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堂 > 恐怖灵异 > 算天 > 第181章:纯阳之火
    “给墙看相?”我白了卫虚一眼,道:“你说得倒是轻巧,怎么看啊?”

    “如果这墙是死的,你当然看不了。但问题是,眼前的这堵墙,它是鬼气所化,并非死墙。因此,你要想给它看相,完全是有可能看出来的嘛!”卫虚笑呵呵地说。

    鬼气所化,再是鬼气所化,摆在我面前的也是一堵墙啊!

    墙不是鬼,更重要的是。组成这墙的鬼气,并不是来自一脉,而是由很多种,甚至是数都数不清的鬼气。聚合而成的。

    反正,就算卫虚说得再简单,但在我看来,要想给这面墙看相。那都是相当难的。

    如果用闻味的方法来相,这面墙的味道实在是有些太过杂乱,要想闻出个所以然来,那是很难很难的。

    闻味儿之法不行。那就只能观色了。毕竟,这面墙也就只有颜色可以稍微辨那么一下。要看纹理什么的,我是没那么大本事的。

    找到了相墙的方向,我自然就盯着那强。认认真真地看起来了啊!

    青临日角须忧贼,升似川文官禄迁;日角卧蚕须有分,印堂近日病迟延。

    我隐隐约约地从眼前的这面墙上,看到了一些青色。如果这些青色放在人的脸上,意思就是说,其会疾病缠身,没多少时日了。

    给人看相可以这么看,但给这面墙看相,是不是这么个看法,我说不太准。

    “看出什么来了?”卫虚问我。

    “墙色显青,如果是人,那便是说明眼前的这东西。已经病入膏肓,很快就要完犊子了。”我道。

    “完犊子?”卫虚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指头轻轻地在墙上摸了一摸,说:“从这面墙里面流动的那些鬼气来看,确实是有些外强中干,像是撑不了多久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我笑呵呵地问卫虚。

    “想法?”那小牛鼻子顿了顿,道:“既然这面墙都已经外强中干,马上就要完犊子了,那小道我还跟它客气个什么劲儿啊?给它添把火,弄一下,直接把这墙给破了。”

    “添把火?添把什么火?”我问。

    “纯阳之火。”卫虚说。

    怎么在听了小牛鼻子说的这四个字之后,我这心里,立马就变得有那么一些不安了啊?我隐约感觉到,卫虚这家伙,多半又要打我的什么主意,而且还不是好主意。

    “什么叫纯阳之火?”艾小婵有些好奇地问。

    “我这里有符。”卫虚笑呵呵地摸了一道符出来,道:“这符不能用打火机点,需要用阳气来点,得要那种满了十八岁,还是个雏儿的老处男的阳气。”

    “你到底要搞什么?”我问卫虚。

    “我搞不了,得你来搞。”

    卫虚一边说着,一边“啪”的一巴掌将那道符贴在了墙上,然后点了一炷香,插在了旁边。

    “来吧!让艾小婵助你一臂之力。”卫虚贱呼呼地说。

    “什么意思?”我没太听明白。

    “还能什么意思?当然是把你的至阳之物喷在这符上。只要那东西一喷上去。符立马就会燃起来。符一燃,这面墙自然也就燃了。”卫虚贱呼呼地说。

    “恶心!”艾小婵没好气地瞪了卫虚一眼,道:“他自己来不行啊?为什么要我帮他?我才不呢!那么恶心!”

    “道家之法,讲究的是阴阳调和。如果没有你身上的阴气给他那至阳之身进行疏导,陈希夷是很容易因为阳气大泄,而暴毙身亡的。”

    卫虚笑嘻嘻地看着艾小婵,说:“我相信你是有良心的,肯定不愿意看到。他为了救你妹妹,而丢掉自己的小命吧!更何况,你俩都在一张床上睡过了,那事儿之前又不是没做过。第一次都没那么难为情。这都第二次了,还害个什么羞啊?”

    说完这话之后,卫虚很自觉地把头给扭了过去。

    艾小婵没好气地瞪着我,就好像我欺负了她似的。

    “滚过来!”

    这女人还很凶,“请”字都不用了,直接就叫我“滚”。不过,滚就滚吧!反正那地方都被她碰过了,而且她那手很嫩。可以说绝对是芊芊玉指,还是很舒服的。

    我乖乖地滚了过去,那女人白了我一眼,道:“便宜你了。”

    “明明就是便宜的你。”我顿了顿,说:“那么重要的地方都给你摸了,我还什么都没摸着呢!”

    “恶心!变态!”那女人凶凶地瞪着我,道:“还不搞快点儿?”

    “救的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凭什么要我亲自动手啊?”我贱贱地笑了笑,说:“要等不及了,你就自己动手啊!”

    艾小婵这种年纪的女人,一旦豁出去了。那当真是什么都敢干的。

    我这话刚一说完,她便一下给我垮了下去。

    然后,她的手娴熟地动了起来。

    “动作挺熟练的啊?”我笑嘻嘻地问。

    “熟练你个头!老娘除了你这破玩意儿,还没见过别的呢!”

    也不知道那女人是不是被我逗生气了,她居然狠狠地捏了一下,痛得我“哎哟”的惨叫了一声。

    不过,在惨叫之后,我感觉好像更舒服了。

    突然。我忍不住一个激灵,墙上贴着的那道符燃起来了。

    “这么快啊?”

    艾小婵一脸嫌弃地看着我,就好像我有多弱似的。

    “不是我太快,是你太有魅力了。”我笑呵呵地道。

    “贫嘴!”那女人用她的手在我身上蹭了蹭。把原本是在我这里沾的东西,全都蹭回给了我。

    “你恶不恶心啊?”我问。

    “谁恶心谁知道?”

    艾小婵拿了包餐巾纸出来,丢给了我,然后就不再管我了。

    这女人。还真是无情无义。事情完了,就什么都不管了。

    在我这边收拾完的时候,眼前的这堵墙,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那火焰燃得。是“噼里啪啦”的,光是听这燃火的声音,都很爽。

    “干得漂亮!”

    卫虚那小牛鼻子,在把脑袋转回来之后,笑呵呵地对着我竖起了大拇指。

    “下次你能不能不要出这样的招?”我一脸无语地问那小牛鼻子。

    “我们道家的招,讲究的是因地制宜,要今天面对的不是那寡妇,站在你身边的不是艾小婵,我肯定是不会出这招的。”

    卫虚嘿嘿地笑了笑,道:“要让艾小婵跟你联手,就只有刚才那招,威力最大。记不记得,在她家那别墅里,用的同样是这招,直接就把那修炼了数百年的女鬼给赶跑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下次遇到了什么搞不定的,我还得献身给她啊?”我问卫虚。

    “什么叫献身?你这是白占便宜好不好?”

    卫虚贱贱地看着我。道:“就凭艾小婵这姿色,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呢!小道我助你完成了心愿,让你满足了内心里那邪恶的欲望,你不心声感谢也就罢了,居然还摆出了一副不情愿的表情。难不成你是当真是觉得,自己刚才吃了亏啊?”

    艾小婵此时的瞪着我的,那眼神有点儿像是想要杀了我的意思。

    “不吃亏!不吃亏!”我赶紧否认了两声,而后补充说:“感觉还不错,服务很满意。”

    “你说什么?”那女人走了过来,一把掐住了我的腰,狠狠地拧了拧,道:“你要再敢瞎说,我拧死你!”

    “不就夸了你一句服务好吗?干吗拧我啊?”我感觉自己有些冤。

    “老娘不是做那个的,你给我放尊重一点儿。再敢跟我提服务这两个字,我现在就把你掐死在这儿!”

    就开句玩笑而已,艾小婵用得着如此当真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