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武侠修真 > 帝姝传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逛街
    箜羽公主站起身,慕华一少就示意她站着别动,然后拿出一朵奉守花佩戴于她胸前,这朵奉守花与先前她那朵不同,乃是血色银边,异常的妖艳,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她以为这是慕华一少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奇异花种,却不曾想过这朵花原本就是她先前那朵,在她神游之际,那朵奉守花就变成如今这般,而慕华一少在她神游之时,将此花取下,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后来趁她睡觉之际,又仔仔细细研究了一回,这才还给了她。

    “好奇特的花,我先前都没有发现,慕哥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呵呵,这是你先前的那一朵奉守花,只是颜色变了,你没发现而已。”慕华一少伸出手,轻轻的刮刮她的小鼻子,“走吧。”

    “去哪儿?”箜羽公主被他绕迷糊了,不明所以的问道。

    “逛夜市。”慕华一少抓起她的手腕,就把她拉着出去,一溜烟的跑下楼,随着人群往热闹的地方跑去。

    大街小巷内,因为沐花节将要来临,都挂着五颜六色的花灯,星空下,明亮一片,却不夺繁星的璀璨。

    慕华一少拉着她跑,她盲目的跟着他的步伐,眼睛飞快的扫过一道道小巷,一条条街,将转瞬即逝的夜景映入眼帘,埋藏在记忆之中。

    尘世的繁华,终会落尽,倾城绝恋,终将红颜枯骨……

    慕华一少突然停下来,拉住了还想往前跑的她,将她拉到眼前的时候,一盏金桔花灯送到她面前。

    他笑吟吟道:“在这棵守望树上挂上一盏充满希望与欢笑的灯吧!整个五界域只有花都有这么一棵万年守望树呢,把希望挂上去,说不定真的守住希望呢!”

    箜羽公主这才发现,他们跑到了一棵应该有千年以上的古树底下,纵横交错的树枝树干上,挂着形形色色的花灯,上面写着各种祝福与希望,甚至有着各种各样的祈求。

    守望树,守望希望,只能守望……而已。

    她转过头来,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花灯,抬起头看着他的双眼,那眼中充满了希冀的笑意,她点点头,接过花灯,自己拿出了一支翠绿色的毛笔,没有沾染墨水,便在花灯上写下了几竖字,她嘴角虽然一直勾起,但眼底的神色却是沉重阴郁的。

    她收了毛笔,将花灯提起,仰着头,晃了晃,笑笑,飞身而起,挂在了古树的最高处,晚风袭来,金桔花灯,风中摇曳。

    慕华一少一直浅浅的笑着,她写下了什么,他没有看见,同样她自己也没有看见,只是随心而写,但他可以看见她的希望会不会出现,亦或者会不会被毁灭。

    “花都设有禁制,不能使用法力飞行,倒是让你钻了空,一身内力得以用武之地。”

    箜羽公主轻身落到他身旁,听着他打趣的话,颇有些得意的仰了仰头。

    看看,说武功学了没用,现在不是有用了,不用爬,就能挂在最高处,多好!

    “走了。”箜羽公主往前一步,一个蹦跳转身,对他嬉皮一笑,便跑了。

    “慢点——”慕华一少笑着,追了过去。

    她宛如夜空下的精灵,在喧闹的尘世中,翩然起舞,无拘无束,他紧紧追随着她流离人间的脚步,唯恐一个不小心,她就在眼前消失了。

    “呵呵……”箜羽公主笑盈盈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跑着,有时绕到一些人的背后躲着,偷偷看着慕华一少因为看不见她的身影,而流露出焦急的神情时,突然冒出一个头,对着他扮个鬼脸,又笑哈哈的,又蹦又跳的跑了,惹得慕华一少宠溺一笑,又得躲避迎面而来的人,小心的追着她,还要时刻为她担心,怕她不小心被人给撞了,亦或者她被人给撞了,怎么办?就她那小身板!

    箜羽公主脸上还挂着如花般的笑容,时不时的回头望去,还能看见慕华一少那宠溺又忧心的眼神,她的心里觉得满足极了,得君如此,此生何求?

    箜羽公主一路跑,跑到一处青石桥前,才停住脚步,过了好一会儿,慕华一少才追上来。

    “让你不要乱跑,又乱跑了,你哥哥还真是放心把你交给我,大晚上的也敢在外面乱跑,也不怕人贩子把你给拐走!”慕华一少惩罚性的用手弹了弹她的额头,明明不怎么痛,她却龇牙咧嘴的哼痛,逗的慕华一少无奈而宠溺的对她笑笑,就此作罢。

    “哼哼,才不会被人给拐了呢!慕哥不要小瞧自己的实力,有你在我身边跟着,看哪个不要命的小贼敢拐卖我!”箜羽公主自知理亏,还不忘对他说几句好话,讨好一番。

    慕华一少哑然失笑,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反正、我对慕哥你是非常信任的,比相信我自己还要相信,你要相信我!”箜羽公主往他身前一站,认真严肃的说道。

    慕华一少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僵硬,望着她的目光有些许的躲闪,不知是在回避什么,亦或者是回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箜羽公主面对他时,一向是粗神经,也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青石桥上人来人往,箜羽公主不经意的往上面一扫,一个身穿浅黄色花裙的少女,玩闹似的坐在桥头,穿着花鞋的小脚,来回晃动,大概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回过头来,对着箜羽公主一笑。

    靥花!?

    箜羽公主睁大眼睛,初见这少女的面容,她的脑海中就闪现出这个名字,吓了她一跳。

    “阿华,你怎么了?”慕华一少颇有些担忧的声音传入她脑海中,唤回了她不安的心神。

    “没……没事。”箜羽公主绕过慕华一少,朝着青石桥走了几步,那个少女还坐在桥头,并时不时的回头冲她一笑。

    “慕哥,那桥头坐着一个少女,你看……”箜羽公主指着少女对慕华一少说道,见他没有回应,这才偏起头,看向他,发现他一脸的疑惑,“慕哥是不是没有看见我说的少女?”

    “嗯。”毫不迟疑的点头,“不过我相信阿华是真的看见了。”

    箜羽公主心中涌出一股感动,惊喜的点点头,“可为什么慕哥看不见呢?”

    “天地万物,各有各的因缘,阿华不必介怀。”

    慕华一少对于能否看见桥头上坐着的少女,并不在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时机到了,机缘自然就来了,这是属于箜羽公主的机缘,他只要待在箜羽公主身边,保证她的安全不会受到威胁,就足够了。

    箜羽公主不怎么开心的点点头,她希望自己能看见的东西,慕华一少也能看见,因为他是很重要,也很特殊的存在。

    那少女望着潺潺流水,神色哀戚,幽怨缠绵的歌声轻轻响起:“沐花牵,青石桥,绝殇花,赠情郎,十五女,情窦开,日日思,夜夜盼,望流水,念郎归,七弦琴,送伊人,两情定,青桥证,流水鉴,倾城恋,百世唱——绝殇归,玄琴断,郎心去,伊人泣……少年郎、恋花女,殊途恋、命难同,君命离、伊人醉,千不悔、万不念……”

    箜羽公主听着她的歌声,感觉到了她内心深处的痛苦与无奈,但却没有感觉到后悔。

    她是靥花?

    箜羽公主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事情,心情也变得异常沉重。

    她……真的不曾后悔吗?

    少女在这时,回过头,对她深深一望,浅浅一笑,如春风般拂过,身影瞬间消散于青石桥上。

    “不……”箜羽公主跑上青石桥,扑到她所在的位子,什么也没有捕捉到,她怔怔的看着那儿,她想她是后悔了的,只是她的悔意,只能自己一个人知道、感受到,连她深爱着的那人都不能感受到她灵魂深处的悔意。

    箜羽公主或许自己都没想过有一天,她或许亦会成为下一个靥花!

    慕华一少缓缓走上桥头,望着箜羽公主的背影,眉头紧锁,眼底的神色极为复杂,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看着箜羽公主扑过去的地方闪过浓烈的杀意。

    “少年郎,恋绝殇,执念误,恋花女,恨七弦,奏情丝,乱花心……”

    青石桥的另一头,出现一个身穿碎花青裙的女子,她低声吟唱,玉手芊芊,飞花缭绕,垂眸一瞥,似有无尽的情愫在向心中的那人诉说。

    “靥花!”箜羽公主转过身,失声惊呼,完全没有顾及身边还跟着一个慕华一少,见靥花的身影要在桥头消失了,赶紧追了过去。

    “阿华!”慕华一少很快反应过来,他伸出手想抓住情绪有些失控的箜羽公主,可伸出的手还来不及触碰到那个人,那个人就在眼前,凭空消失了,他整个人一震,收回的手不自觉的握紧,眼底翻滚着浓烈的杀气。

    “靥花?”箜羽公主追着靥花的身影而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人一个个朝她走来,一点也没有要避让的意思,直接穿过她的身体而去,而她亦是如此,更没有注意到一直跟在她身边的慕华一少早已不见了踪影。

    “呃……”她伸出一只手去抓近在咫尺的人,突然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给狠狠一撞,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朝后倒去,腰上一紧,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已被拉入了一陌生而厚实的怀抱中,她呆愣的看着他,清冷深邃的眸子,深深的印出她此时的模样,心突兀的一跳,她猛地推开他,急忙往后退一步,过往的人,直直的往她身上撞去,他拉住她的手,往身前一带,拉着她就往桥下跑去,踏上了一条更是热闹的街道。

    望着他那清冷而柔和的侧颜,箜羽公主紧绷的身体不自觉的放松,柔软的玉手慢慢握住他的手,勾起一抹暖暖的笑容,跟着他忽快忽慢的跑着,没有追问,没有疑惑,只是单纯的相信这个人,跟着他跑罢了。

    跑着跑着,周围的场景就变了,他慢慢的停了下来,让她可以清楚的观察周围的场景,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花园,世间最大最繁盛多彩的大花园!

    “这是什么地方?”箜羽公主有一瞬间沉浸在这美丽迷人的景色中,但也只是一场万花的盛宴,她不是一个爱花爱到痴迷的人,故见此情景,也只有一瞬间的陶醉罢了。

    “奉花国的御花园。”

    “嗯?”箜羽公主瞪大眼睛,他们刚刚还在大街上狂跑,一停下来就跟她说跑到了皇宫中,这个玩笑真的好笑吗?

    “嗯。”

    箜羽公主看着他,惊觉他的面容很眼熟,和某个人很相似,好像先前在幻境中见到的那个红衣男子,又好像那个让她心里念叨了一路的人,不由得开口问道:“请问公子如何称呼?”

    果箜羽公主的记性好,或者真的有心的话,就会发现面前的这个男子她早已不是第一二三次见了,甚至他的名字,她也该是知道的,可遗憾的是她真的暂时想不起,也不知道他是谁。

    但这也不能怪箜羽公主,似乎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变得模糊,变得无迹可寻。

    男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哎?”这个男子好生没有礼貌,走也不说一声,并且她刚才还询问了他的名字吧,难道不该回答一下,再走嘛!

    箜羽公主伸出手,想拦住他,并且紧跟着他走了几步,而他的身影慢慢的变得模糊,箜羽公主发现不对劲,想拉住他时,只能看见他的身影一点点变模糊,却触碰不到他了,搞得她内心吐槽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箜羽公主还是忍不住想,他应该还会回来吧?

    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后,她终于认命的相信他不会再回来了,心里越发的觉得男子不是一个正人君子,把她带到这个地方就不理她了,她也没做什么惹他生气吧!

    不就是问了他的名字吗?难道这也错了吗?

    箜羽公主耸肩,如果这真的错了,那下次见到他就不要问了,直接称呼他“不知名”公子,不知他会不会抓狂呢?

    不得不说,天翎族的人喜欢给人取外号,是家族遗传的!

    她扫视周围一眼,有种产生视觉疲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