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182章:柳木棺材
    “轰隆!”

    伴着一声闷响,眼前的这堵墙垮掉了。

    原本还拧着我的艾小婵,给那垮塌声一吓,立马就松开了手。

    至于我,注意力自然也被转移到了墙那边,不再跟艾小婵扯犊子了。

    在那滚滚浓烟散去之后,一口黑漆漆的棺材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这口棺材比正常的棺材要大一倍,漆还很亮,看上去就像是新的一样。

    “这口棺材是木头做的,还是鬼气化的啊?”

    今晚在这老院区里,见了鬼气所化的门,有见识了鬼气所化的墙。搞得现在的我。不管是看到了什么,都会去想,那玩意儿是不是鬼气所化?

    “哪有那么多鬼气所化?”卫虚白了我一眼,道:“这口棺材。那是用柳木打的。虽然算不上是上等货,但也还是很不错的。”

    “你不是说我妹妹的地魂在墙里面吗?现在墙已经被打开了,怎么还是没有看到啊?”艾小婵在盯着四周看了看之后,有些担心地问卫虚。

    “这得问陈希夷。”卫虚指了指我。道:“他的鼻子比小道我的灵,闻味道,尤其是女人的味道这种事,还得他来!”

    卫虚这小牛鼻子。说味道就说味道嘛!他有必要刻意强调女人的味道这几个字吗?让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感觉自己,像是个小色狼似的了。

    “闻到了吗?”艾小婵问我。

    我摇了摇头,道:“没闻到。”

    “像这样闻肯定是闻不到的。”卫虚贱呼呼地指了指那口柳木棺材。说:“既然是要闻味道,那你得去那里闻。”

    “不会有事吧?”我问卫虚。

    “虽然刚才你泄了一火,但童子之身毕竟还在。所以呢,那棺材上的鬼气什么的,就算伤着了你,最多也就只能给你制造一点儿小伤害,是不可能给你造成大损伤的。”

    看卫虚那表情,以及他说这话的时候那语气,似乎小伤害什么的,在他看来根本就不算是伤害啊!

    “小伤害就不是伤害了吗?”我很无语地问。

    “是啊!”

    卫虚笑呵呵地点了一下头,跟我翻了个白眼,道:“作为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连一点儿小伤都不愿意受,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带把的吗?”

    心爱的女人?这小牛鼻子还真是能鬼扯?我对艾小婵的感情,最多只能算是喜欢。至于心爱,我觉得那还是有点儿距离的。

    不过呢,这女人在我面前表现得倒是比较大方的,比欧阳楚楚和唐诗要大方得多。对我做什么,她似乎都不介意。这一点,倒是让我很爽。

    让她那什么了两次,我也算是勉强尝到了一点儿女人的滋味。更重要的是,滋味尝了,我的童子身还在,这就很完美了嘛!

    要换做是欧阳楚楚和唐诗,我觉得她俩是不可能那么弄的。

    向着艾小婵的好,我不自觉地便朝着那口柳木棺材走了过去。

    人家艾小婵让我舒服了,在救她妹妹这件事上,我必须得尽力嘛!要不然,那可就有点儿太不是男人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鼻子凑到了棺材盖上面去,我依稀闻到了一股子芳香。这香味像是木头发出来的,照说柳木是没有香味的啊!难不成这柳木棺材,是经过别的处理的?

    “这棺材有香味。”我对着卫虚说。

    “柳木棺材怎么会有香味?”

    卫虚有些不太相信地走了过来,把鼻子凑了上去,轻轻地吸了那么两口气。

    “好像还真有味道。”那小牛鼻子在说完这句之后,微微地把眉头给皱了起来。说:“这柳木棺材,当真是让小道我有些搞不明白了。”

    我继续在那里闻了起来,透过那奇怪的香味,我好像闻到了那寡妇的味道。此外,艾小蝶地魂的味道,好像也在里面。

    “艾小蝶的地魂,应该在这棺材里。”我说。

    “果不其然。”

    卫虚淡淡地说了这么四个字,而后道:“艾小蝶的地魂在这柳木棺材里面。倒是在小道我的意料之中。只是,这棺材散发出来的香味,怎么闻,怎么让小道我觉得有点儿怪!”

    “想那么多干吗?棺材都摆在我们面前了。管它里面有什么古怪,先开棺再说!”我无比光棍地道。

    “也对!”

    卫虚点了下头,说:“谨小慎微,小心翼翼的干不成事。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咱们就豁出去干。大不了,再让艾小婵帮你那什么一次。”

    “你恶不恶心啊?我看你就是个小骗子,别的什么都不会,就只会用陈希夷的那脏东西。”艾小婵没好气地白了卫虚一眼。

    “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在担心他啊!怕他那什么过度,会伤身子?”卫虚嘿嘿地笑了笑,道:“你放心,小道我是有分寸的。”

    “有分寸?什么分寸?”艾小婵问。

    卫虚没有回艾小婵的话,而是从包里拿出了香烛纸钱。看他这阵势,应该是要布法场,做法开棺了。

    “烛一对,香一炷,纸钱不断。”

    该死的小牛鼻子,又把烟熏火燎的脏活交给了我。

    “为什么又是我啊?”心里略微有些不满的我,问卫虚。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让艾小婵来。”卫虚嘿嘿地笑了笑。道:“烟熏火燎的,那是很容易把她那水灵灵的皮肤弄坏的,你舍得吗?”

    让一个女人干这种活,好像是有些不太好。如此一想,我自然就拿出了男人的担当,按照卫虚说的,在那里点起烛,燃起香。烧起纸钱来了啊!

    卫虚那小牛鼻子,此时的他不应该去做法吗?

    可是,他怎么就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站着,一点儿动作都没有啊?

    “你就在一旁干站着吗?”我问卫虚。

    “谁说小道我是干站着。难道你没看出来,我正在观察这柳木棺材吗?”卫虚说。

    “咚咚!咚咚!”

    那小牛鼻子这话刚一说完,柳木棺材里便发出了声响。

    从那声音来看,就像是有谁。在棺材里面敲棺材板一样。

    “什么声音啊?”我问。

    “敲棺材,那是证明里面有东西想出来。”卫虚微微的笑了一笑,说:“既然里面那位想出来,小道我正好可以跟他来个里应外合。”

    “里应外合?对付那寡妇。你还玩起兵法了啊?”我问卫虚。

    那小牛鼻子拿了一张符出来,递给了我,道:“把这道符燃了。”

    “直接燃啊?”我问。

    “不直接燃你还想怎样?是不是又想艾小婵的手了?”

    这小牛鼻子,我有说过想了吗?他还真是够不正经的。

    我把那道符丢进了燃着的纸钱堆里。

    纸钱燃出来的是白烟,那道符却燃了一股子血红色的烟雾出来。

    血红色的烟雾从火堆里窜出来之后,立马就向着柳木棺材那边飘过去了。

    棺材这玩意儿,就算是盖得再严实,那都是有缝隙的。这不,那血色的烟雾,在飘到柳木棺材那里之后,直接就顺着棺材和棺材盖之间的缝隙,钻进去了。

    “没反应啊!”

    那血红色的烟雾都钻进棺材里好半天了,但那柳木棺材里面,并没有再发出任何的声响。在燃卫虚递过来的那道符之前,还用敲棺材的声音传出来,现在就连那声音也没了。

    “你这招是不是没用啊?”我问卫虚。

    “有用没用。不能如此着急地下决断,得燃完了这炷香之后再看。”卫虚指了指那已经燃了一半的香,道。

    只剩下了半柱香,最多还能燃十分钟。

    在我继续烧了一会儿纸钱,那香燃完了的时候。

    “咔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