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其他小说 > 竹里馆记 > 第九十八章:神秘豪宅
    “阿筠,这样真的好吗?”符晓趴在车窗上,望着渐渐缩小的京城城楼,他们和京城的友人都说在三天后离开,但最终却还是选择在提前了一天离开,不告而别。

    墨霜筠大概是想到那些人知道他们已经离开后的神情,忍不住会心一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

    墨霜筠的马车走的是小路,利用墨家的机括技术,只要不是遇到特别复杂的地形,完全可以自行驾驶,只要在需要变换方向的时候稍加控制就可以。

    “阿筠你看,前面的那个阁楼。”符晓指给他看,“好豪华啊。”

    “那个啊。”墨霜筠看了一眼手上的地图,“是前朝一位官员所见到宅邸,阿晓想进去看看吗?”

    “想去想去!”符晓重重点头。

    宅邸大门上的铁环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的锁看起来也是快要坏掉的样子。

    “这里还有人住吗?”符晓站在宅邸的大门前,更加切身地感受到它的豪华。

    “虽然里面的楼阁豪华,但从四周的痕迹来看,确实没有人居住的痕迹。”墨霜筠缓缓道。

    符晓伸手出去,想直接使用蛮力把锁破坏。

    墨霜筠握住她的手,“这锁应该出自墨家人的手,蛮力会破坏它,就再也打不开了。”

    吓得符晓立刻把手收回去,“阿筠你能打开它吗?”

    墨霜筠蹲下去,抬头往上看,“这把锁没有锁孔,应该是机关锁。”

    他又站起来,轻轻摸了一下锁身,“看来有人想用蛮力打开过,失败了。”

    半个时辰过去后。

    符晓已经坐在了地上,“阿筠,算了吧,我不想进去了。”

    墨霜筠全身心倾注在门上的那把锁上,“我觉得造锁之人的水平已经超过了我师伯。”

    “啊?这么厉害,那岂不是神机丞相在世了。”符晓惊讶道。

    墨霜筠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阿晓……你可能说对了。”

    “哈?”我说对了啥?符晓没听明白。

    “如果这把锁真的是神机丞相所制,只有在机括上的造诣超过他才有可能打开这把锁,如果只是与他相同都是做不到的。”墨霜筠顿了一下,“但如果它真的是神机丞相所制,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就有可能找到打开它的关键线索!”

    “哦哦哦!”虽然听不懂但是只要肯定就可以了,符晓跟着喊起来。

    “但是关于神机丞相的记载都在墨家,现在这把锁我们还是打不开他。”墨霜筠的声音里面有些许低落。

    “也不一定要从神机丞相的角度考虑问题啊。”符晓想尽办法安慰他,“神机丞相是第一代的墨家家主,阿筠是现任的墨家家主,就从墨家家主的角度考虑问题如何呢?”

    墨霜筠也坐到了符晓旁边,宅邸里面有一棵巨大无比的榕树,庞大的树冠伸出来正好可以为他们二人遮挡阳光。

    仅一下下,墨霜筠随意地伸手,拨弄了一下锁上的机括。

    “咔。”

    “阿筠……耶!锁开了!”符晓欢呼道。

    墨霜筠也笑了,其实他真的只是凭着感觉开的锁。

    进去之后,果然是长久没有人居住的样子,虽然亭台楼阁都豪华依旧,但是房间里面的地面和桌椅都已经积上了厚厚一层灰了。

    “稍微收拾一下吧,我们今晚就在这里落脚吧。”墨霜筠道,二人为了开锁耗费了太多时间,本来预计落脚的客栈在天黑之前恐怕已经赶不到了。

    “好啊。“符晓显得极为兴奋,”这里好大啊,而且……好好好富贵。“符晓连用三个好来表达她的感受。

    ”你喜欢这样的?“墨霜筠问道。

    “我喜欢竹里馆那样的。”符晓飞快地答道。

    “我也是。”

    墨霜筠把正厅的一张桌子和两个椅子擦拭干净,坐了下来。

    符晓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兴奋仍然不减,“这桌子不会是红木吧?”

    “是。”墨霜筠回答道,“是红木。”

    “天哪,好奢侈。”符晓张大了嘴巴。

    墨霜筠指着旁边的一个瓷瓶道,“那应该是前朝官窑的青瓷。”

    又指着墙上的挂画,“那是吴道子的真迹。”

    “阿筠,我们往里面去看看。”符晓站起来就拉着他往里面走,“我们再去瞧瞧。”

    “小心点,这里太暗了。”因为天色渐晚,屋里已经不大看得清楚了。

    “这里是办宴会的地方吗?”符晓和墨霜筠上了顶层。

    这里建设成了亭台的构造,两边都是坐席。

    “地上蒙了一层布。”墨霜筠发现了什么。

    符晓走上前去,“阿筠,你后退几步。”

    她两只手抓住盖在地上的黑布,用力一掀,扔到一边,视线在柔和的白光照耀下立刻变得清晰。

    符晓傻傻地看着地上铺设的莹白珠子,“我靠,这不会是夜明珠吧?”

    “是啊,铺了这么大面积,估计得有千颗以上吧。”墨霜筠评价道,语气里倒是没有什么惊讶。

    “这已经不是非富即贵的程度了吧,这主人要不是个巨商就肯定是个贪官啊。”

    “这里应该会有祠堂之类的地方,找找就知道了。”墨霜筠走下楼去。

    房。

    墨霜筠:“这么多孤本,主人一定是个博学之士啊。”

    符晓:“是个有钱的博学之士。”

    卧房。

    符晓:“这么大竟然是卧房吗?!”

    这个房间的布置摆设与整个宅邸的风格格格不入,甚至在其衬托下显得特别质朴。只有一张香案,和两个香炉罢了。

    “阿筠,是这里吗?”符晓问道。

    墨霜筠走到香案旁边的柱子,上面有几个凸起的地方,他伸手按下,房间的正前方有一张全身画像由上自下展开。

    符晓被吓了一跳,“这是人是鬼啊?”

    “都这么多年了,活着也是鬼了。”墨霜筠仔细查看起画像边上的落款。

    符晓则盯着画像上的男人反复琢磨,面容普通,但是气质实在是过于突出,“这张脸……好眼熟啊。”她一定在哪里见到过,不是见过这个人,是见过他的画像。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