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215章:算月
    卫虚已经把他画好的那道符拿在手上了,但那小牛鼻子仅仅只是把符拿着,并没有做别的动作,也没有别的任何表示。

    围住我们的孤魂,除了把四周的空气搞得冷飕飕的之外,暂时也没有搞别的事情。

    “你们这是在对峙吗?”

    实在是有些忍不住的我,问了卫虚那小牛鼻子一句。

    “对峙你个头?”卫虚对着我翻了个白眼,道:“这些个孤魂,小道我感觉好像是小瞧他们了。”

    “什么意思啊?”我确实是没有听懂,不知道卫虚说的这话到底是何意?

    “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些孤魂虽然没有动,但却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迫力吗?”卫虚问我。

    压迫力?

    卫虚不说,我当真是没有感觉到,在他说了之后,我好像真的有了那么一点儿感觉。

    在那些孤魂围过来之后,我这胸口,好像确实是变得有些闷了。这感觉,就好像是有一块大石头什么的,压在了我的胸口上一样。

    “你这符都画好了,怎么不用啊?”我问卫虚。

    “还没到时候。”

    卫虚抬头看了看天,道:“月德修方事可凭,甲庚壬丙自消停。金旺庚兮木旺甲,水壬火丙互相迎。”

    这小牛鼻子,又开始显摆他的臭本事了。难道他不知道,就他念的这几句,我一句都没听懂吗?

    “你就不能念两句大家听得懂的啊?”我一脸无语地问那小牛鼻子。

    “不需要你听懂,小道我自己心中有数便是了。”这小牛鼻子,有他这样会说话的吗?

    虽然他不给我解释,但我自己还是会观察的。这小牛鼻子,昂着脑袋,是在那里看月亮。夜空中的月亮,只露了一半出来,另一半给乌云遮住了。

    “你是要等乌云飘开,月亮出来?”我连蒙带猜地问那小牛鼻子。

    “嗯!”卫虚点了一下头,道:“手上的这道符,倘若能吸收空中这轮满月的精华,威力可以翻好几倍。倘若天公不作美,小道我单凭一道符,可镇不住这么多的孤魂。”

    我盯着那遮住月亮的乌云看了看,发现那玩意儿,并没有半点儿要飘开的意思。

    “看这样子,天空不作美的概率,好像挺大的啊!”我笑呵呵地说。

    “天空不作美,对你有半毛钱好处吗?”卫虚问我。

    “没有。”我摇了摇头,说。

    “既然没有半毛钱好处,你还在这里乌鸦嘴干吗?”

    那小牛鼻子白了我一眼,道:“要这月亮露不出来,咱们三个虽然不至于把小命丢在这里,但要想完完好好地离开,几乎是没可能的。”

    在这种事上,卫虚一般是不会开玩笑的。因此,他这话一说,原本不紧张的我,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咱们就只能这么干等着啊?”我问卫虚。

    “不然能怎么办?要不你给算一卦?”

    这小牛鼻子,居然让我算卦?

    天上的乌云会不会散开?挡着的月亮会不会露出来?这卦怎么算啊?

    “算月亮?”我有些无语地问。

    “别说是算月亮了,哪怕是天,你们也是可以算的!”卫虚一脸认真地看向了我,道:“要不你试试,大致算一下,看看这乌云多久才会散?”

    算月?这玩意儿,那是相当有挑战的啊?

    月亮应该用什么算呢?

    男人是日,女人为月。夜空中的月亮,虽然被乌云遮住了大半,但仍旧有一半,是露在外面的。

    只有半边月亮,一样是有月光的嘛!

    月光洒在欧阳楚楚的的身上,给她在地上投出了一个美丽的倩影。

    就在我不知道该从哪里看的时候,那娘们突然扭了一下脑袋。她那么一扭,头发便被甩了起来,然后她的整张脸,在头发扬起的那一瞬间,便完全露出来了。

    “狂风吹起黑云飞,月在天心遮不得。”我情不自禁地念道。

    “什么意思啊?”卫虚用懵逼的小眼神看着我,问。

    “刚才欧阳楚楚一扭头,便把她的头发给甩起来了。头发便是黑云,甩头带来的自然就是狂风。狂风一起,黑云一飞,她的脸,就全都展露出来了。此便是,月在天心遮不得!”我解释道。

    “以心中所爱起卦,妙哉!”小牛鼻子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你就胡扯吧?”欧阳楚楚一脸不信地看着我,说:“我就扭个头,你便能算出会起狂风,有没有这么神啊?”

    那娘们这话刚一说完,我都还没来得及反驳她呢!原本平静的操场上,立马就呼呼的刮起了风。

    这风越刮越大,用狂风二字来形容,绝对是一点儿都不为过的。

    “你还别说,这臭算命的算卦,还就是这么的神。”卫虚嘿嘿地笑了笑,道:“你看看,刚一质疑他,这狂风就起了。”

    “巧合!绝对是巧合!”虽然欧阳楚楚已是一脸的吃惊,但她的嘴上,却仍旧是一点儿都不服。

    “哪有这么巧的巧合?你要觉得是巧合,也可以自己蒙一个试试,看看能不能蒙对?”

    这娘们,质疑我别的可以。算卦这本事,是她可以质疑的吗?要知道,我这臭算命的,可就靠着这点儿本事为生呢!

    “我又不是臭算命的,哪有你会蒙啊?”那娘们给了我个白眼。

    就在我正跟欧阳楚楚扯着犊子的时候,那呼呼的狂风,已经把遮住月亮的乌云给刮散了。

    乌云一散,被其遮住的那半边月亮,自然就全都显露了出来。

    卫虚将两手手心向上,用双手托着符,面朝月亮,跪在了地上。

    月光洒在了符上。

    那道原本是黯然无光的符,在洒上了月光之后,慢慢地泛起了白光。

    白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眼,刺得我都有些不敢直视了。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卫虚在那里念起了《金光神咒》。

    此咒一念,我隐约看到,通过那道符反射在他身上的白光,慢慢地变成了金色。与此同时,那道符的光泽,却慢慢的暗淡了下去。

    卫虚站了起来,有金光护身的他,看上去是何等的威武?

    那些个孤魂,一个个的,立马就被吓得有点儿战战兢兢,飘都飘不稳,开始东倒西歪起来了。

    孤魂虽然不是鬼,但他们一个个的,还是很聪明的。见眼前的情况不对,有几个家伙,转身就要往外飘。

    “哪里去?”

    卫虚并没有出手,只是发出了一声断喝,便把那几个想要逃跑的家伙,吓得不敢再动弹了。

    “你们从何而来?”卫虚冷冷地问道。

    有一个孤魂,呜呜哇哇地在那里叫了起来。也不知道他那是叫,还是在说话。

    反正,他讲的那些,我一个字都没听懂。至于卫虚听懂没有,我就不清楚了。他们干道士的,除了人类的语言,还得会鬼语。那孤魂说的,从语调上来看,应该是鬼语。

    “你说的可都是实话?”卫虚比出了剑指,指着方才跟他说话的那孤魂,道:“倘若有半字虚言,小道我立马就将你魂飞魄散了。”

    那孤魂一边吱吱哇哇的乱叫,一边点头。

    “他撒谎没?”卫虚问我。

    这小牛鼻子,问我那孤魂撒谎没?他这意思,分明是想让我给那孤魂看相嘛!鬼那东西,好歹还有个全貌。

    孤魂这玩意儿,鼻子眼睛嘴巴什么的,都是混沌着的,彼此交织在一起,根本就分不怎么清。

    给他们看相,说句实话,这难度,那是相当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