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不死密葬 > 第二十九章 陷坑
    怪物生前是杀戮成性的士兵,本能反应还是杀戮,在实验的过程中,怪物杀死了大量科学家,其中一名就是威廉姆侄子的妻子。

    可能是威廉姆的侄子因为自己妻子的死亡而良心发现了吧,他把笔记本里关于库库罗文明的章页撕了下来准备毁掉。当时提议打造不死军团的人是希姆莱,也是威廉姆侄子的好朋友,他觉得那具怪物就是自己要打造的不死战士,从威廉姆侄子手中抢走了笔记。并派出一队士兵去库库罗文明遗址寻找更多的夜幽花,用来打造他心中的不死军团。等士兵们回来的时候,不仅没有找到夜幽花,就连纳粹组织也在联军的攻势下战败了。

    德国人战败后,超自然研究部门被反法西斯联军攻破,里面所有的研究资料,包括最后两页笔记和原子弹研究项目一起,被美利坚和前苏联共同瓜分了。至于,威廉姆侄子藏起来的那一株夜幽花怎么会落到罗斯切尔德家族手中,我们还没有查到。”

    我问道:“难道撕下来的笔记残页没有在美利坚吗?”

    刘颖摇摇头回答道:“我的家族曾有人出任过总统,他翻阅过美利坚的全部封禁档案,里面并没有关于那两页纸张的信息,我猜那几页笔记可能落到了前苏联手中。”

    我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简单,于是就问道:“俄罗斯这么大,我们该从哪里下手?”

    刘颖道:“大部分国家都有一本只有总统才可以翻阅的书籍,被称为总统手册,上面记录的全是能让世界为之疯狂的永久性封存档案,恰恰库库洛人掌握夜幽花的事情正好符合这个条件,我想如果那两页被撕掉的笔记真在俄罗斯的话,肯定会被收录到总统手册中,也就是说,只要我们找到俄罗斯的总统手册,就能找到被撕掉的笔记。”

    我和王明早已领教过她们家族的能量,听到这些后,并没有表现的太过于吃惊。

    我问道:“大博士,在当今世界,有谁不知道美利坚和俄罗斯的关系,恐怕还没等咱们靠近他们的总统办公厅,就被禁卫军直接击毙了,更何况,克里姆林宫那么大,谁知道总统手册藏在哪里了?”

    刘颖笑了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自从美利坚的全球监听丑闻被曝光后,各个国家的安全部门对首脑居住地及办公场所进行了详细排查,虽然大量监听设备被挖掘了出来,但他们的这次行动,为美利坚安插在那里的特工提供了更多便利条件,就连俄罗斯的总统手册藏匿地点也被我们知晓了。咱们下一步的目标,就是克里姆林宫的救世主塔楼。”

    我听到要偷俄罗斯总统的东西,咂舌不已,王明更是兴奋,嚷嚷着说啥也要参加这次的行动,这可是普通一辈子也不可能碰到的事情,要是能把总统手册偷过来看上一眼,这该是多么过瘾的一件事情呀。

    我本来想让王明先把那具遗骸送回华夏,交给他叔叔,看看是不是他要找的。谁知这货怕我们把他甩了,把遗骸交给了刘颖,让她们家族想办法送回华夏,他自己则赖在了这里,说啥也不走了。

    用他的话来讲,谁知道这具遗骸是谁的,就算是他叔叔的,他这次也要做个不肖子孙,等过完眼瘾在回去负荆请罪。

    为了这次行动能够顺利完成,刘颖特意请人教我们学习使用只有在好莱坞电影里才能见到的间谍工具和逃生用品蝙蝠衣、飞爪枪。

    飞爪枪和普通枪械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后坐力更大一些罢了。蝙蝠衣的使用却不太好学,由于王明太胖每次使用蝙蝠衣从楼上往下跳的时候,下降的特别快,把下面铺的救生气囊都快砸爆了。

    我比他稍微强了一些,经过多次的自由落体后,慢慢掌握了其中的技巧,虽然飞行的姿势比较难看,至少不会摔那么惨了。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我们几个把该掌握的东西都学的差不多之后,开始了一段不一样的冒险之旅。

    克里姆林宫的“克里姆林”在俄语中意为“内城”。在蒙古语中,是“堡垒”之意。位于俄罗斯首都的最中心的博罗维茨基山岗上,南临莫斯科河,西北接亚历山大罗夫斯基花园,东南与红场相连,呈三角形。保持至今的围墙长2235米,厚6米,高14米,围墙上有塔楼18座,参差错落地分布在三角形宫墙上,其中最壮观、最著名的要属带有鸣钟的救世主塔楼。

    救世主钟楼在普通人眼中,只是一座饱经风霜的名胜古迹,然而它下面却隐藏着一间安全系数和银行金库级别一样的地下保险库。

    救世主塔楼一般情况下从不对外开放,除了正常的巡查和卫生打扫,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只是塔楼的四周有大量真枪实弹的警卫,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进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里是俄罗斯的首府,一旦被警卫发现,肯定会引发国际纠纷。

    经过深思熟虑的论证后,刘颖聘请了世界一流的银行盗窃团队前来协助。俗话说,小鸡尿尿,各有各的道,这帮盗窃团伙伪装成游客在塔楼周围观察了一个星期,很快就制定了一套可行性非常高的方案。

    几百年前,在建造克里姆林宫的时候,沙皇担心有一天会被敌人包围宫殿,特意命工匠在下面开凿了几条逃生通道。进入和平年代后,安全部门担心这些逃生通道会被叛乱分子利用,把出口和入口全部封死了,如果不是当年的知情人,很难找到这些通道的具体位置。

    盗窃团伙的头目科利斯从黑市买到一张地图,上面清楚的标注了地道的位置。其中的一条正好从救世主钟楼下五十米的地方通过。

    刘颖用伪造的身份在逃生通道的上面买了一套院子,并告知左邻右舍要把院子内重新装修一番。到时间噪音肯定会非常大,希望他们能够谅解。搞定了这些居民,科利斯和他的团队便伪装成装修工人,开始在屋子里日夜不停的挖掘起来。

    眼看就要挖通地道的时候,巡警找上了门。面对巡警的质问,我的心快提到了嗓子眼里,可对方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我愣是一句也没听懂。

    刘颖从屋子里走出来,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番,并悄悄地塞给巡警几万卢布,巡警眉开眼笑的说了几句,便什么也没检查,就离开了。

    我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问道:“什么情况?”

    刘颖解释道:“有人投诉咱们弄出的噪音太大,扰乱了别人的作息。”

    原来是个事情,我长出一口气,说道:“没事,等打开了下面的混泥土浇筑层,声音就没那么大了。”

    事情并没我想象的那么顺利,一米多的浇筑层打开后,下面并不是地图上的逃生通道,而是一个非常深的陷坑,我们选择的院子正好在陷坑离地面最近的地方。科利斯的一名手下不知道情况,在施工时,连人带挖掘设备一起掉了下去。

    我站在黑黝黝的洞口旁,郁闷道:“真不知道修建这座房子的人怎么想的,选择这么一个地方盖房子,就不怕哪一天自己正在屋子里睡觉,房子突然陷下去吗?”

    刘颖叹了一口气,道:“也许他们盖这所房子的时候,下面的陷坑还不是这么大,后来才变大了,正好赶上咱们在这里挖洞,把它挖穿了。”

    王明插嘴道:“我在报纸上看到过陷坑形成的原理,好像是地下的溶洞突然塌陷后,上面的土层开始慢慢的往溶洞里掉,等到地表土质层的凝聚力抵挡不住地心的吸引时,地面的建筑物会跟着土质层一起塌陷下去。”

    我没好气道:“你既然懂这么多,那下去救人的任务就交给你算了。”

    王明面露难色,道:“远哥,谁也不知道下面究竟有多深,再说兄弟我吃这么胖,这种高难度事情,你还是别让我干了。”

    说实话,就算王明想下去救人,我还不放心呢。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知道他这人比较懒,如果直接让他去帮我买登山绳,他肯定会让科利斯这些门外汉去帮忙买。

    我又说道:“既然你不愿意下去,那我下去吧。你到外边买些好点的登山绳和滑索,记住,哥们这条命可攥着你手里了,千万别让那些奸商弄些质量不过关的东西坑着了。”

    这招果然不错,王明一听不用自己下去,屁颠屁颠的买绳子去了。

    我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卖假货的人,记得有一年,我去雅鲁藏布大峡谷探险,一个关系不错的队友就是因为登山绳质量上有问题,活生生的从我眼前掉进了悬崖底部。等我们找他时,那副场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这个意外事故给我的触动非常大,从那以后,我见到一个卖假货的举报一个,后来还因此获得了市“十佳青年”的称号。

    王明去的快,回来的也快,我把绳子固定好以后,盯着秒表上的数字,往陷坑里扔了一根冷光棒,根据牛顿定律算出下面的深度,至少有五十米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