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 第221章 镇守
    自己亲自把手的教导了陈立三年,很是满意的点点头,马上就到天庭的宴会了,留下陈立一个人在屋子里练习自己的动作,自己转身走向房间,打算挑出个宝物到时候当做礼品。

    带着陈立御剑飞行的苏好感觉这实在是太慢了,但是,冥河度和天庭距离的有点远,她还真是不放心让陈立一个人御剑。

    多半天才到了天庭的苏好呼出口气,总算是到了,再不到的话,她觉得她就要疯掉了。

    刚刚落地的苏好就接到了来自各方的问候,也有对苏好身后的陈立表示好奇的神仙。

    苏好一一笑着应了,顺便将陈立给介绍出去,加强了他是她唯一的弟子这几个字。

    苏好以为应该没人会不长眼的,没想到在宴会上,还真的有哪些不长眼的,调笑着问,“那上神,你那个魔族弟子和抢了你伴侣通魔的两个弟子呢?”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苏好皱皱眉,这是她经久不在上面,这些人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吧。拿起酒杯,一记眼神过去,那个神仙便感觉自己的脖颈呗一寸一寸的拉高,他开始不能护膝,直到被拉在半空中。

    苏好看着他的狼狈样子,轻轻一笑,“那两个弟子?你是说一个本就是魔族,一个通魔还不知悔改的两个人吗?他们俩有什么资格被称作是我苏好的徒弟?可快别恶心我了,更何况,你是听不懂吗?你还是年纪大了?没听到我说,陈立是我唯一的徒弟吗?你这样子问,是在明晃晃大打我的脸吗?”

    最后几个字故意加重力气,那人只感觉自己脖颈处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他开始慌了,向苏好求情,“是我糊涂了,还希望上神不要因为我生气。”

    天帝看着情况不好,瞪了那个不长眼色大神仙一眼,急忙出面圆场。苏好看了看天帝,觉得自己还是应该给天帝卖个面子大,于是边缓缓将那人放下来,顺便警告一句,“今后,再让我听到诱人这么跟我说话,呵。”

    最后那个字配上那个笑容,让人忍不住后备发凉,急忙低下头假装交谈。陈立看着眼前这个维护自己的人,有些想哭,自从爹娘走了之后,就没有人这么保护自己了。

    一声明亮的笑声聪大殿外传过来,“谁惹我们苏好上神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一回来就看到了上神发怒的样子了。”

    苏好用酒杯挡住自己带着笑意的唇角,永思阿。

    来者进门,还是那种不正经的样子,他向天帝行个礼,又向众人赔罪来迟之后,就一挥衣袖,坐到了苏好身旁的空位中。

    苏好用眼神横他一眼,“你的位置可不在这里。”

    苏好不算说假话,这一排位置本就是上神级别的人做的。永思不在意的笑笑,“紫宸上神万年不出关,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让我坐了。”

    苏好看着这个蛮不讲理的人,也懒得跟他掰扯那么多,坐就坐吧,反正也不是她的位置,“你不是说要让人间历练百年吗?怎么就上来了?”

    永思拉拉自己的衣领,用一种可惜的语气,“天帝这次是死命令,通讯官追了我好久,迫不得已才上来的。”

    苏好轻轻抿一口酒,“看来你在人间玩的不错啊。”

    永思举起酒杯,向苏好哪方面示意一下,“那何止是不错,简直是要,乐不思蜀了。”

    苏好如愿的跟他碰了碰杯,向他介绍,“陈立,现在我唯一的弟子。”又扭头向陈立介绍,“永思,叫他师叔就行。”

    陈立站起身,行个礼,“师叔。”

    永思也笑眯眯的回了,“坐吧。”又扭头看向苏好,“我以为你在冥河度受苦呢,哪知道你过得这么逍遥,新徒弟都收上了。”

    苏好给自己倒了杯酒,没有理会他这句话。

    永思享受的眯眯眼,装作不在意的说道,“别人不知道,我可知道的一清二楚。魔尊聂睿思成婚那天,你是不是去了呢。”

    苏好不动声色,“没有。”

    永思笑一声,“你可拉倒吧,我都瞧见你了。”

    苏好有了兴趣,“你也去了?”永思不否认,只是看着眼前跳舞的忍,抿一口酒,遮掩住眼中的苦涩。他当然没有去,只不过是炸她一炸,没想到……她还是放不下聂睿思。

    要让苏好知道永思心中这么想她,要苦笑不得了,她放不下聂睿思?怎么可能,她放不下的是花娇才是。

    永思看着眼前舞蹈的仙子们,如醉如痴,轻声道,“所以,他是替代品吗?”

    他没有看着苏好,似乎不是在跟苏好说话,但苏好知道,所以,她回答了,“不,他就是他,符合我眼缘而已,无关于谁。”

    陈立在苏好身后低着头,叫人瞧不见神色。永思看着,也不在多说什么,仰头闷掉杯中酒,“是我想差了。”

    看着眼前来回晃悠的神,苏好深深的感觉自己没什么音乐欣赏天赋,她现在只感觉看的好瞌睡。

    稍微坐了一会儿,听到天帝宣读完他感人肺腑的言语,苏好用眼神示意一下陈立,她们该撤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官传到一声,“蟠桃到……”

    苏好本想转身就走,但仔细想了想,这蟠桃虽对自己没什么用处,但是对自己这个新收的徒弟还是很有用处的。

    她坐回原处,永思看着她的举动直发笑,“我可以为你要走了。”

    苏好眯眯眼,“该占的便宜为什么不占?”

    待侍童将蟠桃发完,她一手将自己和陈立的两个蟠桃拿到手里,挥手隐下去,用眼神示意陈立她们该走了,笑眯眯的对永思举举杯,“该天,我在冥河度等你来玩。”

    永思也笑着对苏好举杯示意,“等我再去凡间逍遥几年吧。

    苏好一口闷掉自己手里的酒,“可以。”

    转身领着陈立走了出去,永思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听着她给陈立解释为什么不能让他直接吃蟠桃的原因,一向潇洒的眉目渐渐的染上了抹疲惫。

    再说苏好领着陈立路过昆仑墟,一时兴起,给陈立伸手指了指,“这儿就是我以前镇守的地方。”

    陈立看着眼前阳光明媚的地方,跟冥河度就是两个天地,他疑惑的问,“这儿也有妖怪吗?”

    苏好失笑,“怎么可能,这儿离九重天这么近,不过是为了保护九重天罢了。”

    陈立看看眼前的地方,又想想自己刚刚从哪里出来的,心里一阵恍然,就在这前几年,他还在担心自己的衣食住行,可是,现在,他却可以做到了许多皇帝梦寐以求的延年益寿。

    “师傅?”一声娇媚声拉回了陈立的思绪,他扭头看过去,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站在离他们的不远处。

    这里只有苏好和他两个人,那个女子自然不可能是叫自己,那么就是在叫苏好了?想起刚刚那人在大殿上给苏好的难堪,陈立对他们两个的印象瞬间就不好了。

    苏好冷下脸色,不想跟他们在九重天外起什么争执,她快速向前走去,真的是倒霉啊,在哪儿都能碰到这衰人。

    刚经过花娇的身旁花娇就伸手拦住了苏好,“师傅,见了我们都不打个招呼的吗?”她看向聂睿思,撒娇道,“睿思你看师傅,还是不肯原谅我们呢”

    花娇控制不住自己,干呕了一声,“花娇,你叫谁师傅呢,小姑娘家家的,不要到处乱认亲。我就一个徒弟,”苏好抬头,走到聂睿思对面,直视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那就是陈,立。”

    花娇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师傅,你不要这样子不认我,我知道错了。”说着还要对苏好下跪,被身边的聂睿思給拦住了,她就顺势倒在聂睿思怀里,嘤嘤哭泣。

    苏好不愿在看,这还真特么够恶心的,她想了想对聂睿思说道,“看好你的人,不要再试图惹怒我,不然,我警告你们,她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说完,扬起一抹比花娇还娇媚的笑容,如一只斗胜了的公鸡,转身离去了,陈立自然亦步亦趋的跟在苏好身后,路过他们俩时还顺便赠了个白眼,他是真的看不起他们两个。

    领着陈立回到冥河度,将蟠桃变到桌子上,笑着看着陈立,“一点一点的用吧。一个蟠桃对神仙的用处很快,但对你现在的身躯乱说,灵气来的有点太暴力,你会承受不住的。”

    陈立似懂若懂的点点头,但他相信苏好是对他好的,“我明白了。”

    苏好满意的点点头,“今后你要好好修炼,我的闭关还没有结束,要继续闭关了,你有事不懂的话去查下书,有事儿的话就传音给我,我会出来的。”

    陈立点点头,“好的。”

    苏好飘进屋里,一个清洁术将经久未住的房子收拾一下,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她领着陈立在天上待了大半天,这儿也跟地上的时间流逝一样,自然也是大半年没人住,收拾一新之后,苏好满意的飘到床上,盘腿而坐,慢慢闭上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