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墨玹差点没从车上摔下去。

    秋素雅眼巴巴看着他:“你是太子,后宫又是你母后一手把持,对你而言不就跟自家后院一样?见个伶夫人应该不难吧?”

    墨玹实在不明白这丫头整天都在琢磨什么,先是晋王,现在又是伶夫人,难道他们还能掀了夜瞿国的天不成?可看着她手腕上的麒麟珠时,不免又有些怀疑。

    凡事还是多留个心眼儿的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再也没去见过伶夫人,和晋王之间也没什么接触,只知道墨珏这个人性格自闭,虽有才干却从不轻易外露,一直安分守己无功无过。府上也是人丁稀薄,年岁已二十有三,尚未娶妻,其余不详。

    不管怎么样,墨玹还是答应了秋素雅。

    两人进了后宫,绕开了王后所居住的月华宫,一路沿着巍峨宫墙,穿过西北角的掖庭,最后才来到一处残破不堪的建筑前。

    说是建筑,其实跟破庙没什么区别,放眼望去,四面杂草丛生,有一面墙居然塌了一半,黑咕隆咚的窟窿里飘出一条破旧的帘子,灰黑中透着一抹深红,像极了一滩污血。

    “真没想到,金碧辉煌的后宫之中还会有这么破旧的地方!”秋素雅秀眉微皱,心里微微有些发酸,“是不是那些失了宠的后妃都会沦落至此?她们好歹也曾是君王的枕边人,身为国君,都这般无情吗?”

    墨玹安静地站在一边,他知道秋素雅为何伤心,也许这就是她死活不肯嫁给他的理由。

    一入宫门深似海,哪个女子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为了获得恩宠,她们绞尽脑汁取悦帝王,可稍不留神触犯了龙颜,昔日在枕边温柔抚摸过她的手,也许下一刻就会狠狠扼住她的喉咙。

    伶夫人不是好人,难道母后就是好人吗?她不过是把伶夫人在她身上做过的恶,转而又做在别的嫔妃身上,这么多年,母后为他扫平的障碍还少吗?

    这就是帝王家,最是无情帝王家!

    墨玹缓缓将她揽入怀抱,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头,轻声呢喃:“别怕,你的夫君即便无情,也只对他人无情。对于雅儿,生生世世,我墨玹痴情不变。”

    秋素雅勉强地勾了勾唇,笑容很苦涩,显然对于这样的情话她根本不以为然。

    墨玹的手有些僵硬,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诺言是那样的苍白,即使他可以说到做到,目前又拿什么来向她证明呢?他是太子,未来的帝王,操纵着别人的命运,可自己的命运不还是被他人操纵着吗?

    两人静静地站了片刻,墨玹看了眼天色,问道:“再过一两个时辰天就要黑了,还要不要进去?”

    “嗯。”秋素雅点点头,径自朝着破败的大门走去。

    院子很大,可却满目疮痍,枯草之中还有几具小动物的尸骸,唯一一条通向正厅的小路也被乱七八糟的枝干埋了,连个落脚的地都没有。

    秋素雅小心翼翼地踩着枝干间的缝隙,一点轻微的声响都觉得刺耳。

    这里静得就像阴曹地府,哪里有半点人气?

    “伶夫人……”

    秋素雅斟酌地喊了一声,没有回应。她又看了看身旁板着脸的某男人,讪讪一笑。

    墨玹被她笑得有些发懵:“怎么了?”

    “一会儿见到伶夫人,你能不能别乱说话?我怕你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会刺激到她,那我就问不出什么来了。”

    墨玹讥笑,一笑这丫头还想得挺周到,二笑那伶夫人本来就疯了,谈何刺激?

    “你别笑那么阴险!我说正经的!”秋素雅果然摆出一副正经姿态,字正腔圆地说。

    墨玹白了她一眼,搞不懂这丫头怎么会把讥讽看出是阴险。

    “我看你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在这种地方住上十六年的人,你以为她还是个正常人吗?一会儿你要是看到个浑身邋遢的野人,可别吓得往我身后躲!”

    秋素雅不屑地“哼”了一声,两手叉腰,温柔贤淑的气质瞬间消失殆尽:“我是那种胆小如鼠的人吗?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我还怕她吃了我?”

    话音刚落,不远处的正厅陡然传来一声诡异的怪叫,突兀得让人心头发毛。

    秋素雅不禁一颤,还真吓了一跳。

    墨玹逮着机会就把她搂进怀里,一边憋着笑安慰:“爱妃不怕,有为夫在。”

    秋素雅对着他的胸膛就是一记粉拳,突然意识到什么,伸手做了个“嘘”的动作。

    两人一静,果然听到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响动,从大厅东北角一路朝着正厅大门移动。

    那扇门也已经破旧不堪了,墨玹上前一推,门板竟然“哐当”一声重重摔在厅内,顿时震起漫天灰尘,两人捂着嘴不禁咳嗽。

    幽深阴暗的厅堂内,桌椅横七竖八,到处是碎裂的瓷罐,灰尘呛鼻,臭气熏天,唯一的活物就是地上那团灰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像个人,又像个猴子。再仔细看,又觉得什么都不像,完全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

    秋素雅皱了皱眉,定睛看着那团东西,直到它离自己越来越近,借着门外的光,这才看清是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那女人跪趴在地上,枯白的头发遮住了脸,身上只穿着一件袍子,污浊难看,却把她干瘦的身子全都裹了进去,几乎辨不出身形。

    “伶……伶夫人……”秋素雅掩下心头的惊惶,试着叫了一声。

    那女人突然定住了,一动不动。

    墨玹则远远打量着她,什么话都没说,事实上,他根本无话可说。

    秋素雅却壮着胆子走了过去,慢慢地蹲下身子,蹑手蹑脚靠近她,小声说:“夫人,您别怕,我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

    伶夫人的身子微微颤栗,似乎想退回到角落里去,谁知胳膊却被秋素雅按住了,这一下顿时惊得她啊啊大叫。

    秋素雅也跟着吓了一跳,往后连蹦了两步,幸好墨玹在身后托住了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墨玹已经冷声呵斥:“你吓到我的雅儿了!给我闭嘴!”

    伶夫人非但没闭嘴,反而变本加厉,上前就扯秋素雅的衣服,一边撕扯一边厉声大笑:“贱人!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陪我了!哈哈哈哈哈……”

    破天荒的,秋素雅这一次竟像只温顺的小绵羊,被亲吻后还舔了一下嘴唇,意犹未尽的感觉。

    可惜墨玹没时间关注这些了,此刻月华宫里还有个大麻烦等着他去解决。

    扯皮过后他转身便走,谁知还没走几步,秋素雅火急火燎跑过来拦住了他。

    “等等等等!”

    “怎么了?”难得被她这么纠缠,墨玹倒是有点不习惯。

    “那个,我……”

    见她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墨玹反而心中暗喜,揉着她的头发,谑笑道:“好了好了,感激的话就不必说了,你要真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话,那就回去好好给为夫暖床,最多两个时辰,为夫定会回来宠幸你,嗯?”

    秋素雅拍开他的手,急得都快哭了:“少说大话了!母后正在气头上,还不知道怎么罚你呢!这事儿本来就是我惹出来的,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一听这话,墨玹不笑了,手按着她的肩膀,劝慰道:“雅儿,听话!你这一回去免不得一顿打,我也是没办法才出此下策!你放心好了,她是我的母后,最多骂我几句,不会怎么样的!”

    “可是……”

    秋素雅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他略显红肿的脸,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看得墨玹心都碎了。

    “哎呀哭什么?”墨玹忙将她搂进怀抱,柔声安慰,“好了好了,知道你心疼我,意思意思就行了!你再哭我都不想走了!乖,不哭。”

    他越说,秋素雅反而哭得越起劲,好像真到了生离死别的那一刻,哭得墨玹扶额直哀嚎。

    不远处,卫承和几名守卫原本还很淡定,这一幕一出,连平日不苟言笑的卫承都不禁扯了扯嘴角,几名守卫更是乐得呵呵直笑。

    这哪里是什么生离死别?分明就是小夫妻打情骂俏嘛!

    这厢,墨玹已经认命了,任她鼻涕眼泪往胸口蹭,所幸秋素雅也没哭多久,大抵是意识到场合不对,抹了把泪花,把自己手腕上的佛珠摘了下来。

    墨玹正想问她干什么,谁知她竟然把那佛珠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是何意?定情信物?”墨玹说着,连自己都想笑。亲都成了,还定情信物?

    秋素雅的表情却相当严肃:“你先别问,我只能说这跟一个梦有关,也许是我胡思乱想,又或者,那就是你的未来。总而言之,你戴着它,这是天意。”

    “为什么现在给我?”其实他想问的是,我未来是什么样子?想了想觉得这事太玄乎了,不太可信。

    问者无意,听者却有心。

    “因为……我相信你了。”

    这话说得有些笼统,墨玹一时间并没有弄清其中的含义。

    秋素雅又道:“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不过现在不是时候。要是你今晚能回来的话,我就……”

    “啊?”墨玹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丫头有些奇怪啊!

    “总之,我……我等你回来!”

    说完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秋素雅果断朝着马车跑去,独留下墨玹呆头呆脑地站在那儿,等反应过来时,马车早已呼啸而去。

    一路上,秋素雅在车里喃喃骂着:“木头疙瘩!平时不是挺聪明的吗?一到关键时候跟个傻子一样!木头!呆子!傻瓜!”

    骂到最后,她却笑了,从来没这么欢畅地笑过,整颗心都像被蜜糖灌满了,悸动,雀跃,欣喜……最后却发现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内心的感觉。

    是爱吗?她并不能肯定。

    但是此时此刻,她想着念着的只有一个人,即便那人方才还站在自己的面前。然而片刻之间,她已经思念成痴了。

    世事奇妙,明明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拉长,可彼此的心却走得越来越近。

    墨玹看着手腕上的佛珠,感觉自己戴着的是一颗真心,他梦寐以求的真心。

    这一生,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回到月华宫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墨玹走进大殿,发现所有的宫女内侍都不在,王后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坐在案前,表情冷漠,像是在专门等着他。

    他步履维艰走过去,直接跪了下来,唤了一声:“母后……”

    王后勾起唇角,冷冷一笑,似乎他的出现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彼此缄默了良久,墨玹叹了口气,道:“母后,儿臣是来领罪的,请母后责罚!”

    王后继续冷笑,眼睛里却闪出了泪光,漠然道:“是吗?那母后该如何罚你?”

    墨玹低着头,平静道:“一切全由母后发落,儿臣绝无怨言。”

    眼泪滚落下来,王后却不自知,愤愤然扫了他一眼,命令道:“那你过来!”

    墨玹只好乖乖来到她的面前,恭敬地跪好。

    “把手伸出来。”

    眼珠调皮一转,墨玹已经知道她要干什么了,俊眸含着一丝笑意,把手郑重其事伸了过去。

    王后随即在他的掌心重重拍了一下,还不解气,又在他的额头弹了一指,怒骂:“臭小子!”

    墨玹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

    他一笑,王后也情不自禁抿了抿唇,气鼓鼓说道:“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这个小祖宗的!现在就敢跟我对着干,等将来当上了大王,还不得无法无天?”说着又补了一句,“不对,你已经无法无天了!小兔崽子!”

    墨玹知道她的气来得快消得也快,当下也不再拘谨:“母后,孩儿都已经娶妻了,您怎么还像小时候那样骂我?”

    “我敢骂你吗?小祖宗!我那是抬举你呢!”王后说着,翻了个白眼,“你别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了!从明日开始,整个殷都的官家女儿我都要给你挑个遍!我就不信,你还能继续独宠着那丫头!”

    一听这话,墨玹头又大了:“母后……”

    “哼!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看不上苏落,没关系,天下的美人多的是,殷都找不到,整个夜瞿国我也给你翻个遍!总有那么几个让你钟意的,我倒要看看那丫头还能傲慢到几时!”

    “母后,雅儿她不是傲慢,她是……”

    王后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言词激烈:“我知道,那丫头是把我当成蛇蝎妇人了,以为我陷害了伶夫人,所以特意跑去长门殿可怜那贱人!呵!真有意思!我的儿媳妇居然去关心那个贱人?岂有此理!”

    墨玹苦苦解释:“母后,您又误会了!雅儿不是去可怜她,更不是去关心她。雅儿是怀疑晋王心怀不轨,连带着伶夫人也一并怀疑了,这次只是想去套她的话。”

    “套话?套什么话?”

    “母后,您不觉得奇怪吗?晋王这些年太安分了,安分得有些不太寻常。一个人不怕他锋芒毕露,就怕他深藏不露。”

    此话在理,王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说,墨珏有可能在背后谋划叛逆之事?”

    墨玹剑眉深锁:“也许比叛逆还要严重。”说罢,他突然想到一事,忙问,“对了,母后,伶夫人的女儿是不是还活着?她现在在哪儿?为何所有人都说她死了?”

    提及此事,王后的脸色有些难看:“家丑不外扬,何况是国丑。”

    “母后的意思……”

    王后叹了口气,道出了原委:“那个孩子根本不是你父王的种,那是伶夫人和廷尉大人秦兵勾搭成奸生的孽种!”

    “竟……竟有这事?”墨玹不敢相信。

    王后冷笑:“他二人早就苟合了,却反过来诬陷我和韩太医,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一直瞒着你父王,偷偷把那孩子送出了宫,给了一户农家收养,对外便称是伶夫人杀了那孩子,好让秦兵对她心灰意冷。”

    墨玹了然,点点头:“母后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这事若是让父王知道,只怕连晋王都难逃干系!”

    王后幽幽一叹,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还疼吗?”

    墨玹忙摇头:“不疼,儿臣知道母后的心更疼。”

    王后隐忍着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哽咽道:“你知道就好。就算全天下的人都来指责母后,怀疑母后,只要我的儿子站在我这边,母后就什么都不怕。残暴又如何?冷血又如何?让世人评说吧!我问心无愧!”

    墨玹重重点头:“儿臣明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