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梦回沧澜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逆鳞
    这次,紫尘眼中的惊讶已经无法掩饰,刀刃上依然锈迹斑斑,没错,就是钟赫在擂台上用得那把刀,也是他一直坚持用下去的那把刀!

    虽然,这把刀在钟赫的手上暂时没有丝毫的威力,但紫尘已经不怀疑,这把刀孕育着怎样的能量,“跟我来吧。”

    虽然紫尘已经不反对钟赫带着锁清秋,但同时她也能看出来,以钟赫现在的功力,不可能发挥出手上那把刀的威力,那么如果要训练钟赫的话,首先要给他再找把武器。

    钟赫跟着紫尘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原本钟赫以为紫尘会带他去军营,一般兵器都是放在军营中统一管理的,可是显然,紫尘要去的地方不是一般的地方。

    终于,紫尘放缓了步伐,走进了一个小院落。这个院落如此地不起眼,在庞大的玄武府中太容易与其他的院落混淆了。

    然而,这里却是玄武军最顶级的兵器库,江湖上,兵器可以分成凡品,上品,珍品,极品,神器,其实神器并不是兵器的最高阶,在神器之上还有一些兵器如传奇般的存在,这些兵器或许不够锋利,但是它们的背后都有着一段神话,能被称之为传奇的兵器,都曾经被神一样的人物所使用,这些兵器大都随着神话的坍塌而消逝,然而极少的被存留下来,成为了传奇。

    在军营的兵器库里,最好的兵器也不过是珍品而已,而所有珍品以上兵器,都被玄武门主放到了这里。每十年,四大统领可以分别推荐一位弟子来兵器库选择一件兵器,但这些尚未进入军队的门徒是几乎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当然,这些钟赫都不知道。

    看守兵器库的是个老头,这个老头和这个院落一样不起眼,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昏昏欲睡。

    紫尘没有打扰老头,静静地走到了门前。

    “嗒”,门自动打开了。

    钟赫正准备进去,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老头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了。

    “紫尘统领,很多年没来这里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紫尘统领第二次来这里吧。”老头完全无视了钟赫的存在。

    “是的,任老统领好记性啊。”紫尘对这个老者很是尊敬。

    “老咯老咯,还记得当时门主带紫尘统领来到这里的时候,我还很意外呢,为什么门主会给一个小丫头这样的机会,直到看到你出来,我才发现,门主是对的。”

    “为什么,紫尘统领选择了一把神兵吗?”钟赫好奇地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

    “好了,钟赫,进来吧。”紫尘已经走进了兵器库。

    钟赫看着眼前的老者似乎已经没有了聊下去的兴趣,又恢复到了昏昏欲睡的状态,也就跟着紫尘进入兵器库。

    从外面看,这个兵器库黯淡无光,走进来才发现,别有洞天。

    这里的兵器并不多,却都独自散发着光彩。

    离入口最近的是一把巨剑,被红色的火焰包裹着,如果乐言在这里一定会惊叹,原来玄武军也有赤炎巨剑。

    当年中州动乱后,玄武和朱雀为了争夺中州的领导权,展开了一场世纪之战。八千柄赤炎巨剑装备的雀羽军成了朱雀最大的筹码。

    可是双方都没有想到,这场战争一打居然打了二十年,最后双方不得已拿出了自己的王牌,黑甲精骑和雀羽军进行了直接的对抗。据说所有参加当年那场战争的人,都已经淡出了历史的舞台,随之开始的,是黑甲精骑和雀羽军的重建,而八千柄赤炎巨剑也随着那场逆天的战争损失殆尽,仅剩的几柄也都被授予了双方军队中至关重要的角色,朱雀的玉衡能有一把赤炎巨剑,也能看出朱雀对他的重视。

    不过,钟赫对这把人所皆知的巨剑,并不感兴趣,他并不想放弃锁清秋,他只是想找一柄兵器作为锁清秋的辅助,而这柄巨剑,显然不适合。

    突然,钟赫打了个哆嗦,背后一阵寒气袭来,钟赫回头一看,一柄弯刀发出淡淡的黄色光芒,阵阵寒气难道就是它发出的吗?

    虽然钟赫并不了解中州的历史,但他也能认出这柄刀,因为在外公和父亲的故事里无数次提到过它,这柄刀和它的主人的故事像神话一样在中州流传了数千年。

    “这是……”钟赫的声音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没错,这是井中月。”紫尘当年也曾经被它所震撼。

    钟赫忍不住伸出了右手,想去握住刀柄,感受一下这柄曾经叱咤江湖的传奇的脉搏。

    紫尘并没有阻止他,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一个武者和兵器之间是有感应的,如果井中月在千年之后,还能再接受一个人成为它的主人,那么这就是注定的。

    就在钟赫即将触到井中月的时候,突然身体产生了剧烈的颤抖,抵抗并不来自于井中月,而是来自于钟赫,钟赫的体内仿佛像大海一样翻腾,掀起一阵阵巨浪。

    钟赫明白了,是锁清秋,从黎明开始,锁清秋已然和自己融为一体,钟赫应该做的,是用锁清秋创造一个不亚于井中月的传说。

    钟赫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它,不适合我。”

    紫尘在钟赫身后露出来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就在钟赫准备走开的时候,突然发现在井中月的光芒背后,隐藏着一把匕首。

    它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一丝的光芒,通体黝黑,这么近的距离,钟赫甚至没能分辨出刀刃上是锈迹还是它本身就是黑色的质地。

    顺着钟赫的目光,紫尘也看到了那把匕首,不觉有些惊讶,当年她并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一把武器。

    钟赫没有犹豫,一把拿了起来,“好了,就是它吧。”

    这把黑色的匕首依然没有丝毫的光泽,但钟赫和紫尘都感觉到了一股凌厉。

    在走出兵器库的时候,老者已经站了起来,认真地打量着钟赫,“这就是逆鳞的主人吗?”

    “紫尘统领,能告诉我,当年您选择的是什么武器吗?”

    紫尘看了看眼前这个尚未摆脱稚气的孩童,笑了笑,“我没有你的运气,我什么都没有拿。”

    三个月过去了。

    钟赫依旧是坐在海边的那块礁石上,他已经习惯了,在这里度过黎明,有的时候大海是平静的,钟赫也很安静,有的时候大海汹涌澎湃,钟赫也热血沸腾,他已经习惯了按照大海的脉搏去呼吸。

    不过此刻,他没有看海,他在摆弄着一把黑色的匕首。

    钟赫将匕首随意地抛向空中,接住,又抛弃,接住,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在空中旋转的匕首不时地发出一些光亮。

    三个月下来,钟赫并没有发现逆鳞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除了刀刃上刻了一些钟赫不认识的符号,或者说是文字,不过逆鳞却很适合钟赫的现状,因为它很锋利,唐靖甚至说这把匕首是他见过最锋利的兵器。

    在钟赫眼中,唐靖是很见多识广的。

    一切如唐靖所料,三个月时间,钟赫一直在学同一个动作——出刀。

    藏刀因为铁匠师傅教钟赫的那套心法而顺利解决,钟赫只要按这套心法来呼吸,就能够将锁清秋和逆鳞隐蔽起来,它们到底到了哪里,钟赫并不清楚,钟赫只是感觉,身边如大海般浩瀚,锁清秋和逆鳞就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的呼唤。

    可是,出刀,三个月了,钟赫依然没有丝毫的进展。

    钟赫的每次攻击线路都能被紫尘统领提前识破,甚至逆鳞都还没有出现,紫尘统领就已经能把钟赫的攻击角度、攻击时机拿捏得丝毫不差,三个月时间,钟赫都还是被紫尘一招制服,这让他很郁闷。

    不过,钟赫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他很清楚地明白,以他现在的战斗经验,想在招式上胜过紫尘根本是做白日梦,想要逼出紫尘的第二招,钟赫只能靠——速度。

    绝对的速度来自于绝对的平静,钟赫每天都会在黎明时分坐在礁石上,只为了找寻控制自身气息的方法,钟赫希冀在黎明的海边找到答案,可惜,铁匠师傅那套古怪的心法再也没有出现过,钟赫除了等待之外,也做不了什么。

    今天的大海格外平静,钟赫在寻找大海,逆鳞,和他的呼吸频率相同的那一瞬,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么一个瞬间,他渐渐闭上了眼睛。

    不对,钟赫猛地警觉起来,一股陌生的气流扰乱了他和海之间的共鸣,出刀!

    一道黑色闪电迸射而出,是逆鳞!

    虽然没能突破紫尘的防守,可三个月的时间,钟赫的出刀速度已然快得惊人,更重要的是,在黎明的海边,这是最适合钟赫发挥的环境了。

    站在钟赫身后的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身体几乎没动,却向后平移了好几丈,刚好避开了钟赫的逆鳞。

    然而,除了出刀之外,钟赫根本不会其他的刀术,可两人近在咫尺,一旦钟赫停手,势必会给对方反击的机会,钟赫略一迟疑,手中多了一柄飞刀!

    飞刀,才是钟赫最值得信赖的兵器!

    “中!”钟赫飞刀脱手而出,一瞬间,黑衣人已经无处可躲,钟赫整个人冲了过去,只要黑衣人中刀,钟赫就会发起狂风暴雨般地攻击。

    “嗖”飞刀并没有像钟赫预期的那样击中黑衣人,而是从黑衣人身上穿了过去,钟赫一下愣住了,停住了攻势。

    “小子,别白费心机了,你的攻击对我是无效的。”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过来。

    这个声音在钟赫的耳中显得格外地不真实。

    “天赋不错,却根本不懂刀法,记住,永远不要把它扔出去。”

    黑衣人手中正是钟赫刚刚扔出去的逆鳞。

    突然逆鳞像有了生命一般,从黑衣人手中迸射而出。

    钟赫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迫感,但是在这种压迫感下,钟赫对环境的感受程度也在成倍地提升。

    钟赫猛然伸出了左手,逆鳞在距离三尺的距离时候突然放慢了速度。

    黑衣人眼中多了一道异样的光芒,因为他注意到逆鳞的表面上多了一层冰霜。

    钟赫稳稳接住了逆鳞。

    “成为逆鳞的主人,就意味着你必须不停地杀戮。”

    “杀戮,为什么?”钟赫诧异地看着黑衣人,却只看见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钟赫仿佛陷入了一个红色的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杀戮,漫天的鲜血。

    而刚刚的黑衣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长有双角的怪物,他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伴随着他的每一次挥舞,就诞生了一次新的杀戮。

    钟赫缓缓地走向了这个怪物,赫然发现他手上拿着的正是——逆鳞。

    而这个怪物显然也觉察到了一个不速之客闯入了他的世界,只一瞬,他就来到了钟赫的面前,举起了逆鳞。

    钟赫不知道这个怪物是谁,还有逆鳞为什么会在他手中,但是很明显,他对逆鳞的使用已经达到了巅峰,钟赫不禁想,如果现在逆鳞在他的手上,他也能用出这种的剑法吗?

    然而,现在,逆鳞并不在他手中,他只有——锁清秋。

    钟赫慌了,我根本不会任何刀法,我该怎么办……

    “不!我会刀法,一套完全属于锁清秋的刀法。”

    钟赫身上散发出了一圈蓝色的光晕,虽然很淡,却抵挡住了红色领域的不断入侵。而钟赫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受似曾相识,对了,是铁匠师父带自己领略的那种感觉。

    锁清秋开始舞动了,钟赫无意识地挥出却刚好架住了逆鳞的攻势,刚刚看似必杀的一剑居然就这样被接了下来。

    怪物停滞了一下,他似乎也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子能够接下这一剑,不过他很快又挥出了第二剑,逆鳞在他手中完全变成了嗜血的凶器。

    钟赫没有其他选择,锁清秋轻轻翻转,继续抵抗着逆鳞的攻击。

    钟赫完全沉浸在锁清秋与逆鳞的每一次冲击中,却忘了自己是在生死相搏。

    第七剑!

    钟赫再也无法抵挡住怪物的攻势,逆鳞一下刺穿了锁清秋的防御,狠狠地刺入了钟赫的胸膛!

    一阵剧痛一下将钟赫从迷幻中惊醒了过来,钟赫发现自己依旧在海边的礁石上,握着锁清秋的右手剧烈地颤抖着,而逆鳞插在礁石之中!

    “难道只是一个梦吗?”钟赫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土。

    锁清秋的锈迹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透出了一丝光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