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穿越小说 > 圣人不仁 > 第八章 罄竹难书
    董贤麻木地跪在棺椁前面,看着眼前趾高气扬的王莽,面如死灰。王莽的为人,他再清楚不过了。

    王莽刚被封为新都侯不久,他的叔父王根打算从大司马的位置上退休。但是王莽的表兄,也是太皇太后的外甥淳于长发迹在先,又在地位上超过了他,再加上善于阿谀奉承,又曾为汉成帝立赵飞燕为皇后出过力,深受汉成帝信任,很快升为卫尉,掌管皇宫的禁卫,成为九卿之一。因此很多人认为淳于长应该继任大司马。王莽为了扳倒他仕途上的竞争对手,秘密地搜集了淳于长的罪行,然后利用探望的机会告诉王根说,淳于长暗中为接替担任大司马已做好了准备,他已经给不少人封官许愿了,同时又说出淳于长与被废皇后许氏私通之事。王根大怒,要他赶快向太皇太后汇报,太皇太后一怒之下让汉成帝罢免了淳于长,查清了他的罪行,在狱中将他杀死。

    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王根病重,举荐王莽代替大司马之位,在淳于长死后,王莽继他的三位伯、叔之后出任大司马,时年38岁。那一年,董贤15岁,还在东宫做太子舍人。这段秘闻也是后来听他的父亲董恭酒后无意提起,并且一再强调,不要去惹这个王莽,此人太过阴险。

    今天看到王莽雄赳赳地走进来,顿时觉得万念俱灰。掉在这样一个老狐狸手中,恐怕已经没有活路了。

    王莽先是到得灵前,以跪拜之礼祭奠了刘欣,转身起来,拿出一封奏折,厉声喝到:

    “太皇太后懿旨,大司马董贤在陛下重病期间不亲侍医药,禁止出入殿中司马府大门!另,司徒孔光弹劾董贤十大罪:

    一、阴谋逼宫。元寿二年,董贤阴谋篡改陛下册文“在朝中掌事诚信”,此乃上古尧禅让舜之文,后又怂恿陛下酒醉之中禅让,更兼陛下殡天之际抢夺传国玉玺,此等大逆之举,不诛九族不足以平民愤!

    二、欺君罔上,蒙蔽圣听。自董贤上任大司马一任,明令百官不得向陛下奏事,一应奏折要先过贤耳目方可上达天听,胆大妄为,古之罕有!

    三、任人唯亲。司马董贤依仗陛下恩宠,不思报答国恩,反而为自己谋私利,先后为其父董恭谋得光禄大夫,其弟董宽信升任驸马都尉,岳父无才无学,竟至将做大匠,其余亲属都位居诸曹侍中等,天理难容。

    四、诬陷忠良。建平四年,贤指使孙宠、息夫躬等控告东平王刘云的妻子伍谒在祭祀时诉于鬼神,使其降祸于所憎恶之人,王妃被诛,东平王含冤自杀。丞相王嘉为其鸣冤,被贤诬告下狱致死。

    五、淫乱宫闱。司马董贤迷惑陛下,致使陛下仅有一后,直至归天,竟无一个子嗣,其罪之大,当诛十族!

    六、悖乱礼制。司马董贤怂恿陛下在义陵旁建造坟茔,棺梓由黄金珠玉连缀而成,其规格早已超越臣子规制,且所用之物,皆上于陛下,此乃国君之耻,天下之耻!

    七、拥兵谋反。建平四年,司马董贤私豢武士,并威逼中黄门到武库索要兵器,前后达十次之多,其造反之心,昭然若揭!

    八、结党营私。司马董贤私下结交孙宠、息夫躬等人,全为一己之私结党以抗忠良,令朝堂上下乌烟瘴气,百姓疾苦难闻。

    九、贪污受贿。司马董贤利职之便,疯狂聚敛钱财,外地朝贡官员,无礼金无法见陛下,此乃国之蛀虫也。

    十、骄横跋扈。元寿二年,董贤为司马,却对同为三公的司徒孔光和司空彭宣及朱诩骄横无比,出入必要繁礼冗节,权力几与陛下相当!

    臣,司徒孔光弹劾董贤罪状,句句属实,条条有据,请太皇太后明察!”

    念到最后的时候,董贤已经完全晕倒在地。王莽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将奏折扔在地上,扬长而去。

    翌日,董贤正在守灵,忽听得使者进来宣旨,董贤知道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自从昨天看到那封弹劾自己十大罪状的奏折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末日已经到了,此刻哪怕天使再怎么拿太皇太后的威名吓他,他都已经无动于衷了,使者无奈,打开诏书念道:

    “自从董贤入宫以来,阴阳不调,灾害并至,平民遭罪。三公,是皇上最重要的辅臣,高安侯董贤不懂得事物道理,担任大司马不能令众人满意,不能用来击败敌人安抚边远地方。特收回大司马印绶,令董贤罢官回家。”

    是夜,月明星稀,大司马府里灯火通明,人声嘈杂。董贤被罢官弹劾的消息早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长安各处,司马府里的下人侍卫更是人心惶惶,胆大的厨子已经挟菜刀偷偷溜走,还顺便带走了府里的一个丫鬟,胆小的也开始窃窃私语,互相打听,不知道自己的路在何方。他们不敢走,因为他们是司马府买来的奴婢,卖身文书还在董贤手里,如果私自逃走,没有文书又没有乡籍证明,他们面临的只有牢狱之灾。可是他们又不敢去问董贤,虽然他已经被贬为民,可是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还是让他们选择了继续等待。

    董贤坐在窗前,看着一弦月牙升上天空,不禁愈发伤感起来。连月亮都是残缺不全的,看来自己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与其被王莽他们虐待致死,倒不如自行了断,再说了,自己也受不了那个罪。

    看着铜镜中映出的两个俏丽的面孔,董贤叹了口气,对妻子说:“夫人,你跟了我七年,这七年里,你受委屈了。今天落到如此地步,只恨陛下早逝,让奴婢好生得苦!陛下,奴婢念您的断袖之情,三生三世都难以报答。陛下,您的卿卿,来陪您了!”

    说完,端起桌上的毒酒,一饮而尽,片刻,身子颓然倒下。

    董夫人看着自己的丈夫,喃喃自语:“夫君,别人不懂你,我懂你。我知道你活着有多累,我也知道你其实每一天都过得战战兢兢的,可是,你还是个孩子啊,你才22岁啊,哪里是朝廷里那些老狐狸的对手啊,你拼命给董家和妾身家里安排官职,不就是怕自己斗不过他们吗?你飞扬跋扈,你恃才傲物,不就是想向陛下证明,你就是个庸才,不会功高震主吗?别人不懂,我懂啊!夫君,这一世,你太累了,下一世,不要生得这般美艳,也不要做高官,你还做那个爱说笑的翩翩公子,我还做那个俏皮的弹琴女,我们桃花林里再相逢,可好?”

    说完,董夫人端起另一杯毒酒,一饮而尽。杯落地,手相牵,口中轻轻哼起歌谣来,那是一年春天,桃花盛开,一个翩翩公子,踏莎而行,忽闻琴声动听,寻声而至,见一俏佳人,正在抚琴,不禁萌生情愫,舌吐清辞: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