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254章:点到为止
    “那你要不要搬张床到教室里来睡啊?”欧阳楚楚问我。

    “这样真的可以吗?”我装出了一副很惊喜的样子问。

    “可以你个头。”欧阳楚楚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道:“我让你留在教室,是要你听课,不是让你在这里睡大觉,给班上传递慵懒之气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听不得课,一听课就想睡觉。”我笑呵呵地看向了那娘们,说:“你自己非要硬逼着我来上课,怪我咯?”

    “老师叫你来上课还错了是吧?”欧阳楚楚冷冷地瞪着我,不怒自威地问。

    “错了,大错特错!”我嘿嘿地笑了笑,说:“反正你只要逼我来上课,我就在教室睡给你看!上多久的课我就睡多久,绝对说到做到!”

    这娘们逼我上课,我并没有别的招对付她,唯一能用的,也就这招了。这招对她到底有没有用,不太好说,得用过了之后,才能知晓。

    “那你就睡,有本事你把这三年给我睡过去!”

    欧阳楚楚是认真的吗?

    睡三年?这岂不就等于是要浪费三年的光阴?人生一共才几十年啊?倘若三年的光阴,就这么浪费了,那多可惜啊?

    “女人何苦为难自家男人?真是的。”我道。

    “你说什么?”欧阳楚楚冷着脸问我。

    “说我是你男人,你还为难我。就算胳膊肘往外拐,你也不能拐得这么厉害啊!”我笑呵呵地说。

    “没个正经!”

    在赏了我这么四个字之后,那娘们转身就要往教室外面走。

    今天的她,穿的依旧是一身职业套裙。

    每次一看到她穿成这个样子,我就会按耐不住,想要激动那么一下。

    这不,在她迈着步子,一扭一扭着屁股往外走的时候。

    被这画面搞得有些心如鹿撞的我,赶紧便快步跟了上去。在追上那娘们之后,我伸出了我的咸猪手,狠狠地捏了一把。

    “啊!”

    那娘们叫了一声。

    还别说,她这叫声,当真是听销魂的。反正我在听了之后,顿时就变得更加的不能自已了。

    “干吗啊你?”那娘们“啪”的给了我一巴掌,打在了我的手背上,而后道:“讨厌!”

    “我就是喜欢讨厌,专门讨你的厌。”我拿出了自己经常用到的,那副不要脸的样子,笑呵呵地道。

    “去把教棍给我拿过来!”欧阳楚楚指了指讲台,凶巴巴地对我下起了命令。

    “你要干什么?”

    一听到教棍这两个字,我这小心脏,立马就变得有些忐忑了。

    “当然是教育你啊!”那娘们对着我翻了个白眼,说:“不然还能干吗?”

    教育我?还是用教棍教育我?这娘们不就等于是明着在告诉我,她要打我,还让我去帮她拿打我的家伙吗?

    我就算是再傻逼,也不能傻逼成这样啊!

    “不干。”我断然拒绝了那娘们的无理要求。

    “去不去?”

    欧阳楚楚冷着脸的样子,还真是有些唬人。

    我这个厚脸皮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此时都感觉,好像是被那娘们给唬住了。

    “可以不用教棍吗?”我弱弱地问。

    “不可以!”欧阳楚楚的态度很坚决。

    “那我在拿来之后,你可以不打我吗?”我又问。

    “不可以!”

    怎么还是这个答案啊?她到底还有没有爱心啊?用教棍打我,难道她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那我不去拿了。”我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站在了原地。

    “你要去拿,我只打你一下;如果让老师我去拿,我得打你十下,还得狠狠地打。”欧阳楚楚跟我讲起了条件。

    十下和一下,区别那是很大的。我就算是个傻逼,那也知道该怎么选啊!

    带着一颗忐忑的心,我走到了讲桌那里,把那根教棍给欧阳楚楚拿了过来。

    “刚才是哪里不乖?”欧阳楚楚问我。

    “哪里都乖,没有不乖。”我说。

    “手伸出来,刚才不老实那只手。”欧阳楚楚冷冷地道。

    刚才我是用右手去捏的,自然只能乖乖地把右手给伸出去了啊!

    “你要干吗?”我问。

    “让你长记性!”那娘们瞪了我一眼,道:“把手给我伸好了。”

    在我按照她说的,把手伸好之后,欧阳楚楚将手里的教棍,高高的举了起来。

    “啪!”

    我都还没准备好,那娘们便猛地一教棍抽了下来。

    伴着那一声闷响,我先是感觉自己的手有些麻,然后立马又变木了,最后那钻心的疼痛,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啊!”

    我后知后觉地发出了一声惨叫。

    挨了那娘们这么一下,我的手心,立马就肿得跟个馒头似的了。

    “这就是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那娘们把教棍甩给了我,道:“放回去。”

    “干吗打这么狠啊?痛死我了。”我一边用嘴吹着手心,这样痛感会稍微的轻那么一点儿,一边说。

    “不痛你长得了记性吗?”欧阳楚楚白了我一眼,道:“跟你好言好语的说那是没用的,从今以后,你只要敢不听话,只要敢惹老师生气,我就打。”

    “你以前不是这么暴力的啊?”我很无语,同时还有些怕。

    “特事特办,谁叫你皮那么厚,油盐不进的。不打打,还真管不了你。”说完这话之后,那娘们便没好气地转了身,朝着教室外面去了。

    虽然挨了那娘们的打,但我并不生她的气,谁叫我喜欢她呢!当然,我这喜欢,很可能已经变成爱了。

    在放下教棍之后,我快步追了上去。

    “干吗跟着我?”欧阳楚楚问。

    “手都被你打肿了,翻不了围墙了,你得把我带出学校去,要不然今晚我没地儿睡。”我嬉皮笑脸地道。

    “你不是喜欢在教室里,趴在桌子上睡吗?晚上教室没人,你想睡哪儿睡哪儿,四十几张课桌,还不够你睡吗?”那娘们说。

    “教室的桌子,哪有你家的床睡着舒服啊?”我露出了一副很贱很贱的模样。

    “在学校里,不许跟我不正经。”欧阳楚楚一脸认真地看着我,道:“这次就饶了你,倘若胆敢有下次,我把你的另一只手也打肿。”

    这娘们是认真的,我得把握好火候。

    有些事情,过犹不及。她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要还不懂得点到为止,那就显得情商有些太低了。

    “不敢了,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欧阳老师你叫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这辈子都听你的,绝对敢有半点儿的违背。”我赶紧笑呵呵地表起了态。

    “这还差不多。”

    见我服了软,那娘们原本凶巴巴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温柔了不少。

    “手拿给我看看,还痛吗?”那娘们拉过了我的手,在那里看了起来。

    “不痛。”

    直到现在,我的手都是火辣辣的,痛得很。但作为男人,在女人面前,就算是再痛,那也不能说出来啊!

    “给你买点儿药上一下吧!谁叫你刚才把我惹那么生气的,都打肿了。”看欧阳楚楚这表情,她好像还是有些心痛的啊!

    还别说,一看到她为我心痛,我这心里,顿时就变得美滋滋的了。

    也不知道自己是太贱了,还是怎么的,突然就觉得,被欧阳楚楚打了这一下,好像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挨了打,手都被打肿了,居然还觉得自己很幸福。我怎么就觉得,自己是不是贱得有点儿过分了啊!

    上了欧阳楚楚的车,她直接把我带到了一家药店的门口,然后下车买了药膏,帮我涂了一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