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 第98章 你是不是傻?
    李伦听到熟悉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勉强睁开眼睛只能模模糊糊看见缠斗在一起的几道人影。

    “你怎么样?还能走吗?”苏好利落的教训了那群人一顿,蹲下身来关切的问道。

    等到看见李伦的惨白的近乎没有血色的脸,惊讶道:“怎么是你?”

    “原来你是谁都会就救吗?”李伦虚弱无力的勾了勾嘴角自嘲道,他还以为苏好是特意出来找他的,看来是他自己自作多情了。

    情绪的巨大波动让李伦再次吐出一口血来。极其狼狈。

    苏好皱了皱眉,十分不悦:“作为病人就该有病人的自觉,天天自己糟蹋自己算什么事?你是嫌自己命长了?”

    苏好的话虽然说得非常不客气,但还是能够听出其中的关心之意。

    她扶着李伦找了个合适的姿势,勉强将他背起来。也幸亏李伦身体极其孱弱没什么重量,不然苏好可得将他拖回去了。

    “我以为你会讨厌我呢,没想到又救了我一次。”李伦趴在苏好的肩膀上,脸朝着苏好的脖子轻声叹息道。

    脖子间呼吸的气息带来些许奇异的瘙痒感,这让苏好十分不适应:“你以前对我的态度虽然挺坏的,还经常言语上羞辱我,但你除了说话特别难听和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外,也没做过什么特别对不起我的事。你和我的关系只是比较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再加上李伦曾在苏好被浸猪笼前释放善意,这也是原主想要报复李家众人却唯独无视李伦的原因。

    “对不起。”李伦沉默了许久,终究只说了这一句话。

    苏好并不言语。

    最有资格听到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她只是个旁观者而已。

    两人之间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隔阂,一路不再言语。

    秋罗自从发现李伦的不告而别之后就特别着急,偏偏李恪在处理李公甫的事情,苏好也外出了,只能急得在府里团团转,直到看见苏好背着李伦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到苏好换下衣服准备洗漱休息时,秋罗却来通报李伦想见她。

    苏好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也不会跟病人置气,毕竟昨天他还替她挡灾了呢。

    “我在你眼里是不是很没用?什么都没有,无论是亲情、爱情,还是健康的身体。”李伦见苏好进来,退散所有的下人,瘦削苍白的脸上满是脆弱无助。

    苏好有些无语,她又不是知心大姐姐,凭什么一有事情就想对她倒苦水?

    “这么说吧,”苏好在房间里找了个凳子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润润嗓子,“你现在抱怨的一切都是你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

    眼看李伦想要反驳,苏好直接甩出自己的看法:“按你以前的描述,李恪和你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他能突然对你下手,除了家产的诱惑,你就没有自己的原因?”

    “至于爱情,呵呵,”苏好冷笑两声,“我嫁过来这么多年,你可曾真心善待过我?那你凭什么要求我对你有感情?至于你那些红颜知己,你不是明知道她们是冲着你的钱来的,还想和他们谈感情?”

    苏好翻了个白眼,就差没直接说“你是不是傻”了。

    李伦:“……”

    他没她想的那么蠢好吗?

    “明明是你不想和我好好过日子,现在却反过来责怪我?”李伦觉得自己很委屈,“我就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你有用吗?”

    苏好奇道:“那你说说看,是什么让你产生这种误会?这就是你三年都不曾给你一个好脸色的原因?”

    “要不是你心里还想着那个男人,我能气的去找别的女人吗?”李伦一时口不择言,说出了自己一直隐藏在心底的话。

    “别的男人?”苏好挑了挑眉,“你是说我那个上京赶考一去不回的前未婚夫?”

    李伦懊恼自己说漏了嘴,转过头不想说话,一双手却是不安的攥着被角,内心纠结又忐忑。

    苏好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略带讽刺的微笑:“你该不会觉得我是在为他守身如玉吧?一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凭什么让我赔上后半生的幸福?而且说不定人家是在京城成了谁家的乘龙快婿呢,娇妻美妾好不快活。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这么痴情到愚蠢的人?”

    “那你为什么一直留着那块玉佩,还贴身带着?”李伦大概也发现苏好说起那个男人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情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自己的怀疑,“还有你所有的东西都绣着那人最喜欢的兰花,你不是忘不了他还能是什么?”

    “噗嗤,”苏好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心里却是为原主感到悲哀,“如果你说的是我脖子上这块玉佩的话,我告诉你,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遗物。”

    苏好略带怀念的翻起过去的记忆:“我六岁那年启蒙读书,父亲夸我的字极有风骨,以后肯定能成为一个大才女。为了鼓励我继续努力,他将他最喜欢的一块玉佩摘下来给我。”

    苏好掏出脖子上的红绳,摩挲着因长时间把玩已经看不太清楚雕痕的麒麟玉佩,声音有些凄凉:“我嫁过来没几天,父亲就仙去了,作为女儿却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他留给我的东西,除了嫁妆里那些孤本书籍,也就只有这个了。”

    李伦沉默了,他从来没想到苏好对着那枚男士玉佩怀念的人居然是岳父大人,而他竟然因为这莫名的醋意整整误会了苏好三年。

    “至于兰花,”苏好眼含讥讽,“它不过是长得比其他花好看而已,就因为顾亦航也喜欢,所以你就断定我旧情难忘?”

    李伦惭愧至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实在没勇气承认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对不起。”李伦愧疚的低声说道,“我从来没想到事情的内情竟是这样的,我向你道歉,虽然这些歉意已经有些晚了。以后我会认真对你好的,当一个负责任的好丈夫,真心实意的好好补偿你。”

    “然后把我当做你红粉知己里面的一个?你这是补偿我还是补偿你自己?”苏好冷笑道,“想的还真是美!凭什么你道歉我就得原谅?一句对不起就能抵消我这么多年受到的冷待羞辱?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我不需要你所谓的补偿,你能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就可以了。”苏好懒得和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浪费时间,撂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李伦心里纠结难过的很,他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颠覆了他过去所有的认知。

    他以为对他好的人,一直在算计他;他以为该无视报复的人,从头到尾都是无辜的……

    秋罗目送苏好离开,生怕两人闹了矛盾对李伦的病情产生影响,连忙推门前来查看。

    “秋罗,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现在什么都补偿不了她,甚至想当一个健康体贴能给他快乐的丈夫都做不到。”李伦十分无助的说道。

    他烦恼的扶额叹息,曾经还带着些许阴翳的眼睛此刻只有后悔和痛苦。

    秋罗努力组织自己的言辞说的委婉一些:“不管二老爷和夫人之间有什么误会,只要少爷诚心想要挽回补救,夫人一定能够感受到的。”

    “而且二老爷也不必为自己的身体太过忧心,那年神医不是说了吗?只好好好调理,活到不惑之年肯定是没问题的。当时二老爷身体差到那个程度,不也是被路过的神医救了回来?”

    秋罗温柔一笑,带着些许鼓励,“至于以后,二老爷怎么就没想到自己还可能遇到更厉害的神医呢?”

    秋罗作为自幼就服侍李老夫人的贴身丫鬟,也算是见证了李伦的成长,自然希望李伦的生活能够和睦幸福。

    “希望如你所言吧。”李伦长叹一声,闭上眼睛无力的说道。

    李伦听了秋罗的劝告,果真安安分分的养起病了,就连赌钱玩骰子的坏毛病都改了,不过他时不时的在苏好面前刷存在感,惹得苏好十分厌烦。

    苏好看着刚收拾完的梳妆台又是一大包东西,皱了皱眉:“你今天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又是送胭脂又是送首饰的。你想讨好的姑娘不在这儿,请出门左拐。要是忘了路,随便找个人问问就知道怡红院在哪儿,好走不送!”

    “我只是看这些东西挺好看的,除了你,别人肯定衬不起来,没别的意思。”李伦有些心虚的笑了笑,没敢说这就是怡红院的姑娘们出的主意。

    “你看,这个兰花缠枝金步摇特别好玩,上面雕的蝴蝶翅膀被风一吹还会动呢。”李伦目光澄澈,态度十分诚恳的献宝道。

    苏好被府里和锦衣坊的事情忙的头昏脑涨,哪有时间陪着李伦胡闹:“你要是想找个人陪你,府里到处都是,要不然秋罗琴音也成。我现在很忙,我也不需要你的补偿,你只要别来烦我了就算帮了大忙了,听明白了吗?”

    “啊?好吧,那你忙吧。”李伦拿着步摇的手垂下,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眼神也渐渐黯淡,垂头丧气的说道。

    那颓废可怜的模样像极了被丢弃在路上找不到家的小动物,委屈又茫然。

    琴音和秋罗自然也是希望苏好夫妻二人能够和睦相处的,现在李伦好不容易开了窍可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这个机会,连忙恳求的看着苏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