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二人冰释前嫌,月华宫又恢复了往日的其乐融融。

    晚膳的时候,墨瑶兴冲冲地跑来蹭饭,一听说今天下午的事,顿时瞪大了一双美眸,惊恐地望着墨玹。

    “王兄,你真的去长门殿啦?”

    墨玹不想再提这事,可这少根筋的妹妹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索然地瞟了她一眼,大口吃着饭,归心似箭。

    王后也看出这子坐立不安,恨不得立刻回东宫,可他越是着急,王后就越不打算让他走,乐呵呵得像只笑面虎。

    “去就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整个夜瞿国都是他的,他想去哪儿谁拦得住?”

    这话说的酸味十足,墨玹听出来了,放下筷子,慢吞吞嚼着饭,食不知味。

    墨瑶却嘟着嘴,心里极不痛快:“母后,你偏心!王兄犯了这么大的错你居然还让他在这儿安安心心的吃饭!”

    “那你想怎样?”王后突然来了兴致。

    谁知墨瑶毫不留情说道:“应该让他在一边儿跪着,看着咱们吃!”

    话音刚落,墨玹充满杀意的目光陡然扫向她,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出去。

    这真的是他的亲妹妹吗?

    “嘿嘿!”转眼墨瑶又咧嘴朝他嬉笑,笑得没心没肺,“我开玩笑的王兄!别生气别生气!嘿嘿嘿……”

    墨玹扶额,又开始头痛了,刚想趁着这机会脱身,宫外却突然传来急报。

    卫承深受重伤,踉踉跄跄跑了进来,一到跟前就重心不稳栽倒在地,看得三人倒抽了口凉气。

    “卫承,怎么是你?”墨玹心中忐忑,却不敢多想,忙上前扶他起来,急道,“发生何事?”

    卫承嘴角溢着鲜血,上气不接下气:“殿下,太子妃……太子妃遭贼人劫持……”

    “什么?”大脑中轰然一声巨响,墨玹顿觉天旋地转,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一把揪起卫承的衣襟,怒极攻心,吼道,“你说什么?”

    卫承战战兢兢,只好壮着胆子又重复了一句:“太……太子妃遭贼人劫持……”

    “混账!”墨玹气急败坏,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你好歹也是我东宫血影卫的统领,竟让贼人从眼皮底下把人劫走了?本宫养你何用?”

    卫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属下该死!属下无能!请殿下降罪!”

    墨玹早已丧失了理智,目光中杀气沸腾,王后眼看情况不妙,忙上前安抚住他,随即转身问道:“具体情况如何?对方有多少人?”

    卫承不敢有半点隐瞒,如实道来:“属下护送太子妃过了玄青门,便一路赶回东宫,不料途经东市御河街时,十几个蒙面高手从四面八方突袭而来,属下……属下寡不敌众,让那群贼人劫走了太子妃,属下该死!该死……”

    “这么多人?”王后吃惊不已。

    墨玹听了,也渐渐恢复了理智,双手却仍死死攥着拳,青筋一根根暴起,咬牙一字一句道:“你可看清,到底是哪路人?”

    卫承猛摇头:“没有!他们都穿着夜行衣,蒙头遮面,天太黑,什么也看不清,只知道他们武功招式统一,像是一个门派的,有可能是江湖中人。”

    王后怒急反笑:“看来这丫头得罪了什么武林人士!呵,还真是无愧于她万年惹祸精的名声!”

    此时,墨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冷声命令道:“你现在就带本宫去事发现场!”

    “且慢!”王后连忙制止,“先别急!既然有这么多高手一起出动,想必此刻早已把人掳到他们的老巢去了,若想救人,我们现在只能等。”

    “等?”墨玹脸色惨白,仿佛受了重伤的人是他,“母后,我不觉得是什么江湖中人,这一定是晋王干的!”

    “你为何这般肯定?”

    “今日入宫前,儿臣曾与晋王发生过冲突,虽然只是事,但不能排除他背后使诈!”

    王后想了想,摇头:“既然是事,这晋王应该不会这么胆大包天,何况他又怎知马车内只有太子妃一人?”

    “母后,我早就说了!晋王有问题!就算这件事情不是他做的,他也脱不了干系!我不相信这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说罢,墨玹立马改变了主意,恨不得立即飞去晋王府。

    {}/墨珏勉强露出一丝微笑:“只要玥儿开心,哥哥就算豁出命,也在所不惜!可是玥儿,我始终觉得祁王这人不可信,你嫁给他,只怕以后会吃苦头。”

    墨玥摇头,态度坚决:“你不了解他,其实祁王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说会娶我,就一定会娶我!”

    “我不是怕他出尔反尔,我是怕他娶了你之后不好生待你,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妹妹!”

    墨玥笑着揽住他的胳膊:“好了好了!你妹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祁王要对我不好,我杀了他!”

    墨珏知道这是她的玩笑话,这丫头早就身心沦陷了,只怕到时候祁王反过来要杀她,她还得仰着脖子去迎合。

    这世上的情,就如同致命的毒,最是要不得。

    两人又寒暄了片刻,墨玥终于得意地说出了今日的成果。

    “哥,你觉得太子妃如何?”

    “太子妃?”

    “没错,就是那个刚嫁入东宫的太子妃秋素雅!我手下一直埋伏在东宫附近,今日下午见她和太子出了门,便一路尾随,刚巧看到哥哥也在。呵呵,敢欺辱我的哥哥,这次我定要让那子长点记性!”墨玥冷笑,美眸中杀气肆虐。

    墨珏隐隐听出了她话里的含义,讶然道:“你把太子妃怎么了?”

    “也没怎么!只是把她关在城外的霹雳堂,我和那堂主私交甚好,让他好生关照那贱人,先让她吃点皮肉苦。我来就是想跟哥哥商议,该怎么处置她?”

    “这……”墨珏对那个太子妃倒没什么敌意,今日下午她还给自己解了围,毕竟冤有头债有主,要处置也该处置墨玹那子。

    “你还是把她放了吧。”

    “放了?”墨玥皱起秀眉,不禁嗤笑,“莫非哥哥也对她有意思?”

    “你这话何意?”墨珏有点不高兴,怎么说那也是墨玹睡过的女人,他才不稀罕这破鞋。

    墨玥想起一些事,至今仍觉得不痛快:“这个太子妃可不简单,她不但和蔺先生是故交,连祁王只见了她一面也对她心生好感,如今我还听说墨玹对她宠爱有加,这次她被劫持,估计他该急疯了!”

    说着,她又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哥哥,说真的,你若也对她有意,今晚就随我去霹雳堂!这种贱人不必怜香惜玉,哥哥尽管蹂躏她,让墨玹那子戴上一顶大大的绿帽,岂不快哉?”

    墨珏被她逗乐了:“你知道我从不近女色,何况是她?”

    “哥哥真的不想?错过了这一村可就没这一店了!这可是羞辱墨玹的大好机会!”

    墨珏冷笑,眸中杀气骤闪:“要羞辱他,以后多得是机会!我是男人,怎能欺负个弱女子?”

    墨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想不到她这个冷血女魔头竟有个中规中矩的哥哥。

    “不过——”墨珏突然话锋一转,谑笑道,“我倒是想去看看她。”

    墨玥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什么都不做,见她干什么?”

    “就当是好奇吧!我很想看看她在霹雳堂受过苦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墨玥没说话,她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哥哥了。

    “那……即刻便去?”

    “也好!说不定再过不久墨玹就会领着人来搜我的王府了,我这一走,正好急死他!”

    墨玥噗嗤一笑:“好!我们即刻出发!”

    二人特意换上便装,由寝室密道直通王府之外,消失得神不知鬼不觉。

    墨玹自是没想到晋王府的地下四通八达,事实上他已经快急疯了,根本无法理智思考,更可气的是,他刚到晋王府的门口,赵天鸣已经带着人上前围住了他。

    “殿下!王后娘娘请您速速回宫!”赵天鸣单膝跪地,朗声不卑不亢。

    墨玹瞥了他一眼,态度强硬:“本宫有大事要处理!今晚怕是回不去了!请赵统领即刻撤离,莫要在此碍本宫手脚!”

    赵天鸣不予理睬,起身便下达命令:“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