人。”我知道越是强调可怕,他就越会上钩。

    “嗯…算了,我们兄弟一场,我就当给你压惊吧,不过,今晚我们肯定加班,我请你吃夜宵吧,还有一整天,怎么也给兄弟伙先描述下吧,我抽空也可以提前帮你想想。”看来他确实有兴趣。

    “行,这样的,我梦见晚上往回家赶…”

    刚开头,秘书妹纸过来了,“源哥,老大叫你去一趟。”“哦,好咧,我这就去。”唐源很不情愿地跟着妹纸去了总经理办公室。接下来的一天,公司一个项目要交付,我们都各自忙着,也没来得及多说话,果然如唐源说的,还加班,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过,我们才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公司。

    老唐憋了一天,迫不及待的拉我到常去的烧烤摊,点了菜,要了啤酒,然后就催促着我继续今早的话题,我大致跟他描述了自己的梦境,也没想他真的帮我解什么梦,就是夜宵期间的一点谈资吧。

    “最近这个梦是反复做的,每次都差不多的情况,连我吓醒后看到的时间都一样,凌晨4点01分,很准时,怎么样,瘆人吧?唐师傅,你看我还能活多久?”我虽然开着玩笑,但每每提到这个梦,和这时间上的巧合,还真有点怕,如果不是跟唐源,我应该也不想提吧。

    “兄弟,你这真的假的啊?这么一讲真有点恐怖,我觉得你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 唐源说道。

    我开始嘲笑他:“你不是会解梦么,这个解不来了?”

    “忘说了,我主要擅长解性梦…哎哟,轻点…那我试着分析分析,你急着往家赶,又有鬼老头追你,可能有什么事快到deadline了,项目上你负责那块是不是有啥任务没完成,拖进度了?”唐源说道。

    “没有,这项目马上交付了,一切都按进度在进行,虽然忙,但都在计划中,整体情况你也知道,我不为这个焦虑。”我答道。

    “那不是工作上的事,是你私事?”

    我摊了摊手:“没有,最近没啥要办的私事,我现在一个人住,能有多少事?”

    “嗯,也许是潜意识层面,可能跟你分手有关,你想复合是吧?”唐源开始跑偏了。

    “怎么可能,我早就放下了,大丈夫何患无妻,别一天到晚就往那头想。”

    “你听我说,你看,家是个象征,是你和惜晴之间的联系,你想回去,但又回不去,鬼老头是你们之间矛盾的象征,阻碍着你回到以前,你的压迫感来自于理智,理智告诉你回不去了,而你情感上还在挣扎,所以一遍遍地做着这个梦,想回去回不去,挣扎在过去与现实之间。华哥,这充分说明,这段感情你根本没有放下,你的梦反映你的潜意识。”唐源说的连手中的排骨都顾不得吃了。

    “滚!我有那么没用吗?真有你的,明明是个恐怖片,你能说成言情剧,你那糙汉外表里住着个某个老嬢嬢吗?没见过你这么解梦的,那你说每天都那个时刻被吓醒有什么寓意?”我觉得这梦解的有些乱扯一通。

    “时间可能是你无意识记住的,你们说分手是不是大概就那个时候?你当时以为没在意,其实你心里已经记住这个时间了,身体很诚实…”

    我粗暴地打断了他,连续摆着手,一边说道:“放屁!怎么可能凌晨4点谈分手,我们是在大白天分的,而且安详得很,没有什么乌云密布雨一直下电闪雷鸣,那天风轻云淡,和风柳绿,岁月静好,是个分手的好天气。”

    “看,这么激动的否认!说明你就是没出来,小华啊,听哥一句,我俩兄弟多少年了,我不知道你,你和她从开始到分手前哥从头到尾现场直播看过来的,除了限制级的没看到…你俩大学毕业在一起到现在8年,8年啊,比我跟你嫂子认识时间还长!分手会没事?你们分手一个多月了一点动静没有,要不是你嫂子过生请你俩过来聚,打电话给惜晴…可能我现在还不知道你们分了。8年间你哪次被赶出家门不是来找的我?我单身那段时间,这边正幸灾乐祸听你牢骚,那边她屁颠屁颠儿就打着电话过来找你了,有时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过来花式秀恩爱,故意眼气我。我遇到你嫂子前交了四五个女朋友,每个都见过你俩,我都跟她们说这两人分不开,又赖着不结婚,两个神经病。如今真的分手了,半年了,除了那句,‘是分了’,我从你嘴里问不出再多的话,好吧,你不想聊我等你。今天是个好机会,你跟我说,心里有什么苦,全部说出来,我保证,你今天说了,回去肯定不再做噩梦了。”唐源也是借着酒劲,想让我好好聊聊。

    “源哥,你好人,听得我感动啊!我不是不想说,是不知道说什么,真的,我现在看分手这事,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这么多年感情吧,应该会很难受,但我偏偏没感觉,麻木,真的就是麻木,完全倒不出什么东西。不然我会不跟你摆?可能是还没准备好接受吧,也可能就是在一起时间太长,已经没有当初的感情了,这方面你真不用担心我,放心。我做噩梦应该扯不到这事上去,我还是找个时间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行吧,我觉得是有关系的,等你过了这个阶段再说。你家有啥可以辟邪的东西,放在枕头下试试,或者有空去庙里求一个,现在就先当你只是简单的中邪了吧”

    “有没有句好话,这样咒兄弟?”

    唐源回道:“劝你辟邪也有错了,我请你宵夜,为你解梦出谋划策,你还嫌弃。”

    “好吧,我回去找找,有什么合适的就放枕头下镇镇。不早了,我是没事,嫂子该查岗了,我们散了吧。”我知道他现在不能回去太晚,早点散场吧。

    “你嫂子贤惠着呢,从来不查岗,回去都是直接让我跪。”

    “哈哈哈…”

    我俩起身结账,便各自往自己家的方向走了。

    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微微有点醉意,想着刚才聊的内容,还是觉得他的太牵强,跟情殇根本没啥关系。不过,我这到底是中了哪门子邪,看来还是去找心理医生比较靠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