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玄幻魔法 > 认真修炼是不可能的 > 第七十七章:我发誓
    翌日。

    宁尤敏帐篷外搭起了一个小摊,帐篷四面写了几个鲜红色大字——有偿收血。

    帝君领着魏宏和宁尤敏在帐篷外收血!

    只见帝君坐着,宁尤敏和魏宏站在其左右,而后帝君拿出自制喇叭放了起来。

    “有偿收血!有偿收血啦!一滴道圣级鲜血一千块上品灵石!你没有听错!不是精血,是普通的血液!一滴恒古境界的鲜血一万块上品灵石!”

    ……………

    由于修炼境界和功法、体质的原因,每个人的鲜血重量都不同,帝君只好论滴收。

    帝君拿着喇叭循环播放,还别说,真有效果,十二区大部分人都过来了,纷纷过来看热闹。

    而且大家想知道天骄排行榜第一的帝君,到底长什么样。

    一个路人非常激动,他觉得自己要发财了,他来战场就是为了修炼资源,没想到此刻,自己还没上过战场就能得到大笔的灵石,他决定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于是急冲冲的跑到帝君的摊位上,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道:“这是真的吗?真的一滴血一千上品灵石吗?”

    帝君还没开口解释,旁边那些不信之人纷嘲笑。

    “这你也信?一滴血一千块上品灵石我能把你弄成穷光蛋!”

    “就是,大头啊,你别那么天真了,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啊,说不定他拿到了你的血,反过来控制你,我给你说,有些人拿到你鲜血,你就完蛋了,说不定用什么秘法对付你呢!”

    “你说的对,大头我就听说过,上古有一秘法——钉头七书,就是拿到别人的头发,血液,能让人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下莫名死亡。”

    “那我不卖了!”这个路人就是大头,他被吓破了胆,怕帝君用什么邪门的方法对付他。

    听这些围观的人一说,魏宏和宁尤敏都惊疑不定,他们都开始怀疑帝君了,毕竟没事要别人鲜血干啥。

    帝君丝毫不慌,他早有对策——发誓。这个世界让别人相信,发誓就完事了,至于毁约的惩罚?

    帝君可是不怕的,他现在的玄黄不灭体可是很强的,一般天劫根本劈不死帝君。

    帝君觉得自己,快要赶上自己人生偶像,老廖这位史上最强装逼犯了,离让天劫绝望还有一丝丝距离。

    只见帝君大吼一声,“大家听我说!”

    见众人都停止了议论,帝君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你们认为我会拿你们的鲜血,做对你们有害的事,那你们大可不必,我可以对天发誓。”

    说完帝君看了看周围,见众人惊疑不定,于是继续开口说道:“我帝君对天发誓,我拿到你们的鲜血,不会做任何对你们有害的事情,否则天打五雷轰!生儿子直接是太监!头顶流脓,脚底生疮,眼睛瞎,嘴巴歪!”

    魏宏和宁尤敏都惊呆了,更何况其他人,纷纷信了帝君的话。

    一瞬间纷纷涌了过来。

    “我卖两百滴。”

    “我卖三百滴。”

    “我卖五百滴。”

    ……

    “我卖两万滴。”

    这个要卖两万滴血的人把众人都惊呆了,这个人是不要命了吧。

    这人精瘦精瘦的,穿件长衫似一根竹竿挑着一只布口袋,众人估计他全身上下都不够两万滴鲜血。

    “这人怕是疯了吧!”

    “我认识他,他是拜血教的人!他们宗门修炼的功法就是恢复气血比较快。”

    ………

    帝君见众人吵吵闹闹的,就是没人把血给自己,不由的火大,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超大的玉皿,玉皿三米宽一米五高,然后说道:“都给老子安静点,排队!赶紧的!”

    一瞬间,原本吵闹的众人,瞬间井然有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老老实实的开始卖血了。

    每个卖血的人都滴在一个特大号的玉皿之中,魏宏负责给钱,宁尤敏负责算多少滴血。

    而帝君负责指挥,你没有看错,就是指挥,至于怎么指挥,请自行脑补。

    五分钟之后,帝君见收血速度太慢了,五分钟才收了两个人的血。

    于是拿出一大筐拳头大小的碗说道:“从现在开始,论碗卖,道圣一碗一百万,恒古一碗一千万。”

    这一次速度快多了,基本上三十秒一个,一天的时间,整个十二区大概十万人左右,有九万多人都卖了血,帝君的灵石花出去五千万。

    只有少数非常富有之人,才没有卖血。

    夕阳西下,终于没有人卖血了,魏宏和宁尤敏长呼一口气,终于忙完了。

    魏宏第一次发现,花灵石这么累人,而宁尤敏更加轻松,只是看着有没人作弊,看你有没人往碗里加水的。

    帝君估摸着这些鲜血还差点,这些人之中没什么特殊体质的人,鲜血价值不是特别高,但是量多,也有用。

    “你们两个还在等什么呢?拿去装满!”帝君见两人居然没有把血主动交上,扔了两个碗给两人道。

    “师叔祖这就不用了吧,我还是个孩子。”魏宏苦兮兮的说道,眼神充满了无助之色。

    宁尤敏同样觉得委屈,自己忙了一天了不说,居然还要自己的血,太黑暗了,他感觉自己以后的人生充满了绝望,谁叫摊上这样一个师叔祖呢。

    两人在帝君眼神威胁之下,只好从了,乖乖的把鲜血奉上。

    帝君收起最后两碗鲜血回帐篷闭关了,可怜的魏宏和宁尤敏还要负责护法。

    两人相顾无言,一切尽在不言中,大概意思就是,宝宝心里苦,就是不想说。

    而帐篷内的帝君,此时正沐浴装满鲜血的超大玉皿中,运用吞天食地大法吞噬这些鲜血中的精华物质。

    只见帝君脖子和luo露的上半身上,青筋暴起,如虬龙般。

    身体中血液流动迅速无比,各种精华物质纷纷涌入身体之中。

    半夜,帝君终于把所有鲜血吸收完毕,可是道伤只减少了一点,很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消失了。

    身体中的道伤还是普通蜘蛛网一般,把身体包裹住,其中最为有用的鲜血是宁尤敏的,他的鲜血中有着非常特殊的物质,帝君没有把宁尤敏的血脉纳为己用,只是用来突破道伤的封锁。

    帝君决定以后只找特殊血脉的人下手,同时还需要高阶修士的鲜血,起码要准圣之上,帝君不由的把主意打到自己师傅身上,他师傅的鲜血估计一滴就够帝君突破道伤的封锁。

    可是他拿传讯石联系苍天,苍天根本没有理会他,他只好打叶无道的主意,但是没想到叶无道同样失联了。

    帝君决定先睡一觉,明天找魏宏问问就知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