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 第281章 自责
    苏好满脸都是被那些人打伤以后留下的青紫痕迹,刚刚一运功,血液流动加快,瘀血就都浮现出来,不光是脸上,身上何处也都开始出现疼痛,好在,苏好在被他们打的时候暗自运功护住心脉,又躲过了他们的大部分攻击,并没有伤到骨头和脏器。

    可反应过来以后,还是疼得她哆嗦了一下。

    少年留书之后,并没有真的离开论剑山庄,而是偷偷的躲在暗处,如若不是他假装离开,他根本就不会想得到,这些人就仅仅是畏惧他的全是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江湖豪杰的快意恩仇,他们心里,始终都对苏好的身份抱有怀疑,对于苏好这个人,他们始终都是不信任的,相比起清风寨这样的门派,就算是他是从山贼发展起来的,也终归比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值得信任。

    “还没问你呢,”苏好扶着床边做了起来,看来还是不能剧烈运动,仅仅是出了一掌,就把伤口震裂了,看来还是没有完全恢复。“你去哪里了?怎么会突然离开了。”

    少年不知该如何回答,应该告诉她吗?

    自己其实是为了让风月没有顾忌的出手,让这一切早一点结束,早点进行武林大会,他就可以早一点让苏好去拿定心经,一切都会进行的很顺利呢,因为后面的事情都是他一早就安排好的,就只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

    他眼睁睁的看着苏好被清风寨的几个弟子围着打,看着她身上收了这么多的伤,他明明就知道这里面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自己,却依旧躲在暗处没有出手。

    直到刚才从他的房间里面传出了声音,少年才终于骗不了自己了,他终于知道,这一切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可自己却留下苏好一个人承受。

    苏好一个女孩子,竟然会被打成这个样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无论是谁看了都会觉得难受,更不要说她现在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少年轻轻地靠近她,没敢说什么,用手摸了摸她脸上的淤青,“没什么,就是京城之中有点事情一定要回去处理,我……我这不是一回来,就……就回来找你了吗?”

    少年眼神躲闪,真的不敢正视苏好的眼睛。

    ……

    这一夜,几个人都没有睡好,苏好一身是伤,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姿势入睡,少年则是满心的自责,毕竟苏好的这一身伤,或多或少都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是自己一直躲在暗处,所以才让这些人欺负她欺负的这么厉害。

    封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本来以为只是苏好的那一掌打的太狠,可偏偏自己检查了一下,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创口,偏偏下腹部生疼,才刚一进了房间,就栽倒在地上。

    封月的意识渐渐的变得模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疼,太疼了。

    “啊——”封月忍不住叫出了声,可现在是深夜,根本就没有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封月死死地拽住自己的衣服,这个混蛋,究竟是用了什么招数,明明身上连一点创口都没有,内脏也没有受损,怎么就平白无故的变得这么疼呢?

    衣角被渐渐的揉皱,可疼痛却没有丝毫的减缓,封月在心里不停地咒骂苏好,可偏偏,这个时候的苏好正安安稳稳的睡在自己的床上,虽然也没有睡着,可状况可比现在的封月要好的多。

    封月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办法止痛,她跌跌撞撞的爬起身,把柜子里面的药瓶都翻了出来,无论什么药都一个劲的往嘴里塞,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封月已经疼得几乎失去了意识,连骂苏好的力气都没有了,静静地靠在床榻上,可疼痛还是没有减缓半分,她尽力调息,却发现只要一提气,自己的腹部就会变得很疼,更加不敢运功,只能咬着垂在床边的窗幔,一点一点的挨,可针扎一样的疼痛实在是太敏感。

    封月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默默的躺在地上,等待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封月心里明白,自己这个状态,肯定是熬不到天亮的时候了。

    ……

    第二天一早,还是清风寨的小弟子,发现了身体已经变得冰凉的封月。

    论剑山庄有人离奇惨死,所有的人都赶到了封月的房间,风月的死状实在是惨不忍睹,衣服被撕烂了不说,就连脸上也都被她自己挠的没留下一块完好的地方,若不是那浓烈的栀子花香,大家还都真的不敢认,躺在地上,昨天还趾高气昂的清风寨大小姐,那样漂亮的脸大竟然就这样被毁了,甚至还留下了这么悲惨的死相。

    封月指甲中间的皮肉组织,被证明就是她脸上和身上的皮肉,整个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几乎没有完好的部分。

    这倒是在苏好的意料之外,但苏好确实听说过,有的人在忍受剧痛的时候,确实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她没想到,在风月的身上,竟然变得这么严重,

    恐怕也是因为封月从小娇生惯养,细皮嫩肉的,才会变成这样吧。

    ……

    在仇言之后,清风寨又死了一个人,清风寨的大小姐,竟然在早上被发现死在自己的房间里,死状凄惨,两个手将身上的衣服都撕烂了。

    风月的房间变得很热闹,山庄的名医在封月身边仔细的检查,看了看他身上的情况,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是没有办法摸出脉搏的,在自然也不可能判断出她的经脉之中有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少年看了都咋舌,“恐怕是疼到了极点,才会忍不住将自己的衣服都撕烂了。”

    “错了,那不是最疼的。”苏好还是一副虚弱的样子,只有这样,才不会有人怀疑,封月,是她害死的。“如果你身上被穿了一个洞,还不让你吃止疼药,身上还有毒性不停的发作,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疼了。”

    如若不是你先对我下手,你也不回落的这样的下场。

    ……

    论剑山庄的大夫给出的结论是走火入魔,谁也没有办法反驳,毕竟论剑山庄的大夫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神医,没有人有资历能够提出质疑。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无非就是少年那细如牛毛的针,常人用肉眼根本就察觉不到,就算是神医,也只能看的出她丹田受损,所以才给出一个走火入魔的诊断。

    再加上死人血液已经凝固,神医只是在表面看了看,没有将封月解刨开来验尸,当然,清风寨的人也肯定不会让神医验尸,这样一来,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风月真正的死因,其实是因为那一根随着经脉进入丹田的银针。

    ……

    在场的众人都议论纷纷,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是他杀。

    ……

    “你们都是胡说的,封师姐明明就是被这个无尘公子杀得,怎么可能是练功走火入魔?”清风寨的人大多沉不住气,一看见苏好就觉得苏好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怀恨在心,所以才对封月下手。

    小弟子死死地拽住了神医的领口,“一定是你这个老庸医,头昏眼花了,根本就没有找到真真的原因。”

    苏好倒是理解,这个毛头小子一向跟在封月身后,师姐长师姐短的,根本就是一个跟屁虫,恐怕也跟封月有很深的感情了。

    大厅实在是嘈杂,以至于大家都没有发现,少年也走了进来。

    少年从苏好身后走出来,整个大厅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段王爷并没有放弃无尘这个棋子,而是再一次回到了论剑山庄,这无疑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震惊的消息,昨天晚上,他们对于清风寨殴打重伤未愈的苏好的事情,可都是作壁上观的,这不是一下子就得罪了小王爷?

    刘琛还以为少年并不知道,他不在的期间发生的事情,还是凑了上去,“王爷,无尘公子昨天在宴会之上和清风寨的几个弟子出现了争执,所以可能会对他们怀恨在心,这一点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还请王爷暂时把无尘公子交给老夫,老夫也好……”

    少年直接就打断了刘琛的话,“刘大侠,我本以为你是江湖上为数不多的正派人士,却没想到,你虽然不和那些草菅人命的人同流合污,可还是跟他们一样,像墙头草一般,无尘没有我在的时候,受了你们的欺负,我回来了,你还要颠倒是非黑白!”少年身上的气势此时就像在空中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让在场的人都不敢出声。

    苏好轻轻地咳了两声,又扯动了伤口。

    “借刘大侠的一句话,昨夜在宴会之上,清风寨的几个弟子围殴在下,在下因为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根本就没有办法运功,甚至没有办法地当他们的殴打,我这一身的淤青,可都不是假的。”苏好嘴角和额头的淤青明明白白的显示出苏好昨夜受过的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