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帝姝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穿这套吧。”慕月倾华的视线落在先前那套衣饰上,青刹点头,让跟着她进来的丫鬟,将手中的衣饰等带了出去,而慕月倾华却挥手让她也出去。

    慕月倾华自小便不喜欢由人伺候穿衣,就连头发,都是自己梳的。

    慕月倾华拿起衣饰,转身走进了浴室内的另一间房间。

    换好衣服后,慕月倾华径直走向了梳妆台坐下,拿起桃木梳,正欲梳发,手却被一只冰凉温润的手握住,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松开了手,看向铜镜,镜中那清冷的面容,是那样的清晰,梳发的动作,是那样的轻缓,缓缓的梳过了心头。

    “祭典大礼,是该由年长者代梳,否则,是为大不敬,且不吉利。”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如同人般清冷的不可近。

    慕月倾华不语,望着镜中的人,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慕月倾华不是不知道需找人代梳,原本慕然在,那是当仁不让的人选,但近两日,都不曾见到慕然,慕月倾华也不多想,便自行梳发。

    她不会肖想慕月一默会来替她梳妆,因为她不是慕月倾怜。

    她没想到的是,宁寒子卿竟会如此。

    宁寒子卿给她梳好了头,插上了头饰,低头,看着镜中那淡漠的玉颜,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他给她梳了梳鬓发,放下桃木梳,拿起了画笔,给她描眉,他清冷如冰的双眸倒映她绝色容颜,他的神情一如既往,可却给人一种专注、认真、呵护的感觉。

    点绛唇,娇艳欲滴。

    他放下画笔,拿起一对吊有白色宝石的耳环,正欲给她戴上,触碰到她微凉的耳垂时,才发觉没有耳洞,他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异样,他放下耳环,拿起一边的项链给她戴上。

    他转身,每走一步,身影模糊一分,直至消失。

    慕月倾华起身,并未急着出去。

    门外闪过一个身影,一身的红艳之色,如他眉心处的魅血的妖姬花纹般张扬、邪魅。

    “汝回来了。”慕月倾华转身,望着那张祸国殃民、不知是男是女的妖魅脸。

    “嗯,本想给你梳妆来着,不过来晚了一步,就没有急着进来。”他邪魅一笑,颇为可惜道。

    早在宁寒子卿进来时,他便来了,见慕月倾华并没有拒绝宁寒子卿,他便站在门外等候了。

    因为他知道她希望那个人是宁寒子卿,哪怕他已经知道她去了化心池,忘了和宁寒子卿的过往。

    看到慕月倾华的装扮时,他神情有一丝微妙。

    “走吧。”他侧身,慕月倾华抬步向前走去,他紧跟其后。

    祭天台——

    慕月一菲穿着今生最后一次穿的独属于她一人的紫白相间的流月裙,傲立于祭天台上,她眼底是难以掩饰的死寂,脸上的死气,早已被压制,不然一脸的死气,岂不吓人。

    今日,她便可解脱了。

    姐姐,你可得原谅妹妹了!

    慕月一姬站在她边上,手不着痕迹的搀扶着她,生怕她一个撑不住,就……

    她另一边站着的是辰月白羽。

    三人的后面摆放着一面巨大的月形大鼓,静静的等待着它振奋人心的时刻到来。

    “今日,九月神族第十五任月主慕月倾华的登位祭典大礼,迎请第十五任月主。”

    他与两位容貌亮丽的女子站在一起尤显怪异,而他的声音就好似几万年没有开过口一般,干涩嘶哑。

    场中的鼓声震天,跳舞的人随着鼓声的节奏,跳着恭迎舞。

    叮叮……叮叮当当……

    未见其人,倒是先听见了这独属于慕月倾华的银铃声,在九月神族,只有慕月倾华一人有时会在脚腕上绑脚链,上面带着三只小银铃,有时风拂过,都会铃铃作响。

    一抹绛紫色从天际而来,慢慢的飘进,慢慢的清晰,那一抹紫色的身影,也清晰可见。

    来人内穿淡紫色裹胸诃子,外罩绛紫色的裸肩广袖上襦,下穿紫绡翠纹前未及膝后曳地长裙,裹着暗紫色的腰封,白色织锦腰带,淡紫色的腰绳打成了一个轻巧的蝴蝶结,下端挂着两颗晶莹剔透的水色珠子,腰间别挂着一块蓝紫色的月牙形玉佩,白色的流苏,飘飘扬扬,显得清新素雅。玉臂轻挽银紫色的丈许长的披帛,无风自扬。

    三千青丝梳了一个天仙簪后倾泻而下,两鬓一抹银白发丝,穿插着银紫色的丝绳编成花辫,绑在肩后,使得倾泻而下的青丝,不会凌乱飞扬。头上带着成“V”字形的头饰,挂着银白色钻石垂挂在两鬓处,眉心处垂挂的是一颗略小的晶莹剔透的白色钻石,那白色的钻石如那绽放妖冶的紫色曼陀罗的花心,眉眼如画,朱唇绛,颈间戴着一魅紫半月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腕上白玉镯衬出如雪肌肤,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种高雅脱尘的气质。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

    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到了极致。

    祭天台下,楼台内坐着的那些人都站了出来,祭典大礼一旦开始,他们就不能再坐在那儿了。

    站在一边的慕月倾怜痴痴的看着那从天而降的人儿,喃喃道:“姐姐……”

    她痴迷的目光在看到那冷淡如冰的紫眸时,浑身一震,瞬间恢复清明。

    上一世从慕月倾华的眼眸变成紫色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是那个会一如既往宠着她的人了!

    这一世,又当如何呢?

    慕月倾华的眼眸很早之前就变成了紫色,只是她可以使眼眸变成黑色,如若不然,月主争夺战根本就不要必要再举行了,如今她已然要成为月主,自当使眼眸变为紫色,因为眼眸的颜色,代表了她的实力,也代表了她的身份。

    一抹刺眼的红艳,出现在祭天台上,慕月倾怜看到那人时,眼瞳不可控制的紧缩,又是他——慕然!

    上一世姐姐登位祭典大礼时,是他陪伴在姐姐身边,这一世还是如此,他还真是好命啊!

    真希望,他现在就消失啊!

    望着这样的慕月倾华,白月凝紫也只能赞一句:原主眼光不错!

    不过那仿现代高跟鞋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她也是穿书而来?

    可也不像啊!

    辰月白月凝紫疑惑了。

    “恭迎第十五任月主。”

    鼓声未停,舞未停,其余人神色凝重恭敬,纷纷敛襟、屈膝,跪地。

    慕月倾华如天仙降临,穿着白色一双鞋背是两颗心形交错上面点缀着淡紫色的蝴蝶结,露出玉足的高跟鞋,轻盈的落在祭天台的最底层的站台上,高跟鞋的银紫相间的绑绳一直绑到她的膝盖下,成网格状,在后面打了一个蝴蝶结,上面点缀着白色晶石。

    她淡淡的扫视了所有人一眼,迈着优雅的步伐,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有节奏感,就好似每一步都与人的心跳共鸣,一步一步往上走去,上面,慕月一菲眉眼含笑望着她。

    她脚腕上绑着一条银色的脚链,上面有三个银铃,叮叮当当的响着,让肃穆的气氛有了一丝的轻快与明亮。

    慕月倾怜望着慕月倾华越走越高,越走越缥缈,仿若虚空的人,只看见虚幻的身影,却抓不住那个人,她的心没由来慌了。

    慕然紧紧跟随在慕月倾华身后,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身影,慕月倾华抿唇。

    倾华,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莫要步我的后尘。

    耳边传来了慕月一菲的声音,但只有她一人听得见。

    她走得慢,而有节奏与韵律。

    后悔吗?

    她的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后悔!

    她是不是该感谢慕月一默教给了她,不论何时都该保持理智呢!

    月主,吾不会后悔。

    慕月一菲闭上眼睛,掩去眼底的不忍与心疼。

    慕月倾华走到慕一菲的面前,对着她微微颔首,半屈膝,半跪。

    “拜见月主。”

    半空中,一个白色的身影显现,但没有人注意,或者是根本就感受不到这个人的存在。

    他清冷的目光落在祭天台上的那人身上,僵硬的面部有了一丝柔化。

    慕月一菲颔首,眼中带着慈爱,这是她第一次用这种目光看着慕月倾华。

    慕月倾华抬首,撞上她的目光,冷不防的一滞。

    她站起来,走到大鼓面前,拿起鼓槌。重重的敲响了第一声,跳起了祭月舞。

    她神情凝重,再次敲响第二声。

    她跳着舞,伴随着舞蹈的节奏,敲响大鼓。

    在大鼓后面,月色光芒四射,缓缓升起了一棵参天古树,树叶呈现月牙状,充满了远古而神秘的气息。

    所有九月神族的人,在见到这课古树的时候,纷纷跪下,膜拜。

    慕月倾华一舞完毕,走到古树前面,神色严肃的跪下,很是虔诚的注视着古树。

    慕月一菲闭上眼睛,双手合并,“月神剑出,守护之人接替守护使命。”在她身后,古树中一柱白光冲天而起,一把剑柄呈弯月状的银剑飞射而出,悬浮在慕月倾华的头顶,一道白光射入慕月倾华的天灵盖,这时听见慕月一菲的声音:“守护之人慕月一菲,不负使命,终可离去,守护之人慕月倾华接位。”

    慕月倾华举起双手,握住月神剑的剑身,银紫色的血液潺潺流出,被月神剑吸收。

    “吾——慕月倾华今日接替守护之人身份,成为第十五任月主,誓当守卫九月神族,与九月神族共存亡。”

    剑身紫光一闪,银紫色的血液不再流出,一股奇异的力量涌入慕月倾华的身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消失,慕月倾华放开月神剑,让它飞入光柱中。

    慕月倾华的手上,没有一点伤痕。

    一旦违背誓言将会被月神剑斩杀,还会遭到誓言反噬。

    一旦成了月主,除非到死,否则没有退路了!

    慕月一菲睁开眼睛,光柱消失。

    慕月倾华闭上眼睛,脑海中一道白光闪过,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

    慕月倾华看见了一个画面,那个人死了,她哭了……看到这个画面的瞬间,她不知道怎的心痛的紧,痛的快要窒息。

    宁寒子卿死了!

    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感觉到心痛的感觉,她不是无心吗?

    入目全是黑紫色而明亮的无情烈火,这烈火的温度让她感受到害怕。

    “汝逆天而行,天道不容,将不死不灭,世世代代受地狱烈火焚烧!”

    一道雄浑饱含威压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

    慕月倾华神色有了一丝异样,那烈火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四肢都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玄铁锁链锁住,在烈火中被焚烧。

    “哈哈哈……”烈火中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他肆意、张狂的大笑。

    “逆天而行又如何?世世代代受烈火焚烧又如何?”

    “天道不公,逆了便是!”

    “吾痛失挚爱,这世间还有任何的痛苦能比得上吾失去所爱的痛苦,区区地狱无情烈火焚烧又算的什么?”

    这是宁寒子卿的声音!

    他……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她一身血衣,脸上血肉模糊的往一个不知何处是底的深渊坠下。

    这就是吾的结局?果真是不得好死呢!

    慕月倾华睁开眼睛,祭天台上的人,台下的人都在注视着她,神色各异。

    有担忧、有好奇……

    她虔诚的一拜,站了起来,走到慕月一菲身边,半跪。

    慕月一菲没有问慕月倾华看到了什么,她伸出右手食指,轻点在慕月倾华眉心,她的手臂萦绕着紫光,慕月倾华闭上眼睛,接受着慕月一菲传给她所有的记忆,历代月主的记忆。

    这也是祭典大礼的仪式之一,历任月主的记忆都必须保存下来,一代一代传下去。

    祭天台下的众人,神色各异,显然都在想着日后的事情与安排,毕竟月主登位,意味着改朝换代了。

    慕月一菲收回手,含笑注视着慕月倾华。

    慕月倾华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慕月一菲含笑的双眸,她怔怔的看着她的双眸,迟迟未有反应。

    慕月倾华张了张嘴,很想问一个为什么,可是,堵在喉咙处,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笑了,笑的那么开心,笑的那么美,或许这一辈子,她就有这个笑容是出自真心的,是笑的最美的,罢了,不问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