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卫承所料,几个回合下来,那绿衫女子终于筋疲力尽,面对着源源不断的护卫队,已然处于下风,身体几处都被滑过的利剑擦伤,要不是太子下令要抓活的,也不至于纠缠到现在。【本章节首发、爱、有、声、,请记住网址()】

    半个时辰后,绿衫女子被铁链拴得严严实实,连同她的小徒弟均被押到了太子的寝殿。

    “跪下!”

    还未到近前,二人已经被身后的护卫踹跪了下来,楚炀觉得自己的膝盖都要被震碎了,挎着一张俊脸,心里直憋屈。

    再看一旁的女子,绿衫已经被血浸透,腿上还插着一把利箭,可那双眼依旧透着阴鸷的冷光,鲜血正从她的嘴角溢出,她却浑然未觉,死死瞪着幔帐深处的一道身影。

    楚炀这才发现,面前被隔着重重白帐,一层叠一层,到最后只能瞧出里面有个大概的人影,想必就是病榻上的太子爷了。

    他心下一动,不等卫承禀报,已经朝着幔帐挪了过去,边爬边鬼叫着:“太子殿下!冤枉哪!在下楚炀!楚霸王的楚!隋炀帝的炀!身家清白的良民哪!我才在这空间待了不到三个月,怎么可能谋害太子殿下呢?冤枉哪……”

    卫承连忙把他拎了回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说:“小子,你不想活了?太子让你说话了吗?给我闭嘴!”

    楚炀直接哭了,涕泪交加:“大哥!我错了……”

    “跪好!”卫承把他交给两个护卫,这才上前禀报,语带谦恭,“殿下,人已带到。”

    这不是废话吗?

    “本宫知道了。”

    墨玹幽幽地回了一句,此刻他正倚在软枕上,身边只有靳严和秋素雅,三人都对这个多出来的小子感到非常意外。

    “他是谁?”

    “回殿下,此人自称是绿医仙的徒弟,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是真的!”楚炀忍不住插嘴,如今小命攥在别人手上,他都快急疯了,“我真的是绿医仙的徒弟!我师父现在就在城外童家村看诊!你们不信可以去把她请过来!她知道我被抓一定会来的!”

    这话一出,倒是给卫承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当然,前提是这小子说的都是真的。

    墨玹也是将信将疑,眼下也不急着辨他的真假,把重点全都放在了绿衫女子身上,他勾唇一笑,口吻透着揶揄:“表妹,咱们别来无恙啊!”

    墨玥挑眉冷笑,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算你狠!”

    “彼此彼此。”墨玹倒是发自内心地佩服这个丫头,可惜不能为自己所用,不禁摇头自嘲,“能让本宫伤得下不了床,你还是迄今为止第一个。”

    “可惜没能要了你的狗命!”

    “是啊!你早该猜到这是个局,可你还是来了,有胆识!本宫都开始有点喜欢你了。”

    这话一出,坐在床边的秋素雅立刻把头扭到了一边,心说你就犯贱吧!那些越不把你放在眼里的你越喜欢!

    墨玹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心里却一阵舒坦。

    那厢,墨玥撕了脸上的**,特意露出了真实面容,冷言嘲讽:“少废话!你以为我想扮成这丑女吗?说吧!你想怎么处置我?上刀山还是下火海?爽快点儿!”

    没等墨玹发话,楚炀已经怪叫起来:“你你你!居然说我师父是丑女?我师父可是冰清玉洁的绿医仙!医仙你知道吗?医仙!”

    卫承踢了他一脚:“安静!”

    墨玹却风轻云淡地笑道:“无妨!先把他们关入大牢,本宫今日有些乏了,改日再审。”

    楚炀又不怕死地插了一段:“别啊太子殿下!您不是在找我师父吗?我知道我师父在哪儿,你把我放了,我一定让我师父来治你的病!你看你都下不了床了,再拖下去万一死翘翘……”

    “住嘴!”卫承忍无可忍,命令几个手下,“还愣着干什么?都拖出去!”

    “慢着。”岂料墨玹却发言制止了,他饶有兴致地看着那道朦朦胧胧的身影,邪魅一笑,“把那小子带进来,让本宫瞧瞧!”

    闻言,卫承先看了一眼墨玥,唯恐夜长梦多,还是先把她交给廷尉府较为妥当,于是安排人先把她带了出去,这才领着楚炀走进了重重幔帐。

    待走到近前,楚炀顿时如石雕般呆住了,双腿一软,跪了下来,一开口,震惊四座。

    “哥!”

    哥?这是在叫当今太子爷吗?

    众人面面相觑,还是卫承率先反应过来,拎起他的后领就想往外拖:“殿下!这小子肯定是得了失心疯,属下把他带出去直接了断!”

    楚炀死命挣扎:“别别别!我没疯!我真没疯!他是我哥!真是我哥!一母同胞的亲哥呀!不信咱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这话一出,连墨玹都听傻了,眼看卫承真要把他拖出去了断,连忙制止:“别急!让他把话说完!”

    卫承只好又把他拎了回来,从背后压制住他的胳膊,生怕这小子上前行凶。

    “你刚才说什么?一母同胞?”

    墨玹刚问完,楚炀已经急不可待地答了:“对对对!一母同胞!我叫楚炀!你叫楚离风!我学渣!你学霸!三个月前咱俩去西藏旅游!车翻了!我穿了!哥不见了!”

    他说完了,几乎没人听懂。

    楚炀毫不在意,一激动,说得唾沫横飞:“我知道了!咱俩一定是一起穿了!醒来后一听说这是个七国鼎立的时代,我他妈还以为到了秦始皇那年代呢!结果给我整一架空,我特么真是日了狗……”

    墨玹眨巴着眼睛望着秋素雅,秋素雅却回了个苦笑,表示难以理解。

    楚炀死命地往前凑,想让墨玹再好好看看自己:“哥!你不会忘记记忆了吧?你不记得我了?”

    忘记记忆?笑话!当今太子爷那可是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墨玹也开始意识到他是个疯子,脸色沉了下来:“本宫阅人无数,从来不记得有你这号人物!你若想活命就说人话,否则本宫只能把你当做晋王的同党一并处置!”

    此言一出,原以为楚炀会吓得屁滚尿流,谁知他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我哥的右脚有六根脚趾!”

    从来没人敢把这事拿到台面上来说,这小子还真是活腻了!

    卫承铁青着脸,只等太子一声令下,好拖出去了断。

    这厢墨玹愣了片刻,唇角微微一勾,眼里的杀气已经流露了出来:“此事举国皆知,莫非你是晋王派来逗本宫玩的?”

    楚炀连连摇头:“不不不!我说的是我哥!既然你也有,那你一定是我哥!哥,你不能杀我呀!我可是你亲兄弟!相煎何太急?”

    “呵!亲兄弟?晋王和本宫比亲兄弟还亲,还不是照样要本宫的命?小子,看在你年纪尚小的份上,本宫可以饶你不死!但你必须要把晋王的同党一一列出来!否则,你会死得很惨!”墨玹说得相当笃定,这种事他完全干得出来。

    楚炀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意识到自己可能越描越黑,干脆低下头不说话了。

    秋素雅在一旁忖思了良久,终于有了想法:“我觉得他不像是晋王的同党。太子哥哥,也许他真的是绿医仙的徒弟,我们何不顺藤摸瓜,先找到绿医仙再说,毕竟你的病不能再拖了。”

    此话在理,靳严和卫承都表示同意。

    就在这时,东宫密探杨安来报。

    “殿下!有绿医仙的消息了!她就在城南童家村,那里有几个村民得了奇症,她已经在那里诊治了好些日子了。”

    这消息,简直犹如及时雨。

    楚炀顿时笑逐颜开:“我说的吧?这回你们该信我了吧?”

    墨玹看了他一眼,鬼使神差的,竟然感觉这小子颇为亲切,随即便下令:“先把他关起来,等找到绿医仙,自然知道他是真是假!”

    楚炀也只能认了,好歹小命是保住了。

    事情的进展远比预想的还要顺利。

    墨玥被成功擒获,这让潜逃在外的晋王时刻都把脑袋提在手上,墨玹相信他绝对不会放任这个妹妹不管,为了救她,短期之内一定会现身,只要他现身,结局便是万劫不复。

    这样的结局,墨玹并不觉得有多痛快。身在帝王家,所谓的兄弟亲情本就浅薄的不值一提,如今势如水火,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偏偏心里的那道坎过不去。

    有时候倒真希望生在普通百姓家,父母相敬如宾,兄弟彼此关怀,没有争权夺势尔虞我诈,一辈子相安无事,平平淡淡。

    可殊不知,你在羡慕别人的同时,他也在羡慕着你。

    “人生就是这么操蛋!”

    这话是楚炀说的,蹲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他嘴角衔着根稻草,悲哀地盯着牢门,照他的话说,那是分分钟想撞死的节奏。

    庆幸的是,绿医仙当晚就被请到了东宫,她本来是拒绝的,但听说她的小徒弟被太子给绑了,立刻放下手里的药草,亟亟奔来。

    绿色短衫素白罗裙,当传说中的绿医仙出现在面前时,她看上去真的和普通女子没什么区别,那张脸不能说丑,但也说不上好看,总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再加上她还是个哑巴,走到哪儿估计也没人注意到她。

    卫承料想,这样的女子见到容貌俊美又位高权重的太子爷,总会诚惶诚恐,甚至心生爱慕。后来才发现自己想多了,这个周姑娘不但见了太子不下跪,甚至敢不动声色直视太子爷的脸,只字未吐已然体现出高蹈出尘,不卑不亢。

    王后听说神医到访,也特意赶了过去,她可不想宝贝儿子再出点什么差错。

    “周姑娘,既然来了,为何还不为我的玹儿诊断?莫非你想先谈价钱?这个好说。”王后居高临下睥睨着她,一瞥一笑都彰显着她身为一国之母的雍容华贵。

    周若娟朝她微微颔首,随即摇头,眼神中透着坚定。

    王后试着解读她的意思:“不要钱?那你想要什么?”

    周若娟把右手放在左胸,另一只手画了个圈,在场的众人目不转睛看着,跟猜哑谜似的,最后还是墨玹看懂了,随即下令:“去把楚炀那小子带过来。”

    这话一出,周若娟立刻朝他面露微笑,她一笑,墨玹愕然发现右手腕上的佛珠闪过一抹绿光,他心中猜测,想必她和这麒麟珠有着莫大的渊源。

    果然,她的右手腕上也戴着一串佛珠,看上去居然和自己手上的一模一样,难道麒麟珠不止一串?

    没过多久,楚炀就被两名侍卫押了过来,临到近前,又被一脚踹跪了下来,嗷嗷大叫:“哥们儿你就不能温柔点儿吗?哎哟我的腿……”

    叫到一半突然发现身边有个绿衫女子,顿时欣喜若狂,上前就抱住她的大腿,哇哇大哭:“师父……师父你可来了……再不来你徒弟我就死翘翘了……呜呜……”

    周若娟被他抱得面容尴尬,最后不得已只好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随即把他甩到了一边,愠怒地看着他,仿佛在说:你闯祸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这个师父?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楚炀抹了把泪,想再上前抱大腿时,双手已经被两名侍卫押住了,只能在那儿憋屈地舔着鼻涕。

    如此,周若娟也不好再耽搁,随即拎着药箱来到床畔,众人纷纷让到一侧,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把脉。

    因为王后在,所以秋素雅只好站在最后面,踮着脚也只能看到一抹绿色身影,心里忐忑不安。

    周若娟很快把完了脉,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下一刻,她居然掀了被子直接扒开墨玹的上衣。

    “大胆!”靳严和卫承几乎异口同声。

    那厢,楚炀却“噗”地一声笑喷了:“喂!我师父是医生,不扒开衣服怎么查看他的伤势啊?你们古代人就是迂腐!”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王后发话:“谁也不许多嘴!神医爱怎么看就怎么看!”

    楚炀嘿嘿一笑:“尊敬的王后娘娘,您太给力了!”

    王后懒得理这失心疯,目不转睛盯着周若娟。

    墨玹僵直着身子,只能任她在受伤的胸口摸来按去,还好这个过程并不长,周若娟很快把手收了回去,随即打开药箱,从里面取出一卷排列整齐的银针,妙手飞舞,数十根银针插在他胸口不同的穴位上,又快速地取了下来,动作之快让人目不暇接。

    一瞬间,墨玹感觉身体内似乎恢复了一些气力,但不是很强,原以为周若娟还要继续给他扎针,没想到她却开始收拾药箱,一脸的凝重。

    王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周姑娘,我玹儿的病……”

    周若娟回头对她莞尔一笑,把药箱放在一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对楚炀使了个眼色。

    楚炀立刻心领神会,解释道:“我师父说,太子的心脏已经损坏,不能用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心脏不能用了?这叫什么话?

    楚炀继续说:“意思就是说,他得换颗心脏才能继续存活!在我们那儿叫做心脏移植手术!放心!只要找到合适的心脏,以我师父的能力绝对换得妥妥贴贴!”

    换心脏?这简直不敢置信。

    众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秋素雅提出了一个重要的疑问:“那这心脏……该换谁的合适?”

    楚炀兴奋地打了个响指:“太子妃姐姐!这个简单!他不是太子爷吗?兄弟肯定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让他们通通过来接受我师父检验,总有一个符合的!”

    闻听此言,众人又是一惊。

    周若娟却沉着脸,摇摇头。

    她是医者,不能为了救一个人,而去杀另一个人。

    楚炀似乎也看出了她的顾虑,心想也是,那样真是太残忍了。虽然这是古代,伤者又是位高权重的太子爷,也不能随意杀自己的兄弟吧?

    就在所有人瞠目结舌之际,廷尉府派人来报,半个时辰前,晋王带领一群高手夜闯廷尉大牢意图劫狱,不幸落入太子设计的圈套,已全数落网。

    晋王?秋素雅心里突然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本章节首发.爱.有.声.,请记住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