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长生药缘 > 114:求你少说几句
    “楚长官,求你少说几句。”叶棠岚压着嗓子低语,苦苦哀求的语气。

    偏偏楚烈是个不怕事的主:“呵,就因为苏……唔……”

    叶棠岚见他差点将苏惑的名字说出来,连忙捂住他的嘴。楚烈一恼,一把抓过她的手臂,将她摔在地上。

    宅门边上的兰岸见状,有些好笑。

    “叶首领我请你自重,你非要我明天说明天说,你就是想包庇那五个人对不对,你知不知道苏惑差点被她们打死,那可是我的阿惑,我的媳妇儿。匕首不是划在你的脸上,你当然不会感同身受。我告诉你,她要是出了什么差池,我让你们S区吃不了兜着走。”

    楚烈说着还不解气,继续道:“今天这事,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们两区之间的合作就此终止,以后也别想和C区贸易什么物资。还有,我要是发现S区车队,见一次就截一次。”

    兰岸听到楚烈说出苏惑的名字,瞳孔一缩,垂着的双手不自觉握紧。他刚才说什么,苏惑差点儿被打死?

    叶棠岚偷瞄了平静得可怕的兰岸一眼,这楚烈非要当着他的面说出来,这下真的没办法收拾了。他们以为S区首领好当啊?她也处处受牵制的好吗?

    今天收到楚烈的消息,立即通知黎生,让他去拿人。谁知半路杀出个韩秀君,告诉黎生,各大家族已经知道这事,说什么不就打伤了一个末圈居民,直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得了。

    她顶着压力,下达了将她们关进五级监狱的命令。人家韩秀君倒好,直接让黎生把她们关在一级监狱,韩秀君威胁了黎生之后,还跑来首圈一栋威胁了她一次。

    她也想公平公正,可她势力单薄。叶棠岚早就让黎生暗示楚烈,这件事和韩秀君脱不了干系。唉,黎生说话向来隐晦,楚烈不明白他的意思也无可厚非。

    “楚长官先息怒,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叶棠岚见兰岸还站在原地,连忙爬起来:“兰首领怎么还没走?”

    “我要是走了,不就错过一场好戏了吗?”兰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叶棠岚抚了抚额,现在也管不了兰岸,楚烈还在气头上。她左劝右劝,好不容易安抚了楚烈的心情,等到楚烈气消,才介绍道:“楚长官,这位是L区兰岸兰首领。”

    “兰首领,这位是C区边防长楚烈楚长官。”

    楚烈顺着叶棠岚的视线看向那个男人,他看起来很温和,不太会发火的样子,虽然没他好看,也算过得去。但他却温柔似水,多看一眼,就会让人沉溺于他的眼神。

    “楚长官可是在纠结谁更好看?”兰岸抿唇一笑,将温柔演绎得淋漓尽致。

    楚烈看了,心也跟着软了下来:“你怎么知道?”

    “这才是你的正常思维。”

    “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似的。”楚烈撇了撇嘴。

    “楚长官,我找叶首领有要事相商,如果你想离开,就慢走不送,如果不想离开,还请在此稍等片刻。”

    “我才不走,我今晚就在这里,免得叶首领搞什么小动作。”楚烈突然就傲娇起来,这个兰岸首领,虽然身份地位很高,但总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像大哥一样。

    “我……”叶棠岚正想说些什么,看到兰岸微眯的眼神,只好改口道:“兰首领,书房请。”

    再次来到书房,两人的位置依旧没变,可空气中的气压却比之前更低了。兰岸没有开口,叶棠岚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这件事。

    良久,叶棠岚听到一声冷笑:“呵……”

    抬头,对上兰岸戏谑的眼神。

    “苏惑差点被她们打死,你就是这样保护我的人?”

    “首、首领我也不知道,这事来得太突然了,而且我以为……”

    “你以为她什么?”

    “我以为她是个长生者,应、应该不会太弱。”

    “脸都划伤了啊!”兰岸冷笑:“我不为难你,既然你动不了她们,那么我来。是谁伤了她,我要确切的信息。是谁阻挡了你,我也要确切的信息。我确实不能插手你们区的事,但是,世界上最大人类生活区首领的薄面,没人敢不给吧!”

    “就、就是五个女人打了苏惑。”

    “啊~五个女人。”兰岸动了动脖子,嘴边挂着浅浅的弧度,话语里没什么刀锋,可语气却让人听了后脊发凉:“我不喜欢打女人,怎么办好呢?”

    叶棠岚的手心浸出一层细汗,她该怎么和兰岸聊下去,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收到韩秀君的消息。

    “首领,我是韩秀君。”呼叫机那端传来慌张而又着急的声音:“快、快来人救救她们,兽人闯进一级监狱,正在咬她们。”

    “什么?”叶棠岚得知这个消息,震惊代替了刚才的慌张:“边防营在中心圈区,怎么会闯进兽人?兽人怎么会出现在关押她们的牢房里?你说仔细一点。”

    “有个兽人闯进了她们的牢房,此刻正在咬她们。”牢房过道上的韩秀君被吓得紧贴着另一边的牢门,腿抖着站也站不稳,见她们疯狂地躲着那个张牙舞爪的兽人,听到她们撕心裂肺的尖叫,她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快被吓停了。

    她只是前来看看这几个人,交待汪碧琴不许供出她的事,否则她的家人就会被贬到末圈生活,谁知她到了一级监狱,就看到看守士兵晕倒在岗位上,一个兽人在她们待的监狱里胡乱挥舞着手,它衣衫褴褛,看起来恐怖极了。

    “首领,看守士兵都晕倒了。”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叶棠岚掐断呼叫机的信号,脸色凝重地看向兰岸:“首领,一级监狱受到兽人侵袭。”

    “哦!”兰岸懒散地回答着,似乎并不怎么感兴趣。

    “首领,我需要你的帮助。”

    兰岸又笑了,笑得比园中的花还灿烂:“堂堂S区首领,连一个小小的兽人都解决不了吗?”

    “韩秀君说,看守的士兵被打晕了,还有兽人闯入。能躲开每个圈区的巡逻队和每个出入口的哨兵,我怀疑,一定是中级兽人捣的鬼。”

    “中级兽人?”兰岸来了兴趣:“那我就勉强陪你去看看吧!”

    “谢谢首领。”

    兰岸起身,转了转手腕上的手表,斜睨了叶棠岚一眼,问道:“那五个人的牢房里有兽人对吧!”

    “对。”叶棠岚也不隐瞒。

    “一旦被咬伤,叶首领知道该怎么做。”兰岸低笑起来:“看来今晚有篝火表演看了,通知一下你们区的所有高层,我们一起去一级监狱看看那五位美女的绰约风姿。”

    “……”叶棠岚嘴角抽了抽,他这讽刺的话说得真漂亮,叶棠岚知道兰岸已经猜到什么,想隐瞒也瞒不下去,只好摊牌道:“首领,这件事背后的主谋是韩秀君,但是现在不能动她,一旦她死了,S区的局势就会失去平衡,到时候会有更大的麻烦。”

    “呵……我以为你打算一直瞒下去。”兰岸笑容不减,只是那眼底,早已没了温柔:“那我就暂时放过她,等到时机成熟,我会亲自过来取她的命。又没有能力,心还这么黑,活着既浪费粮食,又污染了空气。”

    “谢、谢首领体谅。”

    兰岸迈开步子走出书房,见楚烈还坐在院中等待着。走上前,拍了拍楚烈的肩膀,笑道:“楚长官,一级监狱有篝火表演,要一起去看吗?”

    “篝火表演?”楚烈一头雾水,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兰岸已经迈开脚步离去。他见状,慌忙跟上。

    ……

    苏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看到宋橘子还守在床边,心安了不少。

    “苏惑,现在舒服一点儿了吗?”宋橘子用湿抹布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想出去走走吗?”

    “去哪儿?”

    “边防营一级监狱,今晚,那里应该很热闹。”

    “我、我不想去。”

    “苏惑,相信我。”

    “那……”苏惑不知道一级监狱有什么,既然是监狱,肯定没什么好事情。想到这里,她对那个地方便生出了抗拒之心。

    “放心,我一直在,没人能伤害你。”宋橘子温和地劝着:“和我一起去,就当是陪我吧!”

    “可是我……疼。”苏惑一脸委屈巴巴的表情。

    宋橘子见她这样,心也软了下来,忍不住抿起唇角,眉眼微弯,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放轻声音道:“我背你。”

    苏惑失神地看着嘴角带笑的宋橘子,得寸进尺地道:“你背我我就去啊?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你以后要多笑,笑起来多好看啊!像清冷的月光,那么清亮。”苏惑见他不语,降低了自己的要求:“你可以不对别人笑,但你不要在我面前压抑你自己。”

    “嗯。”宋橘子眉眼弯弯,笑容的弧度不大。

    “你答应了?”

    “嗯。”

    “还有还有,还有条件。”苏惑见他轻易答应,继续道:“以后不许对我使用冷暴力,我问什么你都要回答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