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游戏竞技 > 你好King > Chapter 53 守夜
    黑漆漆的夜里,袁芳睁开双眼,挣扎着挪了挪身体,支起了半个身体。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

    突兀的清冷的声音吓了袁芳一跳,她晃了晃脑袋,大半天才想起他为什么在旁边。他这是一直守着她吗?

    “可以麻烦你开个灯吗?”

    嵇崇川听着她平缓的语气,判断着她的身体状况,拿起手边的手机,打开手电筒,摸索着找到客厅台灯的开光。

    光的亮度刺的袁芳不舒服,下意识抬手遮了遮眼睛。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神镇静,无波无澜。仔细闻,还能闻到他身上云南白药的味道,手指上残留的烟草的味道,以及她原来特别喜欢的柠檬的清香。

    袁芳转开眼:“好多了。”说完,轻轻地掀开被子,从沙发上下来,将脚伸进鞋子里。

    躺着的姿势维持的有些久,腿阵阵发麻。

    袁芳起身站立的不够稳,身体微晃了晃。她紧张地赶忙用手撑着沙发边沿,稳住了身形。

    袁芳不经意的回头看后面,只见白炽灯光下嵇崇川冷眼看着她,冰冷的没有感情,令她想起来蛇这种动物,丝丝吐出红信子,浑身冰冷,蛰伏着看着目之所及。

    袁芳呆呆的看着他,眼里涌出了挥之不去的哀伤:他这样冷淡的表情,在她脆弱的这刻,刺痛了她故作坚定的样子,她用火热火热血液包裹着的外衣,被他浑身散发的冰寒融化了,她所剩的,不过是他对她的怜悯和冷眼旁观。

    袁芳轻笑了一声,缓缓直起身:“我好多了,你先回去吧。辛苦你了,谢谢你守了我这么长时间。”

    “你还有不舒服吗?”嵇崇川冷冷地出声。

    袁芳看着他的态度,不明所以,轻点头:“好多了。”

    “如果你想要留住孩子,别作死,别想东想西为好。”

    嵇崇川眸子暗了暗,睡梦中的她还在抗拒着那晚他带给她的痛,她嘴里喊着混蛋,眼泪横流落在他手上的样子,烫的他难受,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责。这是他第一次深深审视自己的流氓举止,伤害了一个女孩。人只有在痛极恨极的时候,在梦里,才会如此难过吧。

    嵇崇川眼神晃了晃:痛到极致,人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她就会学着遗忘,她需要的就是时间来遗忘发生的这一切,包括他。

    袁芳睁着布满血丝的眼,倾斜着头,疑惑地盯着他:作死?她做了什么吗?

    “我做了什么?”袁芳不懂。

    仿佛就是几个小时的功夫,他就又变回了原来的冷漠的样子:“好好养胎,不要想着不该想的。”

    “你指的是?”袁芳吞了吞口水:“你吗?我想,我很有分寸。”

    一颗不在乎的心,要捂热总是要过程的。她不管,她就喜欢他。

    “有分寸就多爱自己一点。先学会爱自己,才有资格爱别人。你这样,”嵇崇川冷冷挑眉:“喜欢的人也不会喜欢你!”

    “请放心。我还没到想不开的地步。”袁芳转过头,挪动着步子往前。

    底裤上一小块已经干涸的血液刺痛着她的双眼,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下来,要么从来别存在,如果存在了,就不该跟她开这样的玩笑。

    袁芳坐在马桶上,双手遮着流泪的眼睛,她不想在知道肚子里有个孩子的时候,她打算留下他,他却出现要离她而去的症状,她不喜欢这样失控的场面,她都做了些什么?

    她会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好好躺着,什么都不想,只要他,不跟他分别。。。她愿意,她愿意做一切有益于孩子的事情。她可以什么都不想,只要,只要孩子好好的。

    咚咚咚~

    卫生间传来的压抑的哭声,他听在耳边,对此,表示哀伤却也无能为力。

    若是孩子没保住,他,是不是也少了诸多的后顾之忧?于她,只是痛一时。长远来说,利大于弊。

    袁芳擦了擦眼泪,起身。

    他深邃的眼眸撞进她红彤彤的眼睛里。

    嵇崇川张了张嘴,摸了摸她的头发,大手一揽将她搂进怀里:“平缓情绪,没事的。你先好好休息,天亮了我陪你去看医生好吗?”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袁芳大脑一片空白,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心砰砰乱跳,有股叫做安心的东西荡漾开来。

    嵇崇川为自己毫无预兆的举止暗恼,他在干什么呀!只是,一看到她红通通的眼睛,那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他的思考就变慢了,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在这样的状态下做出这样的举止。

    袁芳轻轻地点点头。

    “你去沙发上睡还是去床上睡?”嵇崇川稍微僵硬的将手挪开,怕她一下失去中心摔倒,又赶忙将她扶正。

    袁芳低垂着头,伸出手指指了指沙发。

    嵇崇川了然,扶着她走向沙发,照顾她小心翼翼地坐好,又打开灯,笨拙的找寻被子给她接了杯水,喂她喝完半杯,扶着她躺好。

    袁芳犹如他的提线木偶,全程配合他的动作,眼神呆滞。

    嵇崇川在她眼前晃了晃手。

    袁芳发散的视线聚焦在嵇崇川沉静的眼睛里:“我很害怕。”她抱紧了被子,微蜷缩着身体,哀哀的诉说着自己的情绪。

    “你可以告诉我,你怕什么呢?说出来也许就不怕了。”

    “我怕...怕孩子没了。”

    “你只要记得,你不曾主动放弃他,尽人事听天命,哪怕真是没有了,只能说与他无缘。换个角度想,也未必就是坏事。”嵇崇川看着袁芳看他微变的眼神,赶紧补充道:“你别想太多。事情还没发生。”

    “是了,你这么不待见他,自是不期盼他来到这个世界,我明白了。”袁芳看着灯,悠悠说着,心像炖刀子割肉一样,揪着,疼痛。

    “你安心睡一会,天很快就亮了。我在这里,有什么需要你说就行。”嵇崇川坐在离她有些距离的沙发旁,避开她的眼神。

    袁芳眼神暗了暗,闭着眼点点头。

    她鼓励着自己放缓情绪,扯着嘴角想些开心的事情。

    “你能不能给我笑话?”

    什么?嵇崇川看着袁芳,确定那个说要他将笑话的人是她。

    嵇崇川扶额。大半夜的,他守着她一直没闭眼,她还要折腾他让他给她讲笑话?!这妥妥的就是在为难人。

    袁芳低低地问:“我心情不太好,我想,转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嵇崇川捏了捏眉头:“我...不会讲。”

    “网上有很多段子。”

    看看,她连笑话的资源都给出好的建议了。嵇崇川深吸一口气,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吸口仙气吊命?

    嵇崇川翻开手机浏览器,输入:笑话。

    一大串的网页词条出现,嵇崇川滑动着屏幕,打开其中一条,清了清嗓子,挑选着他认为有笑点的笑话缓缓讲述着。

    讲完一个,看了看袁芳毫无变化的表情,皱着眉:“不好笑吗?”

    袁芳看了看他,没有出声。

    “那我,”嵇崇川低下头看屏幕:“这个,我觉得这个就挺好笑的。”

    嵇崇川讲完了还不忘问:“这个怎么样?”

    “还行。”

    袁芳轻飘飘的两字,让嵇崇川微松了口气,他太不容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