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219章:羊脂白玉刀
    跟女人打交道,一定要先把她哄开心,然后才能谈事情。现在任静萍差不多已经被我哄开心了,自然是到了可以谈正事的时候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任静萍笑呵呵地看向了我,道:“说吧!跑来找我,又是买水果,又是送花的,到底是有什么事?”

    任静萍这样的女人吧,就是聪明。我这都还没开口呢,她就已经看出来我此来,是非奸即盗了。

    “听说师娘你这里有一把玉刀。我想借去用一用。”我笑呵呵地道。

    “玉刀?”任静萍脸上的笑,突然一下子就凝固住了,问:“拿去干吗?”

    “在五中的后山那里,有一口鬼棺。最近那玩意儿在搞事情。卫虚说要敲打敲打它。”任静萍这老女人那么精明,要想骗过她,那是没可能的。反正都骗不了,我索性就跟她实话实说了呗!

    “敲打敲打?”任静萍冷冷地瞪了我一眼。问:“从我这里借玉刀去敲打?”

    “怎么敲打那是卫虚的事儿,我又不是道士,哪里知道啊?”我对着任静萍翻了个白眼。

    “提点水果,买一束花。喊一声师娘,就想把玉刀从我这里借走。难道在你这臭小子的眼里,你师娘我就这么好打发?”任静萍问我。

    “师娘,你就帮帮我嘛!”

    我把心一横。拿出了小时候对付我妈的招数,对付起了任静萍。也不知道我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师娘,会不会接我的招?

    “真是拿你没办法。”任静萍白了我一眼,道:“鬼棺可不是一般的鬼怪,那玩意儿,是相当不好对付的。卫虚那小子,能搞得定吗?”

    “反正是他让我来借玉刀的,至于后面的事,由他来处理。”我说。

    “真是什么样的师父收什么样的徒弟,他跟他那师父一样,本事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小小年纪。就敢去招惹鬼棺。”

    任静萍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既然你们两个想要动那鬼棺,师娘我也不拦着。趁着年轻,吃点儿亏,涨点儿经验跟见识,不是什么坏事。你要的那玉刀,师娘我可以借给你。不过你得给我记住,遇到了危险,保命最重要。至于玉刀,如果拿不回来,不要去硬拿,就算丢了,师娘我也不会找你赔。哪怕是秋后算账,我也是找你师父算。”

    看来这师娘还真是半个娘啊!我喊声师娘,跟她撒个娇,她居然就应了我了。我突然发现,任静萍这女人挺好的。也不知道吕先念那老东西,怎么就负了人家呢?

    要我有她这么一个师娘,也不至于当时连挂面都吃不起啊!

    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摆在眼前,却不知道珍惜。我只能说,活该吕先念那老东西打一辈子的光棍。

    在我正感叹任静萍的好,腹诽吕先念的不是的时候。我那师娘,便已经把玉刀给拿出来了。

    这把玉刀,是羊脂玉做的。那叫一个晶莹剔透,圆润光滑。最关键的是,足足有成人小臂那么大一块,上面却没有哪怕一丁点儿的瑕疵。

    但从玉质来看,这把玉刀,就价值不菲啊!

    “那去吧!”

    在把玉刀递给我的时候,任静萍的眼里,并没有半点儿的不舍。足可见。我这个师娘,对我那是相当大方的。

    就凭她如此大方地借玉刀给我,我以后也得好好地对我这个师娘。要不然,我可就有点儿太没良心了。

    拿过玉刀。我笑呵呵地跟任静萍道了一声再见,便出门离开了。

    “这么快就把玉刀借回来了?”

    刚一走到院门口,正在院子里练功的卫虚,便收了式,笑呵呵地问我。

    “嗯!”

    我把玉刀拿了出来,给那小牛鼻子递了过去,问:“你要的是这玩意儿吗?”

    “这把是羊脂白玉的?比我要你去借的那把可要好得多。”

    卫虚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我,道:“把羊脂白玉刀借给你。你那师娘对你当真是真爱啊!不对,她对吕先念是真爱,对你只是爱屋及乌。”

    “管她是不是爱屋及乌呢!反正这个师娘,就算吕先念不认,我也认。咱们做人,不能不讲良心。任静萍对我那么好,我得知恩图报。”我这说的是真心话。

    “这话小道我喜欢听。”卫虚点了点头,说:“你认下这个师娘,以后小道我再要借什么东西,就方便不少了。”

    “你这小牛鼻子,打的是这个主意啊?”我很无语地看向了卫虚。

    “我不就是跟着你沾个光嘛!”卫虚嘿嘿地笑了笑,问:“你不愿意啊?”

    拿这小牛鼻子。我是没什么办法的。

    刚打开电视,正准备找奥特曼看看呢!卫虚那小牛鼻子,贱呼呼地走了过来。

    他的手里,拿着一枚硬币,是一元的那种。

    “你要干吗?”感觉这小牛鼻子多半又要搞事情,我便很警惕地问了他一句。

    “有个忙需要你帮一下。”卫虚笑呵呵地把那枚硬币递给了我,道:“除了那羊脂白玉刀之外,小道我还需要少女的初吻。”

    “少女的初吻?”我一脸懵逼地看着那小牛鼻子。问:“什么少女的初吻?”

    “就是让你去学校找一个从未谈过恋爱的女生,叫她在这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分别亲一下。如果要想效果很好,最好在亲的时候。留点儿口水在上面。”

    这小牛鼻子,他这是变着方儿在给我出难题啊!

    少女的初吻,五中是高中,少女那是很多的。没谈过恋爱的也不少。可是,这种事,我怎么向人家开口啊!

    虽然我是个臭算命的,嘴也很会说。哄个女孩子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但问题是,欧阳楚楚可是五中的老师,我要去勾搭别的女生,被她知道了,还不得剁了我啊!

    在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眼皮子底下找别的女生要少女的初吻,这事儿怎么想,怎么都觉得是在作死。

    不作死便不会死,作死这种事,我又不是头一次干。再则说了,那少女的初吻是给这枚硬币,又不是给我的,我怕个什么劲儿啊?

    把心一横,我就无所顾忌了。

    没有顾忌的我,自然就拿着硬币,翻进了学校。

    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先回我们自己班看看。虽然自打开学以来。我就没上几节课。但是,我们班那几个长得漂亮的女生,我都是知道名字的。

    找人家要少女的初吻,首先得知道对方的名字才行嘛!要连叫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开口啊?

    总不至于,我在校园里逮着个女生,就说。

    “美女,把你的初吻给我。”

    在人家要打我的时候,赶紧解释。

    “不是吻我,是吻我手上的这枚硬币。正反两面,各吻一下。”

    如果我这样干,事情肯定是办不成的。不仅办不成事,还会被人当成神经病。

    刚走进教学楼,下午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声便拉响了。

    好久没来上课了,也不知道这节课是谁的。一走到教室门口,我便傻眼了,站在讲台上的是欧阳楚楚,这节是她的语文课。

    我想要转身溜走,可是晚了。因为,她已经看到我了。

    “报告!”躲不掉了,自然只能硬着头皮喊报告啊!

    “滚进来!”

    那娘们凶巴巴地道。

    在同学们那鄙视的眼神的目送之下,我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管是椅子,还是桌子,都因为好久没人用,而布满尘灰了。

    我从兜里拿出了餐巾纸,准备擦擦。

    这时候,欧阳楚楚瞪了我一眼,道:“就这么坐!”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