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异荒 > 第一卷 探索中的真相 第五十章 沦为罪恶
    人无分善恶,亦不论爱恨,万般有因果,草木皆有情,善至极为恶,可为天下,行大不孝,恶至极为善,伏尸百万,只为一线缘。

    人生百年,缘分何其多,却有几份善缘可终其一生,多是孽缘罢了,百年时,一声叹息,人生路上满是遗憾。

    人生苦短,漫漫长路,应对酒当歌,无分对错,满发鬓白时,如何不开怀。

    愿有情人可得终老,愿有义人可得善终,愿有有情有义之人此生平安。

    结百年善缘,夜来花香时,此梦不散,再摆一坛美酒,共饮此生。

    “我就坐在这里,等你杀光他们,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辱都不敢拼命,还是人吗?”

    南冰流着泪,她在逼秦浩,站在她的立场来看,秦浩过于偏袒那些人,他们出言不逊,带着邪念,很下流,若不是二人都非常人,此时必遭了毒手。

    她感觉受了委屈,自己被人欺辱,他就这种态度吗,这让她无法接受。

    秦浩只是驱赶,连点惩罚都没有,就这样看着那些登徒子逃离,他们已经彻底没了人性,活着也是祸害更多人而已。

    她态度坚定,坐在原地,早已成了泪人,自己最深爱的人,她觉得秦浩不够爱她。

    秦浩挣扎着站在原地,他颤抖的想要抱着南冰,却被她一把推开,不让他靠近。

    南冰,如同一枝带血的玫瑰,很妖艳,亦很绝情,对于呵护她的人,会闻到淡淡芳香,而对不良之人,只是触碰,便会沾染鲜血。

    她很骄傲,不允许自己的男人提不起刀,杀不了人。

    但她也很爱秦浩,若是他实在无法做到,那就自杀吧,活着也实在没有意思,好歹,也能让他内疚,做出改变。

    “为什么,为什么,……”

    秦浩迷茫的不知所措,他不明白为何人性如此黑暗,但他下不了手,那些人都是难民,本身就够惨的了,他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无数的惨叫声。

    “进化路,不求痛快,连起码的尊严都说丢就丢,进化有何用,活着太没劲,一死百了。”

    南冰大喝,她举起长刀,将刀鞘远远的仍于一旁,她的泪水似乎已经流尽,双手猛然用力,长刀透体,穿过她的腹部。

    “不!”

    秦浩慌了,他的心彻底乱了,委屈,迷茫,暴躁,伤心,自责,怨恨,无奈,各种情绪涌现。

    他不要命的抱住南冰,脑中只有那女孩温柔的一面,为何如此决然,一个女子怎能这般刚烈。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求你了,别这样,别这样。”

    紫色双翅展动,如大鹏逐日,一抹荧光从天边升起,冲进人群。

    杀戮,只有杀戮,一面倒的屠杀,秦浩百会发光,他打出白帝拳,宛如一轮大日,照耀世人,只是,被这光芒所照之人,全部爆成血雾。

    魔王,临世!

    无数人在惨叫,在逃离,那紫色的双翅,那锋利的獠牙,和木质的面具,成了所有人的阴影。

    像是从地狱中走来,秦浩沐浴鲜血,各种情绪不断衰退,他化为死神,只有不断杀戮,成了一种习惯,那种快感,让他忘了一切。

    他舔着舌头,鲜血的味道,带着津津甜意,也有股腥味,卷入喉中,细细品尝,如同天下最佳的美味。

    他流着泪,当泪水彻底流尽时,他只剩疯狂,杀光他们,还世间一片清明。

    他在幻想着,自己身为正义,在帮助难民解脱,离开这不堪的肉体,那邪恶的灵魂。

    他想到了古怪小和尚,他学着那个动作,单手成掌,立于胸前,微微欠身低头,口中颂道“阿弥陀佛。”

    他长笑,抑制不住。

    时而哭,时而笑,但他的拳却从未停下,地面早已血流成河,无数白骨残躯,像是无主之物,满地洒落。

    “哈哈,杀光你们,渡你们过苦海,重走人间路。”

    他宛若彻底疯了,手段愈发残忍,连那些孩子都不放过,亲手抓着一个幼小的生命,撕成两半,他的母亲正是那名少妇。

    此时的少妇,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撕碎,却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她跟着人群,疯狂逃窜。

    “是她,就是这个贱女人招惹的这个怪物。”人群中,有人认出少妇,大喊出声。

    “杀了她,杀了她,给那怪物赔罪。”

    “自己找死,还要带上我们,打死她。”

    “她还有个孩子,把她孩子先打死。”

    “野女人生的野种。”

    人群沸腾,所有人都在指责她,少妇被人群围在地上殴打,满身是血。

    但这些打人者却完全没有想过,终究是秦浩杀了那么多人,却没有想对秦浩报仇,一个都没有。

    杀一人为罪,屠万人为雄,伏尸千里,是为人杰。

    他杀了多少人,或许没人能记清,总之,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还是杀少了,一个都不放过,全部杀掉算啦。

    有人已经开始跪下,以面贴地,高呼秦浩为神灵,祈求秦浩带他脱离苦海,愿追随在神灵的身边,誓死效忠。

    也有人推出妻女,要献于秦浩,希望能换一条生命。

    更有人直接动手,打杀身边老幼,助纣为虐。

    人生白样,丑迹斑斑,只有冷眼旁观。

    秦浩笑的愈发灿烂,他抬起手,如同在安抚那些愿意为他效命的人。

    但下一刻,屠戮再起,白帝拳如同圣光,要彻底净化人间,还这方天地一片清净。

    他爆发出全部威势,不知是为了所谓的道德正义,还是为了宣泄那可耻的负罪感。

    血雾飘散,处处可闻到血迹,方圆十里,再无活人,到处都是残肢烂体,到处都是碎骨,连哀嚎声都没了,一片寂静。

    只有秦浩一人,在尸山血海中走出,他浑身都是血迹,没有一滴是自己的,全部都是难民的,那些手无寸铁的饥饿难民。

    他的脸色有了和南冰一般的冷冽,如同找到了同类,他遥望着南冰,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都没说。

    他来到南冰身旁,脑袋埋入南冰怀中,似乎很累很累,想要休息,他的呼吸逐渐轻缓,好似已经进入梦乡。

    南冰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脑袋,声音很轻的说道“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秦浩听后,默然的流下两行清泪。

    那个曾经爱笑,胆小,和善的青年彻底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