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 第28章 截杀
    “后来我才知道,他爹原本也是将军手底下的军师,素有谋略,只不过最终在一场战争中丧命。那时候洛白还只有六岁,一个孩子在伏尸千里的战场上寻找了几天几夜,最终总算是找到了父亲的尸体,那段时间他是怎么过得,没人知道。”

    苏好点点头,想到了出战之前的那一天,洛白那与平常都不相同的神色。

    苏好当时还当他是在担心自己,却不知道,原来那时的洛白,就已经开始客服自己的内心恐惧了,只是为了陪她一起上战场而已。

    苏好原本不想哭的,结果还是忍不住落泪了。

    想想这几日,她哭的次数比往常都要多的多。

    “苏好,”夏锦想了想,忽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样东西,“其实你不用太过自责,于洛白兄而言,为了自己所爱的女人赴死,大约也就是最好的归宿了。这个……是他平常不离身的折扇,我不知道是什么宝贝,不过他确实一直都放在身上,这次战争开始之前,洛白就与我说过,万一……万一他遭遇不测,让我无比保护好你,然后把这把扇子交给你。”

    苏好接过折扇,缓缓打开,忽然想起二人初见的那一日,洛白就是挥着这把扇子,对他笑的邪魅。

    “洛某对姑娘,一见倾心。”

    苏好忽然笑了,“他之前送了好些书给我当聘礼,我说不稀罕,现在他却把扇子送过来了。”

    “当日在军营里,我就说过,我们一起出来,我就嫁给他,可是他没守承诺。”

    夏锦也笑了,只是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回去吧,”苏好说:“过两日有空,过来带我出去走走。”

    “好。”

    夏锦应了,转身出门。

    苏好趴在桌子上,忽然大片的泪涌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依旧不舒服,宋崆过来看她,见她眼睛有些肿,什么也没说,只是让丫鬟炖了汤过来。

    苏好靠在床头,宋崆坐在旁边,一切又仿佛回到曾经她还是三皇子妃的时候。

    此刻本该是温馨的场景。

    宋崆拿了汤,亲自喂她喝,喝了两口,甜甜的,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热汤,苏好身上也有了些暖意。

    “听说你过几日想出去走走。”

    “嗯。”

    苏好点点头,两人都没有刻意去生分。

    其实到了此时此刻,苏好已经知道,宋崆大抵已经猜出她的身份了。

    不然不会从生活习惯和衣食方面都是完全按照她的喜好来,之前她要看的那些珍稀植物,如今也都放在她的房里,让她随意赏玩。

    但两人很有默契的,谁都没有谈论这个话题,况且如果宋崆真的开口问了,苏好也是没有办法承认的,如此,便最好了。

    喝完了汤,宋崆似乎才想起来还有话没有说完,只道:“到时我替你备一辆马车,多穿些衣服,马就别骑了,外面风大,你身体不好。”

    苏好甜甜一笑,“好,我知道。”

    宋崆便收拾了碗筷,欲要离开,然而已经走出了门去,最后却再次退了回来。

    苏好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却见宋崆把衣服放在火炉前烤,而后搬了张凳子,坐在苏好床边。

    “睡吧,我看着你。”

    苏好眨了眨眼,最后拗不过他,睡了,只是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宋崆有些呜咽的声音。

    “我等了这么久……你为何又要离开……”

    寂寞入夜,灯火阑珊。

    窗外的大学依旧纷纷而下,吞咽下这些悲伤的气息。

    又过了几日,天总算是放晴了,夏锦和黎萧两人约好了带苏好出去走走,天刚亮,苏好便醒了。

    她起身穿了些厚衣服,估摸着宋崆几人还没有这么早来,便准备自己先去宋崆那里看看。

    宋崆的房门外,苏好听到几人商量的声音。

    “我安排了暗卫跟随,想必不会出什么危险。”

    “不能让她受到惊吓。”

    “宋崆,你这样不行,大家都知道,苏好如今的情况……已然只剩下不到两年的时间。”

    “……那也不行……起码还有两年,我一定会保护她的安危。”

    “宋崆!你不想让她开开心心的走完最后的时间么?”

    苏好在外面听着,心里一个“咯噔”,一瞬间感觉有些手脚无力。

    两年……不到两年……

    她脑袋里闪过无数个想法,却扫不过两年带给她的恐慌。

    即便,她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也早就知道,她最后的任务,便是在这群人的关心下,等死而已。

    可就这么直接的听到自己只剩下两年,那种心里感受依旧是难以形容的。

    苏好在外面站了许久,寒风吹过来,她捂紧了嘴,却依旧咳出声来。

    “有人!”

    宋宴在里面喊了一声。

    宋崆走到门前,把门一把拉开,便是看到了苏好有些苍白的脸。

    此刻,她正在捂着嘴咳嗽,看起来有些吃力。

    宋崆脸上划过一丝心疼,赶紧把苏好拉了进来,把门关上。

    “就算天晴了,早上还是冷,你应该晚些时候再出来。”

    苏好抿着嘴,有些想咳嗽,又有些想笑,最后却只说出一句,“可你们不是说了啊,我只剩下两年的寿命了,也就不用顾忌这么多了吧?”

    苏好这句话才说完,就感觉宋崆拉着自己的手力道又重了,看她的眼神也有些冒火。

    苏好一瞬间就知道自己错了,他们几人都在这样希冀自己能活下去,她却这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对生命的不在意。

    或许对于苏好自己来说,她真的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苏好对待自己生命的态度也未免太让人愤怒和担心了。

    苏好低下头,“对不起,我只是……”

    苏好想不出该怎么解释。

    宋崆却深吸了一口气,最后才温声说道:“算了,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出门的时候注意安全,别受凉了。”

    “嗯。”

    苏好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了,并且看样子大家都在照顾她的情绪,她也并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情绪而让大家难做。

    又待了一阵,等太阳出来的时候,夏锦和黎萧便带着苏好出了门。

    黎萧依旧和刚见面时那样,咋咋呼呼的,总喜欢跟苏好说些京城里的新鲜事。

    苏好也乐的听,不然实在是太无聊了。

    她一个女将军,如今却变成了身体孱弱的病小姐,真是惊天反转,反正难以承受就对了。

    两个大男人在马车上陪苏好说话,反正马车大的很,苏好如今的身体情况也不用考虑什么成亲的问题,自然也就不担心名誉。

    大街上人来人往,苏好偶尔掀开帘子看过去,依然能看到许多五大三粗的女子穿着她曾经穿过的类似服装出来,在街上被男子穷追不舍。

    苏好看到兴头上,还会发出一声轻笑,旁边的两人便感觉压力小了许多。

    谁料到,片刻之后,苏好又忽然说道:“你们知道洛白葬在哪里吗?我想去他的墓前看看。”

    黎萧原本正与苏好讲着北街有什么好吃的,忽然被这句话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夏锦与黎萧对视了一眼,想不通让不让苏好去。

    苏好又说:“带我去吧,原本就该去看看的,现在去,都已经晚了,我相信洛白会希望我来看他。”

    两人还是不说话,苏好只好说道:“放心好了,我没那么脆弱,就是想去看看而已。”

    “好吧!”最终夏锦先松了口,他也知道苏好不去看看不放心,于是还是带着苏好去了。

    马车从城中出去,没一会儿便行驶到了城外,一条大路过去,往后马车便不能走了。

    苏好说:“下车吧,我也走路。”

    “那不成!”黎萧一下子跳下马车,站在苏好面前,“走路多累,我背你好了,夏锦带路。”

    苏好原本还有些迟疑,看到夏锦点了点头,才不再纠结,爬到黎萧背上,让他背着走。

    这一路也不算偏远,就是路有些难走而已。

    走了大约一刻钟,夏锦才说到了,苏好赶紧让黎萧把她放下来。

    三人一起来到洛白的墓前,看上面的字,还是他母亲给刻的墓,白发人送黑发人,大约是世界上最悲伤的事情了。

    苏好站在那里看了很久,虽则一句话不说,目光也很平静。

    她仿若只是在与墓碑对视,只是来探望一个人,而不是一具尸体,一个坟墓。

    良久,她才说道:“走吧。”

    “走了?”

    “嗯。”苏好这次脸上是真心的露出一个笑容来,“我看到了,他过的很好。”

    听到苏好这句话,黎萧脸上也笑了,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

    “走吧,还是我背你。”

    他在苏好面前蹲了下来,苏好便乖乖的趴上去,一群人往回京城的方向行驶去。

    苏好一路上与他们说说笑笑,快到城门口时,马车忽然一阵乱动,前面的马也发出一阵嘶鸣声。

    “怎么了?”苏好有些慌。

    夏锦把帘子一掀开,看见外面不知何时围了许多黑衣人。

    他嘴角溢出一抹冷笑,“截杀?”

    那前方带头的黑衣人却出来一抱臂,“敢问车内可是苏好将军?”

    苏好对夏锦打了个手势,自己将脸伸出窗外,“何事?”

    那几名黑衣人互相望了一眼,忽然齐齐跪了下来,“求苏好将军,劝劝我家主子吧!”

    苏好眯起眼,“你主子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