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要翻天 > 第159章 你知道下毒的人是谁吗
    皇帝于是越发地给苏好一些多的赏赐。北夷进贡的精美首饰大半部分都到了苏好那里。

    柳胭一看苏好打扮得那么美,于是不乐意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回来以后,能让皇帝多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一些。经过皇后那一次针对,她决心要煽动皇帝将皇后狠狠报复回去,没想到皇帝又把心思放在了苏好身上,那她回来到底作什么!

    根据秋月的回报,柳胭看起来气的不轻。苏好心想,这女人也够贪心的,有了孩子还不知足,日后也不能轻易放过。

    几个月后,上朝时就有人把丞相府及皇后狠狠参了一本。

    “皇后勾结北夷王子要叛国”的事情很快在朝廷宫内流传开来,皇帝气得没时间理柳胭,其实他是在收网,他这回一定要借机除掉皇后。

    很快关于皇后的一些负面的证据就雪片一样地通过折子一本一本地奏上来,晚上一起用膳时候,皇帝一边生气一边喝汤,但苏好知道,他这是心里开心得没地方分享呢。

    当事情被炒得白热化,皇帝终于下定决心要去找皇后好好奚落一番,顺便拔除他的肉中刺。他带上了柳胭,决心要好好地给她出出气。

    皇后见到柳胭,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苏好哪能错过好戏,正好在跟皇后商量事情,就此躲在屏风后,看皇帝带他的冰美人来耀武扬威的丑态。

    “皇后,你看看这些东西!你还有什么话可讲!”

    并没有苦苦哀求,而是冷漠地看着皇帝说:“皇上单凭他们的言论,就可以定论我是卖国通敌吗?那当初本宫说柳胭以下媚上怎么没人相信呢?”

    “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怕别人说?”皇帝气愤地一甩袖子:“你只要看看这奏章上写了什么就知道了!”

    “皇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后并没有去捡奏章,一句话戳破皇帝的心思。

    皇上本来是要来彰显自己的威严的,没想到被皇后冷静的回击给说得心虚。

    皇后看他愣神之际,大声道:“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看谁敢动我!”

    苏好在屏风后面暗暗比大拇指,真是妙。皇后也挺会演戏的。个个都是人精。

    “事实不会因为你逞口舌之快而消失,你就等着下狱吧!”皇帝终于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了。皇后看都不看他,转身就回了屏风后。徒留皇帝一个人憋屈。

    太子听说了这事,跑到太后那里苦苦求饶,太后心里想着皇上说不定哪天就……而太子还小,如果失去母亲的照顾确实不好。太后找来苏好商议想让苏好代替照顾,而苏好明确表示不愿意接受,所以只能先把皇后打入冷宫。

    皇后身边一时人走茶凉,散得就剩下芳华和几个贴身宫女服侍皇后。而丞相府众人被抄斩的抄斩,发配的发配。偌大丞相府一时人去府空。而皇后的势力盘根错节,一下子连根拔起是不能的,甚至有一些官职的空缺,没法填补,这么一处理就是半年多。

    在这短时间内,太子却发现每日都由苏贵妃的大宫女秋月带着他来见母后,明明父皇不让自己来见母后的,苏贵妃怎么能办到呢。

    他不由得好奇,但秋月说不让他问,也不让他做别的,只要每日来见皇后即可,他为能见到母亲也默默地念着贵妃的恩情。

    皇后倒台,皇帝却并不着急将苏贵妃升为皇后,反而是将柳胭重新提回四妃之位,宠信有加。柳胭在皇后彻底倒台之前早前有孕,皇帝比之前小心了数倍,倒是苏好一直安安分分没有动手对柳胭的孩子做什么。算算很快皇帝就要毒发身亡了,最好是孩子出生后死在皇帝面前才好。

    不过,若是皇后真的被满门抄斩了,那不就正如了皇上的意?苏好可没那么傻,如果皇后一脉没了,谁辅佐太子,于是她久违地叫出了系统,让系统造出一个满门抄斩的假象。

    事实上从皇后答应的那一刻起,苏夙两家就成立了盟约。于是现在丞相府一家都在苏家别院喝茶听戏嗑瓜子,不要太悠闲。

    苏好心想,哎,复仇什么的真是太累了,人开开心心地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还要为渣男费尽心思,然而她又一刻不停地期待着真相大白时候,皇帝那副气个半死,甚至是直接气死的样子。一想到这儿,苏好就觉得心潮澎湃,全身都起鸡皮疙瘩。

    让这一天快快到来吧。

    皇帝最近心情舒畅,柳胭给他生了儿子,他每天都想着逗弄一下儿子,上朝时候都红光满面的。

    他开心得几乎要把苏贵妃这另一个眼中钉忘了。直到在朝堂上提出要另立太子的事情,遭到了镇国公的反对时,他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苏贵妃没有料理呢。这么久以来,秦宣也一直卧底在镇国公家,不时给他汇报一些消息,看起来进展不错,而且那些都是日后扳倒镇国公家的有力证据。如今这个镇国公又在朝堂上妨碍他的想法、阻碍他的计划。他心中的那种恐惧,便又翻涌到了胸膛上。

    那么既然皇后倒台,接下来就该是收拾苏贵妃的时候了。皇帝将这件事告诉了秦宣,秦宣通知了夏凝,所以苏好也就把皇帝的心思摸得清清楚楚了。

    这场战役打得有点久,苏好也没啥耐心玩了。

    “我们就在我父亲家中,给他办一个鸿门宴吧。”

    这天皇上刚刚批改过奏章,秦宣就求见说又急事要回禀皇上。他按照苏贵妃的说法,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皇帝。

    皇帝思忖了一下:“你确定明天晚上可以吗?这事可不能打草惊蛇。”他现在有了儿子,居然束手束脚的,秦宣不由得心里默默地鄙视他。

    “是的皇上,臣以为,明天晚上是最好的时间。如果错过这个时机以后可就难了。明天镇国公手下的商铺都会向镇国公交上账本,账本里面,肯定是有他们最近几年的所有收益的明细。有了这个证据就不怕镇国公狡辩。”

    “秦宣你做得很好,朕重重有赏!明晚朕就去镇国公看望一下他老人家。”

    皇帝及柳胭以及苏贵妃一行得到了镇国公的热情招待,院内早就摆好了晚宴,正是农历八月十五月正圆的时候,一边喝酒一边品尝佳肴一边赏月。

    皇上的亲卫队大概不久就会立在门外,而镇国公的凌云军也将会把他们一一铲掉。

    可这时候的皇上是万万不知道的,他担心受怕,防止儿子会被害,于是连来镇国公府都带上了柳胭母子,摆明了是不给苏好面子。

    苏好摇了摇头,这样的话都不用她回宫把那小子拎过来。皇上真是给她省事。

    席间秦宣突然发难,把镇国公府的证据全部交给了皇上,皇上直以为万无一失了,却没想到卷轴的最后是一把匕首,秦宣抄起匕首抵在皇上喉间,皇帝不解他的意思,直到苏好从席上走出来,他才明白自己是中了圈套。

    “你到底……做了什么!……”皇上被比这不能动,但一会儿他便觉得胸闷气短,腹痛难忍。

    “别想了,你喝的那杯酒是毒酒。”苏好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你竟敢……来人啊!”

    “真是蠢货,你也不想想,我都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杯酒是毒酒了,你猜他们还会不知道吗?”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皇帝咬牙。

    “我再蛇蝎心肠也比不过您呀。您害死自己亲生孩子的事情,还有你利用妃子达到你集权目的事情,当真是让臣妾佩服呀。”

    “你胡说!朕没有!”

    “让我来一件一件说给你听。你让兰贵妃给我们每个妃子都做了个香囊,但是很奇怪的是,只有我和皇后香囊里面,是有不易受孕的香料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怎么会皇后有了孩子而你没有呢?你自己不争气,还怪怨皇上吗?”柳胭不要命地打断了话,却被苏好的目光看得一僵。

    “妹妹,这话问的好。那我就说说,第二件事情,在不知情的我长期佩戴香料后,偶然有孕,却因为身子虚弱万不能受磕碰,否则难以保胎。没想到皇上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下的去手手,他派人推了我一把,伪装成皇后的宫女害死我孩子的假象。多亏皇后受孕时没有受到这样的刺激,不然我朝怕是后继无人!”

    “那么……”皇帝看向秦宣:“之前秦宣杀朕也是真的了?”

    “是啊,当时只不过是制造一种假象,让你误以为自己是受了惊吓出现了幻觉,而不是中毒。如果在那里把你杀了也未尝不可。可是如果当时你就死,我们就看不到你这时惊诧又无可奈何的气愤表情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哦对了,你知道下毒人是谁吗?是你最信任的兰昕。没想到你竟然想利用兰昕除掉我和皇后,还妄想用孩子封住她的口,却不知道真相永远会大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