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347章:泡菜坛子
    鼻子和嘴巴是相通的,我这舌尖一尝到味道,鼻子给那纯正的女人香一刺激,立马就变得灵敏得不得了了。

    有味道,这坛子里面有味道。

    奶味儿?不对啊!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子奶味儿呢!

    我看向了欧阳楚楚,虽然她有奶,而且很大。但她还是个处女呢,又不是刚生了孩子的产妇,所以这奶味儿,不是她的。

    “你在看什么?”那娘们问我。

    “我好像闻到了一股子奶味。”我一脸认真的说。

    “没羞没臊!”欧阳楚楚说我。

    “什么没羞没臊啊?那奶味又不是你的,你不是那种味道。”我说这话的时候,思想绝对是很纯洁的,纯洁得就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

    “不是我的,难道是女鬼的?”欧阳楚楚黑着脸瞪着我,看她此时那样子,简直凶狠得都要把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女人吃起醋来,当真是可怕。

    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欧阳楚楚这娘们,不仅仅只是吃女人的醋,她居然连女鬼的醋都吃。这醋劲儿,是不是有些太大了啊?

    “女鬼哪儿来的奶味啊?说奶味肯定是指的婴儿啊!”我一脸无语地道。

    听了我这句之后,那娘们原本是黑着的脸,立马就由阴转晴了。

    女人啊!有的时候真是让人不可理解,什么都没搞清楚,就瞎吃醋。有她欧阳楚楚在跟前,我能对女鬼的奶感兴趣吗?

    再则说了,就算她不在的时候,我也不会去想女鬼嘛!

    人鬼殊途,作为臭算命的我,能不懂这道理?

    “婴儿?”

    那娘们用不可理解,还有些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了我,问:“哪里有婴儿?”

    “哇……”

    这还真是说婴儿,婴儿就哭啊!

    欧阳楚楚这话刚一说完,便有一声婴儿的啼哭,划破了黑夜。

    啼哭声是从那坛子里传出来的。

    “我就说这坛子里面装的不是泡菜嘛!”我嘿嘿地笑了笑,道:“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里面装的,居然是个婴儿。”

    “婴儿?活着的?”欧阳楚楚问我。

    “你家把孩子装泡菜坛里啊?”我白了那娘们一眼。

    “什么叫我家?我孩子不是你孩子啊?”

    这娘们,我说过要娶她了吗?当然,就算是不娶,一样是可以生孩子的嘛!不过,我不是那么没节操的。到了该娶的时候,我一定得娶。

    “被塞进了这泡菜坛子里面,多半是个鬼婴。”

    我把眉头微微地皱了一皱,道:“没有出声就死掉了,一般来说,鬼婴的怨念,都是有些大的。也就是说,坛子里的这小家伙,应该会很凶。”

    “那怎么办啊?咱们还要不要把这坛子给打开呢?”那娘们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臂问。

    “在肚子里孕育的婴儿,是不会哭的,只有在呱呱坠地之后,才会发出哭声。泡菜坛子里养着的鬼婴,也是如此。”

    我顿了顿,道:“哭都已经哭出来了,这不就是说明,鬼婴已经出生了吗?”

    “哗啦!”

    冷不丁地传来了这么一声脆响,然后坛子自己爆掉了。

    有些血糊糊的液体流了出来,还好我反应比较快,在泡菜坛子爆掉的那一刻,成功地拉着那娘们躲远了。

    “哇……”

    一个血糊糊的婴儿,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那婴儿看上去很瘦,皮肤还很黑,可以说像煤炭一样黑。他那五官,虽然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的,但整体看上去,总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怪!不仅怪,我还感觉这婴儿看上去,好像有那么一些邪。

    这鬼婴虽然丑了一点儿,看着有些让人恶心,但他那眼睛,居然挺大的。

    “他为什么要盯着你啊?”欧阳楚楚问我。

    “我怎么知道?”

    见那鬼婴瞪着一对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这让我的心里有些发毛。

    “爸爸!爸爸!”

    什么鬼?这鬼婴居然叫我爸爸?我都不认识他,他在这里乱喊个什么鬼啊?

    欧阳楚楚在听到鬼婴那么喊之后,脸立马就沉了下来。还用那双充满了怨恨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我。

    “干吗这么瞪着我啊?”我有些懵逼地问。

    “你是不是对他妈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然后生出了他?”

    这娘们的想象力还能再丰富一点儿吗?这鬼婴叫我爸爸,难道就是我干过他妈?

    “他是鬼婴,他妈肯定是女鬼啊!我怎么可能对女鬼做那事?再则说了,我现在都还是处男,怎么可能有孩子?这鬼婴肯定是乱喊的,说不定他是个人都喊爸爸。”

    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这么鬼扯了一句。

    喜当爹这事我是听说过的,但就算是喜当爹,那也得是给正常的孩子当爹啊!就眼前这鬼婴,不是正常的孩子也就罢了,关键还长得这么丑。

    我这喜当爹当得,是不是有点儿太过于悲催了啊?

    “爸爸!抱抱!”

    那鬼婴伸出了他的两只小手,意思是要我抱他。

    “这不对啊!刚出生的孩子,怎么会说话?难不成鬼这东西,跟人不一样,在娘胎里就学会说话了?”我问欧阳楚楚。

    “你看看他那对大眼睛,多像你!”

    我正在跟这娘们谈正事呢,没想到她居然扯到那鬼婴的长相上面去了。

    “眼睛大的人多了去了,干吗非要说像我啊?我还说他像你呢!”我一脸无语地对着那娘们道。

    “我有那么丑吗?”欧阳楚楚没好气地说了我一句。

    “说得我好像很丑一样。”

    我白了那娘们一眼,道:“就凭我这张帅气的脸,能生出他?”

    “妈妈!”

    鬼婴把他的小脑袋转向了欧阳楚楚,喊了她这么一声。

    “搞了半天,原来他是你的私生子啊?刚才你还倒打一钉耙,说他是我的种,现在看你怎么解释?”我就那么笑呵呵地看着那娘们,想听听看,她到底要怎么说?

    “就算是我的私生子,那也是你的种!”那娘们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道:“你没听见他叫你爸爸吗?”

    “你说这鬼婴,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为什么一见到我们两个,就叫爸爸和妈妈啊?咱们这喜当爹,便宜妈,是不是当得有些太过容易了啊?”我问那娘们。

    “我怎么知道?”那娘们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说:“你不是会看相吗?给这鬼婴看一看呗!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相?这还用欧阳楚楚说吗?其实在这鬼婴出现的时候,我就在那里看起他的相来了。可是,我看了半天,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快给你的爸爸妈妈磕头,不然他们不认你。”

    有一个声音传了出来,这声音应该是女鬼发出来的,有些飘忽,还有些不定,同时里面还透着一股子阴森森。

    那鬼婴一听这话,顿时就在那里给我和欧阳楚楚磕起了头。

    “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不要我。”

    一边磕头还一边说这话,这鬼婴,他这智商,显然不是刚出生的婴儿嘛!就这话,至少得两三岁的孩子,才可能说得出来。

    “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话我不是问那鬼婴的,而是在问躲在他背后的那女鬼。

    让我给这鬼婴当便宜爹,让欧阳楚楚给这鬼婴当便宜妈,我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反正,直觉告诉我,藏在背后那女鬼,肯定是在搞什么事情,打什么主意。

    跟鬼东西打交道,必须得多个心眼。要不然,被她坑了,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继续磕,你爸妈不认你,就把头磕破!”

    见那鬼婴磕了半天,我和欧阳楚楚都没认,那女鬼便来了这么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