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405章:符贴灵墟
    明明就是一番歪理,卫虚却能说成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

    对于他这不要脸的劲儿,我只能说一个字,那就是——服!

    话说回来,要不是因为有卫虚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小伙伴,我是不可能跟这么多的漂亮女人,产生这么多的关系的。

    这小牛鼻子,自己不跟任何女人发生关系,却老是在明里暗里,帮我跟这些女人牵线搭桥。要某一天,我真的精尽人亡,死在了温柔乡里,那绝对是他害的。

    一个男人,如果死在了女人的温柔乡里,那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就算不能说是死得其所,但也不能说死得冤。

    “我自己的男人,自己知道该怎么管,不需要你个小牛鼻子在这里多嘴。”艾小婵没好气地白了卫虚一眼。

    “小道我是找他借点儿阳气,去救你闺蜜,你不会小气到这都不愿意吧?”

    卫虚笑呵呵地从兜里摸了一道符出来,递给了我,道:“本来想让你释放一点儿至阳之液的,既然艾小婵一脸的不愿意,那就罢了,你还是先放点儿血来试试吧!”

    “放血?放什么血?”

    其实,按照我内心里那邪恶的小想法来看,在放至阳之液和放血之间做选择,我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放至阳之液的。

    因为至阳之液那东西,不仅可以解决问题,而且在释放的时候,可比放血要舒服多了。尤其是现在,我的跟前可有两个大美女。

    男人这种动物,就是这样子的。

    只要一看到美女,就容易心动,一旦心动,就忍不住想要去动动手啊动动脚什么的。

    好动是男人的天性,不管是心动,还是行动,都是动嘛!

    “指尖血和舌尖血都来上一点儿。”卫虚说。

    又要指尖血,又要舌尖血,难道这小牛鼻子就不怕我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掉吗?

    “手指头伸过来,我帮你咬。”

    艾小婵在那里毛遂自荐了起来。

    主动提出帮我咬,我怎么感觉这女人,有点儿没安好心啊!放指尖血本就是一件有些痛的是,要这女人帮我咬,万一在下口的时候,她下得很重,那不得把我活活的痛死啊?

    “你就这么想给我咬吗?”我在说那个咬字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

    “想被掐了是不是?”

    艾小婵都给我那什么过了,这个咬字,我的语气那么重,她肯定是听得懂的嘛!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听完之后,脸蛋刷的一下,就变得羞红羞红的了。

    “我说你们两个,如此赤裸裸地在小道我的面前秀恩爱,还聊如此私密的话题,真的好吗?”卫虚一本正经地道。

    “不服气你也可以找个小道姑来秀啊!”

    艾小婵白了卫虚一眼,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嗲声嗲气地说:“你倒是赶紧伸过来啊!姐姐我好给你咬,一定好好的咬。”

    “轻点儿啊!咬出血就是了,别给我咬断了。”我小心翼翼的把手指头伸了过去。

    这女人跟我,那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这不,她直接一把就将我的手给拽了过去,将手指头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一口咬下。

    “啊!”

    我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叫,然后我的指尖那里,便开始汩汩地往外冒鲜血了。

    “作为一个男人,不就是放了一点儿指尖血吗?叫这么大声干吗?真是没男子汉气概!”艾小婵绝对是心中有气,要不然她是不会这么说我的。

    “不是你自己的手指头,你咬着不痛是吧?”我很生气的问那女人。

    “嗯!”艾小婵郑重其事地点了一下头,说:“非但不同,反而还很开心呢!要不你再让姐姐我咬一下,我保证咬得你欲仙欲死,欲罢不能的。”

    “还欲仙欲死,欲罢不能,我看是欲哭无泪吧!”我一边把指尖血往符上涂,一边说。

    指尖血涂了,舌尖血还是我自己来放吧!

    毕竟,艾小婵这女人,下口实在是太狠了,如果让她帮我放舌尖血,我这舌头,就算不被她咬断,至少也得被她咬残。

    卫虚拿的这道符,原本是黄色的,在把指尖血和舌尖血涂上去之后,符立马就变成了鲜红色,就像是被鲜血染过一样。其实,我并没有涂多少血上去。

    “符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弄好了,接下来怎么整?”

    我指了指手里拿着的符,问卫虚。

    “符贴灵墟。”卫虚淡淡地回了我这么四个字。

    灵墟穴的位置,有点儿敏感,在左胸的右侧。范倩的那地方,那是相当傲人的,如果我要把手中的符,贴在她的灵墟穴上,必然是会喷到她的那里的。

    如果艾小婵没在这里,我可以一不做二不休的,“啪”的一巴掌就拍上去。但问题是,艾小婵在这里,我要是那么做,她肯定是会吃醋的。

    “我来啊?”我用很认真的小眼神看着卫虚,问:“能让艾小婵来吗?”

    “这种事情,只能让男人来。”卫虚一脸认真地道。

    “我可以吗?灵墟穴在这个位置。”我用手在自己灵墟穴那里指了指,征求起了艾小婵的意见。

    “卫虚不也是男人吗?让他自己去贴。他是个道士,贴符肯定比你专业,效果肯定比你贴的好。”艾小婵说。

    “小道我是道家之人,我们道家有道家的规矩,男女授受不亲,需要贴在灵墟穴的符,我是不能贴的。”卫虚露出了一副很是真诚的样子,道。

    “你是道家之人就讲究男女授受不亲,陈希夷是相师就可以不在乎这些吗?”艾小婵问。

    “他们师门,没有这样的禁忌。”

    卫虚嘿嘿的笑了笑,说:“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别说只是在灵墟穴上贴符,就算是长强穴的符,他师父都给陌生女人贴过。”

    “长强穴在哪里?”艾小婵有些好奇地问。

    “肛门往上一点儿。”卫虚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当真是一点儿都不觉得难为情啊!

    “只许贴符,不许想别的。”艾小婵一脸认真地看着我,道。

    “我现在满脑子想的,就只有两个字,那便是救人,怎么可能去想别的?”我大大地舒了一口气,问:“你的意思,是同意我贴符救她了。”

    “手在你身上,符在你手上,你完全可以自己决定的,为什么要问我?”艾小婵问。

    “我这不是怕你多心吗?本来我是一片好心,只为救人,万一你误会我是借机耍流氓,那我多冤枉啊!”我笑嘻嘻地道。

    “本来就是耍流氓,合伙耍流氓!”艾小婵愤愤不平地说。

    耍流氓就耍流氓吧!只要能把韩瑶从范倩的身体里逼出来,耍一下流氓,又怎么了?

    如此一想,我便把心一横,然后拿着手中这道血红血红的符,大步走到了范倩的跟前。

    这个范倩,不对,应该是韩瑶,居然对我眨巴起了眼睛,在那里对我放起了电。看这意思,她是想要把我电倒,把我迷晕啊!

    “都这个时候了,不赶快束手就擒,还想跟我耍什么花招?”我冷冷地瞪了范倩一眼,然后“啪”的一巴掌,将手中拿着的符,准确无误地贴在了她的灵墟穴上。

    软,还真是软。不仅很软,而且还很有弹性。只是拍在了上面,稍稍地感受了那么一下,我便不自觉的,想要捏那么一把。

    不过,艾小婵就在一边看着,我就算是再想捏,那也是不能捏的。要是捏了,被那女人瞧了出来,她准得在一怒之下,把我的手给剁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