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这里似乎有诡 > 第8章 是必然而非偶然
    在学校的颜夕无聊地翻起了几乎不看的BBS,意外发现一个热门灵异贴,打开便是大家的讨论,

    不过其实我小时候也见过那种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梦

    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我高中有段时间写作业的时候老觉得自己背后站着人,回头看看却什么都没有

    我看本贴已彻底转型为灵异大家谈。

    ········

    看着大家逐渐惊慌的评论,颜夕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这不就是编的故事吗。想要点开退出后,却刷出了一个意外的楼层,楼主出现了:

    无论如何,做个记录吧。我和朋友失散了。

    看着突然热闹的帖子,楼主像是看不到一样,自说自话:

    冷静下来想想,确实是我们疏忽了门的问题,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明明之前想好了一定要统一行动的,一个不留神却立刻失败了。难道说,以后连上厕所都得手牵手了吗。

    手机电量93%,充电宝满电,所有食物都在我背上的书包里,而我自己独自待在灯灭了的女厕所中。不过虽然灯灭了,也不是全然的黑暗,不知哪里来的微弱光源使厕所的能见度刚好保持在勉强看得清东西的状态。

    但是我现在的处境很不好。我感觉到这个空间里还有别的什么东西,这应该不是错觉。

    果然不是错觉。刚才我冒险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大概看了下四周。我很确定自己的余光看见了一只细长发白的手,软绵绵地搭在厕所隔间的上头——只有手而已,被光照到下一秒就消失了。我绝对不会往那个方向去的。以及,从刚才开始,我背后的隔间一直响起滴水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令人不安。

    暂时不能发帖了,我得先出去。

    颜夕刷新了一下,一段时间都没有楼主的踪迹,就在颜夕就要相信一个楼层的“楼主死,全剧终。”的玩笑评论后,楼主又出现了。

    顺利离开厕所了,背后凉飕飕的,总觉得出来之前碰到了什么东西。不过撤离及时,现在我又来到了一间普通的教室。日光灯很亮,也没有让我不舒服的感觉,这里应该很安全。

    只是原本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

    虽然可能没有人看,但我想在这里说说话。说实话,我不知道这样下去最后会怎么样,不知道我和朋友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地方,甚至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尽力避免自己去想那些最坏的结局,假装自己还站在阳光之下,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不害怕。

    而现在,我必须采取行动,因为我的朋友肯定也是如此,他从来不会坐以待毙。我不知道我们学校到底有多少个房间,我也根本不想去算几率。从这一刻开始,我会不停地切换房间,不停地开门;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丝同朋友重逢的机会。在这个诡异的地方,他无疑需要我,正如我也需要他。人类最终还是得在人类身上汲取能量。

    有新的进展我会再发布上来。

    说实话我有点困扰,因为我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难道这里还困着别的人?因为这很明显不是我和朋友的东西,看上去放了有一段时间了,但似乎还能用。

    什么情况?!

    多年看恐怖小说的经验让颜夕嗅出了不同的味道,果然,楼主的讲述并没有结束。

    唔,直说了吧。我在教室的讲台上发现了一部没见过的手机。

    档案馆外的抽气声不绝于耳。

    “干什么干什么。”叶瑶不满地眯起眼睛,“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没人觉得她疯了。三双眼睛大睁着,谨慎地望了望彼此,又一齐把视线转到在场的第四双眼睛上。叶瑶接受了一把注目礼,倒也不觉得不自在,只是捋了捋头发,自顾自讲了起来——醒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昨天早上起床,叶瑶突然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她照照镜子,自己的头发梳得好好的,衣服也没有乱穿,可怎么都觉得那么不自在。不过一开始她没有太过在意,只以为自己是强迫症爆发,祖传完美主义上身。

    “但是今天开始,那种奇怪的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了。我想多半是自己疯了,要么就是世界疯了——因为我开始觉得,我的身边应该存在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人。我坐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看着副会长那家伙坐我旁边,一切都别扭的不得了。没有人提出异议,我却分明觉得,在这间办公室里的人,不应该是我们两个。”她喘了口气,“幸好,我一直都是一个挺自负的人。当这个世界和我的认知出现了不一致,我依旧选择相信自己,去他的世界。而且,我总觉得……”

    叶瑶犹豫了瞬间,“这件事和你们也有点关系。”

    蔡哲凯和孙涵听得大气都不敢喘,内心感慨叶瑶第六感的厉害,她怎么能知道那么多?!简直像是小说里的角色!

    王晗则眼神微动,上前一步,不做过多评价,只轻描淡写地说:“的确,我也有这个感觉。所以,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档案馆查查?”

    查查事情的真相。

    叶瑶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她一开始便有这个打算,因此才会在档案馆外遇见这群碰了钉子的学弟。

    “呃,可是。”孙涵的兴奋劲过了,哀怨地对了对手指,“档案馆的老师说要有学校盖章的许可哦?”

    “是啊,我们刚刚才被赶出来。”紫堂幻的眼睛也黯淡了,事情似乎又陷入了僵局。

    “许可?”一向看样子乖巧的叶瑶却狡黠地笑了,她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嘴里,细细的眉毛挑起,“你们觉得,学生会长,会搞不到这种东西吗?”

    档案馆的老师检查了叶瑶手里的许可,爽快地开了学生档案室的门。

    “别弄坏了。”他简单叮嘱了一句,便带上门退了出去。理论上来说一张许可还没有这么大的权限,但学校给学生会的权利极大,因此叶瑶才能仗着会长的身份获得此番待遇。

    四人被留在档案室里,抬头端详着一排排密封的档案柜。近年来响应国家号召,有些单位的档案已经完全数字化信息化了,只要敲敲键盘就能查询到自己所需要的卷宗。但遗憾的是,大部分高校的档案却暂不属于其列,纸质档案依旧是档案工作的重点。因此查档四人组也只能靠档案柜上的标签简单确认了最近几届的档案资料放在哪里,便各自分开掳起袖子就上。

    档案室恒温恒湿,却防不住纸质档案逐渐老化发脆,落下纸粉。蔡哲凯有点轻微的鼻炎,每年春天柳絮飘起来就难受,在这种环境里更是难免想打喷嚏。他刚刚拆出一牛皮纸袋的档案就鼻子发痒,努力憋了憋,没憋住,浑身一抖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结果一不留神把手里的文件也散了一地。

    “……糟糕了!”蔡哲凯一向是个乖学生,见状大惊失色地扑到地上,试图把它们再次整合在一起,却无意中看见了一张飘出来的照片。那是上一届某专业学生的合影,照片还很新。学生们似乎刚入学没多久,脸上还没脱干净高中的稚气;其中有两位黑发的青年,更是肩膀都搭在一起,笑得看不见眼睛。

    他们都拥有和蔡哲凯类似的脸。

    空气凝固了,孙涵抱怨灰太多的声音似乎正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尘封的记忆被开启,被扭曲遗忘的终于浮出水面。

    颤抖着拾起这张照片,蔡哲凯跪在地上,看着卡米尔,恍惚间意识到。

    原来自己从前……也有两个哥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