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吃过早饭,鼻青脸肿的蒋小鱼,伴随着鲁炎怪异的眼神注视下,开始了一天的魔鬼训练。

    因为邓久光有了鲁炎这个徒弟,所以柳小山主要负责蒋小鱼的日常训练。

    任务轻松了许多,让苏落长松了口气,现在他正在进行十公里负重越野。

    一旁的柳小山也跟着陪练,蒋小鱼一边喘着粗气奔跑,一边道:“师傅,你这下手也太狠了,我这英俊潇洒的面庞就被你这么破坏了,万一到时候人家女兵来了,看不到我原本英俊挺拔的形象,那得多伤心。”

    柳小山翻了个白眼,他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脸皮太厚,没有自知之明。

    他开口道:“那能怪我吗?师傅好心叫你起床,你却挥拳打师傅,以下犯上,你说自己该不该挨揍。”

    蒋小鱼一脸无语,嘀咕道:“谁让你靠的那么近,脸还那么黑。跟个黑炭头是的。”

    柳小山把耳朵竖过去,道:“你刚才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看那样子,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揍他的架势,蒋小鱼脸色讪讪,打又打不过,只能屈服了,开口道:“我在夸师傅你真帅。”

    柳小山看着嬉皮笑脸的蒋小鱼,突然也跟着笑起来,道:“徒弟夸我了,我真高兴,今天的自由泳,外加一千米。”

    “啊啊啊啊,师傅,我错了,不要哇。”海滩上,响起蒋小鱼的惨叫。

    而另一边,鲁炎则是在邓久光的注视监督下,挥汗如雨的举重。

    一人扛着少说有两百斤中的粗壮滚木,做着深蹲,汗水仿佛不要钱似的,从额头滑下,汇聚成一条小溪洒落在沙滩上。

    这就是华国军人,拼搏而又努力,平时训练多流汗,等到碰到敌人,战时少流血。

    把每一滴汗水,都流在祖国的大海中。

    青春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海训场的日子,就是在训练和睡觉中度过。

    这里没有手机,闲暇之时的娱乐活动就是,每当海水涨潮、退潮时,捡起留在沙滩上的那些贝壳,小鱼,还有螃蟹。

    偶尔还能见到海龟,唯一碰到的一次,是在午睡过后,蒋小鱼从宿舍里出来,想要去海水里泡个澡。

    经过沙滩时,正巧遇到一个四仰八叉,面朝天的大家伙,扛着个厚重的龟壳。

    被艳阳暴晒了一下午,连龟壳都是烫手的,看样子是脱水了,整个龟看上去样子蔫蔫的,半死不活。

    蒋小鱼试了下,想把它翻过来,但因为龟壳实在太过烫手,正巧这时候鲁炎出来。

    蒋小鱼就让他从宿舍里拿出一个盆来,舀了一盆海水对着海龟就是当头浇下。

    一连十几盆,海龟也是清醒过来,迫于强烈的求生欲望,它本身也开始挣扎起来。

    好在经过海水的物理降温,龟壳也不再那么烫了,蒋小鱼和鲁炎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老龟翻过身。

    推着龟壳,将其送回了海里,看着海龟渐行渐远,蒋小鱼唏嘘道:“可惜了,没有手机,不然和它合拍一张,应该是挺酷的。”

    鲁炎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蒋小鱼顿感无趣,说道:“算了,开始训练吧。”

    虽然没有两个老兵监督他们,但是两个人,对此早已经形成了习惯。

    宿舍外,邓久光和柳小山并肩而立,倚着栏杆,邓久光道:“这两个孩子,训练刻苦,心思简单善良,将来一定可以是一名优秀的华国侦察兵。”

    柳小山道:“但愿如此吧。”

    接下来的几天,柳小山和邓久光都没有再去刻意督促二人进行训练。

    但两人还是一如既往,片刻没有松懈,甚至形成了相互较量和竞争。

    这让两个老兵也倍感欣慰,就在鲁炎抵达海训场的一周后,在一天早上。

    一辆车,停在了海训场门外,两个女兵从车上走了下来,都是齐耳的短发,看起来英姿飒爽,颇有女将风采。

    进来的时候,四个人都在海滩上训练,即便是邓久光和柳小山,虽然只是在这里看守海训场。

    但从来没有一天松懈过,对自己严格要求,为的就是如果有一天,祖国需要他,就可以义无反顾的投身其中,报效祖国。

    蒋小鱼远远的就看到两个女兵走过来,呵呵笑道:“师傅,师叔,人来了,可别忘了咱们的赌约。”

    邓久光和柳小山目光闪烁,看向来人,等到两个女兵走过来,柳小山就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们是不是叫乌云和崔婕。”

    这突兀的一句话,弄的所有人都是尴尬不已,鲁炎悄悄退后了几步,蒋小鱼捂脸,太丢人了。

    一旁的邓久光差点儿被唾沫呛到,连忙拿胳膊怼了好搭档一下。

    柳小山这才回过神来,干笑一声,道:“那个,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随便问问。”

    一旁的崔婕和乌云两女对视了一眼,乌云和张冲一样,不擅长说词,但要比张冲强上一线。

    崔婕开口道:“没什么,我只是很好奇,你们事怎么认识我们俩的。”

    这句话问到点子上了,要知道,她们两个是女兵,从来没出过兵营,他们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可真是奇怪。

    四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蒋小鱼反应最快,开口道:“这有什么,你们一个是大名鼎鼎的女子中队的中队长,一个可是神枪手,威名远播,我们听说过很正常。”

    “哦,是这样。”崔婕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比如,就算你认识我,听说过我的名字,可是我从来没来过男兵营,你们怎么认识我们两个,就是乌云和崔婕呢。

    不过显然这么复杂的事情,她们俩是一时半会想不过来的,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蒋小鱼岔开话题道:“要不我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

    ps:求收藏求推荐

    求打赏求支持

    求月票求订阅

    书友群:810183545

    欢迎各位加群,聊天吹水。

    里面老司机,萌新群主,闷骚人士应有尽有。。

    另外本书中,出现的动物的名字,不是虚构,而是真的有这种生物。

    荒野类还会涉及到一些急救知识,现实中都是可以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