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梦回沧澜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少年蚀日
    真武台。

    在很多年前,这是一个被江湖人视为圣地的地方,因为一旦你登上真武台,也就意味着你向浩然山庄发出了挑战,而这处圣地被放在了浩然大殿的正前方。

    当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江湖人来过了,虽然十几年前司徒浩然的两个徒弟人家蒸发,但这十几年间,剩余的五个徒弟陆续突破天境,而司徒浩然本身已经在中天境界上徘徊了三十年有余了,江湖上更有传言他已经迈入了先天,虽然江湖一直是个充斥着一战成名这种梦想的地方,但毕竟生命可贵,去撼动天书第一的人物,还是要掂掂自己的份量的。

    但是,今天,真武台上却站了两位少年,可见司徒浩然对这场比试的重视。

    如果不是要在太师父和各位师叔面前保持形象,暮昂早就开始嘲笑漫天沙了,不过对于他而言,能在真武台击败漫天沙倒是可以为自己成为浩然山庄接班人赢得不少的分数。

    漫天沙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外公这么看重自己与暮昂的比试,如果换作以前,他或许会击败暮昂,然后夸赞一番,为自己留个好的形象,但是现在,他已经对暮昂起了杀机。

    “庄主,在比试之前呢,我想说个约定。”漫天沙一脸烂漫地看向司徒浩然,和周围的师叔们。

    “嗯,你说。”司徒浩然一直要求漫天沙在众人面前叫他庄主,显然漫天沙记住了。

    “昨晚,我和昂少已经做了一项赌注,是关于今天的比试的,所以我希望太师父尊重我们的决定。”漫天沙高声说了出来。

    然而站在真武台对面的暮昂已经镇定不下来了,他没想到漫天沙居然当众公开与自己的赌注,如果这件事真的被庄主知道,恐怕对自己是相当不利的,不过这个时候,他如果出言阻止,但显得自己心虚,一时间,暮昂乱了分寸。

    “我们约定,这个比试的输者——”漫天沙特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暮昂,又看了一旁一头雾水的飞江,“从此离开浩然山庄。”

    “什么?胡闹!”飞江一下站了出来,其实他早已知道这个赌注,现在站出来只是为了表示自己没有参与。

    司徒浩然看了看彦坤,一般这个时候彦坤都会说些什么,不过这次,彦坤只是笑笑,什么都没有说。

    司徒浩然虽然不解,却也不再计较,淡淡地说了句:“先比了再说。”

    很显然,漫天沙等的就是司徒浩然的这句话,话音刚落,漫天沙一下抽出了裹在身后的冥日。

    一瞬间,司徒浩然、彦坤、御牧眼中均是一道亮光闪过,显然只有他们三人认出了这把兵器。

    飞江仿佛看不出一点不对,这把他从来没见过的兵器能让师父变色,可见其威力,但是仅仅一把武器能够改变漫天沙和暮昂之间实力的差距吗,更何况,暮昂手中的青岚剑也是一把极品啊。

    暮昂显然已经恼羞成怒,漫天沙居然把他们私下打赌的约定说了出来,自己一向在长辈面前保持的正面形象,恐怕要受损了,不过这也坚定了他要漫天沙难堪的决心,漫天沙的惨败或许会提醒这些长辈们,实力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就在暮昂还在平复激荡起来得心情的时候,漫天沙已经不愿意多等了,冥日出手,直取暮昂咽喉而去!

    真武台上只留下一道残影,除了司徒浩然和彦坤之外,其他人均是为之一震,漫天沙不经意间已经用出了云体风身,这套身法纵横江湖之时飞江等人都只是孩童,所以均未见过,而漫天沙在浩然山庄藏拙这么多年,一出手竟然远远出乎他们意料,一时之间没缓过神来。

    漫天沙刚到浩然山庄之时,暮昂在这套身法之下吃过亏,可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漫天沙用过,也就没有在意,没想到,刚一对阵,漫天沙竟然就用了出来,不过暮昂对自己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毕竟《鱼露剑法》也是一套天境剑法,虽然自己尚未领悟,不过依仗父亲给自己点拨的前三式,对付这个不学无术的漫天沙是绰绰有余的。

    暮昂未及多想,青岚剑出,鱼翔浅底,第一招便是鱼露剑法的路数。

    司徒浩然淡淡说了一句,“暮昂的领悟力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鱼露剑法的起手也用得似模似样。”

    飞江颇有些得意,也从刚刚对漫天沙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暮昂这孩子有点时间都用在了这套剑法之上。”

    飞江的言下之意也指向了漫天沙,毕竟漫天沙的贪玩和不学无术在浩然山庄基本是人人都知晓的,御牧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明显对飞江不满,一个长辈把心机算到了十几岁的孩子身上,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过分。

    “着!”暮昂的兴奋已经完全写在了脸上,青岚剑分明已经刺中了漫天沙右胸,鱼露剑法果然不愧是天境剑法!

    漫天沙眼中掠过一丝凉意,与暮昂过招看来真的是对现在的他的一种侮辱,虽然鱼露剑法威力强大,但他居然连残影也无法分辨吗?

    一念决绝,冥日突然火光大盛,一剑撕开了暮昂的后背!

    暮昂前一秒还沉浸在极端的狂热之中,下一秒就感觉背后有种被撕裂的灼热,整个人已经倒飞了出去,幸运的是,他还没有看到的伤口,然而,真武台外的飞江等人却是看得分外清晰!

    漫天沙的一剑从暮昂的肩头直接划到了尾椎,深可见骨,更可怕的是,伤口已经被极度的高温烧成了黑色!

    暮昂缓缓站了起来,他看到了自己一贯仰仗的父亲飞江居然老泪纵横,如果不是顾忌比试还没结束,就已经冲上了真武台!暮昂略一动作,才明白自己的伤势有多重,全身气息已经凝固了,自己连往前迈一步的力气竟然也没有了。

    漫天沙站在真武台的另一端,剑指暮昂,自己的右臂连同冥日全部都燃烧着火焰,他明白这一刻自己的形象恐怕要一辈子留在外公和这些师叔的眼中了!

    “蚀日剑法。”漫天沙淡淡地吐出了几个字。

    沉寂!

    死一样的沉寂!

    即使飞江等人因为没有亲眼见过红衣尊者而认不出云体风身,因为自身的局限认不出冥日,但他们却不可能不知道蚀日剑法,作为天书排名前五的强者,红衣尊者正是凭借着这套剑法重伤少林寺罗汉堂四大高僧,一战扬名江湖,从而奠定了今天的地位。

    飞江肠子都悔青了,这孩子从红衣宫出来,又怎么会不懂武功,亏自己还以为能让暮昂取而代之,这下到底该如何收场!

    只要暮昂没认输,这比试便不算结束,漫天沙杀意顿起,这么多年的忍耐,今天就一次偿还吧!

    漫天沙一下消失在真武台上,凭借着幼时练就的过目不忘的本事,漫天沙用出的居然是莫非剑法!

    “莫闻!”飞江这次认了出来,也顿时明白了漫天沙根本没准备让暮昂走下真武台。

    司徒浩然陡然变色,虽然他一直也明白漫天沙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所事事,但是痴迷武学的他也不愿意花精力去猜一个小辈的心思,本来这一战已经让他大大吃惊了,不过他还是没想到,漫天沙居然会对暮昂痛下杀手,而且是在自己面前!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身影已经飞到了真武台上,飞江!

    飞江指尖一点,迎上一星银光,同时大喝一声:“出来!”

    那一星银光之后,漫天沙又出现在真武台之上,漫天沙明白,如果不能瞬间击杀暮昂,下一秒外公就肯定会干涉,自己就真的没有机会了,那么就把所有的底牌都掀开吧!

    漫天沙一下将内力全部注入到冥日之中,一股炙热的暖流瞬间从冥日中迸发出来,流遍了漫天沙全身,漫天沙也难以控制,整个人一下全部沐浴在了火焰之中!

    漫天沙的眼中已经看不到任何的感情,黑色的火焰从眼中四射开来,“风火山林!”

    一声霹雳猛然在真武台上炸开来!

    一剑一刀一斧一盾携雷电之势突然袭向飞江,飞江猝不及防,虽然躲过了剑刀斧的攻击,却被盾牌砸中胸口,直接飞出了真武台。

    暮昂不敢相信眼前的剧变,这不是被自己赶尽杀绝的徐家兄弟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过很快他就没有思维去考虑这些问题了,一支插在他胸口的羽箭,击溃了他最后一丝坚持的意念!

    “够了!”司徒浩然猛然发声,作为浩然山庄的庄主,他怎么会忍受这样失控的局面发生在自己眼前!

    司徒浩然一掌拍下,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型手掌,直接盖在了真武台上!

    轰!

    风火山林四人全部重伤趴在真武台上,已然失去了行动力,飞江父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移到了司徒浩然身后,但是这场动乱却并没有就此熄灭!

    因为漫天沙!

    因为漫天沙浑身火焰却并没有倒下去,他依然站在真武台上,而冥日此刻指向——司徒浩然!

    一滴滴火焰从漫天沙身上滴下,那是血液,很明显,漫天沙已经受了重伤!

    司徒浩然眼中一阵触动,这种尊严被辱的感觉,好久都没有过了,不过这种触动只存在了一瞬,就被另一种决然所替代,因为他是司徒浩然,天书一号!

    司徒浩然翻手又是一掌拍下,刚刚消散的掌印又重新再真武台上空凝结,陡然落下!

    就在掌印落下的一瞬间,一支羽箭破空而出,直射司徒浩然。

    司徒浩然左手一挥,那支羽箭便失去了向前的气势,直接在空中断成了两截。

    漫天沙本来在司徒浩然大手印的气息压制下根本无法反抗,然而刚才的一箭却给了漫天沙一丝突破的机会,冥日中又是一道灼热的力量贯入了漫天沙体内,漫天沙已然失去了理智!

    杀!

    杀!

    杀!

    漫天沙竟然从大手印下逃脱,挥出了一道剑气,目标依然是司徒浩然身后的暮昂,即使失去了理智,漫天沙心中的杀意居然没有丝毫地减弱!

    突然一阵凉风拂过,漫天沙浑身的火焰居然一瞬间消散,整个人一下瘫倒下来,却被身后一人稳稳扶住。

    彦坤。

    就在漫天沙冲上来的刹那,彦坤出手了,压制了漫天沙体中的炽热力量,同时扶住了体力透支的漫天沙。

    突然漫天沙体内一股排斥力喷薄而出,一下推开了彦坤,漫天沙撑着冥日才勉强维持站立的状态。

    司徒浩然突然仰天大笑,“你还可一战?”

    漫天沙已经不再看暮昂了,“他辱我父母,你一定要保他?”

    司徒浩然收起了笑容,“保不保他不重要,你能不能在我面前杀了他,很重要。”

    司徒浩然身后的飞江陡然变色!

    “五年之内,必杀此人!”

    漫天沙转过身,缓缓走向山下。

    司徒浩然看了看躺在真武台上的风火山林,“你的人我会帮他们治好伤,然后还给你。”

    彦坤看着漫天沙倔强的身影,居然有了一丝想哭的感觉。

    司徒浩然大笑着转身走入浩然大殿,“五年?有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