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反派改造计划 > 第7章 我在末世当好人(6)
    “老大,小心!”

    褚月喊的有些破音,嗓子忽然刺痛了起来,使得她猛烈咳嗽了起来,眼前一阵发黑,紧紧捏住了手里的大毛毛。

    大毛毛被她挤的有些变形,也腾不出手去夙苇那边了。

    夙苇身后扑出来一只丧尸,眼眸中闪烁着一点光芒。

    这只丧尸与躺在地上的丧尸不同,它是一只有智慧的丧尸,可不会像那些只知道往前冲的愚蠢丧尸一样,自寻死路。

    所以,它选择了偷袭这一条路。

    然而,它简单的想法很好,但它低估了夙苇。

    泛着冷光的金属棍子越来越近,丧尸下意识的使出自己的异能。

    一股细细的水流从丧尸手里冒出,凝聚成刀的形状,刺向夙苇。

    夙苇看到丧尸手心的水流,眼睛一亮。

    原本想直接爆头的棍子转了方向,敲向丧尸的右肩。

    “扑通~”

    丧尸被夙苇用金属棍子压在地上,扑腾了一下,就不动了。

    燕孚忽然出现在夙苇身旁,大刀伸到夙苇前面,水刃敲击在大刀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消失了。

    “是太高兴了?所以有些忘乎所以,脑子秀逗了?”

    燕孚漂亮的眼眸中映照着身旁的女孩,嘴唇紧抿。

    夙苇则是有些满不在乎:“只要能得到想要的,受一点伤没什么的。”

    她受过的伤很多,如果不是致命伤的话,对她来说,也只是疼一点而已。

    燕孚紧抿着唇,眸子中闪过一丝怒气,拎着大刀找了个角落生闷气去了。

    褚月这时缓过来劲了,松开大毛毛,冲到了夙苇身边。

    “老大,你没事吧?”

    夙苇将视线从燕孚那边收回来,看向褚月,摇了摇头。

    “我没事。”

    褚月这才放下心,小心的往燕孚那边看了一眼,小声询问:“老大,他好像很担心你,你要不要去哄一下?”

    妈蛋,她容易嘛,为了两位大佬的关系操碎了心。

    “我不。”

    夙苇冷硬的拒绝,料理起又开始不老实的丧尸。

    褚月有些茫然,之前你们两个的关系不是还挺好吗?现在怎么了?

    “你还不去找食物?”

    夙苇瞥了一眼还杵在她身边的褚月,开口道。

    “哦,我马上去。”

    褚月拎着大毛毛,往里面走去。

    “嗷,嗷~”

    丧尸冲着夙苇凶狠的嚎叫着,露出它尖利的牙齿,还有长长的,锋利的指甲。

    夙苇掏出自己的小银刀,比划了几下,腮帮子微微鼓起,不太愿意用自己的小银刀给丧尸修剪指甲和磨牙齿。

    “褚月,记得找几把菜刀。”

    夙苇将自己的小银刀塞进兜兜里,冲着褚月在的地方说道。

    “好的老大。”

    褚月在那边回应了一句,就没了声音。

    燕孚抱着自己的大刀缩在角落,等了许久,也不见夙苇来安慰他,气的磨牙。

    “嘎吱嘎吱……”

    听到那种声音,夙苇眉心一跳,扭头看去。

    燕孚正拿着他那把大刀在割铁架子,铁架子痛苦哀嚎。

    “你在干什么?”

    夙苇有些受不了那种声音,蹙起眉头。

    “磨刀!”

    这句话说的有些苦大仇深。

    “你要磨刀的话,我可以给你找磨刀石。”所以不要折磨我的耳朵了!!

    燕孚停了一瞬,眸色幽深,面无表情的拒绝。

    “不需要!”

    声音不断环绕在夙苇耳边,夙苇清晰的感觉自己脑海中的一根弦断掉了。

    夙苇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块破布,塞进丧尸嘴里,拿起它的爪子,开始往铁架子上怼。

    丧尸:“???”

    指甲从铁架子上划过,刺耳的声音响起。

    来啊,比啊,一起造作啊!来互相伤害啊!!

    褚月抱着菜刀雨衣食物回来之后,就看到了两个互不相让的大佬。

    她恍惚间仿佛看到两人视线交接处闪烁着激烈的火花。

    不过,她的耳朵好像要废了。

    谁来给她一个消音耳机。

    (╥ω╥`)

    “你们够了!”

    菜刀被狠狠摔在地上,凶巴巴的褚月上线。

    交响乐停止,不过两位大佬的眼神实在吓人,褚月打了几个哆嗦。

    “这,这样会引来丧尸的。”

    这一句话褚月说的莫名气短。

    “哼。”

    两位大佬互相撇过脸,不看对方。

    这场燕孚想要吸引夙苇的注意力的闹剧以一个哼字结束。

    “老大,菜刀,还有雨衣。”

    褚月捡起地上的菜刀,磨磨唧唧的蹭到夙苇身边。

    夙苇接过菜刀,气鼓鼓的磨丧尸的牙,磨完牙之后,刷刷刷几下就将丧尸的指甲给砍断了。

    只剩牙龈和光秃秃的手指的丧尸以它有限的智商理解了这件事,一脸生无可恋的瘫在地上。

    它吃饭的家伙没了!

    “唔~好重啊。”

    大毛毛拖着一个大盆过来,盆里还放着一面镜子。

    “爸爸,我想洗澡澡。”

    大毛毛害羞的看了夙苇一眼,羞涩的说道。

    它迫不及待的想洗澡,看看它顺滑的毛毛,都打结了。

    夙苇冷漠回应:“哦。”

    大毛毛:“……”就不能对它态度好一点吗?

    它都叫她爸爸了!

    夙苇拖过来大毛毛推着的大盆,摆在丧尸面前,冷酷的说道:“放水。”

    丧尸如一具死尸一般瘫着。

    夙苇面无表情的盯了丧尸一会儿,忽然扯了扯嘴角,转身下楼了。

    褚月和大毛毛蹲在丧尸旁,做一个尽职的看守人\/偶。

    燕孚跟着夙苇一起下了楼,没过一会儿,燕孚牵着个嗷嗷叫的丧尸回来了,夙苇跟在他的身后。

    “老大,这个也是水系的丧尸吗?”

    褚月有些迷茫。

    “不是,是用来杀鸡儆猴的。”

    夙苇将那只嗷嗷叫的丧尸扯过来,端端正正的摆在那只咸鱼瘫的丧尸面前。

    “不听话的下场就会是这样。”

    夙苇将嗷嗷叫的丧尸的脑袋敲开花,吓得智商有限的咸鱼瘫丧尸一哆嗦。

    “放水。”

    咸鱼瘫乖乖放水,将大盆填满之后,乖巧的看着夙苇。

    “爸爸,爸爸,洗澡澡。”

    大毛毛的黑眼圈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燕孚哼了一声,将他沾满污迹的大刀戳在大毛毛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它。

    大毛毛:“……”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